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修真小说 > 红尘小仙 > 第十七章远行
    正如木昇所担心的那样,当阿狗说出要离开“桃源村”,去昆仑寻仙时,冯铁匠你勃然大怒。他把手中吃饭的碗朝阿狗扔了过来。

    好在阿狗现在伸手还算敏捷,躲过了飞来的碗。

    “吆喝,你小子胆子越来越大了。敢和我对着干了。”

    冯铁匠寻了一根棍子,朝阿狗走来。阿狗双膝跪地,痛苦的说:“老爹,这么多年我,我从来不敢违背你的意愿。可是,这一次我要对不起你了。”

    冯铁匠的棍子都举起来了,他听了阿狗的话,顿了顿,缓缓的放下棍子。

    “看来你真的是长大了,有自己的主见了啊。”

    冯铁匠摇摇头,扭身离开。阿狗抬头,他看到冯铁匠的身子一瘸一拐。阿狗的鼻子一算,这么多年,他还从未仔细的审视过冯铁匠,今日,阿狗感觉到了冯铁匠的苍老。他佝偻的身子,还有他头上花白的头发。

    不由自主,阿狗的眼泪流了出来。之前,阿狗的心里只想着冯铁匠不止一次的打他了。此刻,阿狗想起了冯铁匠对他的关爱。不管冯铁匠再怎么打他,他都是他老爹。养儿防老,现在,冯铁匠老了,他这个做儿子的却要远行了。想到这一点,阿狗心里就觉得很愧疚。

    “老爹,我向你保证,我一定很快的就回来。到时候,我哪里都不去了,我就守在你身边,赡养你。”阿狗说。

    冯铁匠转过身,用手指着阿狗,狠狠的说:“今天,你要是敢走出这个房门,你就不再是我儿子。咱们的父子关系,从此一刀两断了。”

    冯铁匠是真的动怒了,他转身时,不小心扭到了腰。

    “哎吆!!!”

    冯铁匠只觉得腰间一阵刺骨的痛,他不由得叫出声来。阿狗看到冯铁匠一手扶着腰,脸上的样子极其的痛苦。阿狗忙跑过去,伸手扶着冯铁匠,说:“老爹,你没事吧?”

    “你给我滚蛋。”冯铁匠把阿狗给推开。

    阿狗只能怔怔的看着冯铁匠艰难的走到竹床边,慢慢的躺下。阿狗默默的走过去,低头站在冯铁匠身旁。

    “我就不明白了,你叫阿狗,你小子的心真的让狗吃了吗?老子为了你,把一条腿都弄断了。还有,我抱着你,翻山越岭来到这里,你知道有多辛苦吗?你倒好,为了一个女人,你竟然要离开我?你说,你这么做对得起你的良心吗?”冯铁匠越说越激动,最后,他用手拍打着竹床,有几根竹子都被他打断了。

    “老爹,你也见过蓉儿,她多么可爱啊。她那么善良,那么单纯,她怎么可以死呢?”说到“死”字,阿狗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痛苦,他哽咽着说,“蓉儿才十三岁啊,她还是一个孩子,老爹,我不能看着她死啊?”

    “你给我滚蛋。”冯铁匠说,“我现在不想看到你,你给我到外面跪着去。”

    阿狗看着冯铁匠,冯铁匠已经迷上的眼睛。他寻思了片刻,转身来到外面。他就跪在屋门口,他想用自己的意志感动冯铁匠,他相信冯铁匠不是一个铁石心肠的人。

    冯铁匠一觉醒来,天已经大黑了。他揉了揉自己扭痛的腰,虽然现在还是有一点痛,但已经好多了。

    “阿狗……”冯铁匠本是要喊阿狗准备晚饭,当他喊出阿狗的名字时,忽然想到自己刚和阿狗赌气呢。现在,不能喊他,不然自己太没有面子了。

    冯铁匠走到房门口,看到了门外跪着的阿狗。

    “怎么?你这是要挟我吗?”冯铁匠瞟了阿狗一眼,冷冷的问。

    阿狗没有说话,他直直的腰板,抬起头,倔强的看着冯铁匠。

    “好,你小子有种。我看你能坚持多久。”冯铁匠转身进了房间,他顺手把房门关上了。

    沙漠昼夜温差极大。白天太热,阿狗只穿了一件单衣。此刻,当冷冽的风从沙漠深处吹来了,阿狗觉得到了彻骨的冷。

    除了寒冷,阿狗还要忍受着饥饿的折磨。为了木蓉,阿狗已经两天没有吃东西了。之前,因为一直为木蓉的性命而担忧,阿狗并不觉得饿。现在知道木蓉有生的希望了,阿狗的心放了下来,他也感觉到了饥饿了。

    “要是有人给我一个馒头多好啊。”阿狗心想。

    稍顷,白灵跑了过来,阿狗看到白灵的嘴里叼着一个馒头。白灵把馒头放在阿狗面前,然后抬着头,看着阿狗。

    阿狗伸手摸了摸白灵的头,说:“白灵,你真好,谢谢你了。”

