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穿越小说 > 今朝有喜 > 第四十八章、偷鸡不成
    据我所知,那魏夫人的继母曹老夫人与她的关系并不好,甚至可以说是极其恶劣。魏夫人时时刻刻巴不得曹老夫人被气死,而曹老夫人时时刻刻都恨不得魏夫人被魏尚书所厌弃。

    总之,这对继母女,半点也没有母慈子孝的样子,谁都希望对方不好过。

    倘若让那曹老夫人晓得魏夫人和魏雅娴为了报复我,撺掇皇帝将她嫡亲的宝贝孙女嫁给赵荣羡做妾,必然会大发雷霆,自然会找魏夫人的麻烦。

    而这位曹老夫人出身也颇为高贵,即是如今已经家道中落,可那些盘根错节的关系也是在的,收拾那魏夫人并不在话下。

    不过,这件事又要如何落到曹老夫人的耳朵里去?

    我总是不能直接跑去那曹太傅家里告诉曹老夫人说,“曹老夫人,您那个心思歹毒继女想把您的孙女送给我的夫君做妾!”

    这要是传到了皇帝的耳朵里去,必然要治我个嚼舌根的罪名。

    想到这里,我的心情一时之间颇为惆怅。

    我惆怅的看了赵荣羡一眼,不由想认命,对他说,“王爷,不如你就娶了那个曹家小姐吧,然后把我休了,如此我这条命也就算是保住了。”

    听到我这话,赵荣羡马上对我露出了鄙夷的眼神,“白欢喜,你怎么突然这么懦弱了?前段日子收拾辛如月,收拾魏淑娴那些手段哪里去了?如今这点小事你却要退缩了?你就这般欺软怕硬!”

    我……我欺软怕硬?

    对对对!没错,我是挺欺软怕硬的!可就算我不欺软怕硬,这回硬碰硬的是皇帝,是这北朝唯一一个掌管所有人生杀大权的人。

    现在皇帝意图借着曹家制衡皇后,那能怎么办?我总是不能跟皇帝对着干吧?

    “王爷你说的倒好听,这回与过去一样吗?这回你父皇有心赐婚,我总是不能去算计你父皇吧?”我噌的站了起来,百般郁闷嘲讽赵荣羡,“你聪明?你不欺软怕硬,那你现在就去宫里同你父皇说,说你不想娶那曹小姐!”

    我一番疾言厉色的指责,赵荣羡半点也没有生气,他托腮靠在那圆桌上,似笑非笑的看着我,“我就是比你聪明……”

    “你聪明倒是想想法子啊。”瞧见他那副乐呵呵的样子,我顿时更来气儿了,我怀疑他根本就是想娶曹家小姐。

    三妻四妾哪个男人不喜欢?就算是我爹,也有过这等梦想,只是他不敢。

    于是我马上又问了他一句,问他是不是想娶那曹家小姐,他要是想娶,就请他给我一封休书,咱们一拍两散。

    我并不稀罕这皇室的荣华富贵,反正我们白家也很富贵。

    听到我又说起了休书,赵荣羡立刻就黑了脸,说我又在胡说八道,然后朝我勾了勾手指,笑着说,“娘子,你光是想着咱们不能算计父皇,可你怎么不想想,如何让曹老夫人算计父皇。”

    他这是几个意思?又玩儿借刀杀人?借曹老夫人的手?

    我本来心里挺慌乱的,可眼下瞧见赵荣羡这副神情,就知道他定是有主意了。

    这个混蛋,素来就喜欢卖关子,每回都惹得我干着急。

    想起我方才那般气急败坏,我一时之间有些尴尬,我轻咳嗽了两声,从容的向他走了过去,“王爷可是想到了什么法子。”

    “想是想到了,不过……就不知道王妃有没有胆量做。”赵荣羡淡淡笑了笑,忽然的将我拽到他的大腿上,不紧不慢道,“白欢喜,你可还记得前不久那采花贼是怎么抓到的?那曹家小姐又是如何得救的?”

    怎么抓到的!自然因为我未卜先知,及时向孙暮离通风报信,他才得以轻松的将那贼人绳之于法。

    说起这件事,我不免感到骄傲,“自然都是我的功劳。”

    “可那曹小姐并不晓得是你的功劳啊……”

    什么意思?难道赵荣羡还想让曹家小姐报恩不成?

