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穿越小说 > 今朝有喜 > 第四十六章、发配寺庙
    “你说谁肚子里的是小贱种?”我冷笑了一声,蓦然抬高了嗓音。

    假山后面立刻传来窸窣的脚步声……

    辛如月这个女人,还真是胆大包天。

    平日里她也没少在暗地里骂我,但凡是不太过分我都不与她计较,可今日她竟敢诅咒我的孩子。

    我心中顿时一阵怒火涌动,厉声对着杜妈妈和金玉喊道,“杜妈妈,金玉,快去把人抓过来!”

    杜妈妈是粗使丫鬟出身的,为人虽然不够通透,这力气和步伐却是很快的。

    一转眼的功夫,便将辛如月和另一个丫鬟连拖带拉的扯住头发扯到了我跟前。

    想必是方才听到她们诅咒我,杜妈妈一路拽着,竟然把她们的头发都给拽散了,辛如月的脸上更是明显的两道抓痕。

    辛如月一双眼睛瞪得老大,惊恐的望着我,那般可怜巴巴的神情,好似她多么无辜一般,“不知……不知奴婢做错了什么,王妃竟让杜妈妈如此殴打奴婢……”

    “你这贱人……”二公主恼怒极了,抬手就要扇她巴掌。

    可辛如月这等人,岂是扇个巴掌就能收拾的,况且她还是皇帝钦赐的,发卖也是发卖不得的,婚配更是不好婚配了,除非她自己求着要走,我发善心放她走了才不算是抹了皇帝的面子。

    对此,被二公主很是不解。

    她气的脸都红了,“四弟妹,你这是做什么,这样装可怜的贱人就是欠收拾!”

    我笑了笑,装得一脸和善,说道,“二公主,这如月到底是父皇钦赐的,哪怕我是正妃,也不好轻易动她,动了她便是抹了父皇的面子。”

    果然,听到我这话,辛如月马上露出了得意的神色,她旁边的丫鬟更是满面神气,好像她才是皇帝钦赐的一般。

    “不过嘛,这父皇赐的美人竟是当众诅咒皇室血脉,这传了出去也不太好听。”眼见着辛如月笑得差不多,我淡淡的又加了一句。

    果然,辛如月脸色顿时一变,竟然当着我的面儿就撒起谎来。

    “王妃……您不能平白无故的冤枉人啊,奴婢……奴婢没有诅咒皇室血脉……”

    有趣儿,还真是有趣儿。

    从前我觉得赵荣羡对府里一些人委实是残忍了些,现如今看来,有的人的确就是欠收拾。

    看着辛如月那副可怜巴巴的神情,胃里直犯恶心。

    我轻轻笑了笑,反问她,“额,你方才诅咒的不是皇室血脉?所以,你的意思是说,本王妃肚子里的不是王爷的孩子?你这是污蔑本王妃与人通奸?还是说,你认为王爷不是陛下的孩子?”

    被我这么一问,辛如月瞬间愣住了,她剧烈的摇着脑袋,当下就开始哭哭啼啼,“我没有我没有,王妃我没有,我根本什么都没有说过……”

    “你没有说过?依你的意思本王妃是聋子?还是你觉得本王妃是个傻子?你咒本王妃?”我很听谈御医的建议,半点都没有动气,只是轻轻笑看着她。

    辛如月这下是真的有些慌了,她立即跪在地上,哭得更是厉害了,“王妃,奴婢没有,奴婢方才说的……说的是别的人,不是说您……”

    她越哭越厉害,越哭越厉害,像是想把谁给哭来似的。

    我听得烦,索性便直接斥她,“哭什么哭?王爷不在府里,你要做戏给谁看?”

