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穿越小说 > 今朝有喜 > 第三十四章、离谱谣言
    你才蠢!你家都蠢!

    我顿时怒火中烧,当即在心里把赵荣羡骂了个狗血淋头,但我嘴上没有这么说,我不想让自己显得更蠢。

    我想了想,压住怒火对他循循善诱,“王爷,妾身是问你喜欢我什么,可没叫你拐弯抹角的骂人。”

    “本王哪里骂人了?”赵荣羡竟还无辜了。

    他、他、他都说我蠢了,这还不叫骂人?

    “你都说我蠢了还说没有骂人?”我再也忍不住了,当下便恼了。

    “我是问你喜欢我什么,不是叫你说我的短处!”

    这话说出口以后,我总感觉哪里不对,可又说不上来哪儿不对。

    赵荣羡叹了口气,看着我的目光格外古怪,不阴不阳的咕哝了一句,说什么蠢人永远不会意识到自己的愚蠢。

    话说完,他还对着我笑,笑得我莫名其妙。

    我一时之间更加恼火了,狠狠打断了他的自言自语,大声重复道,“赵荣羡你什么态度?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我明明问你喜欢我什么,你为何要说我的短处!”

    赵荣羡眼底的笑意更浓烈,理直气壮道,“娘子只问为夫喜欢你什么,可没说一定要夸你!”

    他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反驳!

    “行了,总问这些没用的做什么?赶紧起来,哪家的王妃是像你这般好吃懒做的。”赵荣羡不仅骂我蠢,还变本加厉的又批判了我一通。

    但这回我不和他争辩了,再争辩下去,他的狗嘴里得吐出更难听的话来,我可不想再自取其辱。

    于是我立刻从床上下来,洗漱过后,便出去用膳。

    今日的晚膳尤其家常,不过四菜一汤,都是些简单的菜式,这可不像是赵荣羡的风格,他曾说过,他最讨厌家常菜了,以前我给他做过好多次,他要么倒了,要么喂狗,反正就没有一回是正正经经吃完的,以至于后来,我再不愿意做了。

    可今日他却吃得津津有味,还时不时的往我碗里夹菜,弄得我浑身都不舒服,总觉得他是要毒死我。

    眼见着他又要帮我舀一碗鱼头豆腐汤,我赶忙从他手里夺过勺子,结结巴巴的说,“王爷,妾身自己来就行了。”

    “你又怎么了?”赵荣羡抬头看了我一眼,没等我说话,他马上又问了一句,“是不是本王待你太好,你又不自在了?”

    “白欢喜,我发现你还真是贱得慌,只适合人对你凶巴巴。”

    “你才贱呢!我只是不喜欢旁人帮我夹菜。”我满腹心虚,但嘴上依旧镇定自若。

    我才不承认我是不自在呢!哪怕上回他已经把我戳穿了,这回我也坚决不会承认。否则……我就当真贱得慌了。

    赵荣羡浅浅笑了笑,一脸看穿了我的神色,指了指他的碗说道,“那你帮我夹,本王最喜欢旁人帮我夹菜!”

    我委实不知道赵荣羡在想些什么,也不想夹。

    可他是王爷,提的也不是什么无理的要求,我总不好完不理他的,于是不情不愿的夹起一块鱼肉放到他碗里。

    然而我夹了一块儿他还不满意,还要我夹第二块,然后是第三块,第四块……

    他是拿我当挑菜丫鬟呢!

    一顿饭下来,我已经数不清夹了多少回,用完了膳,赵荣羡又说今儿个有灯会,非得拉着我去看灯会。

    一整个晚上,我是又不自在,又累得慌。

    按理说,如今他屡屡庇护于我,也算是帮了我许多,我该感激他的,可我总还是没有办法与他过分亲热。

    第二日醒过来的时候,没有看到赵荣羡躺在我身侧,我竟没良心的松了口气。

    杜妈妈一如既往的端着青铜盆子进门,一如既往的挂着喜滋滋的笑容。

    我迅速的梳洗完毕,然后坐到铜镜面前吩咐杜妈妈替我梳头。

    “王妃,今儿个想梳个什么发髻。”杜妈妈手里拿着一支红宝石金簪在我头上比划,脸上显而易见的笑容,每每赵荣羡在我屋里歇下了,她便是这般高兴。

    可我却不是很高兴,近来赵荣羡待我越来越好,可每每我问他上辈子到底是什么人毒死了我,他又说不上来。

    惹得我越来越觉得他如今待我好,都是有阴谋的,我总是觉着眼前的幸福下一刻就要变成最狠辣的毒药。

    于是我也没有什么心思打扮,叹了口气,一脸敷衍的回杜妈妈,“随便吧……”