    阿狗捡起馒头,三两口,整个馒头便下肚了。有了这个馒头的充饥,阿狗觉得自己可以跪一晚上了。

    “白灵,你走吧。”阿狗说。

    “吱吱!!”白灵边叫着边摇头。

    “白灵,你是要在这里陪着我吗?”阿狗问。

    白灵点点头。

    “白灵,你真好。”阿狗又摸了摸白灵的小脑袋。白灵蹲在阿狗的左边,眼睛盯着房门,样子非常的认真。

    一人一狐,跪倒了天亮。

    当冯铁匠天亮后打开房门时,他看到门前跪着两尊塑像了。一夜的风沙,让阿狗和白灵身上都是沙子了。

    “你还要跪下去吗?”冯铁匠问。

    阿狗本是在浅睡,听了冯铁匠的话,阿狗打了一个冷战,忙睁开眼睛,并抖落身上的沙子,说:“老爹,你和我说话吗?”

    “你给我进来。”冯铁匠冷冷的说完便转身回屋了。

    阿狗没想到冯铁匠会让他起来,所以,当他听到冯铁匠的话,先是愣了愣,然后忙答应着站起身,由于跪的时间太久了,他的两个膝盖都麻木了,阿狗一瘸一拐的走到房间里。

    冯铁匠坐在桌旁的凳子上,阿狗进屋后,站在冯铁匠跟前,冯铁匠用手指了指对面的凳子,说:“坐下。”

    “哎!”阿狗答应着,小心的坐在冯铁匠给他指定的凳子。

    “嗨,你小子的脾气越来越像我,认定的事情,是九头牛都拉不回来了。”冯铁匠叹了口气说。

    “我是你儿子,当然像你了。”阿狗说。

    冯铁匠笑了笑,脸上的笑容很是复杂。

    “看到你,我就想起了我年轻时,为了一个女人,我也是义无反顾,赴汤蹈火。年轻人啊,自认为爱情就是一切啊。”冯铁匠感慨说。

    “那个女人是我母亲吗?”阿狗问。

    “你能不能不打断我说话。”冯铁匠瞪了阿狗一眼,怒道,“昨晚,我也想了一宿,不管我现在给你讲多少道理,你没有经历过,对你来说,都是隔靴搔痒。只有当你在爱情里摔倒了,头破血流后,你才会明白,生命中,除了爱情,还有很多值得你去做的事情。”

    “我救木蓉不是为了爱情。”阿狗说,“就算我现在知道,木蓉以后不会和我在一起,我还是会救她。”

    “既然不是为了爱情,你能给我一个理由吗?”冯铁匠问。

    阿狗摇摇头,说:“我说不出理由。我就是觉得,如果我不去救木蓉,我活着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你走吧。”冯铁匠板着脸说。

    阿狗看着冯铁匠,他是听到了冯铁匠的话,但是,他不敢相信。便又问:“老爹,你是同意让我走了吗?”

    “你小子给我记住,你老爹在这里等着你呢。我给你三年的时间,三年内,你一定给我滚回来。如果回不来,咱们父子之情就一刀两断了。”冯铁匠说。

    “哎,老爹。我知道了。”阿狗起身,冲到冯铁匠跟前,一把搂住冯铁匠,激动的说,“老爹,谢谢你,谢谢你。”

    “白灵,白灵。咱们可以走了,哈哈!!”阿狗走到门口,看到白灵正冲他笑,阿狗弯腰抓起白灵,兴奋的把白灵抛起来,又接住。如此再三,吓得白灵“吱吱”叫,阿狗则哈哈大笑。

    冯铁匠为阿狗准备了一个竹筐,里面放了一些干粮,两件衣服,一双鞋子,一把雨伞,和一些碎银子。

    次日的早晨,阿狗把白灵放在竹筐里,他背起竹筐,于冯铁匠在沙漠边缘作别时,冯铁匠从怀里拿出一个手帕,递给阿狗。

    “老爹,这是什么啊?”阿狗问。

    “打开看看你就知道了。”冯铁匠说。

    阿狗从冯铁匠手中接过手帕,小心的打开,手帕里是一个长命锁,锁的正面写着:长命百岁。反面画着一个字符,阿狗并不认识那个字。长命锁的使用玄铁打造,通体乌黑,唯有一个脚发赤。

    冯铁匠拿起长命锁,戴在阿狗的脖子上。

    “老爹,这是你买给我的吗?”阿狗问。

    “这是你母亲留给你的东西,你要好好的保管。日后,或许你能用的着。”冯铁匠说。

    “我母亲的给我的东西不就是你给我的东西吗?”阿狗问。

    冯铁匠没有回答阿狗的话,他忙催促阿狗说:“快走吧。不然,天黑之前,你走不出‘红尘峡谷’了。还有,记住我的话,外面的人很坏,你凡事都要多个心思。害人之心不可有,但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老爹,我知道了。”

    阿狗双膝跪地,给冯铁匠磕了个头。然后,转身离开。

    鬼吹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