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穿越小说 > 今朝有喜 > 第三十五章、大型宫斗
    我使劲儿瞪他,结果他念叨得更厉害,甚至还哭上了。

    一时之间,气氛变得异常诡异。

    一桌子的人都朝我看过来,每个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那般的眼神就好像是我威胁白元宝这么说的。

    是我威胁的没错,可我也没让他当面说啊!

    我轻咳嗽了两声,干笑着对赵荣羡说,“童言无忌,王爷您别和小孩子一般计较。”

    赵荣羡的脸铁青铁青的,一双桃花眼犀利又寒冷,皮笑肉不笑的盯着我,“是吗?到底是童言无忌,还是有人在背后误人子弟?”

    什么叫误人子弟?白元宝是我嫡亲的弟弟,我怎能误了他?

    况且,我又说的没有错,赵荣羡本来就是个狗东西,而且他还不承认他自己是狗东西,谁要当面说,他就得寻人家麻烦。

    我不是傻子,即便他晓得是我说的,那我也不能承认。

    我坚决没有承认,“这小孩子家家就是喜欢胡言乱语,哪有什么人教啊。再说了,您是王爷,谁敢教您小舅子骂您啊?敢教的也没有见过元宝不是……”

    “你说的很有道理。”赵荣羡微微点了点头,十分温柔的摸了摸白元宝的脑袋,忽然指着我说,“元宝,跟姐夫念:白欢喜,蠢如猪。”

    赵荣羡说这话的时候,依旧是一派温润又严肃的神情,看起来像是个私塾先生。

    气氛变得更诡异了,隐隐之间,我似乎听到我爹在笑,然后我娘狠狠拐了他一下,他又慌张的闭上了嘴。

    我哥哥和表哥互看了一眼,各有不同的尴尬,到底有什么不同我也没工夫揣测。

    我立刻横了白元宝一眼,怒声制止他,“不许说,敢说我揍你!”

    白元宝一抖,抬头朝着赵荣羡看去。他自小知道我们家中人的名字,因此也晓得是在骂我,自然不太敢说。

    赵荣羡轻轻拍了拍他的肩头,一副鼓励的口吻,“元宝别怕,爹娘姐夫都在呢,你姐姐不敢揍你。说,白欢喜,蠢如猪。”

    “敢说我现在就把你扔出去喂狼!”我咬牙瞪着白元宝,声音比方才更加凶狠。

    然而白元宝并未受到我的胁迫,小小年纪的他竟学会了看眼色,还十分懂得狐假虎威。

    他警惕的看了我一眼,整个人都缩到了赵荣羡怀里,嚣张狂妄的对着我笑,“嘿嘿,白欢喜,蠢如猪。白欢喜,蠢如猪……嘿嘿……白欢喜,蠢如猪……”

    他越说越起劲儿,越说越起劲儿。

    我时常被赵荣羡骂蠢,一听到蠢字就一股子无名火往上直蹿。

    “白元宝,不许说了!”我重重的一搁碗,哐的一声,白元宝吓得一震,立刻就哭哭啼啼的奔到了我娘的怀里去。

    赵荣羡感觉凑上去又是拍又是哄的,弄得好像是他多喜欢孩子似的,哄了一会儿见白元宝没有哭了。

    他又坐回我身侧,一脸严肃的训斥我道,“白欢喜,都说童言无忌,你怎么能跟一个孩子这般计较?”

    他这是把我刚才说他的话都还给我了?这么说来,确实是我现世报。

    可我就是气不过,他……他怎么能教个孩子骂我蠢呢?他还在我们白家的酒楼,当着我爹娘我哥哥,我表哥,我们一家子的面儿这么挤兑我。

    我真想给他一耳光……

    但我不能,这会儿我也不太敢。

    我只好用埋怨的眼神看他,愤然道,“你……谁让你乱教的!”

