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修真小说 > 红尘小仙 > 第三章被迫杀人
    穿过“红尘峡谷”时,阿狗看到有一块大石头把道路挡住了。大石头上放着一个黑色圆乎乎的东西。等阿狗走进,大石头上的黑物忽然站起来了。阿狗心里没有防备,吓得倒退了好多步。

    黑物慢慢的转过身,阿狗看清所谓的黑物竟然是个人。不止是人,还是阿狗最不想看到的人,黑袍道人。

    “小骗子,你走的好慢啊。贫道等你等得都睡着了。”黑袍道人冲阿狗笑了笑。

    阿狗本来是很怕黑袍道人。可当他听到黑袍道人还喊他小骗子,阿狗怒了。当人一发怒的时候,便忘记了害怕。

    “你给我闭嘴。”阿狗把刘大胆给他的肉放在地上,用手中的剑指着黑袍道人说:“刘叔说,咱们没有仇恨,我不能杀你。”

    “是不能杀我还是你的剑不行,你杀不了我?”

    黑袍道人从石头上跳下来,一步步的走到阿狗跟前。他挺了挺胸脯,说,“那个卖猪肉的说的话贫道我也听到了。他说,光天化日之下让你杀人,确实是难为你了。你看看,这里四下无人,我就在这里站着不动,你要是能杀了我,我就不说你是骗子了。”

    阿狗的小脑袋瓜子被黑袍道人给弄迷糊了。他是见过有人要钱,有人要命,他可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人要死。

    “来吧,趁着现在没人看到,快点动手吧。”黑袍道人拍了拍胸膛,说。

    阿狗捡起地上的猪肉,慢慢的后退,退到足够远了,阿狗大声说:“刘叔说你是个疯子,我不跟疯子说话。”

    说完,阿狗撒腿就跑了。他一口气跑到了“红尘峡谷”的入口处,阿狗觉得,黑袍道人是追不过来了,他停下来喘口气。

    “你不仅是个小骗子,你还是个胆小鬼。贫道真的搞不明白,那个小姑娘怎么会相信你的话啊。等贫道见了那个小姑娘,一定告诉她,你就是个小骗子。”

    阿狗听到背后有人说话,他回过头,看到黑袍道人就站在他身后,面对微笑,看着自己。

    黑袍道人说过的话阿狗都听到了。尤其是当黑袍道人说要告诉木蓉他是个小骗子时,阿狗心中的那把火又燃烧起来。

    黑袍道人看到阿狗的眼睛慢慢的变红了。黑袍道人很是兴奋。

    “找到了,贫道终于找到了。嘿嘿!!”黑袍道人喃喃的说,由于太过兴奋,他的脸都有些扭曲变形了。

    阿狗已经把手中的剑举起来了,只是,他还没有下定决心是否要给黑袍道人最后一击。黑袍道人知道,是时候点燃阿狗的心中的“先天之怒”了。

    “来吧,小骗子。快点杀了我。你杀了我,那个小姑娘就不会笑话你是个骗子了。”黑袍道人说。

    黑袍道人的声音传入阿狗的耳朵里。让阿狗觉得很刺耳,阿狗又听到了好多的人头都在嘲笑他是个骗子。

    “我不是骗子。”

    阿狗大吼一声啊,然后,他举着剑,朝黑袍道人刺去。

    黑袍道人没有闪躲,阿狗手中的剑直入黑袍道人的心脏。看着鲜血不停的从黑袍道人的身体里流出,阿狗吓傻了。他潜意识里往后撤了一步,长剑从黑袍道人的身子里拔出来,继而,一股鲜血从伤口处喷出。阿狗身子一哆嗦,一屁股坐在地上。黑袍道人把手伸进伤口里,从身体里拿出一个红色的东西,那东西在黑袍道人的手中还一颤一颤的跳动。

    黑袍道人一手托着红色东西,慢慢的来到阿狗跟前。黑袍道人小声说:“孩子,张开嘴巴。”

    阿狗像是中了黑袍道人的魔法,乖乖的张开嘴。黑袍道人把红色的东西塞进阿狗的嘴里,然后用手拍了拍阿狗的后背,阿狗只觉得那个东西一下子就进了自己的肚子。

    “天地不仁,万物失魂。以汝之怨,养蛊之魂。妙哉,妙哉。哈哈哈……”

    黑袍道人念完一段话,身子一闪,便没了踪影。

    刚才所发生的一切对于阿狗来说,就像是做了一场噩梦。唯有地上的血告诉他,那不是梦。好一会,阿狗的手脚能动弹了,他用手指扣着自己的喉咙,想把咽下去的那个红色的东西给吐出来。费了半天的力气,除了让自己吐出一些酸水,什么都没有吐。

    眼看着太阳快要下山了,阿狗着急忙慌的往家里赶。走到家门口,他才想起,自己的剑还有刘大胆给他的猪肉,他都忘记拿了。

    冯铁匠已经把饭做好了。他一个人正坐在门口喝酒呢。阿狗低着头,站在冯铁匠身旁。冯铁匠扭头,看着阿狗空空如也的双手,随问:“两把剑都卖出去了?”