    “奴婢没有……”

    “闭上你的嘴!本王妃问你再说。”我立刻抬高了嗓音,语气凌厉至极。

    辛如月这下是真有点儿害怕了,果然闭上了嘴,半点也没敢再哭。

    她很清楚,此刻赵荣羡不在府里,就算是哭破了天也没人帮的了她。

    “王妃……王妃……奴婢再也不敢了,是奴婢下贱,求王妃宽恕。”辛如月跪在地上,连连认错。

    可是她的眼睛里,分明是怨恨不服。

    那般的怨恨,连二公主都一眼看了出来。

    二公主平日里受了不少宋隐娘的窝囊气,见着辛如月这般,更是怒火滔天。可她也清楚辛如月是皇帝赐的,这要是轻易发卖出去了,可就是抹了皇帝颜面,自然,也不可能将她打死的。

    扫了眼瑟瑟缩缩,假装认错的辛如月,二公主热心的对我说道,“四弟妹,这个奴婢还真够嚣张跋扈的,可她到底是父皇钦赐的,咱们也不能不给父皇面子,不如这样吧,你将她教给我,我带她回去好好学学规矩。”

    我倒是想,不过这辛如月和宋隐娘是一路货色,比起宋隐娘,她又更高一些,倘若当真让二公主带回去,皇帝那里不好交待不说,就辛如月这等货色,不定还要怎么膈应二公主呢。

    我想了想,轻笑道,“不必了二公主,这人到底是我们四王府的,让二公主带回去教训算是怎么回事。况且,这奴婢也知错了,咱们也不能把人往绝路上逼的是不是。到底……这人是父皇钦赐的,还有母后撑腰,咱们总是不能轻易动的……”

    “就是,如月姐姐可是陛下钦赐的!岂是什么下等之人都可以动的……”这回辛如月还没有开口,她旁边的丫鬟倒是先开口了,那满脸的神气得意,仿若笃定了我拿她们没有法子。

    这个丫鬟我记得,以前和香儿最是要好,叫做萍儿,也是个爱生事端的。

    香儿走了以后安分了一段日子,如今又勾搭上了辛如月。

    “是了,如月乃是陛下钦赐,可你又是个什么东西?”我冷笑了一声,幽幽的看着她,“一个丫鬟,胆敢诅咒皇室血脉,还敢对主子蹬鼻子上脸。”

    “来啊!把这个不知死活的狗东西拖下去杖责三十大板!打完了关进柴房里去!明日就给扔出去!”

    我话音刚落,杜妈妈立即叫来几个武丁,抓起那丫鬟就要走。

    那个丫鬟许是见了我方才‘忌讳’辛如月的样子,以为辛如月能救得了她,当下鬼哭狼嚎的让辛如月救她。

    辛如月自己都保不住了,哪还有力气管她,抱住我的腿就哭哭啼啼的,喊我饶过她,还说她以后定当本分。

    我信了她的邪,我要是放了她,她得立刻到赵荣羡面前邀宠,还得去皇后面前报信儿。邀不邀得到宠我是不知道,不过和皇后联手作妖那是肯定的。

    我又不是傻子,自然不能放了她,可也不能就这么便宜了她。

    我想了想,温柔又和善的示意她站起来。

    “好了如月,你起来吧,你到底是父皇钦赐的,怎能跟那等贱婢一样。”我满脸慈和大度,笑眯眯的拉着她的手说,“不过,不管怎样,这该有的规矩还是要有的。你说你诅咒小世子,这小世子真叫你咒坏了可怎么才好?这样吧,从明日起,你就去城外的寺庙里给小世子念经祈祷,另外,抄写经书两千遍,每日还须得斋戒吃素。如此,直至小世子出生为止。一会儿本王妃就亲自进宫向陛下请旨,就说,如月你自愿去寺庙为小世子祈福。”

    “对了如月,小世子如今才一个半月,也就是说,你得在那寺庙里吃斋念佛将近九个月……”我的话就像是软刀子,看起来无害,却叫辛如月气得颤抖。

    这要换成是我也得疯了,在王府里日日好吃好喝的,又有人伺候。那寺庙可就不一样了,整日里抄经书不说,一天三顿都得吃素,什么粗活儿也都得自己做。

    要是一个不慎,得罪了哪个厉害的老尼姑,不定还要被怎么折腾呢。辛如月自然是不愿意的,她哭哭啼啼的说什么要见王爷,我直接让人堵住了她的嘴,将她和萍儿关到了一处,然后命人将雪院看得严严实实,这就入宫请旨。

