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修真小说 > 红尘小仙 > 第一百二十三章天狗
    “人这辈子都很多的三个月。但不一定有那么多幸福的三个月。我不羡慕神仙,但我知道,纵使做了神仙,也没有我那三个月生活的幸福。”

    “只羡鸳鸯不羡仙。”云无痕说。

    “对,就是这个意思。”小翠说,“你小子懂得挺多啊。我和玄机在一起的三个月,可以说是要多快乐有多快乐。”

    小翠一直不停的重复她和玄机在一起美好的三个月,是因为她好久没有那样的体会了。那段美好的时光,被她深深的埋藏起来了。现在,有人愿意听她讲述,当她在说起当时的事情,对于云无痕这么一个倾听者,或许是没有任何的感触。可对于小翠来说,这是快乐的再继续,是幸福的再寻找。

    “然后呢?”云无痕想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以至于让两个本来快乐的两个人反目成仇了。

    “后来?”小翠收起目光,她的脸色变得冷峻了。“后来,在我将要生产的时候。玄机失踪了。”

    “他为什么走了?”云无痕问。

    “我不知道。他是在晚上的走的。那天晚上,我们两个吃饭时,玄机还说了,明天,她要去附近的集市上,给孩子买一个玩具呢。我说肚子里的孩子是个小女孩,让他给孩子买一个风车。他说肚子里的孩子是个男孩,他要给孩子买一个拨浪鼓。我们两个争执了半宿,最后决定给孩子买一个风车,一个拨浪鼓。”

    “大清早的,我起床后就发现他人不在了。”

    “或许,他是给孩子买玩具去了。”云无痕说。

    “当时,我也是这么认为,所以,我就没有找他。可是,到了中午,他没有回来。我也没有着急,我知道他喜欢喝酒。我不让他喝酒,他就每次偷偷的跑到集市上喝一点酒。这次,他自己去集市,定然还是会偷偷的喝一点酒。到了晚上,他依然没有回来,我心里开始不安了。他从未在外留宿了。并且,他知道我快要生了,他更是不可能在外留宿了。”

    “我坐在外面的石头上,等了他一宿,他都没有回来。次日早晨,我肚子痛了,然后就开始流血。”

    小翠忽然不说了,低着头,眼泪不停的流。云无痕知道后面定然发生了不好的事情。

    “前辈,不想说就不要说了。”云无痕说。

    “不,我要说出来。”小翠固执的说,“这件事情在我心里压抑了三十年了,这次,我一定要说出来。”

    顿了顿,小翠接着说“因为我劳累过度,孩子早产了。然后,生了孩子后,由于我流血过多,我晕倒了。等我醒来,我看到了我的孩子,她就在我身旁安静的死了。”

    “死了?”云无痕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瞪大眼睛,看着小翠。小翠说孩子死了时,面容非常的平静,仿佛,死去的不是他的孩子,只不过是一只羊,一条狗。云无痕知道,这么多年来,她应该时时的想到自己孩子的死。时间久了,次数多了,她整个人就变得麻木了。

    麻木不是没有感情,而是情到深处反而淡了。

    “是的。我的孩子死了。我想,我若不晕过去,孩子就不会死了。我开始怨恨自己。后来,我想到,玄机若是在我身边,孩子也就不会死。”

    “三天后,玄机出现了。我告诉他孩子死了,是他害死了孩子,我要杀了他。他不敢面对我,不敢面对死去孩子,他就一直的逃。他逃了三十年,我追了三十年。但这并不是结束,只要我还活着,只要他还活着。我就追下去,我一定要他为孩子的死给一个说法。”

    云无痕明白小翠追玄机的原因。云无痕也明白玄机为什么跑了。

    “前辈,对不起。我为之前的轻浮向你道歉。”云无痕抱拳说,“我不知道你身上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如果知道,我一定不会骗你了。可是,我觉得你和玄机前辈,你们两个人老是一个追,一个跑,也不是办法啊?你难道就没有听玄机解释他为什么会忽然离开吗?”

