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修真小说 > 红尘小仙 > 第一百三十五章不一样的故事
    “韩大哥,你看我现在的样子像是喝醉吗?”云无痕反问。

    “我当然知道你是没有喝醉了。”韩笑说,“你们这些行走江湖的人,酒量那是海了去。可是,你怎么说醉话了呢。”

    “醉话?我不明白你的意思。”云无痕说。

    “你让我给你拿一个生排骨,拿到还不是醉话。”韩笑很认真的说,“莫非,你要吃生的排骨吗?”

    云无痕明白了。原来,韩笑是误解他的意思了。云无痕忙把竹筐放在桌上,说:“我忘了告诉韩大哥了,我带着一个小宠物呢。它好几天没有吃东西了,我要排骨是喂她呢。”

    韩笑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脑门,恍悟道:“你瞧我这脑袋,乱七八糟的想什么呢。我知道了。”

    韩笑冲门口招手,门口站着两个喽啰,忙进来。韩笑说:“小兄弟的宠物还没有吃食物呢。你们两个,好好的照顾宠物啊。”

    “老大放心。我们一定像照顾自己的老婆一样照顾小宠物。”其中一个喽啰说。

    “你有老婆吗?”韩笑反问。

    喽啰有些难看了,他挠了挠头,低头不语。

    “小兄弟,你把那个宠物给他们就行了,咱们继续吃酒。”韩笑说。

    云无痕本不想把白灵放给别人照顾,但是,韩笑再三的说了。若是不给,怕是韩笑会生气。这里毕竟是他的地盘,凡事还是忍让为好。

    打定主意,云无痕把白灵交给了两个喽啰。韩笑招呼云无痕,众人又畅快的饮酒了。酒过三巡,韩笑有个几分醉意,他用手拍着云无痕的说:“兄弟,不是老哥说你,江湖上向你这样的好人,不多了。”

    “韩大哥不要夸我了。”云无痕说,“我看韩大哥就是一个大好人嘛。”

    “我一个山大王,别人见了我,都避之不及了。他们认为我就是一个恶人,不然也不会给我取诨号‘鬼见愁’了。兄弟,不怕你笑话,你可是第一个说我是好人的人啊。就冲你这句话,咱们两个也要喝一杯。”

    韩笑端起酒碗,云无痕拉着韩笑的手说:“韩大哥,我这话可是出于真心。阿虎把他的事情都告诉我了。你能够收容阿虎,把他当成自己的孩子,这难道还不是好人?”

    “举手之劳,举手之劳。”韩笑讪讪的说,“兄弟,你若是说做这些便是好人了。还不是我今天喝多了酒,在你面前吹牛。我做的好事情可多了。别的不说,就说二十年前,我夫人被一个恶人骚扰,我就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呢。”

    “大哥这可是英雄救美啊。”云无痕笑道。

    “也可以这么说吧。”韩笑得意的说,“因为这件事情,我和飘云走在了一起。所以……”

    “等一下。”云无痕忙打断了韩笑的话。韩笑说的正起劲呢,被云无痕给打断了,他很不乐意。云无痕并没有察觉韩笑的不悦,他接着说,“韩大哥,你说尊夫人叫飘云?”

    “是啊,我夫人是叫飘云,怎么了?”韩笑不解的问。

    “你夫人是不是知府千金啊?”云无痕接着问。

    这次,轮到韩笑诧异了。他用眼睛上下打量着云无痕,好半天,韩笑紧紧捂住云无痕的手,问:“你认识我夫人?”

    此刻,云无痕心中已经有了答案,韩笑的夫人就是老鬼的未婚妻。而韩笑则是老鬼口中的强盗了。老鬼被困在墨山,最后抑郁而死,都是拜韩笑所赐。虽然老鬼只传授了云无痕短短的几招武功,但名义上,老鬼是云无痕的师傅了。并且,老鬼死时,云无痕也信誓旦旦的要为老鬼报仇。云无痕之前还担心无法找到老鬼的仇人呢,没想到,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不费工夫啊。

    “小兄弟,你怎么不说话了?”韩笑问。

    韩笑的话把云无痕的思绪拉了回来。云无痕觉得,单凭韩笑的话还不能百分百的确定韩笑就是老鬼的仇人。为了不错杀好人,云无痕决定等飘云出来。

    “啊,怎么说呢,这件事情说来可就话长了。韩大哥,你能不能把尊夫人请出来啊?”云无痕问。

    云无痕这算是一个很无理的要求了。若是放在别人身子,自然是会大发雷霆了。韩笑是个山大王,没怎么读过书,对于那些礼仪道德,知道也不多。所以,他并不觉得云无痕的话有何不妥。

    “孩儿啊,你去把你母亲喊来。就说,来了一个熟人。”韩笑对阿虎说。

    阿虎答应着,便离席去喊飘云了。云无痕心中还有一个疑问,老鬼说他是在云州遇到了飘云,而这里可是黑齿国的边陲。韩笑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莫非,这个飘云并非那个飘云,只不过是名字有重合而已?