    杜妈妈不乐意了,马上绷着脸教训我说,“王妃,您怎么能说这样的话?虽然眼下王爷对您宠爱有加,可您也得好生打扮,紧紧的抓住王爷的心。您是不晓得雪院那八个狐狸精,成日打听王爷的行踪,防不胜防啊!您要知道,王爷不招惹她们,她们也得去招惹王爷的。”

    呵呵,我倒希望赵荣羡能主动招惹她们,可如今的赵荣羡也不知是吃错了什么药,对那些能歌善舞,又善于献媚的美人们看也不看一眼。

    倘若不是因着昨儿个夜里才被他折腾的半死,我都要怀疑他喜欢男人了。

    过去的赵荣羡钟情于姜棠,却也不影响他喜欢别的美人。

    而今倒好,装得像是个得道高僧。

    反正我不认为是因为我,姜棠那般才貌双的佳人尚且都挡不住后宫佳丽三千,何况是我这等一无是处的商户女。

    当然,这些话我也没法和杜妈妈说的。

    于是我只好唉声叹气,宽容大度的敷衍她说,赵荣羡乃是王爷,这皇室子弟都是三妻四妾的,他要是非得纳妾,我就是仙女下凡也拦不住。

    作为一个正妃,还是应当端庄贤淑,抓好了王府的管事权,靠好了皇后这棵大树是最实在的。这样一来,即便赵荣羡纳上十八个妾,即便我人老珠黄,正妻的位置依然无可撼动。

    “王妃说的是,是老奴目光短浅。”杜妈妈被我一通胡言乱语成功说服,当下对我佩服得五体投地。

    果然就没有再追着问我要梳个什么发髻,更没再念经一般的告诉我要如何打扮才能抓住了赵荣羡的心。

    我松了口气,吩咐她随意替我梳个发髻,然后再替我备一辆马车,等吃过了早膳,我便偷偷的回了白府。

    虽说赵荣羡是把我那外祖母给吓得够呛,不过我还是想要回家去瞧一眼才觉得放心。

    昨日我便与赵荣羡说过这事了,可赵荣羡说什么都还是不让我回去,今日趁着他还未归,我便赶紧的出了门。

    “阿欢,你怎么回来了?”见到我,我娘显得十分惊讶,忙上来拉住我的手,满脸担心的打量着我说,“近来你可还好?王爷女婿没有为难你吧?”

    “没有啊,王爷待我很好。”我摇摇头,满腹的纳闷儿。

    我娘脸上担忧之色更加浓烈了,她握住我的手将我拉进屋,压低了声音又问道,“阿欢,你老实告诉娘,王爷女婿到底有没有为难你?”

    我是越听越糊涂了,上回见着赵荣羡,我娘还一个劲儿夸他好女婿的,这才没有多久,怎么就弄得像他要杀了我们家一般。

    我肯定以及确定摇摇头,十分坚决,“没有啊,王爷待女儿很好。”

    “当真如此?可娘怎么听说,那四王爷为了纳妾,生生将你推下了马车,摔得险些连命都丢了。皇家就是皇家,便是一朝宠爱,也没有谁是一心一意的。”我娘一把鼻涕一把泪,满目的愧疚伤感,“前段日子你青兰表姐做出那等糊涂之事,你如今在王府的日子肯定不好过吧?”

    “娘的乖女儿,这里是白家,不是王府,你不必憋着,有什么委屈就与娘说。若实在过不下去了,让你哥哥求个人什么的,咱们想想法子讨得一封休书,回到白家爹娘还是养得起你的。”

    “你哥哥那些同窗里,贵人也是不少的,总是有法子的。”

    我娘越说越激动,仿若就肯定了我当真受了什么委屈似的,弄得我更加纳闷儿了。

    我想了想,狐疑的问她,“娘,您是不是听了什么谣言?”

