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穿越小说 > 今朝有喜 > 第五章、三朝回门
    我冷冷冲他笑着,“我也说过,但凡你一日不给休书,我便一日叫你四王府不得安宁!”

    “你信不信我此刻便差人去断了魏敬则的腿!”赵荣羡气恼的说道。

    我也不甘示弱,马上反驳他,“你胆敢动他一下,我便告诉母后香儿想要毒害我!你猜母后会怎么做?”

    皇后讨厌极了赵荣羡,连带着他府里的奶娘和丫鬟也厌恨到了极致,即便晓得我在撒谎,也会立刻下令要了香儿的命。

    赵荣羡气得脸都青了,“你就这样容不下香儿?”

    “那王爷又何曾容得下我?”我立刻反问他,所有的怨恨一触即发,“我虽出身低微,可我扪心自问,从没有半点对不住你的地方。你呢?你又做了些什么?任由旁人欺凌于我,对我下毒,迫我滑胎!为了制衡外戚专权,你故意将我送上那皇后的高位,利用完了为给你的爱妃腾地方,便一碗保胎药取了我的性命!我便罢了!我的孩子,难道就不是你的孩子吗?十年夫妻,你就是这样绝情!”

    “如今我不过是讨要一封休书,你却都不肯放过我,既是如此,我又凭什么要遂了你的心意?”提起过去的种种,我感到委屈极了。

    赵荣羡扯住我衣襟的手渐渐松开,不知是被我吓到了还是在酝酿什么阴谋,声音忽然变得温和了许多,“我没有……”

    “有没有你自己心里清楚,我还是那句话,要么给我一纸休书,要么叫你这四王府永无安宁之日。”我看也没有看他一眼,直接踏上了马车。

    一路上,我再没有同赵荣羡多说一句话,赵荣羡也没有再搭理我,一直背对着我看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再见赵荣羡的时候,是在两日之后。

    新嫁娘出嫁都有三朝回门的习俗,后天,我就该回门了,赵荣羡是来同我商量回门的事的。

    他今日穿了一身宝蓝色的锦袍,进门就坐在圆桌前,对我说,“后天就该回门了,库房里有不少的奇珍异宝,你挑几样带回去送给岳父岳母。”

    我看得出来,他并不是很情愿同我说话,毕竟是我使了手段逼走了他心爱的香儿。

    自然,他也不见得愿意同我回娘家。

    上辈子,成婚一个月,我一共只见过他三回,更别说是同他一起回娘家了。

    如今我不奢求,也并不乐意与他同行,至于他库房里的珍宝我更是半点兴趣都没有。

    我冷着脸,置若罔闻的继续用膳,“不必了,我们白家是商贾之家,最不缺的就是奇珍异宝。”

    “回门的礼物便是我皇家的颜面,你若是什么也不带,叫旁人怎么说?”赵荣羡不高兴了,他一把夺过了我手里的筷子,绷着脸教训我,“白欢喜,你别想着要什么休书,老老实实去库房里挑几件宝贝,后天咱们一起去你娘家。”

    他说什么?他要同我一起回娘家?

    呵呵,赵荣羡这是怎么了?上辈子嚣张跋扈吃了太多的亏,这辈子学会卧薪尝胆了?

    我抬起头,忍不住嘲讽他,“王爷不是一贯最厌恨这样的繁文缛节么?怎么突然要同我回娘家了?混世魔王做得不过瘾,学勾践卧薪尝胆呢?”

    “你……”赵荣羡果然又被我气到了。

    我从他手里夺过筷子,继续说道,“您若是为了做戏给皇后看,可别拉上我们白府,我们白府的庙太小,容不下金尊玉贵的您。”

    “白欢喜,我已经说过了,我从来不曾想过要你的性命。”他以为我还在为了那碗保胎药生气。

    但我确实半点也没有,我不过是怕我们白家再次卷入这场肮脏旋涡里。

    上辈子,因他的侧妃妒忌,诬陷我大哥中饱私囊,我白家十几口被发配边疆,我那个年幼的弟弟因为受不住那等逆境,生生的病死在了半路……

    如今,我只想远离他,远离这一切一切的腥风血雨。

    我摇摇头,脸上没有任何表情,“都不重要了。”

    “你到底又是为了什么?”赵荣羡似乎对我的行为感到难以理解。

    我幽幽看着他,一字一句,“休了我……”

    赵荣羡愣住了片刻,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他说,“你怕我将白家卷入夺嫡之争?”

    “还请王爷休了妾身……”我依旧是冰冷着脸,算是默认了。

    赵荣羡今日的情绪比前两日要随和了许多,他盯着我,十分认真的说,“你就那么想离开我?”

    他那般待我,我没有一刀子捅死他已经是非常客气了。

    我苦笑了一声,嘲讽的望着他,“你说呢?我还要守着一个杀死我的凶手过日子不成?”

    赵荣羡面色一僵,顿住了片刻,“我答应你,只要你陪我做足了戏,一个月之后我便给你休书。”

    他竟然……答应了?我怀疑我听错了,不敢相信的又问了一遍,“你答应休了我了?”

    赵荣羡脸色阴沉沉的,微微点了点头,“只要你做好分内的事,一个月以后我便给你休书。”

    “好,一言为定!”我立刻来了精神,马上与他一道儿去库房里挑了好些珍宝,还特地取出了新做的石榴裙,既然赵荣羡答应休了我,那我便卯足了劲儿的陪他做戏,只要将他哄得高兴了,一个月之后我就自由了。

    一日之后,我便同赵荣羡盛装回门,十几辆马车,随行的仆人一排一排的,奇珍异宝更是一样一样的往白府送,赵荣羡的派头做足了,我的虚荣心更是得到了大大的满足。

    我爹原先还生怕王爷女婿瞧不上我们家,见赵荣羡如此热情,他一下子就放心了,拉着赵荣羡喝了好一顿,最后愣是喝得醉死了过去才肯罢休。

    赵荣羡的酒量比我爹要好得多,他依旧是清醒的,只是染了一身的酒味,熏得我头昏脑涨的,我半点也不想挨着他。

    于是我递给他一张毛巾,就寻了屋内的软塌远远的躺下了。

    我躺了没有一会儿,赵荣羡走了过来,一双赤红的眼睛居高临下的盯着我,“有床不睡躺在这里做什么?”

    “赵荣羡你发什么疯?睡你的觉去!”我还未能反应过来,他突然抱住我的腰一把将我从软塌上捞了起来。

    我被他抱起来才回过神来,一下子慌张极了。

    他这是想干什么?莫不是想借着酒意胡来?

    对上赵荣羡猩红的眼睛,我顿时惊慌失措起来,马上对着他拳打脚踢的,“赵荣羡你干什么!你答应过要给我休书的,既是答应了,你就……”

    “我什么时候答应你的?谁听见了?”赵荣羡勾起唇,邪邪的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