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修真小说 > 红尘小仙 > 第二章黑袍道人
    猎户们都走了,空气渐渐的安静了。阿狗悄悄的来到冯瘸子跟前,站着不语。

    冯瘸子也喝大了。他一手扶着桌子,一手指着阿狗。说:“你把这些盘子碗筷都给老子收拾利索了,你才能去睡觉。老子先去睡了,记住,要部收拾干净啊。明日,老子醒来要是看到你没有收拾干净,看老子打断你的腿。”

    冯瘸子摇晃着走到草屋门口,他扶着门框,转过身,说:“明日老子要早起。你记得喊醒老子啊。”

    “我知道了。老爹。”阿狗答应着。

    夜越来越凉,也越来越静。

    阿狗一个人收拾着碗筷,耳旁是冯瘸子的鼾声和来自沙漠深处的风声。

    沙漠水源匮乏,整个村子了的人吃水都是要去山脚下的小溪里的水。从草屋到小溪边,要走三里路。阿狗提着木桶,去小溪打水。

    木桶很大,都要到阿狗的胸口了。阿狗只能高举着手才能让木桶离地。去的时候,木桶是空的,阿狗双手举着木桶,还不怎么费劲。回来时,装了水的木桶对于阿狗来说就很麻烦了。对于阿狗来说,便是不小的挑战了。一路上,木桶不时的磕到他的膝盖,等到了草屋,他的膝盖都被木桶磕破了。打来的一桶水也只有半桶了。

    等把碗筷洗刷干净。天也要亮了。阿狗伸了伸懒腰,他怕自己睡着,就在自己脸上打了两巴掌。冯瘸子临睡前,可是交代过要早早的喊醒他。阿狗知道,天亮后,自己若是没有喊醒阿爹。阿爹的巴掌会把他的牙齿给打下来。

    阿狗的担忧并不是杞人忧天。在他们来这里之前,冯瘸子要阿狗端洗脚水,阿狗端来的洗脚水有点凉了。冯瘸子一脚把阿狗的肋骨给踹断了。所以,对于冯瘸子的话,阿狗是一点都不敢违背。

    沙漠的天亮的早。天空中最后的一个星辰落下,天便亮了。

    阿狗喊醒冯瘸子后,冯瘸子并未睡饱。他让阿狗把饭做好,他自己又睡了一个回笼觉。

    吃过早饭,冯瘸子带着阿狗去了附近的一个叫“鬼不扰”的集市。

    阿狗居住的地方叫“桃源村”,在黑齿国的边陲。村子很偏僻,并且还有一座大山相隔,这里的人时常被山那边的繁华红尘给遗忘了。除了每三年一次,地方官来收钱粮的时,会赶着一辆马车,拉走上缴的货物。平时,根本不会有人来“桃源村”。