    可就算那曹家小姐晓得了又能如何,我还能拿着这个恩情跑去告诉她说,“我是你的恩人,所以为了报恩,你不能嫁给我的夫君。”

    那曹家小姐不过是个闺阁女子,皇帝圣旨一下,嫁不嫁可由不得她。

    “你是不是蠢!”赵荣羡见我半天没有开窍,有些急眼儿了,抬起手狠狠往我额头上戳了戳,“白欢喜,你想想,那曹家小姐倘若晓得是你冒着被孙暮离打死的危险报信,逼着那孙暮离去曹家埋伏,你说她能不能感激你?再加上这曹小姐本就与魏家那几位不和,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她自然就会找上你了。”

    “到时候你再将你与魏淑娴那些恩怨有意无意的说一说,然后再让个奴才把父皇有意赐婚一事捅到她的耳朵里去,这曹家小姐自然就明白了其中的沟沟壑壑。后面的事不用你说,曹家小姐自己也会捅到曹老夫人面前……”

    赵荣羡说了那么长一番话,我这才明白过来,不过未免他鄙视我,我马上装作心中有数的沉稳模样,接下他的话茬道,“依着曹老夫人的能耐,定是有手腕拒了这门婚事。立马给曹小姐定亲也好,亦或者说曹小姐的八字与王爷您不和,都能成为拒绝的理由!如此,那魏夫人和魏雅娴的如意算盘就打不成了……”

    “何止是打不成,还得偷鸡不成蚀把米。”赵荣羡冲我神秘一笑,满眼的寒意,“你以为这曹老夫人会轻易放过魏夫人?”

    那可不是吗?曹老夫人最是见不得她的这位继女,又最是疼爱她的嫡亲孙女,自然不会轻易放过魏夫人。

    恐怕不止会使计拒婚,还要让魏夫人母女吃不了兜着走。到时候哪怕是曹太傅知道曹老夫人算计了皇帝,为着家中儿孙的仕途,也绝不敢对外伸张。

    于是这魏夫人和魏雅娴,就只得吃了这么一顿哑巴亏了。

    想到她们算计我不成,马上就要吃哑巴亏了,我心里不由的就兴奋了起来,当夜高兴得连饭都多吃了两碗。

    第二日一个大早,我便立刻安排人去那曹太傅府上盯着,一见着曹家小姐出门,又让那两个扮作大理寺侍卫的托儿装模作样的在她面前吹嘘了一番。

    生生将我那日的好言相劝说成了以死相逼,为了显得真实一些,我还特地让他们将我的名声毁了一毁,说我当日险些就遭到了那淫贼毒手,故而十分感同身受,就生怕她曹姑娘遭到了毒手。

    那曹家小姐一听,果然立刻去大理寺询问了英勇神武的少卿大人,少卿大人还算是个要脸的,支支吾吾的便将那日的事说了一通。因我弄坏了他的八仙桌,让他很是记恨,他还狠狠骂了我一顿,说我疯疯癫癫,胡搅蛮缠。

    本有几分怀疑的曹家小姐听了这话,当下就对我以死相逼救她清白一事深信不疑,当日就找上门儿来,感激涕零的,说是要报恩,热情的送给我一套和田玉棋子作为谢礼。

    我满脸豁达和善,忙将那一盒宝贝推诿了回去,“曹小姐不必客气,这等小事,不足挂齿。”

    “倘若没有您以死相逼,锦瑟早就清白尽毁,命丧黄泉,怎么好说是小事呢?”曹锦瑟见我不肯收,有些不高兴了,噘着嘴问我说,“王妃娘娘是不是瞧不上这东西?”

    呵呵,我瞧不上?就没有我瞧不上的,只要是值钱的我都瞧得上!

