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修真小说 > 红尘小仙 > 第一百三十六章真相大白
    故事讲完了。

    但对于这个故事的真实性,云无痕提出很大的质疑。因为韩笑说的话和老鬼说的完是两回事。当然,故事中人物都一样。到底,老鬼和韩笑谁骗了自己?

    问题的很快就会有答案了。因为阿虎把义母请出来了。房间里的人都站起来了。云无痕也跟着起身站立,迎接飘云。

    韩笑走过去,扶着飘云说“阿云,你看看谁来了?”

    “虎儿告诉我,他恩公来了。夫君,那个是虎儿的恩公啊。我要谢谢他救了虎儿呢。”飘云的声音很温柔,犹如她的名字,像云一样的柔。

    云无痕心头一震,但从声音中判断,飘云的年龄和凤绫儿不相上下。若不是云无痕早就知道飘云底细,打死他都不相信,站在他面前这个女子会有四十多岁。

    飘云来到云无痕跟前,盈盈的行了一个万福。云无痕忙还礼道“夫人,不必多礼。”

    “夫人,你可认识此人?”韩笑问。

    飘云摇摇头,笑着说“夫君又拿我开玩笑了。我常年的大门不出,怎么可能认识恩公啊。”

    “夫人,我真的没有和你开玩笑。你不认识小兄弟,小兄弟却认识你。不然,我也不会让虎儿把你叫出来。”韩笑说。

    听了韩笑的话,飘云又拿眼睛上下打量了云无痕一番,飘云依然摇摇头说“恩公,咱们有过见面吗?恕我眼拙,我真的认不出恩公了。”

    “咱们没有见过面。夫人当然是不认识我了。”云无痕说,“不过,我若是说出一个人的名字,夫人一定认识那个人。”

    “谁?”韩笑和飘云两个人不约而同的问。

    “老鬼。哦,我说老鬼你们不知道,他还有一个名字,张盛。”云无痕说。

    云无痕说话时,眼睛直直的盯着飘云,他是要看飘云听到这个名字的反应,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人的嘴巴可以撒谎,但是,眼睛却无法的欺骗人。云无痕发现,飘云听到张盛的名字时,眼睛是先张得很大,然后,瞳孔开始扩算。

    从飘云的眼神中,云无痕看出飘云是先震惊,后害怕。

    韩笑向前一步,挡在云无痕和飘云之间。他用手指着云无痕,怒喝“你和张盛什么关系?”

    “张盛是我师傅。”云无痕说。

    云无痕的话音刚落地,韩笑便拔出了鬼头刀。其余的山寨头领也纷纷的亮出了兵器。他们形成一个圆,把云无痕包围其中。云无痕倒是不紧张了,甚至于,他的兴趣还不错呢。因为在众人拔出兵器时,云无痕还喝了一口酒。

    “非常感谢韩大哥请我喝酒。”云无痕说,“按道理说,拿人家的手段,吃人家的嘴软。我吃了韩大哥你的饭,并且还饮了你的酒,我就不应该在质问你了。但是,张盛是我的师傅。师徒如父子,我师傅死了,他的仇恨便落在了我身上,我不能不和韩大哥为敌了。”

    “哈哈!!”飘云忽然大笑,众人都惊呆了。唯有韩笑,看着飘云,因为心中太过痛苦,脸都扭曲了。“死得好,死得好。哈哈!!”

    “夫人,你没事吧。”韩笑伸手想扶住飘云,飘云一把把韩笑给推开了。“夫君,我现在很好,非常的好。这么多年,这是我听到的最好的消息了。夫君,还有酒吗?我想喝酒了。”

    飘云的行为让韩笑有些不知所措了。他和飘云相处二十年了,飘云一直都是温柔贤惠,知书达理。今日,她怎么如此旷荡了。旷荡到想要喝酒。

    韩笑想阻止飘云,但还没等韩笑伸手,飘云已经端起了酒碗,痛苦了喝了一碗酒。飘云用手里的碗指着云无痕说“公子,你不喝吗?哈哈!!”

