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穿越小说 > 今朝有喜 > 第三十三章、喜欢你蠢
    赵荣羡这话里话外的意思,可不就是拐弯抹角说我外祖母乡巴佬,没见过大世面,一见着大场面就能激动的把命给丢了吗?

    到时候我外祖母白白死了也就算了,这死后还得叫人耻笑。

    说得更难听一些,赵荣羡今日就是故意要了她的命,外面的人也得认为她是中风死的。

    我外祖母见着赵荣羡突然回来,本就已经够慌张了,如今赵荣羡还阴阳怪气的说了这么一通,她就更害怕。

    话都来不及回,起身就要告辞。

    我大大的松了口气,忙不迭朝着赵荣羡走了过去。

    “王爷好手段,妾身佩服!”我拽了拽他的袖子,佩服万分的说道。

    赵荣羡被我夸得很高兴,他十分得意的冲我挤眉弄眼,笑嘻嘻道,“多谢娘子夸奖。”

    “不过……此事还没个满意的结尾,且先别忙着佩服。”赵荣羡浅浅笑了笑,脸色忽然一冷,冲着我那外祖母道,“陈老夫人,这事儿还没完呢,您可不能走!”

    他的话音刚落,十多个侍卫立刻围了上来,十多把佩刀齐齐出鞘,把把都明晃晃的指着正要迈步的老妇人。

    我外祖母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吓得脸都白了,半点也没了方才撒泼的气势,颤颤巍巍的朝我使眼色。

    我只当瞧不见,立刻就撇过脸去。

    换成上辈子我定会为她求情,可这辈子,我绝不会给她半点拿捏我的机会。

    我外祖母见我这般反应,顿时就傻了,她又惊又恐的瞪着赵荣羡,结结巴巴道,“你……你想做什么?你别以为你是王爷便可肆意妄为!老身我到底是你妻子的外祖母,是你的长辈,有你这样对长辈的吗?”

    我外祖母故意抬高了嗓门儿,似乎想让人人都晓得赵荣羡要谋害她这个长辈。

    可赵荣羡哪里会吃这套?

    他满眼的不屑与漠然,嗤笑道,“陈老夫人不必慌张,本王只是有些话想同您说明白而已。”

    他不笑还好,他这么一笑,我外祖母那张老脸变得更加惨白了。

    我估摸着现在她都想跪地求饶了,可她又拉不下脸面。

    到底她是个长辈,撒泼打滚她不觉丢人,要她向晚辈低头她便觉得是打她的脸。

    于是只好强作镇定,战战兢兢的端起了长辈的架子。

    她冷哼了一声,强作镇定的说,“老身瞧着四王爷这架势可不像是要闲聊,倒像是要我老婆子的命!”

    赵荣羡嘴角依旧挂着笑意,轻轻挥了挥手,十多个侍卫立刻撤出了清晖院。

    我外祖母眼见着带刀的侍卫都消失在了眼前,这才松了口气。

    “杜妈妈,茶凉了,再去沏一壶,记得要碧螺春。外祖母好不容易来这么一遭,作为晚辈,咱们可不能薄待了。”彼时,赵荣羡轻声慢语的吩咐杜妈妈。

    话说完,他又吩咐金玉搀扶我外祖母上座。

    我外祖母方才被吓得几乎魂飞魄散,这会儿可老实极了,当下就十分礼貌的上了座。

    我算看出来了,赵荣羡这是给她下马威呢!

    人家都是先礼后兵,他不一样,他要先兵后礼,这礼还大有鸿门宴的意思。

    我外祖母虽然是个泼妇,却到底也是活了五十多年的老泼妇,自然也看得出来。

    她局促不安的瞟了我一眼,绷着脸没好气的说,“不知王爷王妃如此大动干戈,是想同我这老婆子说些什么?”

