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穿越小说 > 今朝有喜 > 第三十七章、多喝热水
    见着皇后这般神情,赵荣羡马上又关怀备至的问她,“母后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是不是不舒服?”

    论气死人,赵荣羡称第二,就没人敢称第一。

    如今文皇后的侄女做了她丈夫的小妾,她心里本就膈应得慌,赵荣羡却送给她一幅娥皇女英图,暗讽也就算了,竟还生怕人家看不懂似的,特地给人解释一遍。

    皇后是气得够呛,就差没有跳起来打人了。

    然而最后,却也只得将这一肚子气给咽了下去,装模作样道,“母后没什么,也就是前些日子偶感风寒,如今也快痊愈了。”

    “那母后要多喝热水啊……”赵荣羡笑盈盈的关心了一句,眼见着火候差不多,这才退了回来。

    经由赵荣羡接二连三的膈应带嘲讽,皇后已经气得没什么心情过寿辰了。一侧头又看到她的夫君和亲侄女眉来眼去,更是气儿不打一处来,然而她又是母仪天下的皇后,这些囫囵气只好硬生生的吞回肚子里去。

    皇帝尽数看在眼里,却并不以为然,在一个男人,尤其是在一个君王看来,拥有无数的女人本就是天经地义的。

    女人若是不肯同意,那就是善妒!

    这句话,赵荣羡曾经也对我说过,只是不曾想到,如今他却用来膈应了皇后。

    “陛下,臣妾突然觉得不太舒服,想先回去歇着了。”皇后扶着她的额头,浅浅的向着皇帝行了一记礼,便离开了大殿。

    皇帝脸色一下子变得不太好看了,尽管皇后以为她掩饰得很好,却偏偏还是躲不过帝王的眼睛,何况这位帝王还是与她相伴二十余载的夫妻。

    太子一看他娘走了,也寻了个理由退了出去。

    皇帝这下不太高兴了,随便喝了几杯,这就搂着他的新宠离开了。

    其余的王公贵族们见皇帝和皇后都走了,也不好再多留。

    于是好好一出寿宴就被赵荣羡这根搅屎棍给搅黄了,我早知他今日必生事端,却没有想到他竟生的如此明目张胆,但凡是有点儿脑子的人都能看得出他是故意的。

    就连最是单纯的太子也看了出来,于是我和赵荣羡刚刚踏出立政殿,就让太子给拦了下来。

    面对怒气冲冲的太子,赵荣羡倒是显得格外镇定。

    他浅浅的扫了太子一眼,一脸无辜的问他,“六弟这是怎么了?谁招惹你了?”

    太子不像赵荣羡心眼那样多,有什么都是写在脸上的。

    他狠狠一甩袖子,怒目瞪着赵荣羡,“四哥,你今日这般是为何?”

    “什么为何?”赵荣羡蹙眉,继续装糊涂。

    这让太子更加气愤了。

    “四哥,我说的是什么你不明白吗?”太子满面愤然,沉沉的压低了声音,“你明知道父皇册封表妹做才人,母后心里很不舒服,你却还送一幅什么娥皇女英图,送就算了,你竟还对母后冷嘲热讽!四哥,你我是一起长大的,你亦是母后一手抚养长大的,你为何……为何要这般?”

    太子越说越愤怒,越说越激动,甚至是不太理解。

    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这一瞬间,我竟从赵荣羡的眼睛里看到一丝愧疚,但是很快他的眼神又变得冰冷。

    凉凉的看了太子一眼,叹息道,“安儿,有些事,你不明白。”

    安儿是太子的乳名,他叫赵荣安,除了最后一个字,前头两个字和赵荣羡一模一样,这是兄弟的象征。

    可是身为兄弟,太子与别的兄弟总是不太一样。

    至少对于赵荣羡而言,是不太一样的,上辈子赵荣羡几乎杀光了所有的兄弟,唯独太子,不仅活了下来,还得了个极其富饶的封地。

    可是那个时候,太子依旧是憎恨赵荣羡的,更是不理解赵荣羡为何要诛杀其他的兄弟。

    他此刻的神情,和那时几乎是一模一样。

    小圆脸上,一双同样圆滚滚的眼睛充满了愤怒,他恨恨的瞪着赵荣羡,骤然发了笑,“我不明白?我有什么不明白?不就是先前你对表妹无礼,母后训了你一顿么?你至于这样惹母后伤心吗?”

    闻言,原本没有什么表情的赵荣羡也发了笑,冷森森的反问太子,“我对那文家姑娘无礼?你信么?安儿,你我自小一起长大,你信吗?”