    “啊,嗯!”阿狗低着头,不敢看冯铁匠的眼睛。

    冯铁匠把手伸过来,说:“拿来吧。”

    阿狗知道,冯铁匠是朝他要银子。可是,他 的剑没有卖出去,哪来的银子啊?

    “老爹,你先别打我,好吗?”阿狗依旧低着头,他用余光看着冯铁匠说。

    冯铁匠看着阿狗,脸色渐渐变得难看了。冯铁匠不耐烦的说:“我的银子呢?快点拿出来。”

    “银子?老爹,剑没卖出去。”阿狗小声说。

    “剑没卖出去?剑呢?”冯铁匠问。

    “剑被我弄丢了。”阿狗的声音越来越小了,冯铁匠费了好大的劲才听清楚阿狗的讲话。冯铁匠站起身,一语不发的回到草房里,不一会,他就拿出了一条绳子。阿狗知道,冯铁匠又要吊起来打他了。阿狗乖乖的举起双手,任凭冯铁匠把他的手绑起来。

    草屋左边有一颗老槐树,长出一支横着的树杈。冯铁匠将阿狗掉在树杈上,他找了一个木棒,慢慢的朝阿狗走来。

    “老爹,我错了,你别打我了,老爹,我知道错了。”阿狗哭着说。

    “小兔崽子,老爹我每天管你吃喝,拉扯你这么大。你竟敢跟老爹我玩这一手。你是不是把买剑的钱藏起来了?”冯铁匠已经来到了老槐树下,他一手拿着棍子,一手指着阿狗,说,“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是不是把卖剑的钱藏起来了?”

    “老爹,我没有藏。我发誓,我没有藏。”阿狗大声的说。

    “不承认,老子今天就打到你承认为止。”

    话音落地,冯铁匠句就抡起棍子,照着阿狗的屁股,上来就是一通猛打。

    阿狗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毒打。根据他以往的经验,在冯铁匠打他时,他叫唤的越厉害,冯铁匠下手越狠。所以,现在冯铁匠在打他,阿狗干脆就不强忍着不出声了。

    “让你不承认,让你不承认。”

    冯铁匠边打边骂。越骂越生气。起初,冯铁匠的下手还是有些分寸,他怕打断了阿狗的骨头,只是用棍子打阿狗的屁股。后来,冯铁匠的怒火冲昏了他的理智,他也不管阿狗身上的那个部位,一通乱打。

    不巧,冯铁匠的棍子打在阿狗的肚子上,只听得“咔嚓”一声,冯铁匠手中棍子断了。

    冯铁匠吃了一惊。他手中的棍子约莫有手腕粗细,怎么可能把棍子打断啊?

    “老爹,棍子都断了。你别打我了。”阿狗说。

    冯铁匠本还想着,是不是自己下手太重了,把棍子给打断了。阿狗的这句话,无疑是一把干柴,又让冯铁匠心中的怒火给燃了起来。

    “小兔崽子,你敢笑话你老爹。你给我啊等着,我再拿一根棍子,今日,我非得把你打死不可。”冯铁匠气冲冲的走出了院子,不多时,他拿了一个胳膊粗细的棍子,大步流星的走来。

    看着冯铁匠的手中的棍子,阿狗的脸都变色了。这么粗的棍子,打在身上,连命都没有了。所以,在冯铁匠朝阿狗走来时,阿狗仿佛闻到了死亡的味道。

    “阿爹,饶了我吧。求求你了,阿爹,你饶了我吧。”阿狗苦苦的哀求。

    冯铁匠来到老槐树下,也不答话,抡起棍子,朝着阿狗的肚子砸来。

    “当!!!”

    一声巨响。冯铁匠的棍子像是砸在了一块铁上,震得他虎口发麻,他后退了几步,一屁股坐在地上。手中的棍子,不偏不正,落在冯铁匠头上,把冯铁匠给砸晕了。

    冯铁匠的一棍子,把吊着阿狗的那个树枝给震断了。阿狗掉在地上。他怕冯铁匠醒过来还要打他,趁着冯铁匠昏迷,阿狗站起来,跑出了院子。

    天已经大黑了,从沙漠深处吹来的风,带着阵阵的冷意。阿狗并不喜欢这里,尤其是晚上,当他凝视着沙漠时,就感觉到那是一个黑色的怪物,随时都有可能将他吞没。

    为了不让冯铁匠找到他,阿狗朝山脚走去。

    山脚处零星的分布着一些房屋,那是“桃源村”的猎户们的家。阿狗来这里快要三年了,他还没怎么来过这里。一是他每天都跟着冯铁匠屁股后面,忙着打铁卖剑,没有时间;其次,冯铁匠也警告过他。不让他来这边。用冯铁匠的话说,当地人都很坏,不要和他们交谈,以免被当地人给骗了。

    对于冯铁匠的话,阿狗并不怎么相信。因为在冯铁匠说当地人很坏时,阿狗想到了木蓉。像木蓉那么好看的女孩子,怎么会很坏啊?

    阿狗一天没有吃东西了,刚才又被冯铁匠打了一顿,他托着疲惫的身子,靠着一个矮墙,慢慢的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