    说实在的,我也不太清楚赵荣羡想说什么。可我也不能让旁人看出来,否则不仅显得我和赵荣羡没有默契,还显得我蠢。

    于是我一句话也没有说,一脸端庄贤淑的坐在一旁,用一个柔弱贤内助该有的目光看着赵荣羡。

    赵荣羡没有说话,修长的手指轻轻敲了敲桌子,那动作不轻不重的,可就是这么一个小小的动作,却让我那个素日里撒泼打滚的外祖母如同惊弓之鸟。

    眼见着她露出惊惧之色,赵荣羡这才露出一丝笑意,俨然一副和善晚辈的口吻,笑道,“外祖母说的这是哪里的话?您是长辈,我们怎么敢对您大动干戈。方才,本王不过是想让您欣赏欣赏侍卫们的宝刀,那些宝刀都是寒铁精工打造,不仅做工精致,更是削铁如泥,就是砍下一颗人脑袋也只须片刻功夫。”

    赵荣羡的神情看起来很是和善,可他这说出口的话却字字如刀。

    欣赏宝刀?亏他想得出来!他这不是拐弯抹角的威胁人吗?

    我外祖母一张老脸煞白煞白的,嘴唇都在颤抖,哆哆嗦嗦的不知想说些什么。

    然而她嘴里的话还没能抖出口,赵荣羡又轻笑了一声,一副闲话家常的语气,说,“对了,外祖母。本王听说舅父最喜欢玩儿刀了,以前还当着岳母的面儿玩儿过呢,险些就将岳母给伤着了。”

    赵荣羡说的是我娘尚在闺阁时候的事,可这事儿我从未与他说过啊,他是从何得知的?

    我满头雾水,我外祖母僵着一张脸,磕磕巴巴的辩驳说那只是兄妹之间闹着玩儿,自家人哪能真伤人的。

    彼时,杜妈妈端着茶水走了进来。

    赵荣羡像是有意的,杜妈妈的刚把茶水端到他面前,他的手突然就一抖,手里的瓷杯哐当一声就摔在了地上。

    不偏不倚的,还就落在了我外祖母脚下,要是再近一些,那滚烫的热茶就得直接泼到她老人家身上了。

    赵荣羡掏出手帕擦了擦手,一脸歉意看向她,淡淡的说,“抱歉,手抖了。本王同舅父一般都喜欢舞刀弄枪,平日里动作难免粗鲁了一些,没吓着您吧!”

    “没……没有,王爷多虑了。”我外祖母嘴唇抖得更厉害了,她不是傻子,哪能看不出赵荣羡是故意的。

    被赵荣羡这三番五次,阴阳怪气连带着咋咋呼呼的,我外祖母已经被吓得六神无主了。

    赵荣羡轻靠在椅子上,笑呵呵又说道,“没有吓到好,本王就是这般粗人作风,当不来文人。不过外祖母尽管放心,本王平日里虽然毛手毛脚了一些,但绝不会伤了娘子。对本王来说,这世上没有什么比娘子更重要的。”

    “娘子高兴本王就高兴,娘子若是不高兴了,本王这心里也会不痛快。”赵荣羡嘴角浅浅含笑,意味深长道,“比如前些日子,岳母不高兴了,惹得娘子也不高兴,本王瞧着娘子日日愁眉苦脸,这心里也很是暴躁。”

    赵荣羡这不是明目张胆威胁我外祖母不许找我娘麻烦么?

    他将我外祖母留下来,这么阴阳怪气的一通折腾,就是为了让她不找我娘麻烦?

    别说,赵荣羡这么一顿折腾,还真是挺奏效。

    我外祖母当下就拐弯抹角的表示我娘是她的亲闺女,我是她的外孙女,她是希望我们好的。

    话说完,她便要寻了理由离开,这回赵荣羡并未阻拦,还特地派了人送她回去。

    只是走的时候,不知怎么想的,竟是从后花园提了两个粗使丫鬟送给她,说是这两个丫鬟得力,外祖母好不容易来了这么一趟,作为晚辈总要聊表心意的,也没什么好送的,就送两个得力的丫鬟。

    我见过送男子美人的,可从未见过送长辈丫鬟的。

    况且那两个丫鬟,我先前都没怎么见过,更没有听说过她们哪里出众,怎么就成得力的丫鬟了?