    面对我的愤然,赵荣羡并没有生气,他反而露出了笑容。

    轻轻往我的碗里夹了一块儿排骨,从容的说,“怎么?只准你骂我,还不让我骂你了?你骂我,我该憋着;我骂你,你就要生气。白欢喜,我发现你是越来越不讲道理了。”

    “你……你……我……你……”我努力的想反驳他,可想了半天我也没想出一句完整的话。

    赵荣羡见我被气的说不上来话,他更嚣张了,竟还暗暗的踢了我一脚。

    他分明是在挑衅我!

    王八蛋,狗东西!先前还说今生要待我好,如今却骂我还打我。

    我越想越气,越想越气。

    眼瞧着我爹很亲热的给他夹菜,我更是气儿不打一处来!

    他踢我,我还不能踢他么?反正桌子挡得严严实实,踢了也没人瞧见。

    我一咬牙,小心翼翼的抬起脚,待确定能踹着他,便卯足了劲儿狠狠一脚踹下去。

    只听嘭的一声巨响,赵荣羡竟是连人带凳子的直接摔倒在了地上,整个人如同活王八一般四脚朝天。

    他疼的龇牙咧嘴,颤颤巍巍。

    那模样要多凄惨有多凄惨,要多可怜有多可怜,可怜得我爹都瞪了我一眼,赶忙的把他扶起来,一脸心疼的问他,“好女婿啊,没摔坏吧!疼不疼啊……”

    不是?我踹的有那么重吗?平日里就算我用尽身的力气,也未必能把赵荣羡给踹倒啊。今日他怎么就跟个瓷娃娃一般,这么一碰就碎?

    我满腹疑惑,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又马上挨了我爹一顿骂。

    他说平素里把我惯坏了,惹得我这般任性妄为,竟是嚣张跋扈到连自己的夫君都敢打。还说亏得赵荣羡宽容大度,否则就我这般泼辣凶悍早就不知被休了多少回了。

    然后我娘也对着我一顿训斥,说没有见过我这样欺负自己相公的。再然后我哥哥也对着我一番劝导,说我平日里在家中任性也就罢了,可不能动手打自己的相公,况且我这位相公还是个王爷,叫我给他留点颜面。

    除了我表哥以外,家里的人几乎是轮番上阵,一个接一个的训我。

    走的时候,我还听见我娘同我爹叹气,说终于知道我怎会从马车上摔下来了,我爹听后十分惺惺相惜的说我这般凶悍,赵荣羡平日里过的一定很辛酸。

    一连挨了几顿训,临走还被自己亲爹安上个悍妇的恶名,我的心情很不好,加上踹赵荣羡踹的太狠,我原本快要痊愈的腿伤开始隐隐作痛了,我的心情更郁闷了。

    我感觉我彻底失宠了,我感觉赵荣羡才是他们亲生的!

    上了马车之后,我一句话也不想和赵荣羡说,可是狭窄的空间致使我们两个离得很近,我一看见他就来气,忍不住拿眼睛瞪他。

    赵荣羡然没有了方才在外头的可怜,他侧过脸看着我,笑呵呵道,“怎么?还生气呢?”

    “我没有!”我愤然的说道。

    “眼珠子瞪得都快掉出来了,还说没生气。”说着,赵荣羡就要伸手摸我的脸。

    我狠狠一把就推开了他的,冷笑道,“你今天是故意的吧?你是故意摔倒的是不是?”

    我虽然不聪明,可我也不是个傻子。赵荣羡自小就习武,哪能那么容易被我踹倒。况且,在我踹他以前,他先踹了我一脚,他该料到我会踹他的,怎能松懈到被我一脚就给踹了个四脚朝天。

    我思来想去,他定是故意的,他故意摔倒了,让我爹娘都觉得我在欺负他。往后便是我吃了闷亏,我爹娘也要向着他。

    好心机啊,好歹毒啊!

