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修真小说 > 红尘小仙 > 第一百二十五章血战僵尸王
    云无痕欲情故纵的方法果真奏效了。玄机从云无痕后背,抓住云无痕,把云无痕举起来。云无痕吃了一惊,他以为玄机恼羞成怒要杀自己呢。

    “臭道士,你把我放下来。”云无痕怒道。

    玄机不搭理云无痕,他像是丢东西似的把云无痕丢起来,云无痕落下时,头朝下。看着地面距离自己的脑袋越来越近了,云无痕是吱哇乱叫。

    在云无痕快要落地时,玄机用手接住云无痕的头,云无痕倒栽葱的立在半空了。玄机另一只手在虚空中画了个圆,云无痕的看到圆圈里面有一个小人,在舞动拳脚。等圆圈消失后,玄机放云无痕下来。

    “小子,你可以走了。”玄机拍了拍巴掌,说。

    云无痕明白了,玄机是传授他“化血大法”呢。只是,玄机传授法术的方式太过奇怪了,让云无痕一时无法接受。

    临走前,云无痕跪下给玄机磕了个头。

    “你小子不是说你的膝盖很硬,不会随便给人磕头。你现在给我跪下什么意思?”玄机问。

    “你强求要我给你磕头,我自然是不同意了。但这次是我自愿,那又另当别论了。”云无痕说,“前辈,你能把这么厉害的法术教给我,我真的谢谢你。虽然,我不能认你做师傅,但你在我心中的地位,和师傅一样重要。”

    “赶快给我滚蛋。这么肉麻的话,你也说得出口。”玄机用手捂着耳朵说,“我不听,我不听。”

    云无痕站起身,朝着草屋走去。临走前,他是要和小翠说声再见了。

    小翠正在房间内补衣服,云无痕一眼就看出是玄机的衣服。小翠抬头,看到云无痕站在门口,她忙放下手中的针线,站起身说:“小兄弟,快进来。”

    “前辈,我这就走了。我来是向你道别呢。”云无痕说。

    “这么快就要走啊。”小翠有些怅然,“你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我还没来得及感谢你呢。”

    “不及,等日后有机会了,我回来这里看前辈。”云无痕说,“多情谷,好名字啊。要是能在这里住上一辈子,当真是神仙般的生活了。”

    “你的事情三哥都告诉我了。”小翠说,“他说你也有一个心仪的姑娘。有机会,你带着那个姑娘来这里,咱们在一起生活,可好?”

    “就这么说定了。”云无痕说,“到时候,我们来了,你可别嫌我们年轻人闹腾啊。”

    小翠冲身上拿出了一个小葫芦,递给云无痕说:“红尘中,多是尔虞我诈。我看你虽然有点玩世不恭的样子,但你的心底还是善良的。日后,你若是遇到了困难。危机关头,你把这个葫芦摔碎,或许能救你一命。”

    “前辈,这是你的东西。我不能要。”云无痕说。

    “我和三哥说好了。我们这辈子就住在这里了。恐怕,我是用不上了。你就拿着吧。我倒也希望,你一辈子也别用上这东西。这样,你一辈子就平安喜乐了。”

    云无痕看小翠是诚意满满,他若是不接过来,小翠是不会罢休。云无痕只能收下了。

    走出“多情谷”,云无痕便“御剑飞行”,一炷香的功夫,便倒了墨山脚下的小镇。时近傍晚,小镇异常的凄凉和恐怖。云无痕疾步来了铁匠铺。铁匠正撅着屁股生火呢。

    “老铁,我来了。”云无痕说。

    铁匠回过头,看了云无痕一眼,说:“都过去两日了,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呢。”

    “我这人可是言出必行。我答应你了,当然是要回来。”云无痕走到铁匠身后,拍了拍铁匠的肩膀说,“老铁,有茶水吗?我口渴了。”

    “我啥时候告诉你我姓铁了。”铁匠说。

    “你是铁匠嘛,我喊你老铁也没有毛病。”云无痕拿了一个碗,铁匠拎着水壶,给云无痕倒了一碗茶水,云无痕一口就喝光了。铁匠又为云无痕倒了一碗,云无痕端着碗,说,“我离开的这两日,僵尸王可有出动?”

    “我白天睡觉,晚上就守在这里。僵尸王不敢过来。至于僵尸王有没有出动,我就不知道了。”铁匠说,“你不是说搬救兵嘛,怎么就你一个人来了,你搬来的救兵在哪里啊?”