    难道……,不太可能吧!

    四王府戒备森严,怎么能随便被人给监视了?

    何况,还是被陈家那等无权无势的商户监视!

    但若非如此,赵荣羡为何莫名其妙送两个丫鬟给我外祖母。难不成他想监视陈家?可陈家也没有什么值得他监视的。

    况且也没见谁安插眼线是这般明目张胆的。

    我越想越糊涂了,刚刚把我外祖母送出门,我就马上开口询问赵荣羡。

    “王爷,那两个丫鬟究竟是什么来路?为何非得将她们送给我外祖母?”反正我不认为赵荣羡是真的想要聊表心意。

    要是聊表心意,送珠宝,送钱财都好,这送两个扫地丫鬟也太奇怪了。

    赵荣羡放下手里的书卷,轻轻朝我勾了勾手指,“过来?”

    怎么着?这里头还有什么不足为外人道的秘密?

    我更加好奇了,马上就凑了过去。

    我刚走过去,赵荣羡忽然一把拽住我的手臂,重重的一拉,直接将我按在了他的大腿上,然后手臂一圈,紧紧搂住了我的腰。

    我想挣扎,他却把我抱得更紧。

    虽说我们是夫妻,可这大白日的,若是叫人瞧见了,我的脸往哪里放?

    我不是那等祸国妖姬,我也没有胆量做出那些放浪不堪的举动。

    眼下还是在厅堂里,来回的奴仆特别多,我极其害怕被人看见,赶忙去掰赵荣羡的手。

    可我怎么掰,他都不肯放开。

    “王爷,这大白日的,叫人瞧了去可怎么好!”我顿时就恼了。

    赵荣羡却不以为然,反而重重的在我脸上亲了一口,笑得满脸无赖,“被人瞧见又怎么了?你我乃是正经夫妻,抱一下还须得经过外人同意?”

    “可是,这厅堂里来往的人最是多了……”

    “怎么……你想换个地方?”

    “赵荣羡!”我被他气得涨红了脸。

    赵荣羡撇了撇嘴,满脸不愉快的叹息,“白欢喜啊白欢喜,这么许多年了,你依旧如此循规蹈矩,无趣得很。”

    “还蠢!”我还没有来得及反驳他,他又狠狠加了这么一句。

    按说,我早对他没有什么感情了,也不必因为他说我无趣而生气。

    可这会儿被他这么一说,我顿时就怒火中烧。

    我狠狠一拳锤他胸口,当即怒了,“既然我又蠢又无趣,你就休了我啊!”

    “想得美……”赵荣羡冷哼了一声,笑看着我说,“本王费尽心思的把你给抢过来,又怎么舍得休了你?”

    狗屁!明明是皇后为了打压他才把我赐给他的。

    我白了他一眼,毫不留情的拆穿了他,“别把自己说得多深情!旁人不晓得,我还能不晓得!若不是遭了母后的算计,堂堂四王爷,又怎会娶了一个商贾之女为妻。”

    “上辈子是,这辈子不是。”他轻轻刮了刮我的鼻尖,一脸认真,“这辈子,是我求来的。”

    什么?这辈子是他求来的?不是……他什么意思?他不是同我一样,新婚那一日才回来的吗?

    难道……赵荣羡是在我之前回来的?

    不是……上辈子他明明是在我之后死的,不定是在我死了几十年之后他才走的,他怎么会比我先回来?

    他又是什么时候回来的?是怎么回来的?我越想越糊涂,总觉得他在唬我,可他那般认真的样子看着又不太像。

    我十分怀疑的看了赵荣羡一眼,半信半疑,“王爷……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父皇替咱们赐婚前三日。”赵荣羡的眼睛里完看不出半点说谎的迹象,见我依旧不太相信,他又低低说了一句,“白欢喜,你难道没有发现文皇后现如今待我要比过去和善许多吗?你以为是为什么?”

