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西游之九头虫 > 第一千三百六十一章 渔翁得利意自得
    李元丰展袖起身,法衣的下摆纹理摇曳,乱影幽深,越积越厚,旋即实质般垂到地面,好像蝙蝠张开的狭长双翼,给人间带来梦魇,他眼瞳中卦象生灭,映照出半空中的气象,一道灿然梵光,琉璃玉净,偏偏能降龙伏虎,一道高居九重,俯视生灵,天规森严不可逾越。

    轰隆,

    两种力量在极天上碰撞,贯过惊虹,凝成倏大倏小的光晕圆环,内紫青而外檀金,绕有不可名状的声音,肉眼难见的音波来来回回。

    轰隆隆,

    圆环何止万千,贯通天地,两色交织,针锋相对,互不相让。

    “梵门和神灵。”

    李元丰身前阴影重重,如帷帐一样,把他挡在最里面,让他的声音如黑暗中的呓语,恐怖又压抑。他限于此界空的规则,不可能拥有在恶念渊海或者诸天万界般横推万古的力量,但眼光见识都在,于是很轻松地就看出交锋的双方的底细。梵门,有从地仙界西牛贺洲中下来的降龙罗汉,自是超乎此界之上。至于神灵们,虽然天庭派遣来的天兵天将还被拦在西牛贺洲,无法下界,可他们也得到天庭的关注,冥冥中气运交鸣。正是这样,以舜天等人的宝霄宫没有被梵门咄咄的姿态压垮。

    不过从大趋势上来讲,梵门从上界得到的支持多,会表现地越来越强势。宝霄宫遇到的压力会越来越大,说不得,压力大到一定程度,会分崩离析。宝霄宫有的人,直接皈依梵门也不一定。毕竟梵门向来不抗拒神灵皈依,门内不少护法明王就是神灵出身。天庭要把宝霄宫全部攥到手里,非常不容易。

    “正好。”

    李元丰眼中的幽光越来越盛,梵门或者再加上以后的玄门都和天庭争夺宝霄宫中的神灵的话,自己才会渔翁得利啊。

    “那我就推一把。”

    李元丰的目光变得冷寂又深沉,念头一动,开口道,“洛安。”

    话语落下,大殿外面,本是嶙峋的石块,早被恶浊腐蚀成蜂窝状,丝丝缕缕的黑水弥漫此间,发出令人不寒而栗的嚎叫。在此时此刻,一缕又一缕的黑气从万千石孔中冒出,汇聚到一起,来到殿中,倏尔拉长,化为一个天魔,他整个人如藏在万千重的多棱镜后面,模模糊糊,此时恭恭敬敬行礼,道,“宗主。”

    李元丰目光下澈,把这个诞生于此界空的天魔看在眼里,只见对方顶门上各种各样的泡沫来来回回,七彩斑斓,又包罗万象,非真非幻,非假非实,难以辨别。和上一次见得时候相比,实力前进了一大步。

    洛安感应到上面似乎能够洞彻所有的魔主的冰冷目光,微微低着头,心中虽然还有被束缚的不甘,可比起以前,心中对自己能够提升力量有更多的喜悦。他能够感应到,自从自己统御这一界空的心魔道,在发展壮大的同时,自己能够得到冥冥之中的无形力量,让自己提升。除此之外,最近一段时间,从界空正式融合后,自己更是进步迅速。

    洛安更是知道,自己的所有都系于眼前的这位魔主,对方掌握自己的命脉,能够一念让自己主持这个界空的心魔道,也能够一念让自己失去这个地位,并且有性命之忧。

    李元丰不在乎手下的这个天魔怎么想,他直接分派任务,让这个天魔领着人,去加一把火,暗地里配合配合梵门,挤压宝霄宫的生存空间。

    洛安不知道李元丰为何有这样的安排,有点疑惑。毕竟在以往,他带领的心魔道和此界空中的梵门势力是水火不相容,明争暗斗不知道多少。不过洛安知道自己的身份,他不会多问,只是答应一声,道,“遵命!”

