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修真小说 > 红尘小仙 > 第二十九章青儿的身世
    青鬼知道自己的修行浅,打起来不是“四方鬼魅”的对手。是以,在“四方鬼魅”说话要动手时,青鬼先出击了。

    青鬼用自己的身子撞向“四方鬼魅”。

    在青鬼身子触碰到“四方鬼魅”的刹那,“四方鬼魅”的身子散开了,或者说,“四方鬼魅”的身子像烟雾一样,消散在四周了。

    青鬼一击不中,她忙飘向阿狗,拎着阿狗,撒腿便跑。

    阿狗跟随着青鬼,腾云驾雾,也不知走了多远的路程。当青鬼把阿狗放下时,两人已经来到一个陌生而又奇幻的地方。

    看到那些高耸入云大树,阿狗的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

    树上生长的不是树叶,而是一个个闪晶晶的圆球,每个圆球都发出不一样的光芒,红色,紫色,蓝色……

    脚底下,是一簇簇的花儿,踩上去,便会发光。把脚拿开,光便没有了。放眼望去,整个世界都像是五彩缤纷的梦。

    “这是什么地……”阿狗扭头,看到长相吓人的青鬼又变成了楚楚动人的青儿了。

    “你到底是人是鬼?”阿狗诧异的问。

    “我曾经是人,变成了厉鬼,我努力了五百年,又想做人了。”

    青儿的眼睛幽幽的望着树上亮晶晶的圆球,她的声音也变得缥缈了,像一个来自远处的梦,穿过百年的迷雾,彷徨,孤独。经历了岁月的洗礼,让她的声音变得更有故事了。

    阿狗的心也渐渐的沉重了,他凝视着眼前这个或人或鬼的青儿,心里竟然有一丝怜悯。潜意识中,阿狗觉得青儿身世应该很是曲折。

    “我曾听老人说,只有死后的冤魂才能变成野鬼。莫非,你也有冤屈?”阿狗问。

    听了阿狗的话,青儿的眼泪不自觉的流了出来。阿狗举起衣袖,想为青儿擦眼泪,忽然又想到了男女授受不亲了。便又放下衣袖。

    “我死的时候才十岁。”青儿说。

    “你怎么知道生前的事情?”阿狗有听人说,人死后是要过奈何桥,喝孟婆汤。喝了孟婆汤,人就失去了前世的记忆。所以,当青儿说及自己可以记住前世的事情时,阿狗是有些惊讶。

    “我有一个很疼爱我的母亲。”青儿并没有回答阿狗的话,而是选择继续说下去。她做鬼五百年了,自己的故事也在肚子里储存了五百年,现在,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可以交谈的人,青儿觉得是得把自己的故事讲出来了。

    阿狗乖乖的看着青儿,此刻,他已经忘记了自己身处的困境,也忘记了自己肩膀上的责任,他只想静静的坐着,静静的做一个聆听者。

    “我有一个很疼爱我的母亲。但我父亲对我很不好。父亲的脾气暴躁,并且喜欢喝酒。当父亲喝醉酒后,他的脾气会变得更加的暴躁。”青儿的语调很低,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百年,但父亲对她带来的伤害,依然没有消除。

    “父亲不喜欢女孩子。所以,在我母亲生了五个女孩后,父亲依然想要一个男孩。只是,老天爷似乎是故意和父亲作对。在母亲生了我五妹妹后,忽然死了。”

    顿了顿,青儿接着说:“母亲去世时,我虽然只有五岁,但我已经能够清晰的记得当时的事情了。我就在母亲身边,母亲说她很难受,然后就吐了一口血,我就拿了一条毛巾帮着母亲擦血。擦着擦着,母亲就死了。”

    “母亲死后,父亲的酒量就更大了。他喝了酒后,就在家里发酒疯,先是打我大姐,二姐。等我打了,父亲又开始打我。”

    “当我八岁时,我就开始做家务了。上山砍柴,然后烧水做饭。这些事情虽然辛苦,但只要是父亲不发脾气,不打我们,我就很安心了。”

    “安心的日子并没有过太久。或者说,有那么一段安心的日子,却像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很是难得,但也很是让人恐惧。在我砍柴回家后,家里来了一个人,陌生的男人,我没有见过他。父亲则用手指着那个陌生的男人说,你跟他走吧,以后他就是你的老公了。”

    “对于老公,我并没有概念。我只是知道,父亲不要我了。如实的说,离开了父亲我并不赶到难过。但是,离开我的姐妹,我就很痛苦。我死活不要跟着那个人走。”

    “最后,那个人放弃了。他冲着父亲要回二两银子时,我才知道,是父亲喝酒没有钱了,才把我买给了那个人。原来,在父亲的眼中,我只值二两银子的酒钱。我的心寒了,眼睛黑,我晕了倒了。”

