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修真小说 > 红尘小仙 > 第二十六章青儿
    外面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阿狗以为是女子回来了,忙走到门口,推开房门,门外站着一个中年男子,男子皮肤黝黑,满脸胡须,一双眼睛很大,但没有神采。

    男子身形消瘦,但个头很高。一身的黑袍,肩膀上扛着一个袋子,有水一样东西从袋子里一滴一滴的落在地上。

    两人相见,具是一愣。

    “老伯你好,我是……”阿狗忽然想不到一个准确的词介绍自己的身份了。他有些尴尬。

    黑衣大汉笑了笑,说:“你是青儿的朋友吗?”

    “青儿?”阿狗随即想到了,大汉所说的青儿应该就是刚才的绿衣女子了。进而,阿狗想到眼前的这位大汉便是绿衣女子的父亲。

    “啊,嗯。”阿狗也不确定自己到底是不是青儿的朋友,但大汉这么说了,他也不否认,“青儿姑娘出去拿柴,让我在这儿等她。”

    “我去把东西放下,一会过来陪你。”黑衣大汉抖了抖背着的袋子。袋子鼓鼓的,,并且还有血从袋子里滴落。

    “莫非他是个猎人,袋子里装的猎物了。”阿狗心想。他和黑衣大汉初相识,并不熟悉,所以阿狗并不敢造次询问。

    黑衣大汉扛着袋子走后半柱香的功夫,绿衣女子来了。

    她把抱来的柴火放在地上,阿狗拿着桌上的蜡烛,点着了柴火。两个人围坐的火堆旁,阿狗发现绿衣女子一直盯着他看,阿狗有些不好意思了,低着头,手里的木棍不停的在地上画圈。

    “公子,你这是要去哪里啊?”绿衣女子问。

    听到绿衣女子的询问,阿狗抬起头,看着绿衣女子说:“昆仑山。”

    绿衣女子皱了皱眉头,显然,她并没有听过昆仑山。“很远吗?”

    “很远。”阿狗说,“绫儿姐说距离这里有一千多里路呢。”

    “绫儿是谁啊?还有,你去昆仑山干什么啊?”绿衣女子接着问。

    “因为……”

    阿狗忽然想起此地很是诡谲,自己还没有弄清楚对方的身份呢,不能贸然的把自己的秘密告诉别说。

    “也没什么?就是闲来无事,听说昆仑山有神仙,我想看看神仙长什么样子。”阿狗说话时眼睛是看着绿衣女子,当他说到神仙两个字时,阿狗明显的看到绿衣女子脸上的鸡肉微微抽搐,虽然幅度很小,但并没有逃过阿狗的眼睛。

    根据阿狗以往的经验,一个人只有心里很恐惧的时候,才会抽搐打冷战。

    “姑娘,你怕神仙吗?”阿狗问。

    绿衣女子挤出一丝笑容,故作轻松的说:“神仙是善良的,我怎么会怕神仙啊。”

    阿狗点点头,表示赞同绿衣女子的话。

    “刚才,我看到一个黑衣大汉了。他是你父亲吗?”阿狗问。

    “你见过我父亲了?他没有伤到你吧?”绿衣女子看着阿狗,一脸的紧张。

    阿狗有些不解了。他疑惑的问:“伤到我?你父亲为什么要伤我啊?”

    绿衣女子或许是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她忙站起身,背对着阿狗,说:“没,没什么?我,我是说,我父亲是个猎人,他手里有刀,我怕他不小心伤到你。”

    绿衣女子的解释更是让阿狗不解了。不过,阿狗并不打算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他心里还有更大的疑问呢。

    “青儿姑娘,我来这里之前,我是在村子了转了一圈,村子里怎么会一个人都没有啊?偌大的一个村子,人都去哪里了?”阿狗也站起身,走到绿衣女子身旁。

    绿衣女子回头,她没想到阿狗会站在她身后,当她看到阿狗时,心里一紧,随即,绿衣女子急忙把头转过去。

    阿狗以为,是自己离得绿衣女子太近了,让她害羞了。

    其实,阿狗并不知道,绿衣女子转身只是不想让他看到自己变身的样子。在女子转身的同时,她的脸变成了青面獠牙的样子。

    女子是修行未足的厉鬼。她刚幻化人形不久,不能很好的控制人的皮囊。当她情绪激动时,便会露出原形。

    刚才,阿狗毫无征兆的出现在女子身后,女子心中吃惊后,心神不定,便会现出原形了。

    “对不起,青儿姑娘。”阿狗后退两步,离开青儿,说,“我没有吓到你吧?”

    青儿让自己的心情平复,她的脸又恢复成人形了。

    “不怪你,是我自己太过紧张了。”青儿说,“我还没有请教公子的姓名呢?”

