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修真小说 > 红尘小仙 > 第一百三十七章飘云已散
    “小子,你放屁。我等都不是贪生怕死之人。你要我们离开,对我们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一个年龄最长的人说,“来,来,来。先让老子领教你几招。看看老鬼的徒弟身手如何?”

    “谭兄,你的年龄都能做他的爷爷了。你也他动手,岂不是辱了自己的身份。还是让我来吧。”韩笑说。

    “老大,让我来吧。”

    “老大,我来。”

    ……

    众人都争先恐后的要跟云无痕交手。韩笑怒道:“你们还当我是你们的老大?”

    众人见韩笑发怒了,都闭口不言了。韩笑继续怒道:“你们要是当我还是你们的老大,你们就闭嘴,听我的安排。我想和这位小哥交手。我若是不幸落败,亦或是死了。小哥要是就此罢休。你们谁都不许找小哥的麻烦,让小哥自行下山。这件事情到我这里就为止了。若是小哥想要赶尽杀绝,我也无能为力了。之后的事情,就各安天命吧。”

    云无痕冷冷的看着他们相互纷争,他是一言不发,在一旁冷冷 的观看。云无痕并非是想要看热闹,而是要看看韩笑的为人。虽然,从飘云的讲述中,云无痕已经大体的知道事情的真相,让他饶恕飘云,云无痕心里还能接受。可要他饶恕韩笑,云无痕便有些不那么情愿了。他是要通过众人的反应,来看看韩笑是否真的是个好人。依次,云无痕来决定要不要找韩笑报仇。

    众人的反应已经让云无痕知道了自己该怎么做了。

    云无痕打了一个架势,众人以为云无痕是要动手,纷纷的亮出兵器,蠢蠢欲动。云无痕只是报了个拳头,说:“韩大哥,夫人,我云无痕是老鬼的徒弟。老鬼做的事情,我无权评论。但是,作为他的弟子,我所能做的就是不辱没师傅的声誉。师傅做了对不起两位的事情,我在这里替我师傅给两位赔不是了。”

    云无痕作势就要下跪,韩笑忙拦住云无痕,说:“小兄弟,你这是何必呢。我和夫人根本没有怪罪你的意思。上一辈的恩怨,我就算是再迂腐,也不能算在你们小字辈的身上。”

    “韩大哥如此说,我更是无地自容了。”云无痕说。

    “你大哥的话你就听着吧。”飘云说,“对于你师傅的怨恨,我本是一辈子都不能消解。但是,看在你的份上,我就过往不究了。再者说了,你是我孩子的救命恩人。上一辈 的事情就算过去了。你说可好?”

    飘云如此说了,云无痕自然是同意了。众人又相互致歉了一番,开始推杯换盏的饮酒了。这时候,方才出去喂养白灵的那个喽啰跑回来了。由于跑的太过匆忙,没有看到门槛,被门槛绊了一跤,摔了一个跟头。他也顾不得身上的泥巴了,爬起来,大喘着气,边喘气边说:“老,老大,不,不好了。跑,跑了。”

    “什么跑了?”韩笑还没有明白过来怎么回事,云无痕已经知道是白灵跑了。他抢先一步,走到喽啰跟前,双手死死的抓住喽啰,由于太过于用力,喽啰被云无痕抓的龇牙咧嘴。

    “疼,疼!!”喽啰痛苦的说。

    云无痕忙松开手,但他紧张的神情并未放松。“你快点告诉我,白灵跑哪里去了?”

    “我也说不清楚,我和阿成……”

    云无痕不想听喽啰在这次白话,他拉着喽啰说:“你快点带我去看看,白灵跑到哪里去了?”

    喽啰在前面带路,云无痕和韩笑等人在后面跟着。众人来到了后山,另一个喽啰,也就是带路的喽啰口中所说的阿成,正大声的呼喊白灵。由于他并不知道白灵的名字,只能喊:“小狐狸,小狐狸,你在里啊?快点出来吧。”

    “阿成别喊了。老大来了。”喽啰说。

    两个喽啰乖乖的垂首站立。云无痕四处寻找了一番,并没有发现任何的线索。他走到阿成跟前,问:“你告诉我,白灵怎么就不见了?”

    “我两个正在喂白灵吃食物呢,忽然就来了一股黑风,等黑风过去后,白灵就不见了。”阿成哭丧着脸说。

    云无痕眼睛眨了眨,他似乎闻到了一股奇怪的气味。云无痕仔细的回味,他想起来了,他在“仙人峰”的时候,还有在木昇家里都闻到了这股气味。也就是说,带走的白灵的怪物和带走木蓉躯体的怪物是同一个怪物。

    “韩大哥,你可知道附近有怪物吗?”云无痕问。

    “怪物?”韩笑挠了挠脑袋,不解的问,“小兄弟,你说的怪物是指哪方面?是行为奇怪还是长得奇怪?”