    可不是吗?被他这么一说,我还真觉得文皇后对他和善了许多。

    到现在为止,都没有为难过他,这要是换成上辈子,他都不知道被文皇后给算计多少回了。可这辈子,除了我告香儿和郑妈妈的时候骂了他一顿,文皇后还真没对他做过什么。

    赵荣羡身为嫡长子,纵然失去了生母,但仅凭一个嫡长子的身份,就足以成为太子最大的敌手,文皇后必然是要针对他的。

    倘若文皇后肯待他和善,那一定是他自动弃权。

    这也不太对啊,他想示弱,大可以用其他的法子,何必非得娶我?

    他定是骗我的,他在哄我!

    赵荣羡一旦哄起人来,嘴巴就跟抹了蜜似的,我险些就让他给骗了。

    我淡淡扫了他一眼,不由苦笑,“行了王爷,莫要哄骗我了。旁人不晓得,我还不知道?在你的心里,最要紧的还是你的姜贵妃。倘若你早就回来了,哪怕是早一日,你也不会娶我,我都知道的。”

    虽然他也曾庇护过我,最后他还不是为了姜棠要了我的命,到底我在他心里并不是多么重要。

    自己有几斤几两重,我还是很清楚的。

    想到这些,我心里不免有些悲凉,一下子就不太想再提过去的事。

    于是没有等赵荣羡的甜言蜜语说出口,我立即话锋一转,强作笑容问他,“对了王爷,方才你为何要送两个粗使丫鬟给妾身的外祖母?听过送美人,送珠宝的,可没听过谁家送两个扫地丫鬟的,那两个丫鬟是什么来头?莫不是外祖母安插在咱们王府的眼线?”

    赵荣羡许是看出了我的不高兴,他深深的看了我一眼,也没有再提及半个字,严肃的点了点头,接下了我的话道,“你猜的没错,不过只猜对了一半儿。”

    “什么意思?”

    “那两个丫鬟的确是陈家安插到咱们王府的眼线,但将她们安插进来的却不是陈家,而是宫里的那位……”

    “魏贵妃!果真好手段啊!如此一来,就是把咱们王府搅得鸡犬不宁,亦或者是因此闹出人命,咱们也只能找上陈家,但凡她死不承认,此事就与她魏贵妃没有半点干系。”我惊愕之余却也不意外。

    我就说我外祖母怎么那么会挑时间,偏就挑了赵荣羡不在的功夫。

    然则她没有想到,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赵荣羡早就发觉府里有内奸,于是设下这么一个圈套让她往里头钻。

    别说,单是眼下看来,赵荣羡还真是个值得托付终生的好丈夫。倘若,他没有毒死过我,那就更好了。

    此刻我多么希望他能亲口跟我解释,告诉我那碗毒药另有隐情。可我知道,没有什么隐情。兴许就是变心了,再也容不下我了。

    否则依着他赵荣羡的性子,早就说清楚了。

    想到这些,我心里就乱糟糟的,突然不太想看到赵荣羡,趁着赵荣羡松手的空隙,我立刻就挣脱出来。

    赵荣羡向来敏锐,即使我嘴上没有说什么,单是一个看起来很平常的举动,他依旧察觉出了我的异常。

    他眉头一皱,起身向我走过来,严肃的问我,“你又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突然有些不舒服,想回去歇着了。”我随口编了个自己都不太相信的理由。

    赵荣羡自然也不肯相信,他的一双桃花眼犀利的盯着我,似看穿了什么,肃声问我,“你是不是又在胡思乱想。”

    “王爷多虑了,妾身前些日子从马车上摔下来,到现在还时不时的头疼。”我扯出一抹的牵强的笑容,并不想承认我的敏感。

    赵荣羡如今是越发的反常,见我不愿意承认,也没有像过去那样非得戳穿我。

    他吻了吻我的额头,温柔的说,“不舒服就回去歇着吧。”

