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修真小说 > 红尘小仙 > 第七章两小无猜
    木昇走后,冯铁匠脸上展开了笑容。他弯腰捡起地上的银子,并用衣服小心的擦去上面的尘土,仿佛太用力会把银子给擦掉一块。随后,冯铁匠把银子放在怀里。

    木昇的离开,让阿狗觉得房间的空气忽然紧张了。他像做错事情的孩子,战战兢兢的的走到冯铁匠跟前,等待冯铁匠的惩罚。

    “老爹,对不起。昨天你打我时,我不该跑。我知道错了,你要是还生气,你就再打我吧。”阿狗低着头,小声的说。

    冯铁匠板着脸,眼睛死死的盯着阿狗。

    阿狗用眼睛的余光看着冯铁匠,当他看到冯铁匠缓缓的举起巴掌,阿狗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该来的始终是要来。阿狗本能的反应,缩了缩脖子。

    不想,冯铁匠的巴掌举的很高,落下来时却很轻。他的手只是蜻蜓点水般落在阿狗的脑袋上。

    冯铁匠用手抚摸着阿狗的脑袋,说:“我要的是银子,你把我要的银子带来了。我为什么还要打你啊?没事了,快去帮我干活吧。”

    “哎,知道了。老爹。”阿狗答应着,一脸的欢喜的跑到灶台前。阿狗知道,他现在所能做的工作便是烧火了。

    阿狗刚拉了一下风箱,冯铁匠忙叫阿狗说:“你过来,我有话说。”

    阿狗心又一紧,莫非老爹反悔了?他乖乖的回到冯铁匠跟前。

    冯铁匠拿眼睛打量着阿狗,说:“我昨天打你的时候忽然发现,你小子的个头不矮了。从现在开始,你不要烧火了。”

    “不烧火了?我干什么啊?”阿狗摸着自己的小脑袋,不解的问。

    “抡锤子打铁。”冯铁匠笑着说,“以后,出力的活该是你干了。”

    打铁的日子很辛苦,也很单调。好在,自从阿狗开始抡锤子打铁后,冯铁匠就不怎么打了了。

    在“叮叮当当”的打铁声中,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了。阿狗的个头也越来越高,他身上的力气也越来越足了。刚开始,阿狗是两只手抱着锤子打铁。半年后,阿狗一只手就能拿得动锤子了。

    看着阿狗打铁的技术日渐成熟,冯铁匠干脆把打铁的活都交给阿狗了。他自己则弄了一些竹子,编制了一张床,放在草屋西边,靠近沙漠的地方。每日,冯铁匠便躺在竹床上,对着大漠落日,自饮自斟。小日子过得格外的惬意。

    冯铁匠生活惬意了,他对阿狗便不再那么的苛刻。一天的活干完后,冯铁匠会给阿狗半个时辰的自由。阿狗便去找木蓉玩。

    在阿狗的身子越来越强壮时,木蓉的身子也发生了变化。之前,阿狗和木蓉在一起,只是简单的快乐。现在,阿狗再看到木蓉后,他心里会时不时的有一些异样的冲动。比如说,阿狗看着木蓉,脑海中就会莫名的蹦出一个想法,想紧紧的搂着木蓉,亦或是在木蓉脸上狠狠的亲一口。

    每当这种想法产生时,阿狗都会很声自己的气。他觉得这样的想法很龌龊,很不好。至于这些想法为什么不好,阿狗却说不出所以然。

    阿狗并不知道,他之所以会有这些想法,是因为木蓉越来越有女人味了。

    在一个天边挂着彩虹的傍晚,木蓉把乌黑的头发盘起来,坐在小溪边,落日的余晖洒在木蓉的身上,阿狗的心里又涌动着一股热浪。他的目光紧紧的盯着木蓉细长的脖子,心里始终有一个念头,想在木蓉的脖子上轻轻的亲一口。

    不自主的,阿狗的头伸向了木蓉。木蓉猛然回头,吓了阿狗一跳。阿狗的脸刷一下子就红了。木蓉感觉到了阿狗的异样。

    “阿狗哥,你是怎么了?”木蓉看着局促不安的,不解的问,“你的脸怎么这么红啊?你是不是生病了?”

    “没有,没有。”阿狗随口否认了。

    “哦,我还以为你生病了呢。以前,我发烧的时候,脸也红红的。”木蓉确信阿狗没有生病,她便放心了。“阿狗哥,你说我好看吗?”