    “下去吧。”

    李元丰挥一挥手,魔宫隐去,只余下顶门上的庆云高举,幽深一片,不见其底,心魔经覆在上面,字字迸射,讲述人心。他还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要联系一下自己从西牛贺洲送下来的天魔们。

    多日后,宝霄宫。

    从外面看,金黄吉祥之气流转,丝丝缕缕,如垂璎珞,福泽绵长,再往里,则是紫青大盛,弥天极地,更有三颗紫青大星高举,光芒夺目,不可一世。

    叮咚,叮咚,

    不计其数的宝气升腾,演化为铜钟、大鼓、玉磬、如意、八音盒,等等等等,千姿百态的妙音从中发出,落到地上,化为飞禽走兽,翩然起舞。

    叮咚,叮咚,叮咚,

    声音不断,吉祥如意。

    不过在宫殿中,三位宝霄宫的宫主,也就是三大神君,都安安静静坐着,每一个人都神情严肃,顶门上云气来回,心情激荡。

    好一会,坐在左侧的女性神灵火娥神君率先开口,打破了场中的沉默,她美丽的眼瞳里幽蓝如冰,却又跳跃着火焰,生生不息,道,“梵门的耐心越来越差了,态度也越来越强硬,我们要拖延的话,恐怕会很困难。”

    右侧的神君点点头,眉宇间蕴含着风雷。

    这段时间来,他主要顶在前线,对上的是梵门咄咄的姿态,真的是心神俱疲。

    梵门那,不断有来自于上界的人物降临,虽然这些人物限于界空的规则,没有发挥出其在上界真正的力量,可随界空和西牛贺洲的融合,他们的力量一天强于一天,没有止境一样,在这方面,土著是无法与之相比的。时间拖得越久,来自于上界的人物力量恢复地越多,土著们原本的优势就越少。要是没有改变,当此界空和西牛贺洲融合到一定程度,能够承载到自上界降临的人物恢复到上界全部力量后,那可能会直接用力量碾压,掌握所有。土著们原本的什么关系网,什么势力范围,什么其他的,统统都会成为齑粉。

    这绝对不是杞人忧天,而是切切实实摆在眼前的!

    “难以解决。”

    火娥神君蹙着眉,背后隐有凤纹,星火乱坠,来自于上界的修士本来就厉害,再加上梵门在此界空中原本的根基,风助火势,不可阻挡。

    两个人说完后,齐齐看向中央的舜天神君。局面就是这样,只凭他们宝霄宫之力,恐怕解决不了了。如果不想坐以待毙,得有其他的动作。

    “其他动作,”

    舜天神君深吸一口气,明白两位同伴的想法,他大袖一挥,星乱满地,冷色迷离,开口道,“我们再聚神力,沟通上界天庭。”

    “好。”

    三个人有了共识,齐齐现出顶门上的神光,再往上,十丈之上,托举一个宝印,都是制式古拙,光芒照人,每一个中,都有山川大地,花鸟虫鱼,诸般生灵,一个不少。

    嗡嗡嗡,

    宝印聚在一起,彼此交匝,万千的神芒激射,落在一个形似地动仪的器物上,顷刻间,郁郁葱葱的紫青弥漫出来,一道又一道的龙吟响起,吐出宝珠,排列出奇异而又神圣的图案,刚一出现,就沟通到冥冥所在。

    嗡嗡嗡,

    形似地动仪的器物这件通讯工具距离摇晃,里面的紫青如同沸水一般,汩汩汩冒个不停,一个威猛厚重的身影出现在照影里,手托黄金宝塔,一对眸子若纯金打造,不含人类的感情。

    “见过上神。”

    舜天神君等三位神君站在跟前,只觉得出现的这位天庭的大神仿佛一个眼神就能够把他们三人撕裂成齑粉,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他们都表现得恭恭敬敬。再说了,在天庭的体系中,很是看重上下级,每个人都会自觉维护秩序。

    这次负责和舜天神君等人沟通的是在天庭的托塔李天王的化身之一,他手中宝塔一顿,日月轮转,道,“通道维持不易,闲话少说,有什么事情?”

    “上神。”

    舜天神君听了,马上组织语言,把他们宝霄宫上下所面临的处境说了一遍。

    “嗯?”