    皇帝听说他送过去的美人竟如此善解人意,觉得很有面子,立即就下旨让辛如月去了尼姑最多的白云寺,为了对佛祖更真诚一些,还特地命白云寺里资历最老的住持给她剃了个大光头。

    这下辛如月可要疯了。

    听说到了白云寺之后死活不肯剃头,那老住持生怕违背了的皇帝的旨意会遭到责备,因而便让两个身强体壮的胖尼姑把她给按住,结果她挣扎得太厉害,头皮给刮破了。

    许是太疼了,辛如月便不敢再闹了,每日挑水煮菜,很是勤快。

    听了这个消息,府里剩下的七位美人个个都安分了,甚至还有四个装模作样的说是想要自由,不是要回家照顾老母亲,就是有个情投意合的表哥。不是叫我成孝心,便是让我成她的爱情。

    她们既然如此哀求我,我自然是要成人之美的。

    于是不到一个月,那美人就剩下了三个。这三个都是孤儿,无处可去,便自请说是要过来做我的丫鬟。

    我自然是不敢用的,依着我往昔的经验,这些不肯走的,要么当真是无处可去,要么就是背后有人不敢走的。

    不过,无论如何,总归都是安分了。

    可赵荣羡却似乎不太满意,眼见府里的美人们都走了,又听说辛如月受了那等折磨,他一回来便立即质问我。

    “阿欢,我说……你现在怎么变成这样了?那辛如月不过是说了几句难听的话,你至于吗?”

    我委实不太明白赵荣羡的心思,先前我表姐谋害我的时候,他生是要她的命,现如今那辛如月诅咒我的孩子,还想构陷我与人私通,他却觉得我过分。

    我一时之间有些恼火,冷声反问他,“怎么王爷?你觉得辛如月咒骂我的孩子去死,想要诬陷我与人私通是小事?”

    “她这不是还没做成吗?”

    “那我表姐毒害我做成了吗?你怎么就闹着要她的命!”我顿时更加恼火了,连连问他,“还是说在王爷的心里,那辛如月别有不同?是不是她当真害了我的孩子,诬陷了我,那也只是跪一跪了事。”

    “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王爷是什么意思?王爷莫不是想念那辛如月的舞姿了!想念那温柔乡了?您要是想念,妾身立刻给您请回来。”

    “不是,我就是觉得,你和从前不一样了。”赵荣羡凉凉说了一句,看着我的目光好似不认识我,“你从前不是这样的,你从前最是单纯,哪儿来这样多的心眼。”

    听到他这话,我忽然明白了。

    他喜欢的,是那个单纯温柔的我,现在我懂得耍心眼儿了,他就觉得我不再是他喜欢的那个样子了。

    若是可以,谁不想一直单纯下去,可是我能吗?

    我一下子被他给气笑了,冷着嗓音反问他,“敢问王爷,在这皇室里,单纯能活得下去吗?过去我很单纯,可是最后呢?最后我是个什么样的下场?”

    是啊,上辈子我活的很是单纯,可是最后我的孩子被害死了,我亲近的人也被害死了,最后连我自己也死了。

    听了我这一番发问,赵荣羡没有说话,这个道理,他比谁都明白。

    我笑看着他,有些苍凉道,“从前我可以不在乎,可是现在,我有孩子了,我须得护着他。”

    “本王会护着你……”

    “可王爷你护得住吗?”听到他这话我感到很讽刺,心情说不出的复杂,更是有些难过。

    我笑着,笑着笑着有些想哭了,“王爷,您曾说您心里一直有我,原来您心里有的不过是最好拿捏的我。”

    “现如今您觉得我变了,变得不好拿捏了,所以您就不喜欢我了是吗?”

