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修真小说 > 红尘小仙 > 第二十五章夜宿荒庙
    阿狗是铁了心要把白灵撵走。原因有二:其一,此去昆仑,山高路远,不知道还会遇到怎样的麻烦,和怎样的人,万一白灵在向现在这样忽然的兽性大发,咬死了人,自己该如何处置?

    其次,若是捉妖师把要把白灵捉去,自己便不好争执了。

    白灵已经杀人了,在阿狗心中,白灵已经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了。

    虽然,阿狗从小没有受过很好的教育,冯铁匠当然也不会教导他做人的道理。但阿狗属于那种人之初,性本善的人。他自有的观念中,便是人与人之间要和睦为善。没有人是可以平白无故的去结束别人的性命。

    白灵知道阿狗是要撵它离开,但白灵就是不走。

    最后,阿狗动用树枝打白灵了,白灵趴在地上,任凭阿狗的抽打。

    “白灵,我告诉你,你要是不走,我可要打死你了。”阿狗凶狠狠的说。

    白灵抬起头,看着阿狗,摇摇头。

    阿狗便拿树枝打白灵,白灵叫了两声,很是凄惨。阿狗是下定了决定,要让白灵离开,所以,即便是白灵苦苦的哀嚎 ,阿狗也不为所动。

    后来,白灵不叫了。

    阿狗以为白灵死了,便停止了手中的树枝。好一会,白灵缓缓的抬起头,当阿狗看到白灵的眼中的泪水时,阿狗的心也软了。他正犹豫是不是真的要把白灵撵走时,白灵扭头走了。

    “白灵,我知道你通灵,你能够听懂我的话。你回‘入云峰’吧。就在那里等着我,我一定会去找你。对不起了,白灵。”

    阿狗的眼睛里也是噙着泪水,他不舍得白灵是因为白灵的躯体里是有木蓉的灵魂。与白灵一别,便是和木蓉相别了。

    白灵走后,阿狗在旁边的空地上挖了一个大坑。虽然他和这两个人并无相视。但阿狗觉得,他是有责任将他们安葬。

    很快,一个可以容纳两个人的坑挖好了。

    挖坑耗费了阿狗不少的力气,阿狗靠着大杨树坐下,吃了一个馒头,缓了缓劲,又把两具尸体拖到坑里。

    “两位大哥,对不住了。虽然你们无礼我在先。但我绝非想取你性命。你们惨遭横祸,我也痛心不已。”阿狗想了想,继续说,“人道是,生死有命,或许是你们命该于此吧。希望你们能够看开,早早登上极乐世界。”

    祷告完毕,阿狗便动手掩埋尸体了。

    穆然,莫名的起风了。

    阿狗正弯腰填土,等他抬头,便看到了一阵黑风将他席卷。风中还夹杂着浓浓的腥味。阿狗不由得用衣袖堵住了嘴巴。

    风越来越大,也越来越黑,阿狗的眼睛被迷住了。

    好一会,风消了,阿狗缓缓的睁开眼睛。坑里的两具尸体不见了。而在地上,留下一排的脚印。很明显,一定是地上留有脚印的“怪物”把三角眼和大龅牙的尸体给带走了。

    阿狗背起竹筐,顺着脚印追去。

    他觉得,自己是打定主意要埋葬两个人的尸体了。现在,两个人不见了,阿狗总觉得他负有一定的责任。

    行了半天的路程,还没有找到“怪物”,阿狗坐下来,休息了片刻,又再次启程。眼看着太阳就要落山了,阿狗赶到一处村庄。

    村庄并不大,和“桃源村”差不多。只不过,相比于“桃源村”,此地格外的荒芜。阿狗走在凸凹不平的村中小道,他感觉到冷冷的寒气和阴森森的恐怖。

    每一户的院门都是关闭,门口长满了老草。很显然,这里已经好久没人居住了。

    若是一户两户的美人居住,阿狗还不觉得诧异,整个村落都是如此,阿狗不由得不心生诧异了。

    一般来说,这样一个居住人口有二三百的村落,其生存里是非常的顽强。就拿“桃源村”来说,从先祖到此,已经过一千多年,依然是人声鼎沸,生生不息。除非是发生过重大的变故,不然,不会整个村庄的人都销声匿迹。

    天越来越暗了,村庄也越来越阴森了。阿狗不敢在次久留了,他摇了摇头,只能放弃追捕“怪物”了。

    就在他转身要走时,他忽然听到了身后有一声响动,阿狗猛然回头,他没有看到任何东西,不远处,唯有一颗半人高的蓬蒿左右摇动。

    阿狗抬头看了看,天地寂然,并无风声。蓬蒿摇摆,定然是有东西触碰了。阿狗拿出匕首,杵在胸前,壮着胆子,朝蓬蒿走去。

    及至蓬蒿,一个黑色的东西从蓬蒿层中飞出,阿狗吃了一惊,后退两步。等他看清黑物时,发现是一只乌鸦。阿狗稍稍松了口气。

    “呱呱!!”

