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穿越小说 > 今朝有喜 > 第四十五章、献计得宠
    辛如月之所以敢如此嚣张,亦是因着赵荣羡待她要比旁的几个稍微好一些。王府里来了客人,赵荣羡一贯喜欢叫辛如月出来跳舞。

    因此,在辛如月的心里,她总是要比其余几个高那么一截儿的。

    故而才有胆子扰了主人用膳。

    这要是换做从前,我只会看戏,但是如今,我得让她知道,在这四王府里,我才是四王妃,我的院子,也不是她想闯就能闯的。

    于是赵荣羡还没有开口,我立刻冷声质问她,“如月,你这是在做什么?没有看到本王妃在用膳吗?”

    辛如月哪想得到我会当着赵荣羡的面儿训她,她顿时更委屈了,可怜巴巴的望了望赵荣羡,哭哭啼啼,“回王妃娘娘,奴婢……奴婢是有急事……”

    “再急也要通报一声才是,硬闯算什么?还有没有规矩了?”我的声音骤然冷厉,手里的筷子哐的一声搁在桌子上。

    辛如月吓得一震,满目的怨恨,但是下一刻,她又恢复了平日的楚楚可怜,干脆直接越过我,对着赵荣羡哭道,“王爷……奴婢……”

    “王妃说的对,还有没有规矩了?”赵荣羡沉声打断了她,声音听起来不高不低,可那满身的寒气,却足以叫人畏惧。

    辛如月顿时一怔,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赵荣羡,许是看出了赵荣羡真的生气了,她这才不甘的起身,哽咽说,“奴婢,奴婢这就出去……”

    “等等……”辛如月刚刚迈步,赵荣羡又喊住了她。

    果然,辛如月面色一喜,柔柔弱弱的又哭上了,“王爷,奴婢今日……”

    “先出去跪着,跪到王妃叫你起来再起来,毕竟你闯的是王妃的院子,哪怕你乃父皇所赐,这该立的规矩还是要立的。”正当辛如月满面欣喜,赵荣羡又冷沉沉的说了这么一句。

    他这是故意做给我看的?

    辛如月此刻彻底傻眼了,她怔忡的看了赵荣羡一眼,满目的不甘心,可她也不敢再说什么,却也不太想跪,于是干脆望着我,那般的眼神好似再说,“王妃娘娘,奴婢知道您善良,定是狠不下心让奴婢跪的!”

    辛如月是吃定了我在赵荣羡面前要假装善解人意,可惜,我不是她,我不会去装,更不会让一个想要欺负自己的人好过。

    更重要的是,我是什么人,赵荣羡从来都是知道的。

    我……是一个护犊子的人,一旦护起来,我是睚眦必报的。

    我悠悠看了她一眼,不冷不热,“王爷说的是,这该立的规矩总是要立的,从前本王妃贪玩,以至于这王府的后宅都乱了套,如今本王妃想要好好学着管事了。所以,如月啊,你就先出去跪两个时辰,给王府其他人做做表率。好让大伙儿都晓得这王府是有规矩的……”

    辛如月脸都青了,她这会儿连哭的心情也没有了。

    于是我又笑了笑,仿若哄小孩子那般的语气又说道,“本王妃知道,如月你一直是八个姑娘里最善良的,你不会不愿意帮这个忙吧?”

    我生生将惩罚说成了帮忙,辛如月气的都要喷火了,可赵荣羡压根没有理会她,尽管她有百般不愿意,却也只好乖乖的出去跪着。

    眼见着她出去了,我又拿起筷子若无其事的继续用膳。

    赵荣羡却似乎没有了什么胃口,一块儿鸡肉夹了又放,放了又夹,最后实在有些忍不住了,“阿欢,你从前不是这样的,你这是做什么?不相信我?”

    相信他?相信他然后等死?