    不过,身为一个宽容和善,品行高尚,舍己为人的慈悲王妃,我自然不能表现出来。

    我微微扫了一眼那价值连城的宝贝,忍痛表现出一副视钱财如粪土的模样,“曹小姐这是说什么?这等宝贝我怎么能嫌弃呢?只是啊,我平日里也不爱下棋,你这东西送给我,也不过压箱底儿的,白白浪费了你一番好意。”

    “你若是当真有心报恩,就多来王府里与我说说话。我啊,如今怀着身子,甚少出门,平日里无聊得很,就想有个人说说话。”我摸了摸我小腹,慈善得像一尊活菩萨。

    曹小姐果然立即被我高尚的品行所折服,尤其见我如何都不肯收下那价值连城的和田玉,她更觉得我的品行优佳了。

    她想了想,让丫鬟将那和田玉棋子给收了起来,拉着我的手道,“好,王妃娘娘既然不愿意收,那锦瑟也不再勉强了,以后但凡是得了空,锦瑟便来府上与王妃娘娘说话。”

    别说,这曹家小姐虽然与魏家那几位都是一脉所出,却是大大的不相同。

    与活泼和善,又满腹的学问的曹家小姐相比,那魏淑娴简直就是个赤裸裸的山鸡。不过比起魏淑娴,这曹家小姐却颇为单纯一些。

    同我才聊了一会儿,就把家底儿给透了个精光,就连她祖母和魏夫人的恩恩怨怨也一并吐了出来。被她这般一说,我顺水推舟的便将我与魏淑娴魏雅娴那些恩恩怨怨也说了一通。

    曹家小姐听后十分义愤填膺,说她那位姑姑教出来的女儿果然同她姑姑魏夫人一般满肚子坏心眼儿,成日里总是想着别人的东西。

    曹家小姐越说越起劲儿,就这般与我聊着,都聊了大半日,眼见着天色已经有些晚了,这才打道回府。

    眼看着曹家小姐出了门,我立刻向金玉使了使眼色。

    约莫过了半柱香的工夫,金玉便满脸高兴的走了进来,笑得一脸奸计得逞,说道,“一切都按着王妃的意思办了。”

    “那曹家小姐是个什么反应?”我马上问道。

    金玉那张笑脸笑得更加欢腾了,“曹家小姐听了之后可生气了,那般斯文的一个姑娘,竟是气得骂那魏夫人是贱人!还说一定要让她的祖母给魏夫人点儿颜色瞧瞧。”

    金玉越说越起劲儿,尤其是说到曹家小姐骂魏夫人的时候,她更是绘声绘色的,可高兴极了。

    可我却不大高兴,甚至还有一丝愧疚。这曹家小姐虽然与那魏家的不合,可到底也没有得罪皇帝,现如今我却将人家扯进来,不定就让人把皇帝给得罪了。

    得罪皇帝,可不是什么好事。这要是一个不慎,叫人给逮住了把柄,指不准那命就要给丢了。

    想到曹家小姐那般天真烂漫的模样,我这心里越发不是滋味。

    我原本以为,重活了一世,为了保护我的亲人,为了保护我的孩子,利用起旁人来我是半点也不会愧疚的,可是最后,我连跟赵荣羡发了脾气也会觉得歉疚。

    至于那天真烂漫的曹家小姐,我这心里就百般不是滋味了,连饭也不太吃得下了。

    赵荣羡见我吃了没几口就放了筷子,生怕我不吃饭对胎儿不好,便又往我碗里夹了一块儿菜,满脸无奈的说我道,“白欢喜,如今你不是一个人,别和从前一样,不爱吃的菜就不吃了。”

    “我吃不下……”我叹了口气,心里总想着那曹家小姐。

    上辈子曹家小姐为淫贼所害,羞愤自戕,这辈子好不容易躲过了那等厄运,不会因着这事儿有个好歹吧?

    不知为何,今日利用完曹家小姐之后,我心里总是有一种不太好的感觉。

    我越想越觉得烦躁,越想越吃不下,看着碗里的菜我都心烦。

    我干脆直接将碗挪开……

    这下赵荣羡没再让我再吃了,他疑惑的看了我一眼,温声问我,“怎么了,是不是有心事?你还想着父皇赐婚那件事?”

    “你且放心,这件事只要捅到了曹家老夫人那里,那曹家小姐必定是进不了王府的门。”赵荣羡以为我是害怕曹家小姐进了门儿。

    现如今我倒不怕那曹家小姐进了门儿,只怕魏夫人和魏雅娴纠缠不休,一计不成又生一计,甚至迁怒。

    我抬起头,担心的问赵荣羡,“王爷,你说,咱们将曹家小姐扯进来是不是不太好?今日我见过了曹家小姐,那姑娘很是天真烂漫……”

    “怎么?你觉得利用了她,心里头愧疚了?”