    我娘微微一怔,满面的怀疑,再一次问我,“阿欢,你当真没有受委屈?青兰做出那等错事,那王爷女婿没有责难你?”

    “没有,半点也没有。”

    “可娘怎么听说,因着为青兰求情,你被那王爷女婿狠狠的罚了一顿,连门都不许出了?那日你外祖母派人请你回白府,王爷女婿都不让你出门。还派了个凶神恶煞的奴才前来,将你外祖母和舅父吓得半死。还有昨日,你外祖母去四王府瞧你,怎的回来之后就哭哭啼啼的,说是王爷女婿容不得我们这等亲戚。”我娘抹了抹泪,疑惑的问道。

    流言这东西,还真是越传越离谱,想来这里头定是少不了陈家的功劳,更少不了我外祖母的功劳。

    她讨不着好处,又不敢寻我娘的麻烦,只好让旁人都以为我过得不好,方能寻得一丝自我安慰,我外祖母一贯就是这等喜欢撒泼耍横,又爱自欺欺人的。

    旁人要是没能如了她的意,她就希望人家过的不好。

    亏得我娘平日里聪慧冷静,竟也信了这等胡言乱语。

    我当下与我娘说了昨日外祖母在王府的所作所为,又将赵荣羡同我分析的那些话都说与我娘听了一遍。

    我娘听后恍然大悟,却又更加疑惑了,蹙眉又问我跳马车又是怎么回事。

    我自然不敢与她说实话,否则显得我无比愚蠢不说,还得平白无故的惹她担心。

    我笑了笑,装得十分不好意思的向她扯谎道,“那不怪王爷,那日是女儿与王爷小吵了一架,女儿一时气愤,便吓唬他说要死给他看,岂料一时没站稳,就当真摔了下去。王爷当时为了救女儿,自己还给伤着了,到今日脸上的伤疤还未痊愈呢。”

    我说得情真意切,愧疚满满,我娘果真就信了,终于松了一口气,然后拉着我闲话家常。

    这般聊着一直到了午后,又吩咐厨子早早的做了个晚饭,要留我吃晚膳。

    我虽然有些着急,却也还是留了下来,可是到了吃晚饭的时候,我便是真急了。

    因为我哥哥回来了,还领着我表哥。

    这还不算什么,最要命的是,赵荣羡竟然来寻我了。

    我就不该吃这顿饭,悔不当初啊悔不当初!

    宽大的圆桌上,摆满了菜品佳肴,中间还搁着两坛女儿红。

    我爹我娘,我祖父我祖母,我哥哥我弟弟,我表哥,以及我和赵荣羡极其亲热的围成一桌。

    我表哥坐在赵荣羡对面,一双丹凤眼时不时的朝赵荣羡这里瞟过来,赵荣羡脸上挂着和善的笑容,与我爹谈天说地间,也时不时的朝我表哥看过去,还动不动就往我碗里夹菜。

    气氛微妙而诡异……

    这一顿饭,我吃的很不舒服。

    刚刚下了桌,我就赶忙拉赵荣羡走。

    赵荣羡嘴角浅笑,眼底里却不见半点温和,意味不明问我,“娘子这是怎么了?好不容易偷跑出来,为何又要急着回去了?”

    “为夫瞧着,天色也不早了,不如今夜就在此处歇下好了。”我还没有来得及回话,赵荣羡又不阴不阳的补了一句。

    我实在有些无言,我来的时候可不知道表哥会来。最要命的是,表哥偏还是在赵荣羡赶来以前到的,虽说我有意避着,可到底还是要见面说上一两句话的,偏就让赵荣羡给撞见了。

    我抬眼扫了扫,院子里没有一个人,这才小心翼翼的握住了他的手,柔声解释,“王爷,你何必这般不阴不阳的,妾身已经说过很多回了,从来只将表哥当做亲哥哥。今日来的时候,我也不晓得他会来。”

    我又不是傻子,明知赵荣羡最在乎这件事,还上赶着往刀口上撞。

    可赵荣羡显然不相信,他立刻就沉了脸,冷笑道,“不晓得?既然不晓得为何要偷偷摸摸?”

    “这不是王爷你不让我回来吗?”