    “鬼不扰”集市距离“桃源村”有十多里路,平时,这里的人要去买生活用品时,便会背着一个竹篓,穿过“红尘峡谷”,再走上五里路,变到“鬼不扰”了。

    今日去“鬼不扰”,冯瘸子买了一口大锅,一把大铁锤。回去后,冯瘸子就把大锅给支上了。然后,冯瘸子找“桃源村”唯一一个会写字的人在一块木板上写了“铁匠铺”三个字。

    从此以后,冯瘸子就变成了冯铁匠。

    除了对自己的孩子不好,冯铁匠对乡亲们都很好。不仅说话和善,有时候,乡亲们让冯铁匠打造一些打猎用的刀箭之类的东西,冯铁匠也不收取他们的钱。

    “鄙人来这里居住,已经够麻烦你们了。哪里还能要你们的银子啊。”这是冯铁匠常说的一句话。

    除了打造猎户们的用具。冯铁匠最主要的工作是打造刀和剑。尤其是冯铁匠打造的剑,剑刃薄,剑锋利。用张猎户的话说,剑体轻薄,如两汪秋泪,甚是漂亮。

    每次打造好一把剑,冯铁匠都会让阿狗去“鬼不扰”买一只大红公鸡。冯铁匠用大红公鸡的血洗剑刃。

    “只有被血洗礼过的剑,才是一把真正的剑。”冯铁匠一手端着鸡血,一手拿着长剑,很严肃的说。

    由于冯铁匠腿脚不便,他打制好的剑便会让阿狗拿去“鬼不扰”卖。每一把剑冯铁匠都是给阿狗规定好了价格。阿狗只能高于冯铁匠规定的价格卖,而不能低于他规定的价格。

    这一日,冯铁匠把两把剑丢给阿狗。

    “那把长剑卖二两银子,那把短剑卖一两银子。今日你必须给老子卖出去,卖不出去,你就别回来了。”冯铁匠的话不多,但都很实在。

    阿狗正要问冯铁匠为什么长的二两,短的反而一两呢。冯瘸子说完便转身回到草房里,并没有给阿狗提问的机会。

    “鬼不扰”虽小,但很热闹。十里八乡的人都来这里交易。

    阿狗每三五日便来这里买刀剑,是以,集市上的人都认识他了。渐渐的,阿狗也不腼腆了,他从旁边那个卖猪肉的刘大胆学到,买东西的关键不在于你的东西有多好,而在于你会不会吆喝。

    好比他的猪肉,若部是肥肉,他会说他的肉是做出来的红烧肉是肥而不腻;若是骨头,他便说他的肉是做糖醋排骨的不二之选。总之一句话,没有不好的货物,只有不会吆喝的店家。

    在刘大胆的熏陶下,阿狗也学会了吆喝。比如,一把普通的剑,阿狗会说成吹毛断发,削铁如泥。当然,他所会的这两个词语还是冯瘸子现教给他呢。

    “小子,你的剑真的能削铁如泥?我看你是吹牛吧。”阿狗眼神一错,一个黑袍道人站在他跟前。阿狗抬头,看到一个歪眼斜眉,嘴长龅牙的黑袍道人站在跟前。

    “你从哪里来的?我怎么没看到你啊?”阿狗问。

    黑袍道人阴阴一笑,然后,用手指着天空。阿狗抬头张望,蔚蓝的天空,漂浮着几朵白云。阿狗明白黑袍道人的意思了,黑袍道人是说他从天上而来,但阿狗并不相信。

    “你这个人,这么大了还吹牛啊。”阿狗笑着说。

    黑袍道人没有理会阿狗的话,他笑了笑,问:“小子,你这剑很厉害吗?”

    阿狗郑重的点点说:“当然很厉害了。”

    “你这把见能杀人吗?”黑袍道人继续问。

    阿狗左右张望,他看到一旁刘大胆卖猪肉用的案板。阿狗眼珠转动,想到一个办法。他从黑袍道人手中接过长剑,转身走向案板,在黑袍道人和刘大胆的注视中,阿狗举起手中的剑,把案板的一个脚给砍了一下来。

    刘大胆不干了。他三两步走到阿狗跟前,一把攥住阿狗的衣服,怒道:“狗日的,你小子是不是找死啊?”

    “大叔,你消消气。他不信我的剑能杀人,我只是让他看看,我的剑可厉害了。”阿狗解释说。

    阿狗常来这里卖剑,早就和刘大胆混熟了,刘大胆也不会真的就揍阿狗。他吓唬了阿狗两句,便松开阿狗,把目光转向黑袍道人。

    “我说道长,你真想要这把剑?”刘大胆问。

    “贫道是想要这把剑。不过,贫道觉得,他的这把剑杀不死人,贫道就有些犹豫,要不要买这把剑了。”黑袍道长摇摇头说。

    “我的剑都把这么厚的木板砍下来了,你还说不能杀人?”阿狗捡起地上的被他用剑看下来的木板,递给黑袍道人跟前,大声的质问黑袍道人。

    黑袍道人笑了笑,说:“你的剑把木板给砍下了又能说明什么啊?贫道想知道你的剑能不能杀人?要不这样,你现在用这把剑杀一个人。若是能把人杀死,我就买了你的剑。”

