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穿越小说 > 今朝有喜 > 第二十一章、反将一军
    这不是表哥的贴身玉佩吗?怎么在李公公的手里?

    “魏贵妃这是在威胁我呢……”我攥紧了手心,一字一句,“金玉,去备马车,咱们立即进宫。”

    杜妈妈见我这副举动,立即明白了其中原委,满脸慌张道,“王妃,要不等王爷回来了再说吧,王爷疼您,表少爷有难,他绝不会坐视不管的。”

    我倒是想等赵荣羡,可等他回来了,我表哥只怕早被魏贵妃那毒妇折磨个半死了。魏贵妃向来心狠手辣,魏家的庶出子女一贯不被当人,魏贵妃仗着滔天的权势毒杀庶出弟妹也不是第一回了。

    我想了想,冷然道,“不必了,一会儿金玉随我入宫,杜妈妈你和银环去街上找几个乞丐,给些银子,让他们在市井传一些话,传得越远越好。就说魏家八小姐爱慕四王爷,前两日上门求欢遭了四王妃教训,如今四王妃被她的三姐魏贵妃请入宫中,只怕是性命不保了……”

    听了我的话,杜妈妈紧促的眉头马上舒展,会意道,“王妃的意思是……”

    我冷笑,“魏贵妃纵然有心为她的妹妹出气,可她也不能为了这个妹妹把自己搭了进去,这些个闲言碎语一旦传到了坊间,今日我若伤了半分,那便是她魏贵妃为了恬不知耻的妹妹以权谋私!不仅坏了她善良仁慈的名声,还得叫人诟病说她如同她的妹妹一般不知廉耻!加上动用私刑伤及王妃,还不知要落下多少话柄。你说……皇后会放过这样好的机会?”

    许是我一贯愚钝呆蠢,听了我这么一番话,杜妈妈惊呆了,一旁的金玉更是不敢相信,目瞪口呆的看着我好一会儿,才转身出去准备车马往宫里去。

    我一脸淡然,吩咐杜妈妈也下去做事。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跟赵荣羡生活久了,满腹的阴谋我没有,可照搬我还是会的。

    魏贵妃的凝月殿坐落皇帝寝殿后方,虽然远远不及皇后,但也称得上是六宫翘楚了,宫殿的华贵意味着皇帝对她的宠爱。魏贵妃身为宠妃,十分嚣张,她的贴身婢女莲花更是深谙狗仗人势之道。

    “贱人!凭你也敢与我们八小姐相争!跪下!”我适才踏进凝月殿,莲花便走了上来,凶神恶煞的就冲着我怒斥。

    我看都没有看她一眼,直接越过了她朝着主位上的魏贵妃施了一记宫礼,“不知贵妃娘娘传妾身前来所谓何事?”

    莲花身为魏贵妃的贴身婢女,从来都是拿鼻孔看人,往日我还未嫁给赵荣羡以前,她便十分看不上我。就是在我要嫁人的前几日,她还指桑骂槐的说什么贱人就是贱人,山鸡永远不会变凤凰。

    在她看来,我就算是做了王妃,也是低她一等的商贾贱妇。

    此刻被我如此无视,她顿时就恼了,还没有等魏贵妃说话,她立即蹿到了前面,厉声训斥我,“没规矩的东西,我说话你是听不到吗?”

    想起上辈子在这个恶奴手里受过的罪,我简直恨不得立刻掐死她。

    但是身为一个知书达理的王妃,我不和一个奴才见识,我没有理会她,嘲讽的笑看着魏贵妃,“贵妃娘娘宫里的奴才,个个都这样没规矩的吗?”

    “你说什么?”魏贵妃一怔,似乎不敢相信我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很好,要的就是惹怒她。

    我神闲气定,自顾自的坐到了旁边的凳子上,惊讶道,“怎么?难道莲花不是贱奴?”

    魏贵妃脸色一沉,承认也不是,不承认也不是。

    我笑着,不轻不重的又补了一句,“额,妾身忘了,莲花和贵妃娘娘从来都是情同姐妹,怎么能说是贱奴呢?是妾身失礼了。”

    魏贵妃的脸都绿了,当即就恼怒了,“四王妃说话也太没有分寸了!本宫怎会与一个贱奴做姐妹!”

    莲花的确是个奴才没错,可因着自小在魏家老夫人身边长大,她便自认为高人一等了。

    这会儿被魏贵妃直指贱奴,可给气的不轻,那眼神简直恨不得杀了魏贵妃。

    但是下一刻,她又收起了锋芒,阴阳怪气的说,“贵妃娘娘金尊玉贵,怎能与我这等下贱之人称姐妹!你当是你们白家那等下贱商户,净会干些攀龙附凤,抢人夫婿的下贱勾当!”

    莲花几乎是竭尽所能的骂我,似乎是在向魏贵妃表忠心,就生怕魏贵妃认为她生了异心。

    可她们既然是想对我下狠手,我又怎么能让她们舒坦了呢?

    我马上笑了笑,同样阴阳怪气附和莲花说,“那是啊,像我们白家这等下贱商户,可不就只会攀龙附凤吗?可不像某些人家,主子哭着喊着做人家的小妾,奴才却端起了主子的架子。主子不像主子,奴才不像奴才,一个比一个粗鄙无礼,一个比一个龌龊下贱……”

    “不知死活的贱人,你骂谁下贱呢!”魏贵妃果然怒了,她噌的站起来,冲过来对准我的左脸就是一个巴掌。

    我的脸顿时一阵火辣辣的疼,疼得我都想掉眼泪了,但我没有。

    我缓缓起身,冷冷瞪着魏贵妃。

    魏贵妃此刻气得七窍生烟,见我瞪她,顿时更加恼怒了,“小贱人,你瞪什么瞪……啊……”

    我默不作声,左右开弓两个脆生生的巴掌就落在魏贵妃的白皙的脸上。

    她的脸顿时就浮现出两个红彤彤的巴掌印,魏贵妃满脸的不可置信,又惊又怒,“小贱人你敢打我,来人啊,四王妃以下犯上,给本宫拖出去杖责五十……”

    闻言,莲花立刻就冲上来要拽我。

    我一把将她推开,蓦然抬高了嗓音,冲着魏贵妃冷笑道,“贵妃娘娘若是想让你妹妹身败名裂,尽管责罚妾身。”

    “你……你什么意思?”魏贵妃的脾气虽然不好,却是个聪明人,她一震,立刻就意识到了什么,“小贱人,你对淑娴做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