    “蓉儿,你今天真的好看。你今天的样子就像……”阿狗想了好一会,想起传说中的仙子。阿狗并没有见过仙子,只不过,每个人都说仙子漂亮,仙子自然就是漂亮,“蓉儿,你今天就像是仙子一样漂亮。”

    听了阿狗赞美的话,木蓉脸蛋绯红,缓缓的低下了头。

    好一会,木容抬起头说:“阿狗哥,阿爹给我做了一个簪子,是不是我用簪子把头发盘起来就好看了啊?。“

    木蓉把头上的木簪子取下来,递给阿狗。阿狗看到木蓉手上的木簪子极其普通。

    “蓉儿,你喜欢簪子啊?我给你做一个吧。”阿狗说。

    “你会做吗?”木蓉似乎有些不相信阿狗的话。

    阿狗并不打算反驳木蓉的话,他是要用实际行动来证明自己了。回去后,阿狗就找了一块上好的铁。他不敢占用工作的时间,只能是冯铁匠告诉他可以休息后,他才能打造簪子。

    冯铁匠看出了阿狗的心思,这次,他不仅没有批评阿狗,反而还给阿狗出主意呢。

    “你打造的簪子光秃秃的,一点都不好看。鬼才会喜欢呢。要是在簪子上雕刻出一朵花,可就完美了。”冯铁匠说。

    “雕刻?可是我不会。”阿狗摇摇头说。

    冯铁匠转身回到自己房间里,不多时,他拿出一本书,丢给阿狗。

    “自己看吧。”冯铁匠说。

    阿狗从地上捡起书,书很破,连名字都没有了。他翻看里面,每一页都有一幅画,然后下面讲述的是雕刻手法。阿狗知道了,冯铁匠给他的是一本和雕刻有关的书。

    “老爹,你会雕刻啊?”阿狗惊讶的问。

    冯铁匠用手指着阿狗,好一会,冯铁匠冷冷的说:“趁我还没有动怒之前,拿着书给我滚蛋。”

    阿狗吐了吐舌头,带着书走开了。而冯铁匠则躺在他的竹床上,开始喝酒。

    阿狗听过木蓉讲过她和木蓉花的故事。所以,阿狗想在打造的簪子上雕刻一朵木蓉花。

    木蓉说,等到木蓉花开到一千朵的时候,她母亲就回来了。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木容所说的话阿狗都会用心的记着了。

    一个落霞满天的傍晚,两个人肩并肩的站在沙漠边。木蓉看着辽阔的沙漠,阿狗则看着身旁的木蓉。

    木蓉扭头,莞尔一笑,说:“阿狗哥,你别这样看着我啊,我会不好意思的。”

    “蓉儿,你闭上眼睛。”阿狗很认真的说。

    “为什么要我闭眼睛啊?”木蓉不解的问。

    “你闭上眼睛嘛,我有一件礼物要送给你。”阿狗说。

    “真的吗?有礼物送给我,太好了。”木蓉顺从的闭上了眼睛,然后伸出双手。

    阿狗从怀里拿出那根他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才打造并且雕刻好的木蓉花簪子,轻轻的插在木蓉的头上。然后,阿狗端详了少许,说:“好了,蓉儿,你可以睁开眼睛了。”

    木蓉睁开眼睛,看着空空如也的双手,秘迷茫的问:“阿狗哥,你送给我的礼物呢?”

    阿狗用手轻轻的弹了木蓉的脑门,笑着说:“傻丫头,没有感觉到了吗?我送你的礼物在你头上啊?”

    听了阿狗的话,木蓉边把头上的簪子取下来。当木蓉看到美丽的簪子,和簪子上那朵美丽的木蓉花时,木蓉一下子愣住了。然后,眼泪就一颗一颗的流了下来。

    看到木蓉流泪,阿狗慌了。他以为木蓉不喜欢簪子呢。

    阿狗一边为木蓉擦眼泪一边小声的说:“蓉儿,你是不是觉得这个簪子不够好啊?你不要哭,你要是不喜欢,我明日再给你造一个。”

    “阿狗哥。”木蓉抬起头,泪眼汪汪的看着阿狗。

    “蓉儿,你怎么了?”阿狗被木蓉看的有些不知所措了,他的手里本是拿着一个小手帕给木蓉擦泪,现在,他也不知道擦眼泪了,手就这么尴尬的放着。

    木蓉张开双臂,紧紧的抱住阿狗。

    幸福来得太突然了,阿狗一时怔住了。他手里的手帕掉在地上,两只手在外岔开,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更不知该放在哪里了。

    好一会,阿狗才遵从本能,轻轻的搂住木蓉。

    从木蓉身上散发出淡淡的香味,飘进了阿狗的鼻子里。阿狗的心开始慌乱了,像是有个小动物闯了进去。阿狗不敢抱着木蓉,他怕再抱下去,控制不住自己 。

    阿狗推开木蓉,低头看着地上的沙粒。木蓉也有些不好意思了。她也低着头不说话。

    风柔柔的吹着,阿狗的心“砰砰”的跳着。

    对于交谈中的两个人来说,沉默是最尴尬的时刻。可此刻的沉默并没有让他们两人感觉到尴尬。沉默中有一丝甜蜜,一点温馨。两个人都想享受这份难得的沉默,难得的安静。

    他们虽然没有语言上的交流,他们的心却是走在了一起。

    夜幕降临了,他们才牵着彼此的手,依依不舍的惜别。仿佛,此刻的分手是永久的别离了。阿狗的心灵总有一丝隐隐的不安,他也不知道在甜蜜温馨的时刻会有不安。因为对于所有来说,他们的未来才刚刚开始,他们的明天一定会很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