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穿越小说 > 今朝有喜 > 第十五章、手撕绿茶
    魏淑娴今日穿了一身杏色袄裙,脸上更是画了娇艳的梅花妆,一见了我便十分亲热的凑了上来。

    “阿欢表妹,有日子不见,你可还好。”她笑得灿烂,热情的握住了我的手。

    我被她握得一肚子恶心,重重的抽回了手,“我一切甚好,不知魏八小姐今日前来所谓何事。”

    魏淑娴一怔,断断想不到我竟待她如此冷漠。

    她僵了一僵,半开玩笑的说,“阿欢表妹是怎么了?往日里表妹可是最喜欢去我们魏府串门子的,如今做了王妃便瞧不上我这个表姐了?”

    是的,上辈子我愚蠢至极,以为魏淑娴是当真与我亲近。

    如今细想,她真正与我亲近,是在皇后将我赐婚给赵荣羡以后。

    说是帮我,却三番五次想害我性命。

    我勉强露出一丝笑脸,同她打起了官腔,“八小姐误会了,本王妃近来身子不适,王爷有令,不得轻易见客。”

    魏淑娴今日是带着目的来的,虽然受了冷遇不太高兴,还是撑着一张笑脸,阴阳怪气的同我说,“我就说嘛,阿欢表妹一贯与我最亲热,怎会因着嫁了四王爷便翻脸不认人了呢?”

    我假装听不明白她嘴里的辱骂,故作紧张的问她,“八小姐究竟为何前来?莫不是表哥出了什么事?”

    魏淑娴的眼底里果然扬起了得意的目光,她如同看傻子一般看着我,笑呵呵的说,“阿欢妹妹,你净爱瞎操心,我今日前来啊,是想邀请你与我同去二公主的生辰宴,你不是一直想去见识见识皇家的寿宴吗?这可是个好机会呢!”

    好机会?坑害我的好机会吧?

    我浅浅笑了笑,继续同她打官腔,“八小姐的好意我心领了,只是这二公主只给你递了帖子,并未邀请我,我与你一同前去,与那死皮赖脸的乞丐有何分别?”

    魏淑娴面色一僵,见我拒绝了她,满脸不可置信,更是不甘心极了。

    但是很快她又恢复了一个大家闺秀该有的热情善意,“阿欢表妹这是在说些什么呢?你与我乃是表姐妹,你是替我做陪客的,怎么好说是死皮赖脸呢?”

    陪客?陪衬还差不多吧?

    我想了想,干脆对她一顿怼,连带着把赵荣羡抬出来背锅,“八小姐到底不是我的亲表姐,在旁人看来你我并无半点干系。再者我如今已嫁为人妇,即便是赴宴也应当和王爷同去,与八小姐同去算是怎么回事?八小姐莫不是想害我被人耻笑?”

    “此话何意?你竟以为我想害你?”魏淑娴恼怒了,好似她受了冤屈。

    我嗤笑,毫不客气的戳穿了她,“八小姐难道不是想诓我出洋相,好让我被王爷厌弃,你便好入门做了正妃?”

    反正戳不戳穿她,她都是要害我的,我又何必忍气吞声让自己不痛快?

    魏淑娴身为家中最小的嫡女,平日里受尽宠爱,哪里受得起我这般讥讽。

    她不可置信的瞪着我,又羞又愤,“白欢喜!我好心好意邀你同去见见世面,你倒好!如今做了王妃便目中无人了!下九流就是下九流,商户贱种,果真是永远上不得台面……”

    “魏淑娴,你嘴巴给我放干净点!”她嘴里的话还没有说完,我猛然抬手,一个巴掌就扇到了她脸上。

    我以前是个从不会动手的人,奈何这世上恶鬼太多,以至于回来不到两个月,我便动了三回手。

    魏淑娴被我打懵了,她不可置信的捂住脸,几乎是尖叫出声,“你敢打我?你个贱……”

    “我怎么不敢打你了?我堂堂一个王妃,被你一个尚书之女以下犯上,还要忍气吞声不成?”我蓦然抬高了嗓音,厉声反问她,“还是说八小姐认为本王妃没有资格,需要母后亲手处置,闹到人尽皆知?”

    虽然我是商贾出身,可到底是皇帝亲自赐婚,就是装装样子,皇后也定要她吃上一顿苦头。

    再者我若对外宣扬她魏淑娴一个未出阁的女子为了男人争风吃醋,上门撒泼,她的名声也会不保。

    上辈子魏淑娴也总骂我下九流的贱人,她然想不到我不仅打她,还威胁她。

    魏淑娴一双杏眼瞪得老大,气得话都要说不上来,“你……”

    “我什么我?我说错了吗?”我悠然的往厅堂的主位上一坐,居高临下的扫视她,“魏八小姐是自己走,还是要本王妃亲自送客?”

    “白欢喜,你等着!”魏淑娴狠狠瞪了我一眼,愤愤的走了出去。

    她终究害怕事情闹大了。

    魏淑娴之所以敢如此嚣张,左右不过因为她和赵荣羡青梅竹马的情分,他们这些稍有地位的官宦人家,大都与皇子们亲近,魏家便是其中之一。

    加之赵荣羡有心拉拢魏家和魏夫人的母家曹家,因而对魏淑娴也算是格外亲近的。

    果然,天色刚刚暗下来,赵荣羡便来了清晖院。

    一进门,他就立刻向我问罪,“听说,你今日把魏家八小姐给打了?”

    “王爷这是要怪罪吗?”我坐在梳妆台前,连头都懒得回。

    打魏淑娴这件事我并不后悔。

    赵荣羡低笑了一声,缓缓走到我身后,“你倒是很镇定。”

    “她指着鼻子骂妾身贱种,妾身总不能忍气吞声吧?”我回过头,理直气壮的望着赵荣羡,“倘若妾身忍了,岂不是让人家觉得咱们四王府好欺负?”

    赵荣羡嘴角的笑容更加浓烈了,眼底里带着意味不明的暧昧,“短短一日不见,王妃倒是越发牙尖嘴利了……”

    “王爷若是想要怪罪尽管责罚,只是不要累及旁人。”我站起身,一副坦然受死的平静。

    赵荣羡眯着眼睛盯着我片刻,好似没有听到我说话一般,蓦然将我抱住。

    我一怔,他却将我抱得更紧,凑到我颈间嗅了嗅,忽的逼近了我的唇,“王妃这嘴里,莫不是长了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