    “韩大哥,你是一直在这里活动,还是从别的地方搬来这里?”云无痕问。

    “小兄弟,你既然认识我夫人,想来也不是外人了。在你面前,我就没必要隐瞒过去了。”韩笑说,“实不相瞒。我来这里也只有三两年的时间。之前,我带着兄弟们在云州一带活动。只因为我和飘云事情,换了一个太守。太守加大了打黑的力度。我在那边生存不下去了。于是,我就带着兄弟在这么安家了。好在这里是黑齿国的边陲,朝廷不怎么管理这里,我们在这里生活的也算是逍遥自在了。”

    “大哥,你可否讲述一下你和尊夫人的事情?”云无痕问,“你如说,你和尊夫人是如何相识,你们之间又经历了什么?还有那个太守,他怎么就忽然不做了。是因为自己的原因,还是其他方面的原因?”

    “小兄弟,你问这个干什么?”韩笑不解的问。

    “大哥,在你面前我就不隐瞒了。我这个人有一个嗜好,喜欢听故事,尤其是那些离奇的,破折的故事,我最是爱听了。方才,我听你这么一说,我就觉得,你和尊夫人的故事一定非常的好听。”云无痕说,“当然了,这是你和尊夫人之间的隐私,你要是觉得不方便说。就算是我刚才什么都没有说,咱们接着喝酒。”

    “小兄弟,你这是哪里话。你是我儿子的恩人,便是我的恩人了。你想听故事,我讲给你便是了。再者说了,那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说出来也不丢人,我如何不说。”韩笑说,“说起来,已经过二十年了。当年,我才二十多岁,刚出道,不知道江湖规矩。也不知道江湖禁忌,比如说,作为一个强盗,是不能和官府作对的。而我,就不明白这些道理。以至于,我做了一件错误的事情。”

    “那是一个伸手不见的夜晚,我带着十多个弟兄们闯进了府衙。其实,我们闯进府衙并非是一时的冲动,我闯府衙是为了出口气。”

    “你们是强盗,还有人敢欺负你?”云无痕问。

    “当然是没人敢欺负我了。我说出口气的意思是刘太守。对了,我说的刘太守就是飘云他父亲。刘太守断错了一个案子。致使一个家庭破败了。有一个小孩子走投无路,便跟了我。我听了他的讲述,当然是雷霆大怒了。当天晚上,我就组织弟兄们冲进了衙门。我的目的是要恐吓刘太守,所以,我就绑架了他女儿飘云。”

    “当我看到飘云后,我的心一下子就软了。不要说为难飘云了,我甚至不舍得把绳子绑在飘云的身上。飘云姑娘是个知书达理的人。她时常听到父亲的一些恶性,有时候,刘太守会为了一些钱财,没有公平的断案。趁此机会,飘云姑娘也想给刘太守一点小小的教训。所以,我们两人就商议好了,共同编造了谎话,让刘太守拿钱赎回飘云。毕竟,飘云是刘太守唯一的女儿。他怎么可能让飘云吃苦呢。刘太守给了我一百两银子,我就把飘云放回去了。”

    “若是,故事的结尾便是这样,充其量只是一个善良人的故事。但故事好看便在于突然转着。”

    “半年后的一天,飘云的丫鬟忽然找到了我。她说她家小姐遇到了危险,想让我帮忙。当即,我就去见飘云了。飘云告诉我,她被一个杀人犯给盯上了。那个杀人犯还扬言,有一天他要娶飘云。飘云被杀人犯的行为吓坏了。她连着三个晚上都没有睡好觉了。最后,飘云想到了我。”

    “你说的杀人犯可是张盛?”云无痕问。老鬼曾告诉过云无痕,他的真实名字是叫张盛,只不过,张盛这个名字,随着他被困在墨山,已经死掉了。

    “你认识张盛?”韩笑又是一惊。

    “不认识,我只是听过有那么一个人。”云无痕说,“韩大哥,你接着说吧。”

    “我把飘云接到了山上。她在山上居住的那几天,心情很好,睡得也很香。慢慢的,我们两个人便有了感情,再后来,孤男寡女,干柴烈火的,自然就发生了该发生的事情了。飘云回家告诉刘太守,她要嫁给我。刘太守一怒之下,气病了。没有多久,刘太守便死了。飘云也就来到了山上,我们两个人拜天地,结婚。光明正大的生活在一起了。”

    “三年后,杀人犯出狱了。他第一时间找到了山寨,扬言要把飘云带走。我自然是不同意了,我就和那个杀人犯打起来了。杀人犯不是我的对手,被我三拳两脚打跑了。后来,我听说那人去很远的地方学武了。只是,我再也没有见过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