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都市小说 > 帝国败家子 > 第一千五百一十五章 尊严!
    > 帝国败家子

    项文混迹在人群中,他接受了王康的差事,马不停蹄的来到平国,来到了香河城。

    其实来了已经有几天,但他并没有着急,而是一直在观察着,这不是一个容易的差事,在他看来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但王大人已经做好了一些事情,已经有了基础,所以他必须要完成。

    而他也在等一个契机,现在他觉得这个机会来了……

    而此刻,项起却还在大声的说着,或者说是嘲讽。

    曾经他一直处在项泰的压制之下,西北几个诸侯国,都是以恒国马首是瞻,这让他极其不满。

    现在终于有了报复的机会,他怎么能不出口气。

    看着项泰这个样子,他有种发自内心的满足感。

    “哎,怎么不说话,我是元王啊,不认识我了吗?”

    “要不要我赏点酒钱,让买酒?”

    他说着,但项泰好像根本就不认识他,只抱着酒壶不理不踩。

    “怎么假装不认识本王?”

    项起转过了身,对着周边围观的人大声道:“们知道这位是谁吗?”

    “他就是曾经大名鼎鼎的恒王项泰,们知道吗?”

    周边人指指点点轰笑声不断。

    一个高高在上的大人物,而今衰落,这是很多人都愿意看到的,其实根本原因,就是人的心理。

    酸这一个字,足矣说明。

    现在他跟大家一样了,甚至比他们卑微,这更让别人有一种病态的爽感。

    当然,项起更是如此。

    项泰成了所有人都嘲讽的对象。

    独孤信有些看不下去了。

    若说之前的败仗可以说是项泰的责任,因为那时他是主事,但后来的大决战,可是他亲自指挥,结果败的彻底,才造成了这个局面。

    所以,项泰其实是有给他背锅的成分,这让独孤信有些内疚。

    而且他觉得项泰并不是外人说的那样,他的才能极盛,是真正有大义的人,只是他因受打击而颓废不堪……

    独孤信低叹了口气道:“可以了,项泰已经成为废人一个,他已经没有价值了,我们还是抓紧时间回去,商议如何御敌吧!”

    “说的没错,他不过就是个废物。”

    项起话锋一转道:“但是陛下有旨,他虽然被贬为了庶民,但也要戴罪立功,怎么也得给他这个机会啊。”

    “您说呢,上柱国大人?”

    未等独孤信开口,他又接着道:“这样,我给他一个机会,来我麾下可做一个冲锋陷阵的小兵,我给两日时间,不来报道,军法论处!”

    “听到了吧,恒王!”

    “哈哈!”

    项起大笑着离开了。

    但周边的民众却没有散去,他们围了过来,嘲讽不断,有的还拳脚相加,而这些都被项文看在了眼里,他想起来了王康跟他说过的一句话。

    当一人跌到了最谷底,受尽一切苦难,当他在崛起时,便会有更强大的力量,这个时候他也最需要一个机会……

    夜幕降临,冷风袭袭。

    街道空荡荡的,难见人迹。

    但项泰却蜷缩在街角呆呆的坐着,他想喝酒,但已经没酒了。

    并非他没有去的地方,而是他不想去。

    事实上,他虽然被贬,可他在军中依旧有威望,他曾经待民亲和,这些都为他积累了名望。

    他有人庇护,只是他不愿意被庇护。

    因为他心死了。

    就在这时,项文出现了,他把一酒壶递到了他的面前。

    项泰都没有抬头,直接捧了起来,大口的灌饮了起来……

    “酒能麻醉的了身,但却麻醉不了心,恒王难道就准备一直这样下去吗?”

    项文低沉道:“谁都知道这场战事的失败,并不是的过错,换谁都是一样的,这个国家已经从根子里烂掉了!”

    “之所以颓废,并不是因为战败,而是对这个国家失望了,对吗?”

    项泰略微一滞,过了良久,他低沉道:“走吧,这不是来的地方。”

    “知道我的来意?”

    “王康占据了长宁城,贵族士卿一个也别想活,而却活了下来,那只有一个可能,给王康卖命了!”

    项文开口道:“不愧是恒王,竟然已经知道我的来意。”

    “真是可笑,若是不是王康,我也不会落到这种地步,现在他又来找我了,走吧,我的现状已经看到了,我没有价值。”

    “不,有。”

    项文沉声道:“难道就想一直这样颓废下去,被别人踩在脚下?”

    项泰没有说话。

    “王大人说过,跟楚国别的诸侯王不一样,他很看重。”

    “看中我?”

    项泰讥讽道:“他能给我什么?”

    “尊严!”

    项文低沉道:“在楚皇的编织下,已经成为大楚的罪人,没有地位,没有尊严,但还有机会换一个活法,这难道不是最重要的事情吗?”

    “尊严?”

    项泰低语呢喃,他早已经死寂的心有了一抹波动。

    “的家眷都在,他们没有受到丝毫的伤害。”

    项文开口道:“这不是威胁,而是让安心,现在该明白了吧……”

    项泰沉默不语,项文也没有再说什么,两人就在这寒风凛凛中待着,直到快要天亮的时候,项泰终于站了起来。

    “当初战败撤回的军队只有一半是我的人,其他都是朝廷的援军,他们只听从独孤信的命令。”

    项泰开口道:“不过独孤信还是想要重用我的,我知道该怎么做……”

    “恭喜您,做了一个正确的选择。”

    项文笑着道:“总算没有白受冻一晚。”

    “我有个问题。”

    “您说。”

    项泰疑惑道:“为什么会如此衷心王康?”

    “因为信任。”

    项文开口道:“他派我来平国,这种毫无保留的信任,值得我效忠……”

    项泰低沉道:“玩弄人心,在这方面谁也比不过王康。”

    “确实是这样。”

    项文附和道:“不过一但成为了自己人,就会发现完不同。”

    “自己人吗?”

    项泰呢喃着,他起身走向了王宫,恰巧遇到有一支巡逻的士兵走了过来,这是他曾经的部署。

    “王上。”

    头目下意识的问候。

    “我已经不是恒王了。”

    项泰开口道:“但们还愿意跟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