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穿越小说 > 今朝有喜 > 第十九章、本性难移
    “你说的可是真的?你莫不是为了保护那魏敬则故意这样说的?”不知是不是我看错了,我竟从赵荣羡的眼睛里看到一丝欣喜。

    倘若不是他曾经亲手给我喂下了毒药,我险些都以为他爱我至深。

    但是很快我就恢复了理智,“妾身句句属实,王爷若是不信,大可派人去我们白家查探一番。”

    此事我还当真没有骗他,当日为了不嫁给表哥,我甚至还闹过自杀。

    许是确定了自己不会因为妻子红杏出墙而丢了颜面,赵荣羡的心情好了许多,他竟一把将我拽到了他的大腿上,结结实实的把我抱在怀里。

    笑着说,“听了娘子这番话,为夫就放心了。”

    话说完,他竟对着我的脸吧唧就是一口。

    我都给吓傻了,我与赵荣羡虽是做了十年夫妻,却从未有过如此甜蜜的行为,便是同房也如同例行公事,此刻他的举动让我觉得很不真实。

    “王……王……王爷……你先放开妾身……”我脑袋里几乎是一片空白,只觉得自己像是在做梦。

    然而那种真实的触感,让我肯定我绝不是在做梦。

    赵荣羡结实的手臂紧紧把我困在他怀里,我喊他放开我,他反倒把我围得更紧了,好似在故意同我作对,对着我的另一边脸吧唧的又亲了一口,然后附在我耳边说道,“娘子在怕些什么?抱一下怎么了?你这身上,我哪一处没有看过?”

    他说的没有错,我这身子早被他看干净了,他也被我看得差不多。可这里是书房,要是突然闯进来一个下人,过几日只怕长安城都会知道四王妃祸国殃民,勾引王爷在书房内白日喧淫……

    反正,不管如何,错的一定是女人就对了!

    我越想越觉得可怕,慌张的掰他的手,红着脸斥他,“王爷,你放开我,这青天白日的,成何体统?”

    “额,依娘子的意思,夜里就成体统了?”

    赵荣羡这个人,一旦不正经起来连市井流氓都不及他半分,荤话邪话张嘴就来,说得叫人毫无防备。

    我整张脸滚烫滚烫的,用尽力的在赵荣羡的怀里挣扎,只恨不得立刻找个地洞钻进去。

    赵荣羡是个混蛋,把我逼得狼狈至极,他便高兴了,这才松手将我放开。

    我如同蛟龙脱困,马上与他隔出一段距离,慌张的收拾碟子。

    赵荣羡抱着手臂站在旁边,似笑非笑的看着我,“你害羞了?”

    “我没有!”

    “那你脸红什么?”

    “我那是热的……”

    “大冬天的你热?哪热?心火热啊?”

    “你到底有完没完?”我终于忍无可忍。

    赵荣羡十分得意的冲我笑了笑,忽然话锋一转,“今日天气不错,想不想学骑马?”

    我一震,适才对他燃起的一丝好感顿时化为乌有,我怀疑他想换个法子害我!

    我的脑袋摇的像拨浪鼓,果断立刻马上拒绝,“妾身天生愚笨,学不会。”

    “摔了一回就怕成这样?平日闹着要休书的胆子哪里去了?”赵荣羡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我,一把拽住我的手腕,半点也不容我拒绝,“这骑马很重要,今生,你必须学会。”

    赵荣羡做皇帝的时候是暴君,做回了王爷,依旧本性难移。

    我拼死拼活,百般抗拒,他依然冷漠无情把我拽进了猎场。

    美名其曰,既能骑马又能打猎,是个踏青赏景的绝佳胜地。

    胜他个鬼,看着面前高大硕壮的枣红马,我腿都在打闪。

    “王爷,能不能不上去啊?”我结结巴巴都说。

    “不能……”赵荣羡然没有了先前的柔情,一脸的冷肃。

    想到前生从马背上摔下来的惨烈,我现在还觉得脑袋疼!

    “那……那个王爷,妾身……妾身肚子突然有点疼,得去茅……”

    “肚子疼?我看你是想偷跑吧?”赵荣羡毫不留情的戳穿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