    对此,赵荣羡也并不否认,他大方的点了点头,挑眉说,“对,我就是故意的。”

    “你这样有意思吗?害我教训有意思吗?”我算是明白了,今儿个哪怕没有白元宝那事儿,赵荣羡还是得寻了旁的茬惹得我踹他。

    至于原因,则是因我背着他偷跑了出来,还同表哥说了好多话,他定是觉得我要给他戴绿帽子,于是就惹了这么一出,他一贯知道我最在乎的就是白家,也知道怎么做能惹我生气。

    我怒目瞪着赵荣羡,恨不得掐死他,可赵荣羡却是笑嘻嘻的,一脸阴谋得逞,“有意思,怎么能没意思,你瞧你爹娘如今多喜欢我?”

    我横了他一眼,并未再搭理他。我生怕再说下去,我真的要忍不住弄死他。我真没想到他如此不要脸!以前的赵荣羡最是要面子,可干不出这等丢人的事!

    见我没有说话,赵荣羡又向我凑近,一只手搭到我肩头,轻声慢语道,“白欢喜,我这么做可都是为了你。你好好想想,今日这么一闹,往后你娘还会信了外头那些胡话么?这一个怕妻子的王爷,又怎会薄待妻子?你爹娘还会因着你外祖母几句挑唆便成日里担心?”

    额,如此说来,他还是为了我好?

    可便是为了我好,也不必故意摔倒,惹得我被家人轮番教训吧?

    不过,被他这般一解释,我心头的怒气不觉消了一大半儿。

    我斜睨了他一眼,冷声道,“王爷若是不想让我爹娘担心,大可用了旁的法子,何必惹得我白白挨了几顿教训?”

    闻言,赵荣羡摊摊手,一脸无辜,“我原本是想着用其他的法子,谁叫你在背后骂人的?倘若你不曾在背后胡言乱语,又何曾会闹出这等事儿……”

    所以他还是在报复我……

    我想反驳,可是想来想去,我竟是想不出半个反驳的词儿来。

    只好话锋一转,问他昨日和哥哥他们谈了些什么,我并不希望他与我家人过分亲近,尤其是我哥哥。

    赵荣羡仿若看出了我的心思,他轻轻拍了拍我肩头,疑似安慰我的口吻,说道,“你且放心,我不过是向你哥哥讨教一二,你也晓得,当年南方饥荒乃是你哥哥一手解决,倘若不是遭了旁人陷害,他必然会是一代良相。”

    他这话说得倒是不假,我哥哥虽然身在商贾之家,却有胆有谋,还未入仕以前,便结交了许多能人,更有不少达官显贵亲自登门,有意纳他做个门客。

    便是赵荣羡的三哥晋王,曾经也多次登门。

    我哥哥后来入朝为官,也的确大有作为,只可惜因着我的缘故,遭到了姜家的陷害。直到我死,他也没能再回长安。

    想到过往,我心里便是越发忐忑不安。

    一想到赵荣羡不知和我哥哥讨教了些什么,我更加不安。

    “王爷,能否答应妾身一件事?”

    “你是我不要拖你哥哥踏进这夺嫡的旋涡是吗?”

    “妾身只想一家人平平安安。”

    “可你觉得你哥哥会是甘于平凡的人?莫说是你哥哥,便是你表哥魏敬则,也断不是甘心屈才之人。”

    我埋下头,没有再说话。他说的很对,哥哥寒窗苦读许多年,一心想要入朝为官。上辈子他便是在一年之后考上的,一举中了个状元郎。只可惜,遭人算计,无端端的得罪了皇帝,于是封了个县令,发配到了偏远的地方,后来废了好大的劲儿才又重新回到长安,只是刚回来没有多久,便叫人扣上了个中饱私囊的罪名……

    我越想越烦躁,不敢再想下去。

    赵荣羡见我没有说话,也没有再说什么。

    回到王府的时候,已经是黄昏。

    “王妃,您可算是回来了。”我刚一进门,金玉便朝我走了过来,满脸的苦恼。

    我本来就已经够苦恼了,瞧见她如此苦恼,我的心情更是坏透了。

    我一屁股坐到太师椅上,纳闷的问她,“怎么了金玉?苦着脸做什么?”