    “我也说出上来。总之,我还没有见过他呢。”云无痕说。

    “我倒是想起来了。”飘云说,“夫君,不是有人说过嘛,在不周山,砍柴的樵夫见过一个漂亮女子,然后那个樵夫就失踪了。荒山野岭,出现美丽的女子,想来应该就是怪物了。”

    云无痕想到,木昇曾说过,那个怪物带走木蓉时,一会儿是老妇人,一会儿是小媳妇,一会儿漂亮,一会儿丑陋。木昇所说的几种变化,有一点是共通的,就是那个东西是雌性。如今,或许和飘云所说的不周山的漂亮女子是同一个人呢。既然自己没有任何线索,倒不如去不周山碰碰运气了。

    打定主意,云无痕便辞别了韩笑,下山来了。

    原本,韩笑是要让云无痕带去几个喽啰,用韩笑的话说:“老弟,你一个人走路,实在是太辛苦了,我给你几个喽啰吧,你啥时候走累了,他们可以抬着你。我这里啥都没有,就是人多。”

    韩笑并不知道云无痕算是个法师了,可以“御剑飞行”。对于韩笑的这一番好意,云无痕只能笑着拒绝了。他知道,自己所要面对的是妖怪,跟去再多的人,最后也只能是送人头,于事无补。

    不周山在黑齿国和青丘国的交界处,一直以来,两国都没有说清楚不周山归属于哪一个国家。三十年前,两国的皇帝为了争执不周山的归属,还打了一仗,最后是依损失了十万士兵,两败俱伤收场。至今,不周山的管辖权依然没有弄清楚,正因为弄不清楚,两国都不管了,如此以来,不周山成为没人管辖的地带,这里便聚集了更多的山匪,强盗,以及妖魔鬼怪了。

    不周山并不高,站在山脚处,云无痕自己审量,他觉得不周山还没有昆仑山高呢。但是,不周山山势陡峭,里面烟雾弥漫,并且还有瘴气,给人感觉是阴森恐怖。云无痕行了一个时辰,他忽然发现自己迷路了。

    在他不知所措之际,云无痕听到了哭声。

    “呜呜呜…………”

    声音断断续续,若隐若现,云无痕竖起耳朵,仔细的聆听,然后,他朝着声音发出的方向寻找,走了一箭之地,云无痕隐隐的看到一个老妪,正站在一棵歪脖子下面,树干上有一根绳子,老妪边哭泣边把把绳子挽了一个结。

    云无痕来到老妪身后时,老妪正把头往绳子里面套呢。云无痕忙跑过去,一把抱住老妪的腰,把老妪抱下来。

    “老婆婆,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要寻短见啊?”云无痕问。

    老妪拿眼睛打量着云无痕,说:“你是谁啊?我的事不用你管。你给我走开。”

    老妪的无礼,并没有惹怒云无痕。云无痕依然笑着说:“老婆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嘛。既然我遇到了这件事情,我就非管不可了。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上吊啊?”

    “我告诉了你又能怎样?你能帮助我吗?”老妪问。

    “我会尽力。”云无痕说,“老婆婆,你说吧。只要是我能做到的事情,我一定会帮助你呢。”

    “你没有骗我?”

    “骗你是小狗。”

    “你是小狗还是我是小狗?”

    “当然我是小狗了。”

    “好吧。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我可告诉我,我亲眼见过一个年轻人,长得和你差不多。他就是因为撒谎,忽然就变成了一条小狗呢。你要是不想变成小狗,你可别骗我啊。”

    “你说吧。我答应不会骗你,我自然是不骗你了。”云无痕说。

    “事情从什么地方说起呢。”老妪寻思了一番,说,“我有一个女儿,今年一十八岁了。生的可是闭月羞花,沉鱼落雁了。凡是见过我女儿的人都说,我女儿是天女下凡呢。可是,事情就坏在我女儿长得太漂亮了。人一旦长得漂亮,就容易遭人嫉妒。我女儿也不知道招惹谁了。忽然,她就睡着了。”

    云无痕等了好一会,老妪并不往下讲了。云无痕追问:“然后呢,然后怎么办了?”

    “然后就没有了啊。”老妪说,“我女儿上床睡觉,然后就醒不来了。你说,气人不气人啊。我是找了好多的大夫,问了好多的偏方,都没有用。我就这么一个女儿,她却睡过去了。你说说,我的这个命得有多苦啊。我,我还不如死了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