    飘云把碗摔在地上,破碎的碗吓了众人一跳。飘云则像没事人一样的坐在凳子上。

    “你怎么还不动手啊?”飘云看着云无痕,问。

    “杀人并不是我的目的。”云无痕说,“我只是想知道事情的真相。若是,你们对不起我师傅,我不会手下留情。若是,另有隐情,我也不会滥杀无辜。”

    “你师傅都对你说了什么?”飘云问。

    云无痕便把老鬼告诉他的故事讲述给飘云听了,飘云听后赞叹道“的确是个好故事,我若不是故事的当事人,我都要被故事感动。但是,一个感动人的故事不是一个真实的故事。你师傅很会编造故事,但是,这并不说明他是一个好人。”

    “你意思是,我师傅欺骗了我?”云无痕问。

    “你师傅说,是我崇拜他的威名,主动见他。呵呵!!”飘云冷笑道,“他这是颠倒黑白。当年,他杀人后,被我父亲抓起来了。也不知怎么地,他就越狱跑了。他可是犯了死刑的罪犯,我父亲自然是不能让他跑了。于是,我父亲就下令关了城门。在城进行拉网式的搜捕。”

    “搜了一晚上,整个城都搜遍了,就是没有发现他。你们猜,他躲在那里了?”飘云问。

    “你房间里?”云无痕问。

    “公子当真聪明。”飘云说的是夸赞云无痕的话,可她却是咬牙切齿的说出。其中的仇恨,云无痕是能感觉到。当然,云无痕知道,飘云的仇恨不是针对他,是针对他师傅老鬼。

    他就藏着我的床下面,三天三夜都没有出来。当外面风平浪静了,他忽然从我床底下窜了出来。一个男人,在我床底下藏了三天三夜,那个女人不害怕,那个女人受得了?虽然,这件事情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可是,当我想到他,想到他的那双眼睛,我晚上都会做噩梦,有时候,我睡着睡着就会从床上爬起来,看看床底下有没有人,时间久了,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疯了。

    云无痕明白,飘云为什么听到老鬼死了,会如此的兴奋。对于飘云来说,老鬼的死,算是一块石头落地了,她自然是高兴了。

    “对不起,我不知道我师傅是这样的人。”云无痕说。

    “他离开前,对我说了一句。他还会回来娶我的。”飘云说,“我当然是不可能嫁给他了。但是,我又没办法摆脱他的纠缠。就在我犹豫而不知所措时,我夫君,当然,那个时候,他还是个强盗。他偷袭了府衙,并把我带回了山寨了。看到我夫君如此温柔的对我,我当时就下定决心,要嫁给夫君了。一来,我和夫君确实是真心相爱,这一点毋庸置疑。”

    飘云说这句话时,眼睛看着韩笑。韩笑的眼睛也看着飘云。两人的眼光相遇后,飘云冲韩笑莞尔一笑,韩笑的眼神立刻就温柔了。

    云无痕能感觉到两人爱意和甜蜜。曾经,他也和木蓉有过如此短暂而又甜蜜的对视。

    “其二,我也是怕他再找我的麻烦。夫君把我放回府衙,第二日,夫君便去府衙提亲了。”飘云说,“事情过去了那么久,我依然记得那天的情形。”

    “你不要说了,让我说吧。”韩笑说,“我一个草莽之人,哪里知道提亲的程序啊。于是,我就下山抓了一个媒婆,让媒婆跟着我,山上的弟兄们担着财力,一路浩浩荡荡,可以说,那一天,对于云州城的老百姓来说,可谓是百年不遇。”

    “不要说百年不遇了。应该是千年不遇。”云无痕说,“一个山大王提亲太守的千金,人们一定会当成传奇故事呢。”

    “比故事更传奇的是太守竟然答应了。”韩笑说,“我当时都惊呆了。”

    “我父亲答应是出于两方面的考虑,一,我已经被夫君掠走三日了。在别人看来,我早就不是清白之身了。父亲留我在家,也是羞辱门庭的事情;二,有了夫君这一个强有力的靠山,我父亲就不用怕那个逃跑的张盛了。所以,父亲答应夫君,算是一石二鸟了。”

    “不管我老丈人是一石二鸟,还是一石几鸟。只要是老丈人答应了,他就算是取了我的性命,我也会给他。”

    “我父亲千算万算,没有算到有人如此的快的通风报信。朝廷的人知道了一个太守的女儿竟然嫁给了强盗了,这可是有损国威的事情。所以,没多久,我父亲就被下放了。再后来,我父亲一直抑郁不得志,没几年便去世了。”

    “小兄弟,该说的我们都说了。你若是相信,我韩笑还当你是兄弟。你要是不相信,执意要给你师傅报仇,我也不能认怂。你要杀我夫人是不能够的事情。除非你先杀了我,从我尸体上跨过去,你才能杀了我夫人。”

    “大哥,他要杀你我们弟兄几个也不答应。”其中一个头领说,“我们跟着大哥出生入死这么多年。光跟着大哥享福了。大哥现在遇到了危险,我们要是缩脖子,还是人吗?”

    “对,对。小子,来吧,咱们出去,我们几个老骨头陪你练练。”其余的几人纷纷的说。

    云无痕用眼光扫过众人,冷冷说“这不关你们的事情,我只和他们说话。你们可以自行离开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