    金玉的小脸更加苦了,她说道,“方才宫里传话来,说是让王妃明日进宫去,与皇后娘娘一齐商议她寿宴的事。”

    “皇后的寿宴?”我一震,这段日子光是忙着跟赵荣羡要休书,却把这起子事儿给忘了。

    上辈子我才嫁过来不到半年,规矩都还没能学明白,就被皇后给喊进宫里去帮着料理她的寿宴。

    我以为她是器重我,许多年以后,我才明白她不过是想借着我打压赵荣羡。

    若是我没有记错,上辈子她故意将她收来的礼物都交给我打理,后来不知怎的,那些原本是要用来充作军饷的珠宝都进了四王府。皇帝正要责罚我的时候,她又寻了新的证据,非说是赵荣羡叫我贪污的。

    其目的,是用于私养精兵意图造反。

    造反的理由也很充足,赵荣羡乃是嫡长子,却没能做上太子,自然心有不甘,加上那段日子他又同皇帝闹得不可开交。最要命的是,赵荣羡当时的确养了精兵。

    因着所谓的我贪污一事,扯出了那些个私养的精兵,险些就要了赵荣羡半条命。

    难道如今皇后也准备对付赵荣羡了?

    可如今赵荣羡隐藏得极好,在外人看来,他然就是个贪图美色,荒唐浪荡的,皇后没有理由对他下手啊。

    我思来想去,索性将此事告知赵荣羡。

    赵荣羡听后,叫我明日到了宫里小心一些,皇后说什么我都以不懂规矩推辞,倘若实在没法儿推辞便将皇后最疼爱的娘家侄女拖下水。

    第二日一个大早,我便往宫里去。

    我到立政殿的时候,各宫嫔妃,以及各个皇子妃、各个公主都已经到了,就连姜家的嫡女,曹家、孙家的几个千金也在,这几位,多是皇后几个儿媳妇儿的人选。

    彼时皇后正在同她的娘家侄女——未来的太子妃文清雪说话。

    “老四家的,快,快坐到母后身边来。”见了我,她亲热的就朝我招手。

    我心里百般不情愿,脸上依旧挂着温和的笑容向她行了一礼,然后温温柔柔的朝着她走了过去。

    “老四家的,听说你前些日子受伤了,现如今可好些了?”我一过去,皇后便立即握住了我的手,满脸的关怀备至,一边关怀着我,还一边骂赵荣羡,“老四这孩子,可真是不懂事,你放心,回头母后一定好好说说他。”

    看来,她是真打算对付赵荣羡了,可赵荣羡如今丝毫也没有显露夺嫡之心啊。

    我心中困惑,面儿上对她笑着,“劳烦母后挂心,儿臣已经好多了。”

    “你这孩子啊,就是善良,光让老四欺负,往后要是老四再敢欺负你,记得告诉母后,母后一定帮你出气。”皇后继续对我关怀备至,说话间,无端端的瞟了姜棠一眼。

    我瞬间恍然大悟,定是因着我先前替赵荣羡邀请姜棠,文皇后便认为赵荣羡有心拉拢姜家。

    现如今,估摸着认为我与赵荣羡狼狈为奸!要连带着我一起对付!早知道,我就不去招惹那姜棠了!!

    我心里后悔极了,文皇后那些手段我是见过的,赵荣羡尚且难以招架,何况是我!

    我心头顿时一紧,脸上强作镇定,笑呵呵的回她说,“母后多虑了,王爷待妾身很好。”

    皇后原本就只是指桑骂槐,暗示威胁,装模作样的关怀了几句,见我和赵荣羡如此夫妻同心,便不好再说些什么。

    于是话锋一转,就说起了她的寿宴。

    如上辈子一样,她希望办的简单,但能有些新意。

    殿内的皇室宗亲们一个个都争先恐后的出主意,尤其是姜棠,一如上辈子一样,她出了一堆稀奇古怪的主意,还说什么要给皇后做一件特别的礼服,专门用于寿宴穿的。

    那件礼服我见过,连袖子也没有,可羞死人了。不过皇后很喜欢,因为皇帝更喜欢。

    一堆女人叽叽喳喳,你一句我一句,说得差不多的时候,皇后突然目光一转,笑着对我说,“阿欢,你家中是做生意的,想必尚在闺阁之时,也没少帮着家里管账吧。”

    “母后想让你帮着打理礼物,你可愿意?”没有等我回答,她立即又问了这么一句。

    呵呵,我倒是不太愿意,可我能不愿意吗?