    我心里冷笑着,脸上却平静如斯,笑着反问他说,“王爷这是心疼如月了?倘若王爷当真心疼了,就让她起来,妾身绝无怨言。”

    “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赵荣羡恼了。

    “王爷怎么恼了?妾身不过问一句罢了,王爷若是不愿意就算了,何必发火儿呢?”我马上又笑着回他。

    我也不知是怎的,明明想着以后相敬如宾,可是总还是忍不住去说一些难听的话。

    赵荣羡果然又给气得不大想说话了,他筷子一放,黑着脸说,“我先去书房了。”

    话说完,他便气得拂袖而去。

    目睹一切的杜妈妈一看赵荣羡饭都没吃完就让我给气走了,顿时就着急了,马上冲上来,十分焦灼的问我说,“王妃,您这是做什么呢?老奴都看得出来,王爷分明是向着您。您说……您这是做什么呢?”

    我也不想这样,可是现在我对赵荣羡已经厌恨到了一种极致,尤其知道他算计我以后,我更是时时刻刻都想找他麻烦。

    可是看到他生气之后,我心里也并没有感到舒服。

    我夹起一块儿鸡肉放进碗里,平静的说,“许是怀了身子,脾气也变得坏了。”

    杜妈妈叹了口气,有些无可奈何,“夫人以前怀着身子的时候,也没见像您这般喜怒无常的!王妃,您不能恃宠而骄,这样下去,总有一日王爷是要厌倦的……”

    我没有说话,低着头一个劲儿的扒饭。

    这个道理我不是不懂,只是我心里那道儿坎儿始终是过不去。

    我的心情更是空洞又迷茫,从前我总是希望赵荣羡厌倦我,可是如今,我一面希望他厌倦,又害怕厌倦之后我和我的孩子没有办法生存下去。

    我的心情烦乱极了。

    “金玉,杜妈妈,你们不必跟着我,我想一个人去花园路走走。”吃过饭之后,我将金玉和杜妈妈遣了下去,然后一个人往花园走去。

    以前,我每每赵荣羡伤了心之后,便总是躲在花园里哭。

    天色已经有些暗了,但是花园里的花花草草还稍微能看清楚一些的。

    我提着灯笼,慢悠悠的朝着小池塘走去,心情不好的时候,我总是喜欢去那里看鲤鱼,一边哭一边看,看着看着心情也就没有那么坏了。

    嘭,什么声音?像是有人往池塘里扔石头!哪个大胆的,竟敢砸了我养的锦鲤……

    我提着灯笼正要走过去,可刚走出一步,却被站在那里的身影给惊到了。

    赵荣羡?他不是应该在书房吗?

    我不太想看到他,于是立刻转身就走……

    “什么人!”

    “啊……”

    我还未能反应过来,脚下突然一空,整个人硬生生的往前倾,下一刻,我只觉得小腹剧痛无比……

    这种感觉太熟悉……

    我的孩子……我的孩子……

    我想要站起来,可是刚一动,脚踝却更是痛的厉害,痛得我根本站不稳,与此同时,我的小腹疼的比方才更加剧烈。

    我的孩子……我的孩子,我心里顿时恐慌到了极致,慌张的便大声喊赵荣羡,“王爷,是我,是我,救救我的孩子……”

    我哭喊着,用力的想要爬起来。

    惊慌之中,一双手蓦的将我从地上捞了起来。

    等我再醒过来的时候,看到满屋子的人,杜妈妈、金玉、银环,赵荣羡,还有谈御医。

    谈御医一脸忧心忡忡,诚惶诚恐的,“回王爷,王妃娘娘只是扭到了脚,这腹中胎儿倒是没什么大碍。不过,王妃娘娘近来心情郁结,若是长此以往,对胎儿是很不好的。平日里一定要让王妃娘娘保持心情愉悦。还有今日这样的事可断然不能再发生了,这回运气好没什么事,若是再来一回,腹中的胎儿就难保了。”

    “本王知道了,多谢谈御医了……”

    “王爷客气了,这是微臣分内之事。”谈御医退了出去。

    赵荣羡冷着一张脸,挥挥手对着金玉和杜妈妈他们吩咐道,“行了,你们也都下去吧,去把王妃的药给煎好。”

    “还有,往后绝不可让王妃一个人出去,倘若再出了差错,本王绝不轻饶!”

