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修真小说 > 红尘小仙 > 第一百三十四章山寨聚餐
    快到山顶了,阿虎用手指着上面的房子,说“哪里便是我的家了。恩公,你救了我的性命,便是救了我们一家人的性命。我父母一定会感激你。不管他们许诺你什么,你只管答应便是了。”

    “不对啊。”云无痕忙打断阿虎的话,说,“你刚才不是说了,你父母都死了。然后,你才去流浪,偷别人的东西呢。”

    “他们是我的姨父义母。虽然是义父,但他们对我很好。”阿虎诚挚的说,“在我心中,早就把他们当成自己 的亲生父母了。”

    阿虎的这番话引起了云无痕的共鸣。冯铁匠不就是他的养父嘛,虽然云无痕现在知道了实情的真相,但他并不急于寻找自己的亲生父母。血缘关系有时候不如相处间的恩情来的浓厚。

    “能遇到一个对你好的夫妻,是你的幸福。”云无痕感慨说。

    “他们当然是个好人了。”阿虎说,“等一会,你见了他们就知道了。”

    说话间,两人来到了山顶。从树林里窜出两个人,拦住了云无痕。云无痕吃了一惊,他本能的反应便是拔剑自卫。阿虎忙挡在云无痕身前,说“你们两个不要冲动,他不是坏人,他是我的恩公。”

    两大汉立刻放下兵器,抱拳道“公子来了。属下多有冒犯,还望公子恕罪。”

    “不知者不为罪。”阿虎说,“你们两个也是做好自己的本分。我怎么会怪罪你们呢。好了,这里没你们的事情了,你们下去吧。”

    两个大汉千恩万谢了一番,退下了。

    云无痕瞟了阿虎一眼,问“你还没有告诉我呢,你义父是做什么的啊?”

    “山大王啊。”阿虎说,“怎么?恩公没有听过我义父的名号了。他们都说,我义父在江湖上可有名气了。莫非,他们骗我了?”

    “实不相瞒,我不是江湖人。”云无痕说,“对于江湖人的名号,自然是不知晓了。敢问你义父叫什么啊?”

    “‘鬼见愁’韩笑。”阿虎说。

    云无痕摇了摇头,说“我还真没有听过你义父的名号呢。”

    “没关系。等一下你就见到了。”阿虎说,“我义父虽然是江湖名人,可他的脾气很好。见过我义父的人都夸赞他是个老好人。根本不像他名号所说的‘鬼见愁’呢。”

    两人进了寨子,又行了一炷香的功夫,便到了一座大厅门口。云无痕是去过“仙人峰”的山寨大厅,他打量了此处的大厅,和“仙人峰”的差不多。云无痕寻思,莫非江湖山大王的山寨都是一个样子吗?

    “恩公,请进。”阿虎做了一个请的姿势,云无痕进了大厅,大厅里同样有一张很长的桌子,桌子两旁是一排的椅子。就连最中间的太师椅上,所铺着的狗皮都一样。

    “恩公,你先在这里等候,我去请我父亲。”阿虎说。

    “阿虎,其实我还有紧急事情呢。所以,你不必大费周章。若是你义父不方便接见,就不要打扰他们了。”云无痕说。

    “恩公,你千万不要说这样的话。若是,义父知道你救过我,而我没有感恩你,便让你离开了,他一定会则该我。你稍等片刻,我马上就把义父喊来。”

    阿虎没有欺骗云无痕。他离开不足一炷香,便带着韩笑来了。阿虎先进了房间,他身后跟着一个彪形大汉,手里拿着两个铁球,一脸的横肉。不用问,云无痕便确定这个是就是“鬼见愁”韩笑了。只是,韩笑的这幅长相,云无痕很难和好人联系在一起。莫非,人真的不可貌相吗?

    “义父,这位便是孩儿的救命恩人。”阿虎手指着云无痕,对韩笑说。

    韩笑上前一步,抱拳说“你是我孩儿的恩公,自然也是韩某的恩公了。恩公在上,受我一拜。”

    话音刚落,韩笑便跪在地上,给云无痕磕头。云无痕哪里能承受如此大礼,他忙起身,伸手要把韩笑给搀扶起来,韩笑身子很结实,他也有意要考量云无痕的功力。方才,阿虎对他诉说事情的经过时,韩笑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关于血蚊子,韩笑是有所听说,在为数不多的讯息中,韩笑知道一点,凡是遇到了血蚊子的人没有一个人能活着离开。