    听了黑袍道人的话,阿狗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刘大胆拉着阿狗,小声的说:“别理他,我看这些人一定是疯了。”

    黑袍道人微微一笑,说:“小伙子,你这个人不地道啊。小小的年龄,怎么可能骗人啊?我看你小子贼头贼脑,一定是没有父母教养吧。今日,贫道就代你父母说你两句,以后卖东西,千万不能撒谎啊。撒谎的人就像小偷一样,最可耻了。”

    黑袍道人的辱骂彻底的激怒阿狗了。他挣脱了刘大胆抓着他的那只手,怒冲冲的跑到黑袍道人跟前,仰着头,大声的问:“我没有撒谎,你为什么要骂我?”

    “好啊。你没有撒谎,你现在就杀个人给贫道看看啊。”黑袍道人用鄙夷的眼光看着阿狗说,“贫道就站在你跟前,有本事,你就用你手中的长剑刺我吧。你要是能刺中我,我便承认你没有撒谎。”

    黑袍道人的话把阿狗给绕晕了。阿狗想了想,说:“我又不认识你,我不能杀你。”

    “你不是不能杀我。是你杀不了我。”和黑袍道人依旧用讽刺的语气说,“贫道就说了 ,你只会撒谎。你手中的剑根本就不能杀人。”

    “你,你……”黑袍道人的话彻底把阿狗激怒了。阿狗用手指着黑袍道人,不知道该怎么反击了。

    “我什么我啊,有本事你就杀了我啊?”黑袍道人说,“我就站在这里不动,你要是能杀了我,就证明你没有撒谎。不然,你就是一个只会撒谎的坏孩子。”

    说完,黑袍道人冲阿狗笑了笑。阿狗心中的气啊,都快要让他爆炸了。他体内的血涌上了脑袋,眼睛也有些恍惚了。他看到了一大片的血,还有很多的人头,有的在臭水沟里躺着,有的在树上挂着。那些人头都在冲他笑,冲他喊:你是个骗子,你是个骗子。

    “我不是骗子。”

    阿狗大喊。与此同时,他举着手中的剑,朝黑袍道人刺去。在阿狗举剑的同时,刘大胆便朝阿狗扑过去。阿狗剑距离黑袍道人的心脏只有一寸了,刘大胆把阿狗扑倒在地。阿狗手中的剑 划着黑袍道人的衣服落在地上。

    “臭小子,你是不是疯了。”刘大胆冲阿狗怒吼。“光天化日之下,你就杀人。你是不是想去坐牢啊。”

    “是他看不起我,我才要杀他。”阿狗委屈的说。

    “他是个……”

    刘大胆本是压在阿狗的身上,他是要骂黑袍道人是个傻子,在他说话时,扭头一看,黑袍道人不见了。刘大胆后面的话也就没骂出来。

    刘大胆爬起来,拍打着自己衣服,说:“你今天运气不好,你回家吧,明天再来卖。”

    阿狗也爬起来,并捡起地上的剑,看着刘大胆说:“大叔,我真的不是骗子。”

    “我知道你不是骗子。”刘大胆用手抚摸着阿狗的小脑袋说,“那个人就是个傻子,他的话不作数,我们都知道,你是个好孩子。”

    刘大胆的话给了阿狗极大的安慰。阿狗年龄虽小,可极有性格。并且,阿狗最烦别人说他是骗子了,因为阿狗时常想起木蓉对他说过的一句话:我相信你,你是最诚实的人。因而,阿狗便把诚实当成他生命中的重要品格了。

    刘大胆用刀削下一块猪肉,递给阿狗说:“你今日没把剑卖出去。你老爹一定会骂你。你拿着肉回家,你老爹或许不那么生气了。”

    “谢谢你,刘叔叔。”

    阿狗从刘大胆手里接过猪肉,便拿着剑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