    “对付区区的僵尸王,还用着那么多人。我一个人就足够了。”云无痕放下碗,擦了擦嘴上的水渍,说,“你就在这里等我的好消息吧。”

    “我和你一块去。”铁匠说。

    “你不怕僵尸王?”云无痕问。

    “我有法宝,可以放置僵尸王紧身。”铁匠拿出一个铁棍,铁棍是中空,里面填充着棉絮等可燃之物。铁匠点燃棉絮,铁棍便成了一个火把了。

    “咱们走吧。”铁匠说。

    云无痕想着,他最后一次见到僵尸王时,是在客栈。云无痕想着,或许客栈便是僵尸王的落脚点了。他在前面带路,领着铁匠去了客栈。

    客栈的门没有关闭,被风吹着来回摆动,并发出很难听的声音。铁匠拿着火把手瑟瑟发抖。云无痕回头,看着铁匠一眼,说:“要不你先回去吧。我自己可以降服僵尸王。”

    “我说了,要和你一块降服僵尸王,我怎么可以半途而废啊。”铁匠大着胆子说,“走吧,我不害怕。”

    云无痕一脚踢开房门,一股风吹来,房门又关上了。

    “这股风好邪性啊。”铁匠说。

    云无痕又一脚踢开了房门,为了防止房门再次关闭,他找了一条凳子,把房门顶上。云无痕拿出长剑,横在胸前,缓缓的进了房间。铁匠不敢进去,他就站在门口。

    云无痕移步到了柜台前,他把头伸过去,柜台后面没有僵尸王。云无痕正寻思僵尸王会藏在何处。忽然,云无痕感觉到头顶上的风声。他抬起头,僵尸王从天而降,张大着嘴巴,扑向云无痕。

    云无痕用“踏雪无痕”,将身子后移,僵尸王落在地上,他的牙齿咬断了木地板。一扑不行,僵尸王身子暴起,又扑向云无痕。云无痕知道铁匠在自己后面,他若是躲避,僵尸王一定会咬住铁匠。

    是以,云无痕也跳起来,扑向僵尸王。僵尸王用手扶着云无痕的肩膀,就把头伸过来。云无痕用手抱着僵尸的脑袋,努力的朝外推,不让僵尸王咬到自己。

    可是,云无痕的力气没有僵尸王的大。僵尸王的头一点一点的靠近云无痕。铁匠看着云无痕就要被僵尸王咬到了,他举起铁棍,来到了僵尸王的后面,朝着僵尸王的后背,就是一棍子。僵尸王没有任何事情,铁匠被震了一下,虎口发麻,手中的铁棍掉在地上。

    僵尸王缓缓的扭头,他看到了铁匠。便放弃了云无痕,朝铁匠走去。铁匠看到僵尸王过来了,他后退了两步,脚下拌蒜,一屁股蹲在地上。还没等铁匠站起来,僵尸王已经到了铁匠跟前。

    云无痕忙举起剑,朝着僵尸王刺去。长剑穿透了僵尸王的身体,僵尸王一使劲,把体内的剑给扒出来,然后,他用手把剑揉成了一堆废铁。

    手中没有剑,云无痕才想到了玄机教给他的“化血大法”。随即,云无痕脑袋里浮现出一个个的小人,他跟着小人做动作,僵尸王又转过身,一只手抓住了铁匠。

    “小子,快救我啊。”铁匠大声的喊。

    “去死吧。”

    云无痕一声大喝,他双手推出,一道无形的力量击中了僵尸王,僵尸王的身子飞起来,然后狠狠的落在了柜台上,把柜台砸了一个稀巴烂。

    云无痕走过去拉起铁匠。铁匠忙哪去了火把,两人肩并肩的站着。僵尸王的身子在地上不停的扭动,虽然云无痕看到到僵尸王的脸,但他知道,僵尸王现在是非常的痛苦。

    “砰!!!”

    一声炸裂,僵尸王的身子裂开了,从他身子里飞出一些红色的蜻蜓。

    “血蜻蜓。”云无痕喊着,从铁匠手中夺过火把,在空中乱舞,那些血蜻蜓遇到了火把,都烧死了。

    “小子,僵尸王变身了。”铁匠大声的说。

    云无痕的目光转向了僵尸王。僵尸王身子慢慢的猥琐。最后,变成了一个青年,青年的嘴巴大张着,舌头伸了出来,看上去非常的恐怖。

    “是他,是他。”铁匠大声的说,“他是阿成。”

    “你确定?”云无痕问。

    铁匠点点头,说:“阿成跳进河里,淹死了。是我下河,把阿成的尸体打捞上来。当时,我把阿成打捞上来时,他就是这副模样。就是阿成,再也不会错了。”

    云无痕又想到了玄机的话。看来,玄机的猜测都是对的。阿成就是被血蜻蜓入侵,变成了僵尸王。现在,血蜻蜓死了,这里也就没有僵尸了。现在,问题的关键是找到白灵。

    云无痕把火把交给铁匠,他慢慢走过去,翻起阿成的尸体。阿成的尸体虽然很恐怖,但并无奇怪之处。云无痕搜索了半天,也没有发现值得注意的线索。在他将要放弃时,眼光掠过阿成尸体时,云无痕的眼光忽然被阿成的嘴巴吸引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