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修真小说 > 红尘小仙 > 第十四章生死一念
    天亮后,女人起床来到外屋,看着空荡荡的床铺,女人心生感慨:这个阿狗,为了木蓉真的是连命都可以不要啊,如此痴情的男人,世间罕见了。

    阿狗不知道性命对于他来说有多重要,但他体会到木蓉对他的重要。

    一整夜,阿狗都没能入睡。因为他一闭上眼睛,便看到了木蓉,那张清秀脸蛋正在一点点的消失。

    天不亮,阿狗就起床了。他本是想和女人打声招呼,可当他看到女人睡得很恬静,遂就作罢了。

    好在雨已经停了。阿狗摸着黑,一步一滑的往“桃源村”赶。

    当他来到“桃源村”时,天刚刚放亮。他那只受伤的腿又开始出血了,阿狗也顾不得的处理伤口了。他一瘸一拐的来到了木蓉家。

    木蓉的父亲蹲在门口,一脸的愁容。白大夫则坐在床边,脸上的表情是阴晴不定。

    “奇怪了,真是奇怪了。”白大夫连连的摇头说。

    “大夫,怎么样啊?木蓉还没醒过来吗?”阿狗来到白大夫身旁,小声的问。

    白大夫抬头,看了阿狗一眼,吃惊的问:“你小子怎么跑来了?不是让你在我家休息吗?你的腿好了吗?”

    白大夫的目光锁在阿狗的腿上,他看到阿狗的腿还在出血。

    “快点坐下,我给你包扎伤口。”白大夫说。

    “不用了,大夫。”阿狗忙说,“你快点给木蓉看病吧。我的伤不碍事。”

    “她的病啊!”白大夫摇摇头,一脸沉重的说,“恐怕我是无能为力了。”

    白大夫的声音不大,但阿狗和木昇都听到了。两个人不约而同的把目光对向白大夫,两人的脸色也同样因为恐惧而渐渐的变白。

    “怎么会这样啊?白大夫,你可是我们这里的唯一的大夫啊,你怎么能说无能为力啊?”因为害怕,木昇的话也有些前后不搭了。

    “我是大夫,但我不是神仙。”白大夫说,“木蓉的病啊,很是奇怪。我摸了摸她的心脏,是有跳动。可是,她的鼻子并没有呼吸。也就是说,她现在呈现的症状是有一半像是死人,有一半又像是睡着了活人。我行医多年,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奇怪的病人。”

    白大夫默默的整理桌上的药箱。

    阿狗一把抓住白大夫,激动的说:“大夫,你不能走啊,你走了,木蓉怎么办啊?”

    “我说了,她的病症,我都没有见过,你让我如何医治?”白大夫叹了口气,说,“生死有命,老是阎王爷想让她走,谁都拦不住。”

    白大夫的最后这句话已经说得很明了了。阿狗的手松开白大夫,他慢慢的转过身,看着床上的木蓉。阿狗的心里像是有一个东西,堵得慌。他觉得,不能在待在房间里了,不然他会爆炸。

    走出房间,阿狗像脱缰的野马,他顺着门前的路大跑。受伤的那条腿在他每次脚步落地时,都让他感觉到钻心的疼痛。不过,阿狗很享受这种钻心 感觉。腿上的痛可以分解他心里的痛。有时候,或者说大多数时候,相比于肢体的痛,心里的痛更要命。

    跑到无路可跑了。阿狗双膝跪地,仰头看着苍天。木蓉说过,当想哭的时候,就抬起头,这样眼泪就流不出来了。

    “啊!!!”

    阿狗放声大喊。声音在山涧回荡,惊起了山涧的飞鸟和野兽。

    大喊一声,心中的闷气稍稍的发作出来,阿狗的心不再那么的憋屈了。

    他忽然觉得身乏力。

    他累了,不只是身体,还有他的心。

    他之前之所以能强撑着,因为心中还有一口气,一股希望。白大夫的话像一根针,扎破了他的心,让心里 那口气放出来,他整个人就瘫痪了。

    也不知躺了多久,阿狗觉得有一个东西在舔舐他的手。阿狗缓缓的坐起来,他看到白灵正看着他呢。

    “白灵,你怎么来了?”阿狗抱起白灵,用手抚摸着白灵的小脑袋,说,“白灵,你知道吗?你的小主人为了救你,她就要死了。你的小主人要是死了,我该怎么办啊?白灵,你能告诉我,我该怎么办吗?”

    白灵躺在阿狗的怀里,很是乖巧。

    云层淡淡的散去,天边闪现出一道彩虹。阿狗想到上次他和木蓉看到彩虹时,两个人都默默的许下了愿望。

    “白灵,你知道吗?上次,我对着彩虹许下的愿望是要和木蓉相依为命一辈子。”阿狗淡淡的说。

    “吱吱!!”白灵叫了一声。

    阿狗低头,他看到白灵正冲他眨眼睛呢。阿狗很是惊喜,他忙问:“白灵,我说的话你能听懂了吗?”