    我轻轻向他行了一记礼,如同逃命一般逃出厅堂。

    我进门的时候,杜妈妈很是高兴,她笑眯眯的就迎了上来,一上来就夸了赵荣羡一顿。说赵荣羡当真将我视若珍宝,又说她就知道,如我这般国色天香的容貌必然会是赵荣羡的心头宝。

    我一句话也没有说,更不知道怎么和杜妈妈说。

    我的确遗传了爹娘最好的容貌,得了一副还算绝色的皮相,可这也不见得有什么用,对赵荣羡来说一副好看的皮相可不及好的家世。

    我趴在床上,不由自主的又开始想起往事,想着赵荣羡刻薄我的那些岁月,想着想着我就睡了过去。

    迷迷糊糊中,我做了个梦。梦见上辈子初次见赵荣羡的时候,那是新婚的第二日,我跌跌撞撞的从郑妈妈的院子里出来,不知被哪个恶奴推了一把,恰好同迎面而来的赵荣羡撞了个满怀。

    赵荣羡十分敏捷的接住了我,盯着我看了片刻,却又突然将我扔到地上,恶狠狠的骂我蠢。

    下一刻,眼前又变了样子。

    是我与赵荣羡成婚半年后,我为他煮了宵夜。

    “滚出去!别让本王再看见你!”他凶巴巴的吼我,将我呈过去的碗摔了个粉碎。

    我跑出了书房,一个人躲在后花园里哭,哭着哭着我便又醒了。

    我缓缓睁开双眼,只见赵荣羡低头看着我,他伸手抹了抹我眼角的泪水,淡淡道,“做噩梦了?”

    我摇了摇头,故作平静的从床上坐起来,瞟了一眼房内的灯烛,问他,“妾身睡了多久了?”

    “天都黑了,你说你睡了多久,说是你猪都不为过。”赵荣羡笑了笑,眼底里写满无奈,“行了,既然睡醒了就起来用膳。”

    他这不是拐着弯儿骂我蠢吗?

    我倒是纳闷儿了,他时常骂我又蠢又无趣,那他究竟喜欢我什么?哪怕是曾经喜欢过后来变了心,那也不能没来由的喜欢吧?

    “王爷,你常说妾身又蠢又无趣,所以你到底喜欢妾身什么?”许是心里有个结的缘故,我总是局促不安,鬼使神差的就开了口。

    赵荣羡被我突如其来的问题问得懵了一懵,但是下一刻他还是很认真的回答我说,“容貌……”

    肤浅!我倒没有想到真如杜妈妈所说,赵荣羡他只是看上了我的容貌!我还以为……还以为他喜欢的是我的智慧呢!我以为他骂我蠢是想气我,没成想,他是真觉得我蠢!

    “除此之外,就没有点儿别的了?”我不太甘心,试图问出一些象征智慧的词儿。

    赵荣羡摸着下巴,满面忧愁,似乎很苦恼。

    抬头看了我一眼,他又赶紧说了一句,“温柔,厨艺好。”

    可我现在不温柔了,也不太愿意为他做饭了!

    “就没有点儿别的了?”我还是不死心。

    赵荣羡的神情更苦恼了,思量片刻,他干脆话锋一转,伸手拉我说,“行了,无缘无故的问这些做什么,赶紧起来用膳。”

    他这是在逃避吗?我就那么差吗?还真是应了姜棠时常挂在嘴边那句“我除了美貌,一无是处”?

    我并不觉得高兴,甚至还有一丝郁闷。

    “这对妾身来讲很是重要,王爷你必须回答!”我越想越觉得不甘心,我总觉得我还是有其他优点的,我不高兴的盯着赵荣羡,试图再问出一些显得我优秀的东西,“王爷你好好想想,除了容貌,就没点儿别的了?”

    “单纯,本王还喜欢你单纯。”赵荣羡为难的看了我一眼,似乎怕我听不懂一般,又补了一句,“就是蠢的意思。”

    喜欢今朝有喜请大家收藏:()今朝有喜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