    托塔李天王眉心剧烈跳跃了一下,他对这个界空宝霄宫的局势有所猜测,可如今看来,宝霄宫的局势比想象的还要恶劣,梵门在这个界空中真的下了功夫的。

    “上神。”

    舜天神君最后一句,声音听上去平静,但下面明显藏着惊涛骇浪,要是不解决的话,宝霄宫会出现大变局的。

    “天庭不会坐视不理的。”

    托塔李天王李靖说了几句后,他见无法维持通讯,就不再说话,静静地等着眼前的烟光云气散去,整个大殿中,只剩下一片片金灿灿的光照耀下来,明净琉璃相似。还有袅袅的香气弥漫开来,拍人衣香。

    “界空这个事儿,”

    托塔李天王坐了足足一盏茶的功夫,把整个事情从头到尾捋了一遍,才整理衣冠,向外面去。

    过虹桥,绕石岸,再穿三重外殿,托塔李天王李靖脚下不停,径直来到星宫。

    “李天王。”

    早有童子在阶下等待,看到李靖前来,连忙迎上来,道,“星主在里面。”

    就这样,托塔李天王李靖在童子的引路下,很快就来到星宫内部,见到了星主。

    星主头戴宝冠,身后是一片浩瀚的星空,周天星斗在里面沉浮,勾勒出玄妙对卦象,他听完了托塔李天王李靖的讲述,拢在袖中的手动了动,面上没有表情,只是问道,“不知道李天王怎么想的?”

    李靖久在天庭,和帝君们打交道的次数数不胜数,他一看星主的样子,就知道自己必须得说点什么,不能言语敷衍,所以他认真思考了下,答道,“舜天等人应该没有夸大其词,宝霄宫在下界的处境非常困难。如果没有实质性的改观的话,宝霄宫中的这三人或许有别的心思。”

    李靖说的很直接,因为宝霄宫的神灵们虽然由于出身的跟脚先天偏向于天庭,但说到底,还是得看利益。如果宝霄宫觉得和天庭站在一起得不偿失,或者说威胁到自己的根本,他们就会有别的心思。

    实际上,按照李靖的看法,现在宝霄宫的局势就危险了,宝霄宫中如今人心不安,天庭必须采取果断又直接的手段来增强宝霄宫神灵们的信心,让他们直观感受到天庭的强大,以及对他们都看重。只有这样,宝霄宫才能够抵挡住梵门的拉拢,等待回归天庭的一天。

    星主踱着步子,满身星辉,灿然光明,对天庭来讲,宝霄宫是很重要的。只有拿下宝霄宫,才能够在下界融合,并入西牛贺洲后,把宝霄宫彻底化为天庭在西牛贺洲中的一个根基所在。正是因为此,天庭才在凤仙郡上不惜大大得罪梵门,也得拿到好处,方便以后向下界投放力量。而如果宝霄宫在下界皈依了梵门,那真的称得上釜底抽薪,让天庭在西牛贺洲这个纪元中心的争夺上损失极大极大,难以承受。

    “事情有点出乎意料啊。”

    星主暗自叹息一声,原本他认为,宝霄宫在下界能够支撑到真武大帝把天庭对天兵天将送下去的,可事情没有按照自己所预想地进行。现在的局面是,真武大帝的力量还被梵门挡在界空外,天庭对下界的影响只能限于通讯,或者给予气运加持,等等等等,反正没法像梵门那样直接派遣强有力的人手。

    “不过,”

    星主想到当日那个上浮起来的人间界界空上的异象,天庭是被梵门挡住,无法直接影响那一片界空,可有不属于天庭也不属于梵门道人也进了那一片界空,能够稍微抵挡一下梵门派遣下去的人手啊。

    星主有了想法,眸子中星河横跨时空,他看了眼不远处身上的气机在此纪元中越发深厚的托塔李天王李靖,手中如意一摆,道,“李天王,你可有什么解决办法?”

    托塔李天王李靖抬起头,对上星主的目光,心中了然,他托着黄金宝塔,声音不大,却吐字清晰,道,“帝君自有决断,我就不献丑了。”

    “呵呵,”

    星主知道李靖猜出来自己所想,他微微一笑,道,“那么,李天王,你就跑一趟,去见一见玄天圣君吧。”

    fp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