    “可是王爷,妾身今日所有的手段,都是跟您学的啊!”我望着他,一字一句。

    赵荣羡沉默了良久,“我只是……只是觉着你变得,叫我越发捉摸不透……”

    许是被我那一句‘都是跟您学的’弄得有些愧疚,赵荣羡的语气变得温柔了许多,他定定的看着我,淡淡的又补了一句,“你该知道的,无论你变成了什么样子,我都……”

    “我不知道……”我被他弄得心情很不好,一下子就忍不住发起脾气来。

    我闭了闭眼,回过头看着他,再一次强调,“王爷,无论你怎么想,妾身还是要同你说一句,如今在妾身的心里,没有什么比孩子更重要,包括王爷你在内。您要是容不下我了,便将我休了,这孩子我自己养着。等他长大以后,我就说他爹死了,绝不……”

    “你咒我呢?说的什么疯话!”赵荣羡一听我咒他死,马上就失去了温柔。

    我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瞥过头没有说话。

    “好了好了,我就是随便问几句,何至于动了这样大的气儿。你看,这是我今日在街上买的,好看吧!”赵荣羡说着,突然掏出了一个拨浪鼓,在我面前摇晃起来。

    我被他弄得一肚子火儿,他这么一吵吵,我那火气儿就更大了。

    我一把推开他的手,不耐烦道,“别摇了,吵得我头疼。”

    话说完,我干脆起身往屋里走,找了个睡午觉的理由不再搭理他。

    赵荣羡见我没搭理他,又解释了几句,说什么他不是那个意思,叫我别把自己给气坏了。

    我是不想生气,可听了他那些话,我就忍不住生气。

    我更是觉得害怕,害怕自己最后变成了自己最讨厌的样子,也变成了赵荣羡最讨厌的样子,到了最后还是落得个凄凉的下场。

    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后来赵荣羡说是要去找威远将军常修议事,同我说了几句也就走了。

    见他走了,我才起来。

    杜妈妈这个时候又凑了进来,用她那张生的颇为喜庆的脸对着我,贼头贼脑的问我说,“王妃,你怎又和王爷吵上了?这回又是为了什么?老奴怎的好似听见了辛如月那狐狸精的名字。”

    别说,这杜妈妈别的不行,听壁脚倒是一等一的厉害。每回听完了壁脚,她就得凑上来问东问西,问得我颇是不耐烦。

    我摆摆手,敷衍她道,“也没有什么,就是随便吵了两句。”

    “对了杜妈妈,你进来有什么事吗?”平日的这个时候,我还没有睡醒,杜妈妈是不会进来的。

    此刻进来,必定有事。

    果然,杜妈妈向我递上了一张帖子,笑道,“这是二公主递的帖子,说是钰哥儿四岁的生辰宴,就在半个月之后,让您到时候去一趟。”

    “钰哥儿的生辰?钰哥儿不过是个孩子,这又不是满月,也不是弱冠,二公主怎么突然给他办起生辰宴了。”我寻思皇子生辰,也不见递帖子的,大都是几个兄弟一道儿吃上一番,哪怕是稍微隆重一些,也犯不着这般大排面。

    这钰哥儿不是皇子,更不是什么世子,他的父亲没有封爵,即使尊称一声,也只得是个公子。

    如今外头闹饥荒才刚刚解决了,二公主就这般大操大办的。

    我满脑子的疑惑,想去问二公主,又听说她近来忙得很,忙着去给外头赈灾了,愣是等到钰哥儿生辰的那一日这才见着她。

    今日的公主府格外喜庆,四处都挂着红灯笼,那院子里还有不少孩子的玩具,更有乐队在旁候着,等待奏乐。

    眼见着这等架势,我都惊讶了,不免觉得太过铺张。

    作为二公主如今的闺中密友,我不得不提醒她,“我说二皇姐,您这……您这也太浮夸了些吧,眼下饥荒才解决,你就如此大操大办的,只怕要惹得旁人闲话呢。如今这等光景,连太子都不敢大张旗鼓,何况……何况钰哥儿还没有封爵的。”