    即便知道她定然是要逼着我做,我还是得假模假样的推辞一番。

    我微微笑了笑,一脸谦虚恭敬的回她,“承蒙母后器重,儿臣很愿意为母后效劳,不过儿臣虽然出自商贾之家,却从来不曾涉足家中生意,因而也从未管账,恐怕难以担此重任。”

    皇后大抵没有想到我会拒绝,她脸色一僵,一双凤眼瞬间浮上不悦,“老四家的,这是不愿意?”

    “儿臣见识短浅,又不懂宫中规矩,只怕会给母后惹来麻烦。”我依旧是一副恭顺模样。

    皇后的脸色更不好看了,看着我的目光也不由变得凌厉,然没有了最初的慈和。

    但是很快,她又恢复了平日里那般母仪天下的大度,和蔼温柔道,“老四家的,这万事开头难,没什么是一开始就会的。你是个聪明孩子,学习学习,也就会了。母后啊,也是想趁着这个机会让你多练练,往后打理王府也容易一些。”

    “就是就是,四表嫂聪慧过人,必然一学就会的。”文清雪是个聪明人,当下就看出了她姑姑的用意,十分热情的帮着劝我。

    看来……今日还真是躲不过了,既是躲不过,就拉个垫背的。

    我想了想,立刻朝着皇后跪了一跪,兴奋的说,“既然母后如此看重儿臣,儿臣定当不负所望。”

    “好好好,好孩子,母后相信你。”见我答应了,皇后果然很是高兴。

    “不过……儿臣见识少,又不懂规矩,未免生出不必要的麻烦,儿臣想请文表妹帮着儿臣一并料理。”我满面真诚,笑得和善,皇后身侧的文清雪笑容却逐渐凝固。

    “不知文表妹可否愿意?”没有等皇后说话,我又马上笑着问道。

    文清雪明知道她的姑姑有意算计,自然不肯掺和,可我话都说到了这样的份儿上,她又不好不答应,皇后更是没法拒绝。

    纵有百般的不情愿,最后还是应了下来,只是我离开的时候,那文清雪没有给我好脸色看。

    不仅文清雪没有给我好脸色,其余几个不明所以的王妃公主也没有给我好脸色看,那一个个的嘴脸,就好像我抢了她们出风头的机会似的。

    尤其是二公主,刚出宫门就阴阳怪气的,说什么麻雀就是麻雀,就是爬上了枝头也变不成凤凰,怎么阿谀奉承都只是个永远上不得台面的贱人。

    我听了心里很不舒服,不过此刻我没有闲工夫与她计较,于是索性没有搭理她,径直的越过她就往外走。

    “小心有蛇!”我步伐刚刚踏出去,只听背后一声惊叫。

    下一刻只见一条青色的小蛇窸窸窣窣的就往我脚上爬,冰冰凉凉的,蛇信子直往外吐。

    “蛇……蛇啊……”我脚下一阵发软,吓得当即就叫出了声,周围的一帮贵族小姐们更是吓得花枝乱颤,鬼吼鬼叫。

    “你别叫,越叫它就越激动……”我回过头,只见姜棠站在我身侧。

    她轻轻扫了一眼那蛇,低声对我道,“你别动……”

    说着,她便在众目睽睽之下,徒!手!抓!蛇!

    “这周围可没有树林?无端端的怎么会飞出一条蛇?还是条毒蛇,偏就落到你脚下……”姜棠一手抓住蛇头,一手抓住蛇尾,忽然抬头看着我,“四王妃,莫不是有人想要的你命?”

    “大型宫斗啊……”她咕哝着,又说了一句。

    “墙那头有人!!”混乱之中,晋王妃突然喊了一声。

    喜欢今朝有喜请大家收藏:()今朝有喜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