    “他能有什么借口。他就算是有再充足的理由,他都不能离开。他若是不离开,我的孩子就不会死。”小翠说。

    “前辈,你在这里等我。我去把玄机前辈拉来。这次,不管你怎么打他,哪怕是杀了他,我也不会让他跑了。”企云无痕说。

    小翠擦了擦脸上的泪说“你去把他喊来吧。我也不杀他,我也不打他。我就是要他给我一个说法。”

    云无痕出了茅屋,径直来到峡谷口。玄机晒着太阳,睡着了,云无痕从地上拿起一个茅草,塞进玄机的鼻子里,玄机打了一个喷嚏,醒了。

    “你小子这次怎么进去这么长时间。”玄机问。

    “听人讲故事啊。”云无痕说,“我也不知道进去多长时间了。总是,那个故事太好听了,一下子就把我给吸引住了。我也就忘记了时间。”

    “故事?”玄机一下子从石头上跳下来,像个小孩子,拉着云无痕的胳膊,哀求说,“什么故事啊?能不能说给我听听啊?”

    “你真的想听吗?”云无痕问。

    “当然了,当然了。我这个人最喜欢听故事了。尤其是那种又恐怖又刺激的故事。你将故事时,语气最好要重一点,最好营造一些恐怖的气氛,那样才好玩,是不是?”

    “我不会讲故事。小翠会讲故事。”云无痕说,“要不咱们一块进去,听小翠给咱们讲恐怖故事。”

    云无痕拉着玄机往里走。玄机忙挣脱开,说“我不要见她。你不讲算了,我饿了,我要回去吃东西了。”

    玄机扭头要走,云无痕一把拉住玄机说“好吧,咱们不去见她。我在这里给你讲故事,你坐下来,好好的听着。”

    玄机端端正正的坐在石头上,听着云无痕讲故事。

    “这是一个非常恐怖的故事。故事要从塞外讲起,那是一个严寒的冬日,一个青年和一个美女相遇了。”云无痕把小翠讲给他的故事复述给了玄机,玄机听到了后面孩子死了后,泪水哗哗的,边哭边说“那个孩子好可怜啊。怎么就死了呢,你骗人,这不是恐怖故事,这是悲伤的故事。”

    云无痕摇摇头说“你也说错了。这不是故事,真是一个真实的事情。那个男人叫做玄机,那个女人叫做小翠。”

    其实,在云无痕讲故事,玄机就隐隐的知道云无痕是说他,只是,云无痕没有提他的名字,他也装糊涂,推脱不知了。现在,云无痕说起了他的名字,他不能在装作不知道了。

    “小翠告诉你这些话?”玄机问。

    “你知道小翠前辈为什么打你了吗?”云无痕问。

    玄机点点头,说“我知道。我早就知道了,孩子死了,小翠心里有气,她要拿我出气。我想她打我两下子,心里的气撒出来,也就完事了。可是,她每次见我,都要打我。我要是不逃走,她就要把握打死了。孩子死了,我也难受,但这也不是我的过错,她为什么老是打我啊?”

    “到现在,你还知不知道你犯了错误吗?”云无痕说,“你老实交代,在小翠生孩子的时候,你干什么去了?”

    “我降妖去了。”玄机说。

    “问题的关键出来了。”云无痕说,“你老婆马上就要生孩子了。你却跑去降妖,她能不怨恨你吗?不要说打你了。她就是杀你,也不为过。”

    “我也想在小翠身旁守候着她啊。可是,我若不把妖怪杀了,小翠和孩就会有危险。”玄机说。

    “你就胡说八道吧。”云无痕说,“你们住在这里,哪里来的妖怪啊?你这是为自己的外出找借口。”

    “我没有胡说。”玄机说,“那天晚上,我和小翠讨论明日给孩子买什么样的玩具,我们两个商议了半宿。后来,小翠睡着了。我正要睡觉,看到了天狗。”

    “你没有看错吗?”云无痕问。

    “千真万确。”玄机说,“那晚是十五,月亮格外的明亮。睡觉时,我把窗子打开了,我要看着月亮入睡。然后,我就看到月亮上有一个黑影,越来越大,最后那个黑影从月亮上跳出来。”

    “你怎么知道那个黑影是天狗?”云无痕问。

    “清风让我一年内降服是个妖怪。我之前降服了九个。最后一个妖怪便是天狗了。我和天狗叫过手,虽然我把天狗打伤了,但没能降服他。现在,天狗出现了,我若是不把天狗撵走,天狗就会吃了小翠。”

    “所以,当天夜里,你就追天狗了?”云无痕问。

    “我是想追天狗。因为和小翠的那段时间,我想到了对付天狗的办法了。可是,看到一旁沉睡的小翠,还有小翠大着的肚子,我就打消了追逐天狗的注意。小翠就要生了,我怎么能不再身边啊。”

    “可是,后来你还是去了。留下小翠一个人在多情谷。”云无痕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