有声小说 > 修真小说 > 这个医圣有点仙 > 第16章-前尘往事
    第16章-前尘往事

    下山之后头一回与人一起斩妖除魔的萧羡鱼,对于自己的表现其实并不满意。

    而主要原因是自己在斩妖除魔的关键时刻,竟然也是到了自己突破境界的时刻。

    这自己到底是来帮忙的,还是来添乱的?

    当然,他能吸收怪物所引来的灵气,却是连他自己都没有料到的,更不用说与他只是短短相识几天的朽木道人了。

    朽木道人对于萧羡鱼的这种奇遇,又是震惊,又是感叹。

    他知道这种奇遇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因此甘心为萧羡鱼护法,与之结下一段善缘。

    看到萧羡鱼醒来之后的歉疚眼神,朽木道人温和微笑,对他说还有一件事需要他来决断。

    不知是何事的萧羡鱼脸上的神情很疑惑,他很快站了起来,对朽木道人说:“前辈可否明示?”

    朽木道人微微一笑,说道:“你跟我来吧!”

    随后他便领着萧羡鱼,离开了东岗坟场,继续往东,走到了一块凹地之内。

    萧羡鱼向那凹地看了一眼,便是看到在那里躺着一个人影,只不过人影上方漂浮着黑色雾气,且这雾气与方才那怪物身上的一般无二。

    而在这个人影的四周,有着一层薄薄的光膜覆盖,想来便是朽木道人所设置的结界。

    心中微微一凛的萧羡鱼不由看向朽木道人,说道:“前辈,这是……方才的那个怪物?”

    朽木道人微笑点了点头,说道:“正是。”

    内心越发感到惊奇的萧羡鱼,又看了那人影一眼,说道:“晚辈记得,这怪物已经被我的无锋所杀,怎的又会出现在这里?”

    无锋黑剑乃是萧羡鱼的师父给他的三样法宝之一。

    以萧羡鱼此时的实力,根本无法看出这黑剑到底是什么品阶,但绝对不是凡品是肯定的了。

    无锋黑剑认主之后,就是一直默默守护着萧羡鱼,随萧羡鱼的心念而运转。

    萧羡鱼虽然是下山之后第一次使用这无锋黑剑,但是在为师父守灵的三年中,他可是用了不知多少回了。

    在无锋黑剑之下,从无活口。

    因此,当他看到这人影的时候,才觉得颇为惊奇。

    似乎已然看出萧羡鱼心中疑惑的朽木道人,在叹了口气之后说道:“小友的法宝确然威猛无俦,但法宝有灵,斩杀的只是怪物的恶灵,其本体却是留了下来,而且,不知何故,她的本体竟是出现了一线生机,所以,我才找你决断此事。”

    萧羡鱼说道:“道长曾经说过,薪守村的人乃是罪有应得,如今这人便是薪守村那些暴病之人的罪魁祸首,不知道长可否告知晚辈,他们是如何罪有应得的?”

    朽木道人说道:“走吧,我们到旁边坐下,我慢慢跟你说。”

    于是两人便在凹地的边缘处坐下,朽木道人向萧羡鱼说了一个故事。

    原来,在十多年前,曾经有一个女子来到了薪守村。

    女子相貌十分美貌,性格看起来也是异常温柔端方。

    她的到来,使得村人们都是觉得有些奇怪,如此美丽的女人,怎会孤身一人来到这偏远的小村之中?

    虽然村人们对此充满疑问,但无论是女人的相貌,还是女人的脾性,都很是受到村人们的喜爱。

    于是,女人便在村里住了下来。

    转眼便是两个月过去了,这个女人说话做事大方得体,与村人们相处渐渐融洽,俨然已经成为了村里的一份子。

    然而,好景不长,也是因为这个女人实在太出众了,以至于村里的那些年轻男子们,都是对其心生爱慕。

    有的甚至原本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结果却是因为这个女子,而与原来的未婚妻分道扬镳。

    还有的男子,因为争相在这女子面前表现卖弄,以至于兄弟之间大打出手,反目成仇。

    还有的,为了博取这女子一笑,以至于变卖家产,致使妻离子散。

    凡此种种,不在少数。

    以至于村中女子,见了这个外来女子,便是如见鬼魅,什么污言秽语、脏话赖话,都向这女子身上招呼。

    而这女子虽然极力辩解,她从未让谁为她做过什么,从未让谁为他买过什么,也从未让谁去为她打谁。

    但是,村里的女子们怎会相信她的辩解?人人对她侧目而视,恨之入骨。

    而这一切的变化,也只不过是在短短的三个月的时间内罢了。

    当萧羡鱼听到这里的时候,也是不由长长一叹,为这女子而心生不甘。

    这女人虽然受到村里女人们的一致敌视,却也没有搬走的打算,这让村里的女人们更加愤懑。

    直到有一天,有一个女人进城之后,便是带回来一个消息,她说:“城里一个大财主家的小妾跟人私奔,不知所踪,会不会就是咱们村里的这个女人?”

    她还带回来了一张告示,上面有着那财主小妾的画像,而从画像上看来,似乎确然便是这外来的女子。

    这下村里的女人们以为抓住了把柄,便一起去找那外来女子,并以此为要挟,要这女子离去。

    然而,这女子却说自己根本不是什么小妾,甚至连婚配都未曾。

    但村里的女人们一心想要赶走她,便不由分说,将她抓起,要将她送到城里去。

    女子奋起反抗,怎奈势单力薄,根本不是那些女子的对手。

    而从前那些在女子面前说过甜言蜜语,许下海誓山盟的男人们,此时看到女子受苦,却好像缩头乌龟一般,根本没有一个上前帮忙。

    女子被关在了一个小柴房之中,准备次日便通知财主,前来领人,而作为抓住她的女人们,说不定会得到财主的一些奖赏。

    到了次日,财主果然来了,这女子自然不是财主所丢失的小妾,但因为女子太过美貌,财主便打算将错就错,将这女子带回去。

    女子性子外柔内刚,她知道自己已然逃脱无望,便假意答应财主,然后趁着众人不注意,以剪刀刺入了心口。

    在女子临死之前,曾经发下毒誓,定要让薪守村的村人们生不如死!

    而眼前这个人影,便是十几年前的那个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