    杜妈妈她们本来就吓坏了,这下被赵荣羡一斥,就更害怕了,于是慌慌张张的便退了出去。

    我躺在床上,一丝力气也没有,只静默的看着赵荣羡。

    赵荣羡长长的吐了口气,回过头俯视着我,色厉内荏,“白欢喜,黑灯瞎火的,你一个人乱跑什么?今日要不是遇上我,你可知道会发生些什么?”

    我看得出来,他很生气,比先前和我吵架的时候还要生气,只是他在强忍着不让自己跟发火儿。

    他怕跟我发火会让我心情不好,他怕我腹中的胎儿再有个好歹。

    赵荣羡他终究还是在意我,在意这个孩子的,我看得出来,他方才是真的急了,急的都快哭了。

    这一瞬间,我都不知道我该不该继续恨他。

    我默然的看了他片刻,低声道,“以后不会了……”

    “白欢喜,哪怕你恨我,也不要去伤害自己,成吗?”赵荣羡又说了一句,眼底里除了焦灼便是担心。

    我觉得我很是犯贱,从前被他那等刻薄,最后被他害得那般惨死。

    可是眼下,就因为他待我有那么些许关心,我突然很愧疚,突然觉得自己前些日子好过分,突然……有点儿想哭。

    我翻了个身,忍不住便哭出了声。

    “我说,你哭什么哭啊?我又没有骂你,我这……我这不是关心你吗?”赵荣羡见我哭了,一下子就慌了。

    他不知所措的伸手碰了碰我的肩头,语气放软了些,“我错了行吗?我不该说你……”

    被他这么一说,我心里更愧疚了,也更纠结了。

    我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应该恨他……

    都说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赵荣羡如今的确是知错能改,但是不是真的改,我不甚清楚。

    我越想越纠结,越想越想哭……

    赵荣羡被我哭得更着急了,他马上起身,说道,“你别哭了,我出去行吗!我知道你不想看见我!”

    “我现在就出去,你别哭坏了身子。”

    不知为何,一听赵荣羡要出去,我顿时就更想哭了,我觉得他大约是被我惹烦了,现在要去找辛如月那狐狸精呢!

    我马上哭得更厉害了,起身就扑进他怀里。

    “行了行了,我错了行吗?别哭了……”赵荣羡被我弄得一头雾水,不过还是伸手将我抱住。

    我在他怀里哭了好一会儿,第二日起来的时候眼睛都肿了。

    我醒来的时候,已经快到午时了,怀了身子之后,总算要嗜睡一些。

    过去,我每日总是早早儿的就醒了。

    这几日不仅醒的晚上,白日里还时常犯困,经常醒来没有一会儿,吃了一顿饭,简单的料理了一下府中的事务,然后又犯困了,日子过得活像一头猪。

    我刚醒来,杜妈妈就端来一碗药,说是保胎的。

    因着我昨日摔了一跤,这腹中胎儿虽说没有什么大碍,却到底是要保住的。

    看着桌上那碗浓黑的药汁儿,我小心翼翼取出银簪试了一试。

    杜妈妈见如此举动,登时有些不高兴了。

    “王妃娘娘,这是在怀疑老奴不成?”她的一张胖脸写满了委屈。

    金玉见了杜妈妈这副委屈样子,立刻便笑了,“杜妈妈,您这是想什么呢?王妃怎么能怀疑您呢?”

    杜妈妈这下更是不解了,“王妃若是没有怀疑老奴,何故要用银簪子试药呢?”

    “杜妈妈,这王爷虽然没有侧妃,可雪院里那八位可不是省油的灯,哪怕她们无心暗害,难保他们的主子不会。”金玉笑得灿烂。

    金玉果然是我身边最冰雪聪明的丫头,我都还没有开口,她便什么都知道了。反倒是杜妈妈,虽然年纪大,却不是很通透。

    经由金玉这般一点拨,杜妈妈立刻恍然大悟,连连点头道,“是老奴愚笨,是老奴愚笨。我就说嘛,这王妃便我这老妈子一手带大的,怎能怀疑我呢。”

    杜妈妈笑得很是尴尬,像是刻意在掩饰她的尴尬。

    不过,这还远远不够的。这毒药能试出来,堕胎药可试不出来。

    我端起药一饮而尽,然后又吩咐杜妈妈说,“杜妈妈,一会儿你出去,就说我没有良心,竟是怀疑你给我下毒,还特地拿了银簪试毒。你不高兴,我便怒斥了你一顿。”