    可不是吗?

    “王爷,你说,咱们会不会连累那曹家小姐?魏雅娴诡计多端,素来又与曹家祖孙不合,倘若因为曹家小姐让她们母女受了父皇的责备,她们难免不会对曹小姐下狠手。”我微微点头,将心中的忧虑都告诉了赵荣羡。

    平素里后宅那些小吵小闹也就罢了,可若是闹到了皇帝的跟前,可就不是一家人吵吵闹闹小事了。

    赵荣羡见我这般忧心忡忡,显得有些无奈。

    “阿欢,你啊,就爱胡思乱想?咱们这怎么能说是把曹家小姐扯进来?本来曹家小姐就已经被扯进来了!咱们不过是让她自己拒了这门亲事。依着她祖母的人脉和手腕,很快就能解决的。”赵荣羡说着,拉着我便起身,叹息说道,“我看你就是在屋子里闷久了,成日里胡思乱想。”

    “走,去后花园走走,今夜天气不错,漫天都是星宿。”说着,赵荣羡就拉着我出门。

    如今随着胎儿越来越大,我也越发慵懒了,走了没有几步便觉得累。

    赵荣羡说我这样成日里吃了睡,睡了吃的,对身子不好,说是让我以后每日吃完饭都要到花园里走走,免得日子久了,连路都不会走了。

    然后他又说了好多好多话,像是故意想让我忘记了曹家小姐的事。

    赵荣羡若是有心哄着一个人,那是很快就能哄得对方浑浑噩噩的。

    被他那般一哄,我的确很快就忘记了那档子事儿。

    不过,没有多少日子,我又不得不记起了。

    因为曹家小姐又来了,她笑得满脸娇羞,说是她祖母做主,为她和孙太师家的嫡长孙,也就大理寺少卿孙暮离议了亲,前两日就下了聘礼,说是过两个月就要成亲了。

    还说皇帝知道她早已经定亲以后,可气坏了,当时跟她祖父说亲没能说成,觉得很是丢脸,又觉得自己被魏雅娴给耍了。

    一转眼就狠狠把魏雅娴给骂了一顿,又把魏雅娴刚刚才重新抢到手的协理六宫之权给收了回去,让她待在自己宫里不许出门,更是收回了赐给魏夫人专门进宫的腰牌。

    后来不知是怎么想的,又把魏尚书给骂了一顿,还随便找了个什么办事不力的罪名,狠狠把魏尚书给打了一顿板子。

    魏尚书一把老骨头,打得险些都要散架了,又疼又气,回到府里便将那魏夫人叫过去骂了一顿,还让魏夫人跪了祠堂。

    魏夫人感到丢人现眼,无比委屈,想要回到娘家同她父亲诉苦,岂料刚一进门,她父亲曹太傅对着她又是一顿大骂。

    总之,这魏夫人最后没能把我给膈应着,也没能让她讨厌的侄女做了人家的妾,自己反倒弄成了一坨臭狗屎。

    曹家小姐幸灾乐祸极了,可我这心里倒有几分愧疚了。

    眼看着曹小姐小姐滔滔不绝,什么都与我说,我当下便有些忍不住了。

    “曹小姐,我有话要与你说……”我打断了她,心里头莫名生了几分心虚。

    曹家小姐依旧是那般笑眯眯的模样,问我说,“王妃姐姐,你想与锦瑟说些什么。”

    “其实……”我顿了顿,结结巴巴道,“曹小姐,其实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我与王爷设计的,包括……你听说我为了救你以命相搏,其实都是假的,当日我不过是与少卿大人纠缠了一番,到底最后做决定的还是少卿大人,我于你并无恩情。”

    闻言,曹家小姐果然一怔,很快就反应了过来,“王妃姐姐的意思……是说,你与王爷不愿意我入王府的门,于是便故意诱骗我,逼祖母动手……”

    “你们利用我算计魏淑妃?你们这是借刀杀人!”她越说越激动,越说越生气,登时便抬高了嗓音,道,“你们怎么能这样?你们晓不晓得,为此,祖母与祖父吵了好大的一顿架……”