    我一番忧心忡忡,二公主却是笑了。

    “二皇姐,你笑什么呢?”我更加不能理解了。

    二公主笑得更是欢快了,一脸得意的与我说,“四弟妹,你可不知道吧,这回的生辰宴是父皇下旨让我办的,说是钰哥儿那个没出息的爹惹得钰哥儿总让人瞧不上,一个小小国公府的都敢欺负他的外孙,于是,便让我给钰哥儿办一场生辰宴,这宴会的菜式,都是宫里的御厨亲自来做的。食材不贵,可这等美味,平日里也唯有在宫里才能吃得上。也正好借此让那些个欺负人的晓得我们钰哥儿不好欺负。”

    皇帝如今竟是如此器重二公主了,不过说来,这二公主到底是宫里长大的,自小又受尽了父母的薄待,故而表面虽然冲动,这内在还是细致的。那日我与她出了主意之后,她一朝得了皇帝的疼爱,便茅塞顿开,一鼓作气,一下子学的很是讨巧。

    这才没有多久的工夫,惹得皇帝对她的儿子也是格外疼爱了。

    “二皇姐,你这爬的也太快了些吧!”我惊得一时之间话都说话都不太利索了。

    二公主倒也没有太在意,比起最初的兴奋,她现在显得从容多了,笑道,“这有什么快的?现如今是风光了,以后可不好说。如今头疼的事,是一波又一波的。”

    “算了,不说这些了,先进去吧。”近来的二公主是愈来愈容光焕发,看起来竟是漂亮了一大圈儿。

    她的儿子钰哥儿也比往日里要大胆活泼许多,见了我便舅母、舅母的叫着,当下就扑到了我怀里来。

    二公主见她儿子往我怀里扑,故作的一脸不高兴说他道,“这钰哥儿小小年纪的,也是个好色的,瞧见了你,连我这亲娘都不理了,没有良心的小东西,以后给你娶个丑媳妇儿。”

    “行了二皇姐,你就别折煞我了。”

    “说起来,二皇姐,你最近漂亮了不少呢。”

    “是吗?”

    “是啊……”我说的可是实话,二公主如今还真是好看了不少,纵然容貌没有国色天香,却有着一股子傲气。

    生怕二公主不相信,我又加了一句说,“句句属实,绝无虚假……”

    “是吗?其实我也这么觉得……嚯哈哈哈哈。”二公主捂住嘴巴大笑起来,一看钰哥儿盯着她看,马上又端出了一派严母的做派。

    “惠妃娘娘到……”惠妃竟也来了?

    我回过头,果然见到惠妃,她穿得是隆重又喜庆,身边跟着好些嬷嬷丫鬟,彼时她的脸上已经没有了先前的怒气,见了我竟还冲我笑了笑,然后款步向着二公主走过来。

    到底是自己的母亲,哪怕先前有再多的隔阂,眼下见了,二公主还是高兴。

    她立刻向惠妃行了一礼,笑道,“母亲,您怎么来了?”

    “你父皇说,今日是钰哥儿的生辰,想着也是头一回办宴席,便准我出宫来瞧一瞧。”说着,惠妃立刻蹲身抱起钰哥儿,笑呵呵逗弄他,“钰哥儿,来,这是外祖母送给你的。”

    看着钰哥儿脖子上的金锁,二公主更高兴了,她立刻拉着惠妃道,“这外头怪热的,母亲,您去屋里坐吧。”

    然则,惠妃却没有立刻进去,她的眼珠子转来转去,转来转去,像是在找什么东西。

    “母亲,您找什么呢?”

    “这……二驸马哪里去了?今日到底是孩子的生辰宴,这当爹的怎么能不在呢?还有啊,这伺候的人也要给驸马配上一两个,你可不能光听你父皇的,到底驸马才是要和你过一辈子的人。”惠妃脸上笑着,可说到尤照的时候,她却显然对二公主很不满意。

    对于尤照被关起来闭门思过,身边还没有人伺候,她一直都不太满意,只是此乃皇帝亲自下旨,她不太敢说。

    如今这意思,不就是想借着钰哥儿生辰让二公主向皇帝求情,让她宝贝侄子重新作威作福。

    喜欢今朝有喜请大家收藏:()今朝有喜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