    “王妃,这又是为了什么啊?”杜妈妈不解。

    “杜妈妈,王妃这是给那些居心叵测之人警示呢!好让某些人知道,王妃很是小心谨慎,倘若有个意外,那定是旁人谋害。若不杀鸡儆猴,难免以后不会发生昨日的意外。”还是金玉懂我。

    金玉这般赤裸裸的一解释,杜妈妈终于明白了。

    她干笑着说了声‘老奴愚昧’,然后便出了门儿。

    没得半日的工夫,整座王府就都传遍了,丫鬟们见着我都谨慎了许多,尤其是和香儿郑妈妈她们亲近的几个丫鬟,往日里总是说我坏话,这几日都变得乖巧了许多。

    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雪院里那八位,稍微消停了许多,几乎没有人敢过来烦我了。

    那辛如月跪了两个时辰,听说膝盖给跪坏了,这几日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先前大哭大闹了一场,像是想引起谁的注意,可哭了大半日,也没人理会她,索性也就自己窝在屋里装起可怜来。

    过了好些日子,才到我面前请了一通罪,那模样可怜极了,像是我会要了她的命一般。

    尤其见了二公主来串门子,她装得愈发可怜了。

    可惜二公主最是厌恶这样装可怜的白莲花,看也没有看她一眼。

    那辛如月又只好悻悻的回去了。

    “也不知道父皇究竟是怎么想的,竟赐了这么个货色给四弟。”看到她走出去的背影,二公主忍不住呸了一声,就像是见着宋隐娘一般,怒声骂道,“真是个不要脸的贱人,连个妾都算不上,竟成日里想着算计当家主母。”

    那可不是吗?

    我笑了笑,从容道,“这些个美人,都是父皇御赐的,从前不是养在母后身边儿就是养在官宦的府里,心气儿自然是高一些。谁愿意安安分分的做个奴婢,尤其是这个辛如月,那可是八个美人里最为出色的,无论是模样还是身段儿,亦或者歌舞,那都是一等一的。”

    闻言,二公主叹了口气,更是愤然了,“可不是吗?这些个下作的东西,往往都喜欢靠着美色往上爬。”

    “可是别说,有的时候,这美貌还是有用的。你瞧瞧你,生的一副好的容貌,这便让四弟一见钟情,什么事儿都迁就着你。如我这般,容貌平庸的,连自己的娘亲都不喜欢。”说着,二公主不觉露出几分失落,“我大姐便生了一副好容貌,父皇疼爱她,母亲宠着她。最后嫁了个吐蕃可汗,那可汗还将她当做宝贝供着……”

    “像我这般,连个国公府也嫁不上。嫁了尤照那么个窝囊废,他还成日里给我添堵!你是不知道,这几日他竟上我屋里偷了大姐留给我的汉白玉镯子,就为了给那贱人买一些吃的,我怀着身子的时候,可没见他待我这般好。最可恨的是,这对贱人还当面诅咒我儿死……”二公主是越说越生气,越说越伤心。

    别说是二公主,我听了都生气。

    宠爱小妾也就罢了,竟是诅咒自己的儿子死!我不免怀疑上辈子二公主儿子的死,与尤照也有些干系。

    到底都是惠妃纵的,眼下都闹到皇帝跟前去了,他们竟还这等嚣张。

    如此下去,这二公主只怕又要走了上辈子的老路。以前我是不喜欢二公主,可这相处久了,发觉她人还是不错的。

    我既是遇上了,自然不能让她受气。

    我想了想,给她出主意道,“二公主,不如你休夫吧!”

    “休……休夫!”二公主微微一震,为难道,“我一个女人家,又怎么好休夫!顶多是和离,可尤照那贱人死活都不肯。”

    倘若是寻常的女人家,自然是不能休夫的,可她是公主!

    我笑了笑,摇摇头对她说,“二公主,你可别忘了,你是公主,是堂堂正正的皇室血脉。寻常的女人家是不能休夫,但公主是可以的。咱们北朝不是就有一位静安公主曾经休夫吗?”