    “当我醒过来时,我看到自己躺在床上,没有穿衣服。而旁边站着那个男人,让我恶心的男人。他正慢慢的脱自己的衣服,我看到他肥胖的身子,油腻的笑容,还有让我呕吐的气味,我整个人都快要疯掉了。当时,我给自己发誓,就算是死,也不会让这个男人动我。”

    “眼看这个男人就要朝我扑过来了。我顺手拿起床边的一个剪刀。我不知道哪里怎么会有剪刀,或许,是老天可怜我吧。尽管在我成为野鬼后,老天爷是我最大的敌人。但每当我想起那一把剪刀,我还是会很感激老天爷呢。”

    “当那个男人趴在我的身子上时,我用手里的剪刀扎进了他的屁股上。他像被杀的猪一样,大叫一声,跳了起来。然后,他就从我手里夺过了剪刀,用剪刀剪断了我的喉咙。”

    “我倒现在都清楚的记得,血从我喉咙流出来时,是温和的,我还用手摸了摸血,很细腻,很舒服,让我想起了抚摸母亲的胸脯。我想,我就要见到母亲了,所以,我当时并没有痛苦,只有欣慰和解脱。”

    “当我的血流到足够多时,我死了。我的魂魄离开的身子,我跟着一个马头,一个牛头的两个人,飘飘忽忽,来到了奈何桥。在过桥时,我的魂魄跟着“四方鬼魅”跑掉了。因为我没有过奈何桥,没有喝孟婆汤,我并不算阴曹地府中的编制鬼魂。我成了一个四处游荡的野鬼。”

    “我跑出奈何桥并不是一时的冲动,我是有意为之。因为我知道,当我过了奈何桥后,就是要喝孟婆汤了。我不想喝孟婆汤,我想保留前世的记忆,我要记住那个杀死我的人长什么样子,我要报仇。“四方鬼魅”就是循着我魂魄中的煞气找到了我。他可以帮我杀死那个人,但我必须得听从他的话。”

    “于是,我就跟着“四方鬼魅”,到处游荡。三百年前,我来到了这个地方。于是,我就决定要留在这里修行了。这是一个风水宝地,聚集了天地间的灵气。我便吸收这里的灵气,历经了三百年,才幻化成人形。随后,“四方鬼魅”找到了我,他要修炼一种阴邪的法术,需要我帮他杀人。”

    “所以,村子里的人都是你们杀死了?”阿狗问。

    青儿没有回答,但沉默便是承认了。

    “我不想杀人。在我想努力做一个好鬼时,我遇到了你。我不能眼看着你被“四方鬼魅”所杀。”青儿说。

    “你以为,就凭你这两下子,你能摆脱了我吗?嘿嘿!!!”“四方鬼魅”阴笑道,“你简直是痴人说梦。”

    听了“四方鬼魅”的声音,阿狗大惊,忙问:“他来了?”

    “还没有呢。”青儿说。

    “可我听着他的声音,就像是在我耳边啊?”阿狗问。

    “他使用了千里传音的手法。现在,他的人还在千里之外呢,不过,就他的妖术,半个时辰也就赶到了。”青儿从身上拿出一个盒子,交给阿狗说,“这个东西在我身上保存了一百年了。我不想让他落在“四方鬼魅”的手里。我现在就交给你,你把他带走吧。”

    阿狗看着青儿,不解的问:“你不同我一起走吗?”

    虽然阿狗知道青儿是鬼了。可听青儿讲完自己的故事后,阿狗觉得青儿也是一个可怜的鬼。

    “前方便是茅山的结界了。我是鬼,进不去。“四方鬼魅”也进去。你是凡人,是可以进去。你进到结界里,便安了。”青儿再次叮嘱阿狗说,“记住,这个盒子里的东西关系重大,不到万不得已,你千万不要打开。”

    “盒子里的东西很危险吗?”阿狗问。

    “祸兮福兮所附,福兮祸之所依。福祸谁又能谁的清楚啊。”青儿推了阿狗一把,催促说,“时间不多了,你快点走吧。”

    阿狗回头张望,他看到青儿双手抱着肩膀,蹲在大树下,身子瑟瑟发抖。此刻,阿狗所看到的青儿不是厉鬼,而是一个娇小可人的女孩子。

    作为一个男人,他怎么能够留下一个女孩子在这里等死啊?

    思来想去,阿狗决定留下来陪着青儿。

    “你不走我也不走了。”阿狗大步走到青儿的身旁,大义凛然的说。

    “不走好啊,今日你们两个都别想离开了。哈哈!!”“四方鬼魅”大笑道。

    青儿摇摇头,脸上浮现出绝望的神情的。既然“四方鬼魅”追来了,他们当真是谁都走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