    “我叫阿狗。”阿狗说,“姑娘是不是觉得这个名字很好笑啊,我也不知道,我父亲为什么就给我取了一个这样的名字。”

    “我不觉得你的名字难听啊?”青儿说,“我的名字叫青儿,你应该知道了吧。”

    青儿的话让阿狗很受用。因为当他说起自己的名字时,十人会有九人觉得他的名字很难听。唯有这个青儿还有木蓉不会觉得他的名字难听,从心底里,阿狗就把青儿划分为和木蓉一类的人了。

    “青儿姑娘,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阿狗问。

    “问题?什么问题啊?”青儿看着阿狗,一脸的迷茫。

    “偌大的一个村子,怎么就看不到一个人影啊?他们都是去哪里了?”阿狗问。

    青儿眨着眼睛,想了好一会,说:“这个村子……”

    “这个村子名唤‘无为村’。”青儿放父亲接过青儿的话,边说着边进了房间。青儿忙跑过去,把头倚靠在黑衣大汉的胸脯上,说,“爹爹,你回来了。”

    黑衣大汉抚摸着青儿的脑袋,低着头,一脸慈祥的看着青儿。随后,黑衣大汉推气青儿,说:“你这孩子,没大没小,还有外人在呢。”

    青儿看向阿狗,她发现阿狗也在看她。青儿冲阿狗眨了眨眼睛,一脸的调皮。

    “村子里的人都是靠打猎为生。也不知怎么了,从去年冬天开始,村子里的猎人们打不倒猎物了。”黑衣大汉边说边走到了苟霍旁,他伸出手,取着暖,说,“由于打不倒猎物,村子里开始有人饿死了。先是老人孩子,最后又是大人。当村子里的人饿死有一半时,人们开始恐慌了。”

    顿了顿,黑衣大汉接着说:“关于一则谣言慢慢的传开了。他们都说,村子是受到了诅咒,住在这里的人到最后都会被饿死。没有人知道诅咒的能够持续多久,但更多的人是不想呆在这里等死。于是,在春日到来时,这里的人都离开了。”

    黑衣大汉的话让阿狗想到了“桃源村”。阿狗也不知道“桃源村”的人现在能不能猎取的猎物,如果再猎取不到猎物,恐怕“桃源村”的下场便和此地一样了。

    “你们为什么不走啊?”阿狗问。

    “从我祖父辈开始,我家就在这里,这里就是我的跟,哪怕是死,我也要留在这里。”黑衣大汉说,“对了,光顾着说话了,你们是不是饿了,我给你们拿食物去。”

    黑衣大汉起身离开。

    青儿在阿狗的对面坐下。她盯着阿狗,问:“阿狗,你竹筐里装的什么东西啊?”

    青儿提到了竹筐,阿狗这次想到,他的竹筐还在外面放着呢。阿狗忙说:“哎呀,姑娘,我能不能把竹筐拿进来啊?”

    听到阿狗要把竹筐拿进来,青儿脸色浮现了恐惧之色。阿狗并不知道,风铃儿送给她的“避妖符”不仅能够避妖,还能避邪。青儿是鬼,属于邪气,是怕阿狗竹筐里的“避妖符”。只不过阿狗自己不知而已。

    “不要啊。”青儿忙失色道,“你的竹筐腥味太重了,我闻不惯,你还是把竹筐放在外面吧。再者,这里没有人,放在外面也不怕会有人拿走。”

    “你们两个,讨论什么呢?”黑衣大汉回来了,他手里拿着一大块肉,一进屋,整个房间里便是腥味了。

    阿狗很是奇怪,既然青儿怕竹筐里肉的腥味,为什么现在不怕肉腥味了?

    阿狗用眼睛看着青儿,青儿自然是知道阿狗心里的想法了。她低着头,没想到怎么回答了。

    黑衣大汉看着青儿,又看了看阿狗,他觉得两人的表情很是奇怪,便问:“小公子,你告诉我,你们刚才说什么呢?”

    “我的竹筐在门外,我想拿进来,青儿不让我拿进来。”阿狗如实 回答。

    “哦,不就是一个竹筐嘛。拿进来便是了。”黑衣大汉说,“你坐着别动,我帮你拿进来。”

    黑衣大汉把肉放在地上,转身走出房屋。青儿忙喊:“爹爹……”

    “怎么了?女儿。”黑衣大汉回头看着青儿,问。

    青儿眨了眨眼睛,说:“我觉得还是把竹筐放在外面吧。反正公子明日就要离开了。”

    “女儿,你这便不是待客之道了。公子刚来怎么就让公子走啊?公子若是在这里住的舒服,就不走呢。”黑衣大汉冲阿狗笑了笑,说,“公子,我说的对吗?”

    阿狗忙摇头,说:“老伯,明日我还要赶路呢,就不在这里逗留了。”

    “好吧。你要是熬过今晚,明日你就离开。”黑衣大汉笑了笑。

    黑衣大汉走出房间,他看到竹筐就在门口放着。黑衣大汉来到竹筐旁,掀起竹筐的盖子,从框放射出一道金光,击中了黑衣大汉。

    鬼吹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