    “就算……就算是表妹有意攀附,那母后也是被欺骗的人,四哥你至于这般吗?”太子的底气一时之间有些不足,很显然,他不相信赵荣羡会非礼文清露,但他也觉得他的母后不会故意陷害赵荣羡。

    对于太子的责问,赵荣羡没有再答话,他冷冷笑了一声,继而伸手拉我说,“我们走吧。”

    然后重重的推开了太子,太子那般养尊处优的,怎会是赵荣羡的对手,被推得晃晃悠悠,险些就倒在了地上。

    他顿时气疯了,竟然当下就在后面嚷嚷起来,说赵荣羡白眼狼,说赵荣羡小的时候不是这样的,怎么长大了就变成这样了。

    赵荣羡不予理会,但他的脸上也没有什么表情。

    我从未见过赵荣羡这般神色,更从未见过他对哪个兄弟有过这般神色。

    “王爷,你没事吧?”上了马车,我轻轻握住了他的手,低低的问了一句。

    “她以前不是这样的……”赵荣羡眼眶有些发红,凉凉的从嘴里吐出这么几个字。

    “母后以前……不是这样的,小的时候,她待我很好的。可是后来就变了……”我还未说话,赵荣羡又苦笑着说了一句。

    “阿欢,你说奇怪不奇怪,小的时候明明是很爱的,怎么长大了就不爱了呢?”赵荣羡笑看着我,眼底里却隐隐湿润。

    这是我第一回见到赵荣羡这般的神色。

    从我认识赵荣羡以来,他和皇后从来都是针尖对麦芒,甚至有的时候,他还会暗暗的辱骂皇后贱婢。因为皇后在成为他父皇的妾室以前,本是他母亲的贴身婢女。

    虽然赵荣羡刚出生他娘就没了,可在他的心里,唯独他的亲娘才是他父皇唯一的原配,是北朝唯一的皇后,纵然她的皇后都是死后多年才封的……

    总之,过去的赵荣羡,从未对文皇后有过半句好话。

    我一直以为他就是个混蛋,我也一直以为他是没有什么感情的,至少在亲情方面是没有的。

    我诧异之余,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如何安慰赵荣羡,只好伸手擦去他眼角似乎要掉了出来的泪。

    许是觉得有些丢人,赵荣羡很快又撇过头去。

    “王爷……你不必难过,喜欢你的人挺多的,我娘就特别喜欢你。”我也不知自己是怎么了,明明平日里见到赵荣羡伤心都是幸灾乐祸,可是这会儿却鬼使神差的说了这么一句。

    “你这蠢东西,何时竟学会了油嘴滑舌。”赵荣羡果然噗的笑出了声,回过身将我搂进了怀里,笑道,“别说,我还挺想念你娘做的汤圆。”

    “想吃啊?我也会做的,我做的不比我娘差的!”我缩在他的怀里,仰着头对他说道。

    闻言,赵荣羡故意作的一惊,诧异的说,“额,你还会做汤圆啊?我怎么从没有听说过。”

    废话,我自小学习厨艺,哪有不会的。我也不是没给赵荣羡做过,可他从来不肯吃,还回回都给倒了,后来我也就不做了。

    想到这个,我顿时就有些怨气了。

    我冷哼了一声,十分不高兴,“每回做的您都让倒了,自然就没有听说过。”

    许是想到了过往对我的刻薄,赵荣羡顿时沉默了,深深看了我一眼,又道,“以后但凡是娘子做的,本王都吃。”

    “若是毒药呢……”

    “也吃,死在娘子手里,本王心甘情愿……”

    “我信了你的邪!”

    随着马车颠簸,我紧紧靠在赵荣羡的怀里。

    重生以来,这是我第一回心甘情愿的靠在他的怀里……

    不过第二日醒来的时候,我身上的瘫软程度依旧不减过去,赵荣羡这厮也不知是什么变的,生生就是个饿虎扑食的。

    我吃力的换好衣裳,左看右看没有瞧见赵荣羡。

    我若没有记错,今日是不必上朝的吧。

    “杜妈妈,王爷去哪儿了?”于是我赶忙问了杜妈妈一句。

    杜妈妈古古怪怪的看了我一眼,向我递过来一张帕子,笑嘻嘻的说,“方才太子来访,王爷一大早就去了前厅,说是您累着了,就没让叫您。”

    累着了?我的脸顿时一红,立刻岔开了话又问她,“你可知道太子找王爷什么事?”

    “王爷和太子关在书房里,不让任何人进去,老奴也不甚清楚。”杜妈妈说着,又低低的问了我一句,“那个……王妃,避子汤还喝吗?”

    避子汤?杜妈妈不说,我倒是险些忘记了。我倒是不想再喝了,可是……那件事没有弄清楚之前,我这腹中还不敢弄出动静。

    否则……往后若有个什么,只怕不会像如今这般断的干脆利索。

    我想了想,低声道,“端进来吧。”

    杜妈妈有些失望,不过碍于我平日里的作风,她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便立刻将准备好的避子汤端了进来。

    我端起药正想喝,赵荣羡却突然走了进来,走过来瞧见我在喝药,他马上就皱了眉,顺手端起那一碗黑漆漆的药汁,询问我道,“这一大清早的,怎么喝上药了,不舒服?”

    喜欢今朝有喜请大家收藏:()今朝有喜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