    “你……我……”赵荣羡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辩驳,我了半天却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上来。

    “下回要出来,同我说一声!你与那魏敬则本就定过亲,即便只是巧合,难免也要遭人误会。本王到底是个王爷,这若是传了出去,四王府的颜面何存?”许是觉得有点儿下不来台阶,他马上又阴着脸补了一句。

    我心里是很是不服气,不过未免真把赵荣羡给惹怒了,我还是乖顺的点点头,并格外讨好的依偎进他怀里,连连回应说,“是是是,妾身记住了,王爷的话妾身定当时时刻刻铭记于心。”

    “好了,天色已经晚了,咱们快走吧,否则一会儿都要瞧不见路了。”说着,我又赶紧的拽他走。

    赵荣羡这王八羔子对表哥成见颇深,表哥对他也很是仇恨。两个人不说话都已经势同水火了,这要是再留下去,不得打起来?

    我表哥虽是一介书生,又无权无势,可说起话来却是硬气得很,这也是上辈子他生生的被赵荣羡打断腿的缘故之一。

    这辈子,我可不希望他再被我拖累了。

    于是我对赵荣羡死拉硬拽的,又是拖又是扯,赵荣羡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他站在原地纹丝不动,冷哼了一声问我,“这么急着拉我走,是不是怕我伤了魏敬则?”

    是!当然是!

    可这话我能说吗?我敢说吗?

    我果断摇摇头,一脸真诚,“不是,绝对不是,妾身只是想要早些回到王府。”

    “是吗?那你亲我一下。”赵荣羡不知抽了什么风,忽然要我亲他。

    神经病,我亲不亲他,跟关心不关心我表哥有何干系?

    况且……这里又不是四王府,我们所处的乃是后院的走廊,正是通达各院的必经之路,无论是去哪个院落,都要经过这里。

    要是叫下人给瞧见也就算了,倘若让爹娘哥哥他们瞧见了那得多羞人啊?

    我一时之间有点儿为难,“这……这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你我乃是夫妻,就算叫人瞧了去又如何?”赵荣羡满面不悦,虎着脸质问我,“你是不是心里还想着魏敬则?今日瞧见了他,心里又舍不下了?”

    “我没有……”赵荣羡的脑回路还真是清奇。

    而且这动不动的就要人家在大庭广众之下亲他,也太不要脸了!

    他不要脸,我还要脸呢!

    我坚决又坚定,“我不,这叫人瞧了去,我还要不要脸?”

    “不愿意是吧?白欢喜,你果然是对魏敬则难以忘情!”赵荣羡的脸瞬间变得阴沉沉,连声音也变得阴冷冷,眼睛里更是寒意阵阵,看得我浑身直发凉。

    算了,不就是亲一下吗?我速战速决!

    我左顾右盼,眼看没有人,这就朝着他凑近了,轻轻的踮起脚尖往他左脸上吻了一吻。

    赵荣羡满意的笑了笑,轻声道,“乖!”

    “大哥…表哥…”我拽住他,正想问他可不可以走了,赵荣羡却突然很大声的喊了一嗓子。

    我脸腾的一红,强作镇定的回过头,果然瞧见我哥哥白朗月和表哥魏敬则迎面而来,他们的神情都显得有些尴尬,我那五岁的弟弟白元宝更是捂住眼睛鬼吼鬼叫的。

    “羞羞,羞羞!姐姐吃姐夫脸了!”

    本来我就已经很尴尬了,让白元宝这么一嚎,我一时之间更尴尬了!

    我两个脸颊涨的通红,狠狠瞪了他一眼,“白元宝!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略略略……”白元宝冲我做着鬼脸。

    我真想掐死他啊!

    “白元宝,你给我过来!看我不收拾你!”

    “行了,这么大个人,还跟小孩子计较!你也不怕闹笑话!”我伸手正想将白元宝提起来,赵荣羡一把拽住了我的手,像扯鸡崽子似的,硬生生把我给扯了回去。

    我哥哥低低笑了一声,也跟着附和说,“就是啊,都嫁人了还这般小气,都是叫娘给你宠坏了!”

    “对了,不知王爷找我们二人所谓何事?”我被说得又羞又怒,正想发火,我哥哥又突然对着赵荣羡说了这么一句。

    我的恼怒顿时变成了懵逼,赵荣羡约了我哥哥和表哥议事?不是……他同他们有什么可议的?