    而云无痕不但离开了,他还救了好多人,包括他的儿子阿虎。韩笑想看看,这个被他儿子传说的神乎其神的人,到底有多大的能耐。所以,云无痕伸手拉韩笑时,韩笑不能的使出了千斤坠。他的身子,就像一个一千斤的石头,死死的钉在了地上。第一次,云无痕没有怎么用力,自然是没有拉动韩笑。当云无痕猜出韩笑的用意后,他稍稍使了一点“搬山”的法力,韩笑便不是对手了。

    韩笑的武功再高,他也只是一个武师。云无痕再不济,也是个法师了。所以,韩笑就像一个小学生,而云无痕则是一个初中生。小学生怎么斗得过初中生呢。

    云无痕拉起韩笑后,韩笑对云无痕的本领是心悦诚服了。他扭头对阿虎说‘去,把山寨里的人都喊过来。恩公来了,他们也要见见。’

    阿虎答应着离开。云无痕还没明白怎么个意思呢,大厅门口就黑压压的站着一群人。韩笑站在门口,大声的说“兄弟们,这位公子是我孩子的恩公。他是我孩子的恩公,自然就是我的恩公了。你们都跟着我一起跪拜恩公啊。”

    韩笑话毕,又跪下了。众人见韩笑跪下了,也都跟着跪下了。云无痕被韩笑弄得有些不知所措了。他摊开双手,无奈的说“韩大哥,你要是在这么客气,我现在就走了。”

    “我这可不是客气,我是诚心诚意的感谢你。”韩笑说,“恩公,你不知道,阿虎在我心中,就是一块无价之宝。你救了阿虎,纵使再多钱的也换不来。我知道恩公你是一个豪爽之人。我若是给你金钱,你一定拒绝不收。所以,为了表达对你感谢。我只有这么一个办法了。”

    其实,韩笑若真的拿出一些银子给云无痕,云无痕一定会要。他这一路走来,身上带着的银子快用完了。若再无额外的收入,他可真要饿肚子。所以,云无痕跟着上山,其实也有这么一个小小的打算,若是阿虎给他一些银子,作为感谢,云无痕是不会拒绝。

    可是,韩笑的一番话,把云无痕的念想都给破灭了。云无痕只能用微笑掩饰心中的失落,嘴上还说着一些漂亮的话。

    “金钱乃身外之物,我救阿虎可不是为了金钱。”云无痕说,“我救阿虎兄弟,不过是举手之劳。韩大哥,你如此隆重的感谢我,倒是让我觉得很是不好意思了。”

    “对你来说是举手之恩。但对于我儿子可不是了。”韩笑说,“恩公,今晚你就别走了。我已经吩咐下去,我要摆一桌宴席,盛情的款待你。还望恩公给个面子啊。”

    云无痕寻思,不给银两,吃他一顿饭也不是不错的。再者说了,自己已经好久没吃过丰盛的大餐了,一想到那些大鱼大肉,云无痕还真有些嘴馋呢。

    “韩大哥的盛情,我若是要拒绝可就不给韩大哥的面子了。不过,我也得先把话说在前面,我还有事情要赶时间,吃完饭,我就要离开,韩大哥千万别再挽留我了。到时候,我若是执意要走,就显得不给韩大哥面子了。”

    “恩公是个敞亮人。”韩笑说,“我韩笑最喜欢恩公这样的人物了。什么事情都说在明面。恩公放心,吃过饭,恩公若是要离开,我绝对不挽留。”

    “还有。你比我大。我喊你韩大哥了,你就别老是恩公,恩公的喊我。”云无痕说。

    “好,恩公若是不嫌弃,我就喊恩公老弟了。”韩笑说,“老弟,请上座。”

    先是,云无痕不肯上座,韩笑再三的要求,云无痕只能听从韩笑的安排了。韩笑又把山寨里几个有头有脸的人叫来,让他们在一旁作陪。

    很快,酒菜就上来了。慢慢的一桌子,非常的丰盛。等酒菜上齐了,下人斟满了酒,韩笑起身,给云无痕端了一个酒。然后,云无痕和韩笑等人共同的喝酒。山寨上的都是粗人。他们喝酒时都是有多大的酒量就喝多少的酒。云无痕在他们面前,也不藏着掖着了。

    喝到尽兴时,云无痕想到了白灵哈没有吃东西呢。

    “韩大哥,你能给我哪一个生的排骨吗?”云无痕问。

    韩笑看着云无痕,没有动弹。云无痕以为韩笑没有听到他的话,又说了一遍。韩笑是听到了云无痕的话了,只是,他不理解云无痕为什么要生的排骨,他以为云无痕是说错了,他是等着云无痕纠错呢。直到云无痕说了第二遍,韩笑确认自己没有听错。只是,他很不解云无痕为什么要排骨。

    “老弟,你喝醉了吗?”韩笑问。

    hongxiaoxia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