    乌鸦叫了两声,飞出蓬蒿,飞上了不远处的一颗大杨树枝头。阿狗抬头观看乌鸦时,穆然,他看到了天空中飘散着淡淡的炊烟。

    荒村阡陌,何来炊烟?

    阿狗认为定是自己眼花了。他揉了揉眼睛,重新观看。天空的炊烟更浓了,隐隐的,阿狗还闻到了炊烟的味道,一股烧糊的味道。

    阿狗确信,附近一定是要做饭的人家了。

    顺着炊烟飘来的方向,阿狗慢步走去。在村子的西北角,有一个寺院,袅袅的炊烟便是从寺院中飘出。只不过,通往寺院的小道被荒草遮着了,刚才,阿狗从此处经过,并未发现小道。

    寺院不大,一眼望去,院子里长满了蓬蒿,左右两边的侧房的门头上也是挂满蛛网。正殿左侧有一个小门,虚掩着。而袅袅的炊烟便是从正殿后面飘出。

    阿狗小心的走过蓬蒿,轻轻的推动小门,后面果然又是一个院落。相比于之前的院落,这个院落更小了,只有三间小小的抱厦。袅袅的炊烟便是从抱厦中飘出。

    阿狗小心的走到门前,他轻轻的敲门。

    “谁啊?”

    里面是个女子的声音,声音很是甜蜜。阿狗虽然并未看到女子的面容,但从她说话的声音,便可以推测女子定是个娇艳的美人。

    房门开了,从里面探出一个脑袋。阿狗没有猜错,果真是一个绝色美人,粉白的脸蛋,高高的鼻梁,水灵灵的大眼睛,还有那两道会说话的眉毛,阿狗心里比较,此女子虽说比木蓉略差,但丝毫不逊于凤绫儿。

    “你是人?”女子盯着阿狗,问。

    阿狗双手抱拳,说:“我本是要寻找一个‘怪物’,误入这里。还请姑娘原谅。”

    “‘怪物’?什么样的‘怪物’?是像我这样的‘怪物’吗?”女子笑着问。

    阿狗知道,女子是嘲笑他呢,像这么漂亮的女子,怎么会是妖怪呢。阿狗有些不好意思了,冲女子讪讪一笑。

    女子打开门,阿狗看到女子穿的是紫色的衣服,头上扎着紫色的头绳,除此外,别无饰物。一头乌黑的秀发如瀑布般披散在肩膀上。

    “进来吧。”女子说。

    阿狗抬头看了看天色,天已经大黑了,阿狗心想,倒不如在此借宿一晚,明日再启程了。只是,阿狗寻思,若是女子一人在此,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当然是不行了。于是,阿狗问:“姑娘自己在这里住吗?”

    “还有我父亲呢。”女子说。

    阿狗听女子说还有她父亲,便放心进去。阿狗刚一只脚刚踏进房门,女子忽然把阿狗退出去,并关上房门。

    女子的动作太过突然,弄得阿狗有些不知所措了。

    阿狗呆呆的站在门外,心里琢磨自己到底哪里得罪女子了。想来想去,阿狗都没能想清楚其中的原因。

    “姑娘,你要是不方便,我走了。”

    阿狗留下一句话,转身要走。女子打开房门,说:“公子,你能把你竹筐放在门外吗?”

    阿狗看着女子,不解的问:“为什么啊?”

    “因为,因为……”女子寻思了片刻,说,“因为你竹筐里的肉有味了,我闻不习惯那种味道。”

    阿狗放下竹筐,自己闻了闻。确实,之前在吴镇给白灵买的那块骨头,已经一两天了,的确是有点味道。

    既然女人说了,阿狗便把竹筐放在了门口。

    阿狗进屋后,看到房间里的摆设异常的简陋。偌大的房间只有一张桌子,桌上有一盏灯。房间里没有床,也没有凳子,更没有灶台之类的东西。

    阿狗很想问女子没有床晚上怎么睡觉啊?可对方是个女子,若是贸然的问这种问题,会有挑逗的嫌疑。是以,尽管阿狗心里生疑,他也不敢细问。

    夜越来越深了,天也越来越凉了。

    阿狗穿着单薄,他不由得但了个寒颤。女子看到后,问:“你冷吗?”

    “还好吧。”阿狗看着女子回答。同时,阿狗心里有些疑问,他看女子的穿着也很单薄,为什么女子就不冷啊?

    女子仿佛看透了阿狗的心思,忙说:“其实我也冷。你在这里等着,我去哪一些柴火来。”

    女子说着便走出了房间。

    阿狗越打量这个房间,心里越是生疑。如此简陋的房间,根本不是人住的地方。再者了,一个大姑娘,怎么可能住在这么荒芜的地方?

    阿狗心想,等一会女子回来后,定要问个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