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穿越小说 > 今朝有喜 > 第二十六章、你还爱我
    “白欢喜,你还能不能再蠢一些!”赵荣羡一把将我拽了起来,抓起手帕就捂住我的鼻子。

    又是塞草药,又是浇冷水的,直到我的鼻血止住了,他才舒了口气,然后黑着脸教训我,说我蠢得无可救药了,大白日的在自个儿屋里都能弄出血来。

    我本来就被他气得满肚子火儿,此刻再被他这么一通教训我,我马上就爆发了。

    “赵荣羡,你还有心情说风凉话,方才你若是接住我,我就不会摔得这样惨!”我躺在床上,又气又疼。

    他方才要是接住了我,我根本都不会摔。

    我越想越生气,恼怒的问他,“你为什么不接住我!你是不是想摔死我!”

    “白欢喜,你弄清楚,是你自己摔的,我连动都没有动过。”赵荣羡满脸无辜,振振有词,“再说了,你摔得那么突然,我哪能反应得过来?”

    书里不是这样写的,书里佳人都会被英雄接住的。

    反正,不管怎么说都是赵荣羡的错,他要是没有故意气我,我就不会跟他动手,也就不会摔成这副样子。

    我浑身疼的厉害,越看他越来气!

    我狠狠瞪了他一眼,果断骂他,“就是你的错!若不是你故意气我,我就不会打你,我若是没有打你,自然也不会摔倒!”

    赵荣羡许是被我吵烦了,他也不和我争,满脸敷衍的说,“是是是,是我的错,你是对的好不好?”

    赵荣羡这样态度让我更加郁闷,他分明在敷衍我。

    我曾与赵荣羡吵过许多回,可他若是敷衍我,最后窝了满肚子气的肯定是我。

    想来想去,我索性眼不见为净,被子一蒙头,半句话也不再说。

    “好了,别生气了,是我的错好不好?”良久之后,我头顶传来赵荣羡颇为无奈的声音。

    我依旧没有理他,他又轻轻的掀开了被子,伸手摸了摸我的额头,轻声道,“瞧瞧你这额头,都淤青了,疼不疼。”

    说着,他低头在我额间吹了吹。

    突如其来的温热气息让我很是不舒服,我重重一把将他推开,冷着脸说,“跟你没关系!”

    赵荣羡是做过皇帝的人,又出身在皇室,脾气并不好。

    同我说了半天软话没有得到回应,他的声音顿时冷了下来,“白欢喜,你讲点儿道理行么?”

    我不想和他讲道理,我就想骂他,叫他滚得远远的。

    一想到他见到美人们春风得意的样子,我就更想骂他了。

    我咬牙,恨恨的刺他,“我不会讲道理!父皇赐的八个美人讲道理,你让她们陪你去晋王府!”

    “你是不是在吃醋?”赵荣羡缄默片刻,忽然冒了这么一句。

    我吃醋?我又不爱他了,我吃什么醋?

    我嘲弄的望着他,苦笑,“吃醋?无爱又哪里来的醋?”

    “你……什么意思?”

    “妾身虽然出身卑微,却还没有下贱到会去爱一个杀死自己孩子的禽兽。”

    “阿欢,我没有……”

    “妾身累了,想睡一会儿。”谈起往事,我突然连同他吵架的心情都没有了。

    “阿欢,你能不能别这样?”赵荣羡的声音软了下来。

    我紧闭双眼,只当没有听见,我心里明白,他今日待我和善不过是想让我陪他做戏。

    赵荣羡虽然不喜欢我,却从来容不得我忽视他,见我依旧不理他,当下摔门而去。

    杜妈妈给吓坏了,问我好端端的为何又要惹赵荣羡生气,说是长此下去,我必定会被那几个狐狸精取代。

    倘若如此,那是最好的。于是接下来的几日,我比以往更加冷漠。

    如今赵荣羡府里多了八个国色天香的美人,被我气了这么一通,他定是要去美人乡里求安慰的,这日子久了,难免不会听一些枕边风把我给休了。

    如此一想,我又吩咐杜妈妈将皇后曾经赐给我的锦缎丝绸拿去分发给八个美人,又送给她们一些胭脂以及补品,吩咐她们要好生伺候王爷,早日为四王府诞下子嗣。

    杜妈妈见我如此举动,更愁了,说我这样会助涨了那群狐狸精的气焰。

    不过到了晚上的时候,杜妈妈又高兴了起来,因为赵荣羡忽然过来了。虽然他喝的烂醉,可到底是进的是清晖院的门,对于杜妈妈来说,这就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一进门,赵荣羡就立刻把我房里的婢女们都遣了下去。

    “阿欢……”赵荣羡的一双眼睛红彤彤的,摇摇晃晃的朝着我走了过来,看得出来他今日喝了很多。

    “王爷你这是喝了多少?怎么喝成这样?”我忙伸手扶住他,随口问了一句。

    他喝成了这样,我不太敢对他甩脸子,我怕他对我撒酒疯。

    赵荣羡倒是没有冲我撒酒疯,可也十分反常。

    听见我问话,他忽然发了笑,欣喜的盯着我说,“阿欢,你还是关心我的?你还是爱我的是不是?”

    赵荣羡果然喝多了,这都说起疯话来了。

    我不想和醉鬼争执,便笑了笑,敷衍他说,“是是是,妾身最爱的便是您,行了王爷,时候不早了,早点儿歇下吧。”

    “不,你在骗我!你怕我撒酒疯是不是?”赵荣羡这王八蛋,还真是做帝王的好料子,即便喝醉了,还是一针见血。

    我自然不能承认,我温柔的笑了笑,握住他的手说,“妾身对您一往情深,是真心诚意的想与您厮守一辈子。”

    这个答案让自恋的赵荣羡很是满意,他傻笑了两声,立刻消停了下来。

    我松了口气,趁着他还没撒酒疯,赶紧的把他扶到床上,然后洗漱睡觉。

    已经很晚了,我可不想再被他折腾。

    “阿欢……”我刚刚躺下,赵荣羡忽然一把将我抱住。

    我一怔,正要推开,他忽然又开了口,模糊不清的说,“阿欢,我给我们的孩子起了名字,叫、叫睿儿,如今我是皇帝了,没有人再敢伤害你和孩子……”

    他在……说梦话?

    我心里一震,久久不能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