    不对,他明明约了他们来此处,却还让我亲他!

    他根本就是故意的!他心里依旧觉得我对表哥余情未了,故意做给我表哥看的!

    我虽然不聪明,可这点儿觉悟还是有的!

    赵荣羡这混账,他简直有病。

    “阿欢,看着点儿元宝。”我又惊又气,一肚子的火儿还没来得及发作,三个人却已经转身走了,不一会儿就完消失在了走廊里。

    空荡荡的走廊里,只剩下我和五岁的白元宝面面相视。

    “姐姐吃姐夫脸咯……羞羞羞……”白元宝嘿嘿笑着,捂住眼睛又重复了一遍。

    “白元宝,你有没有去过郊外的树林?那里什么都不多,就是狼多,专吃小孩儿的那种狼。”我瞪着他,咬牙切齿,“你再敢胡说八道,我就把你丢出去喂狼!”

    被我这般一威胁,白元宝果然吓得一震,肉嘟嘟的小脸写满惊恐。

    我微微笑了笑,轻轻摸着他的脑袋,立刻又和善起来,“不过,元宝若是听话,姐姐就不扔你去喂狼。跟姐姐念:赵荣羡狗东西……”

    “赵……赵荣羡……狗东西……”

    “连起来念,赵荣羡狗东西……”

    “赵荣羡狗东西……”

    很好,非常好,我满意极了,听到赵荣羡被骂,我的怒火瞬间消了一半。

    我一把将他抱起来,诱惑道,“再说一遍,赵荣羡狗东西,说了姐姐给你糖吃。”

    “赵荣羡狗东西……”

    “再说一遍……”

    “赵荣羡狗东西……”

    …………

    我抱着白元宝,满意的掏出一颗糖给他吃,白元宝是个见利忘义的兔崽子,见我给了他糖,马上又很是讨好的盯着我说,“赵荣羡狗东西……”

    我越听越高兴,便又给了他一颗糖。

    如此周而复始,一直到了晚上赵荣羡和我哥哥他们谈完了事,我这才将白元宝送回娘的屋里去。

    因着赵荣羡和我哥哥聊得实在太晚,加上第二日他也不必上朝,他就扯着我在白府歇下了。

    也不知他和我哥哥聊了些什么,不过的短短的一个晚上,他与哥哥就处得如同知己一般有着说不完的话。对我表哥虽然敌意满满,但也不似先前那般针锋相对,就好似他先前根本没有伤过我表哥一般。

    我娘见他与大伙儿相处得这般融洽,直夸他平易近人。

    第二日还特地领着他去我们白家酒楼参观,参观了一上午,我爹又特地下厨同赵荣羡炫耀他的厨艺。

    总归,我们一家子都仿佛被他灌了迷魂汤,对他爱不释手,尤其是白元宝,动不动就爬到赵荣羡的腿上,就连吃饭的时候也要他抱着,惹得赵荣羡连饭也吃不好。

    “白元宝,下来,到娘这里来!”我娘见白元宝影响了赵荣羡,便肃声斥了白元宝。

    然而白元宝却一动不动……

    赵荣羡身为一个好夫君好女婿,见了这般情景,马上打起圆场来,客气的同我娘说,“没关系,这小舅子嘛,可不就是喜欢赖着姐夫。”

    白元宝一听,果然更嚣张了,干脆直接挂到赵荣羡身上。

    如今这般,我都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难过,我不希望我们白家跟他有太多的牵扯,更不希望家中的兄弟与他过分亲近。

    我狠狠瞪了白元宝一眼,当下就怒斥他,“白元宝,下来!”

    白元宝抱得更紧了……

    我顿时就恼了,咬牙道,“白元宝,再不下来我就把你扔到郊外喂狼!”

    “我……赵荣羡狗东西……”我伸手正要扯他,白元宝忽然冒了这么一句,一双无辜的大眼睛可怜巴巴的望着我说,“姐姐,不要把我丢去喂狼……”

    我一震,狠狠直瞪白元宝,用眼神暗示他不要胡说八道。

    “赵荣羡狗东西……”白元宝无辜的盯着我,又重复了一遍…

    喜欢今朝有喜请大家收藏:()今朝有喜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