    “不过算了,虽说王妃姐姐你利用我,可也算了帮了我。”正当我以为她要气得拂袖而去的时候,她又深深的吸了口气,“若是没有你们这么一出,我也不能和少卿大人定亲。你不晓得,从他救了我的那一日起,我便喜欢他,我每日给他送吃的,送喝的,还给他送了好多木雕,可他总不理我。”

    “这回好了,祖母亲自上门提亲,他不要我也得要我!”说着,她便又喜笑颜开,娇羞道,“对了王妃姐姐,过两个月,我就要成亲了,到时候你一定要来喝我的喜酒啊!”

    我原以为这曹家小姐会生气的,可眼下看来,她也就是个孩子脾气的,也颇是宽容大度。

    如此,我也就放心了。

    到底,我还是很愿意与她做朋友的。

    我点了点头,笑着应她道,“曹小姐放心,你与少卿大人成婚的时候,我和王爷一定去喝喜酒。”

    “那王妃姐姐记得,一定要给我带厚礼额,你欺骗了我,你得给我备价值连城的厚礼。”说着,她看了看我的小腹,似想到了什么一般,又说道,“算了,不要厚礼了。以后让我给你的孩子当干娘吧……”

    看着曹家小姐这般乐呵呵的,我的心情也好了许多。

    很难想象,这样一个美好乐观的姑娘,上辈子会因为失了清白而自戕,最后死的时候,还是那般衣不蔽体的。

    如今好了,如今她还活着,还要成婚了。

    这一刻,我忽然觉得我也没有白白重活一回。

    到底,我还是做了件大好事的。

    “王爷,你知道吗?那曹家小姐要和孙暮离成亲了,就在两个月之后。”晚上,赵荣羡一进门,我便忍不住与他炫耀起来。

    我说,“王爷,我觉得这都是我的功劳,我觉得我简直就是活菩萨,是月老……”

    赵荣羡脱下身上的朝服,白了我一眼说,“瞧把你给得意的,倘若不是我给出了个主意,以你的脑子能做月老?”

    “你什么意思?你在骂我啊?”

    “嗯,不错,最近变聪明了,都知道我在骂你了。”赵荣羡摊了摊手,一脸欠揍。

    “赵荣羡,我现在肚子里可有你的孩子,你说话给我注意点儿,你……”

    “王妃……”我正要扑上去打赵荣羡,金玉忽然闯了进来,惹得我尴尬极了。

    我慌忙的从赵荣羡怀里挣脱出来,轻咳嗽了两声,然后才问她,“金玉,可有什么事?”

    “王妃,曹太傅家里的人过来接曹小姐了……”金玉脸色有些不太好,结结巴巴道。

    什么?接曹家小姐,可曹家小姐不是早就已经回去了吗?

    看着外头漆黑一片,我心头一紧,“可是曹小姐不是两个时辰以前就走了吗?”

    “来接人的是曹小姐的长兄,那曹家大公子说,曹小姐压根就没有回去……”金玉的小脸一时之间有些发白,磕磕巴巴道,“王妃,这曹小姐……不会出了什么事吧。”

    不……不会吧……

    我心头顿时一急,脑子里不由想起魏雅娴上辈子干过的那些歹毒事儿。

    “王爷……王爷,这曹家小姐不会出了什么事吧?”我回过头,几乎快要哭出来了。

    赵荣羡的脸色也变得极其难看,他伸手将我扶住,安慰了我两句,然后立刻命梁丰出去查。

    我的脑子里一片混沌,心里更是慌乱又愧疚,这曹家小姐倘若真出了点儿什么事,这可怎么办才好。

    她还那么小,她还那么年轻。

    我在屋内来回踱步,喝了好几盏茶。

    大约三更的时候,梁丰进来回话了。

    “王爷……王妃……”他白着一张脸,支支吾吾的。

    “怎么了?可找到曹家小姐了……”我立刻问道。

    梁丰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赵荣羡。

    眼见着赵荣羡点了点头,才结结巴巴道,“属下在城外的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女尸,那腰上还挂着一个绣了曹字的香囊。”

    喜欢今朝有喜请大家收藏:()今朝有喜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