    白灵又冲他眨了眨眼睛,像是对他的回答。

    “白灵,你太厉害了,我说的话你都听懂了。”阿狗很高兴,他站起身,高高举起白灵,说,“真是太神奇了,白灵,要是木蓉知道你能听懂讲话,她一定很高兴。”

    提及木蓉,阿狗的心“咯噔”一下,脸上 快乐瞬间消失了。

    “阿狗,阿狗!!”

    阿狗听到冯铁匠在山下喊他。他深深的吸了口气,调整了自己的情绪,带着白灵下山了。

    冯铁匠正在山脚等着阿狗呢。

    阿狗看到冯铁匠,心里又是一紧,他这一天多,心思都放在木蓉身上了,也没有回家,冯铁匠一定是生气了。

    “老爹,你怎么来了?”阿狗问。

    “你心里还有老这个老爹啊?”冯铁匠板着脸说,“我还以为,你的老爹已经死了呢。”

    “老爹,你听我解释……”

    不等阿狗把话说完,冯铁匠举起手,因为他看到阿狗怀里的白灵了。冯铁匠用手指着白灵,怒道:“你怎么还抱着这个妖孽啊?”

    阿狗低头看着白灵,分辨说:“老爹,白灵不是妖孽了。”

    “好啊,你小子长大了,学会顶嘴了?”冯铁匠走到阿狗身边,伸手拧着阿狗的耳朵,使劲的往上提,痛的阿狗咧着嘴。

    “老爹,疼,疼。”阿狗龇牙咧嘴的说。

    “老子就不信还治不了你了。”冯铁匠说,“村人都说这个东西是妖孽,它就是妖孽。你把妖孽给我,让我处死它。”

    阿狗被冯铁匠恐吓惯了,他从没想过要反抗冯铁匠的意愿。可阿狗也不想把白灵交给冯铁匠,他便松手,放跑了白灵。

    冯铁匠把阿狗带回家,他把阿狗关在打铁的房间里。

    “你小子跟我在屋里好好的反省吧。啥时候知道自己错了,我啥时候给你开门。”冯铁匠把房门反锁上,便离开了。

    夜幕来临,天气渐渐的愣了,但阿狗的心并没有冷却。虽然他被关在房间里,他的心却是留在了木蓉的身边。

    “吱吱!!”

    阿狗听到白灵的叫声。他忙跑到门口,眼前的一幕让阿狗惊呆了。白灵正用它的牙齿咬着冯铁匠用来挡门的木棍。地上一片木屑,可以想象,白灵已经咬了很长时间了。

    木棍很粗,但白灵有着“铁棒磨成针”的精神,终于,白灵把木棍咬断了,阿狗推开房门。白灵在前面带路,阿狗在后面跟着。

    前面一个岔路口,向左是去木蓉家的路,向右是去“入云峰”的路。白灵选择了向右的路,阿狗忙拦住白灵,说:“白灵,你走错了,那一条才是去木蓉家的路。”

    白灵抬头,冲阿狗吱吱的叫,仿佛是在说它没有走错路。

    阿狗摇了摇头,心想,畜生就是畜生,虽然是略懂人性,但还是不能和人的才智相比。

    阿狗弯腰,想抱起白灵。白灵从阿狗的双腿间窜了过去。阿狗转身,看到白灵“吱吱”的冲着他叫,叫声很是急切。

    随即,白灵转身跑了一段路,白灵回头,看到阿狗还在原地站着,又是一阵急切的叫声。

    阿狗似乎明白了白灵 意思,他决定要跟着白灵走了。

    一人一狐,走了有三里路,来到了溪边的一块空地。

    对于这里,阿狗很是熟悉,因为他和木蓉两个人曾不止一次的来过这里。木蓉告诉过阿狗,她喜欢听这里溪水的声音。

    如今,青山依旧,流水依旧,伊人呢?

    红颜不老只不过是一个美好的愿望吧。

    阿狗看到木昇在溪边挖坑,木蓉在一旁躺着。阿狗明白木昇的意图了,他忙跑过去,抢过木昇手中的铁匠,大声的质问:“木大叔,你这是做什么啊?”

    木昇叹了口气,垂着头说:“阿狗,我明白你的心情。其实,我也不想这样。可是,事实已经发生了,我们都得接受事实吧。”

    “木大叔,木蓉没有死呢。”阿狗大声的说。

    “阿狗,你冷静啊。”木昇说,“都过去两天多了,蓉儿始终是没有知觉。刚才,我把手指放在木蓉的鼻孔试过了。木蓉现在连呼吸都没有了。人死了,入土为安。我知道,木蓉喜欢这里的风景,我把他葬在这里,也算是了却了她的一个心愿吧。”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阿狗放下铁锹,他趴下,把耳朵贴在木蓉的胸口,静静的听了好一会。阿狗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因为,他听不到木蓉的心跳了。难道,木蓉真的死了吗?

    阿狗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但是,事实已经发生。他不相信,又能怎么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