    闻言,二公主顿时便高兴起来,但是下一刻她又立即耷拉了脑袋,“我若是当真休夫,我母亲还不得撞墙自杀!”

    那是自然的,依着惠妃的尿性,必然要以死相逼。

    可惠妃再怎么霸道她也终究是妃,她总是不能骑到皇帝的脑袋上。

    倘若这事儿皇帝插手,惠妃就算心有不满,那也不敢说什么。

    可要皇帝插手,首先就得二公主得宠,这二公主要得宠,那就得做点儿什么才好。

    让我想想上辈子赵荣羡是怎么爬上去的,上辈子这个时候,皇帝为着南边饥荒不断,国库空虚而焦灼不堪。

    于是赵荣羡自己先掏出银子捐款,然后给皇帝出主意,让各个官员和商贾都捐了不少。但凡是捐了的,家里都能得到一副皇帝亲自书写的牌匾,捐的越多的牌匾越大。上头写着:大善之家。

    弄得当时长安城里,一百家商户,其中有九十九家就是大善人……

    我想了想,摆出赵荣羡平日里那般高深莫测的神情,对二公主道,“二公主,倘若是你父皇要你休夫,你母亲自然就什么都不敢说了……”

    “这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若你多给你父皇出出主意,替他解了燃眉之急,他自然就越发宠着你的。你想想,倘若你父皇一旦觉着你才华卓绝又出众,他自然就觉得那尤照配不上你了。”我冲着她笑了笑,对她勾勾手指。

    二公主如今很是信任我,她立即就把耳朵凑了过来。我恬不知耻,假装高人的盗取了赵荣羡的计谋给她。

    二公主一听,当下对我佩服得五体投地,我也马上寻了个理由夸了她一顿,我们两个互相吹捧了好一会儿,虚荣心都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当日,二公主便借着给她父皇送糕点的理由进了宫。

    两日之后,皇帝身边的云公公亲自到二公主的府里传旨,说是二公主这么大岁数了也没个封号,于是拟旨封她为德清公主,寓意:人有德行,如水至清。

    此事一出,长安城那一帮贵族都炸开了锅了,都说这二公主就是女版赵荣羡,以后可轻易惹不得了!

    二公主高兴坏了,第二日刚刚空闲下来就跑到四王府来跟我报喜。

    “四弟妹,你可真是当代诸葛亮啊!你那法子一说出去,父皇果然很是高兴……”二公主拉着我,兴冲冲道,“你是不晓得,我才得了封号不到一日,我母亲都没敢像从前那般明目张胆的袒护尤照了!”

    听到二公主这样说,我很是为她高兴,也很是为她难过。高兴的是,她终于不再看惠妃的脸色,难过的是,她只能借着名利去得到她母亲的爱。

    不过无论如何,日子往高处过总是好的。

    我由衷的为她开心,“那就恭喜你了二公主,今日这样高兴,咱们去花园里采些花儿来做糕点吧,一会儿你给钰哥儿带些回去……”

    “我看是你嘴馋了吧……”二公主笑看了我一眼,却依旧扶着我往花园里走了。

    如今的天气已经开始炎热了,不过这个季节开的花儿倒也很多,一进花园便闻到一股子花香味儿。

    “姐姐,你知道前些日子那商户女是怎么摔倒的吗?听说啊,她罚了姐姐你,把王爷给惹生气了,去花园里寻王爷,结果却把自己给摔了!肚子里那小贱种啊!差点就没有了!哈哈哈……”

    “呵,那个下贱的商户女,竟然如此折腾我,害得这些日子王爷都没有叫我跳舞了。我看她就是遭了报应!要是她腹中那孩子能给摔没了,那就更好了!还不是仗着有了孩子才惹得王爷对她百般偏袒……”这是……辛如月的声音……

    “可不是吗?姐姐您可是陛下钦赐的,又是在皇后身边儿长大的,岂是那等下贱商户能相比的?王爷啊,最喜欢您跳舞了,每回太子过来,都让您跳舞……”

    “你说,那贱人肚子里的小贱种死了,再加上个与人通奸的罪名,王爷可还会要她……”

    喜欢今朝有喜请大家收藏:()今朝有喜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