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修真小说 > 红尘小仙 > 第三十六章仓促的婚礼
    纷纷的落花中,闪现一张床,伴随着落花,缓缓而下。

    床的颜色和下落的桃花是同样的粉红,以至于,等床下降到距离地面很近了,阿狗才看到粉红色的床。

    阿狗确信自己并没有看错,这是一张床,并且是一张大床。

    当然,单从床的面积来说,用大字形容很妥切。或者说,如果不是这个东西的样子像是一张床,可以说它是一间很大的房屋。

    等床,或者说像床一样的东西安着陆后,阿狗站起身,缓缓的走向大床。

    床上挂着粉红色的流苏,透过流苏,阿狗看到床上躺着一个人,盖着粉红色的被子。那个人是背对着阿狗,阿狗只能看到她瀑布般的乌黑的长发铺洒在床上。

    单从她的乌发,阿狗觉得她应该是个美女。至少,她的相貌不会比木蓉差。

    阿狗的心里刚有木蓉的念头,整个桃林便摇晃了起来,如同发生了地震。阿狗已经有了经验,知道是“小姐”动怒了,他忙转移注意力,不让自己想木蓉了。

    “姑娘,是你要找我吗?”阿狗小声的问。

    “他们都喊我小姐,你也喊我小姐吧。”依旧是熟悉的甜美的声音。

    “小姐!”阿狗怯怯的喊了一声,然后它现在床边,一时有些手足无措了。

    过了一会,女人问:“你愣着干嘛,上床啊!”

    女人依然保持着那个姿势,阿狗觉得,女人有些惺惺作态。打心底里,阿狗有些讨厌女人。

    “你不要怪我,我有不得已的苦衷。”

    阿狗心里刚萌生对女人的反感,女人便开口为自己解释了。自从遇到造梦者,阿狗就觉得自己像是变成了透明人,他们都能够看透自己的心思,阿狗在他们面前,就像是被扒光了衣服,这种感觉阿狗觉得很不舒服。

    在阿狗沉默不语时,女人又催促他了。

    阿狗只能收起所有的杂念,硬着头皮往前走了。此刻,阿狗觉得冯铁匠曾经说过的一句话很有道理,当你没有选择时,便只有义无反顾了。

    阿狗脱了鞋子,小心点上了床。床并没有想象中的软,并且还有一点点的冷,站在上面,就像是站在一块石头上。

    从床边,阿狗走了有十多步才到了女人跟前。可见,这张床那是相当的大了。

    “造梦人有告诉你我的容颜吗?”女人问。

    阿狗点点头。不过,阿狗很快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很是可笑。自己是站在女人后面,她怎么会看到自己点头啊?

    阿狗忙说:“老伯有过告诉我。”

    “所以你害怕,不敢正面看我吗?”女人反问,声音中有些不悦。

    “不是,不是。”阿狗忙解释说,“咱们素不相识,在没有得到你的允许之前,贸然看你的容颜是对你的不尊重。”

    对于阿狗这句话,女人似乎很高兴。她说话的语气也变得欢快了。

    “你过来吧,我同意你看到我的容颜了。”女人说。

    阿狗很是不解,女人为什么一直侧着身子啊?难道,她觉得这个样子睡觉很舒服吗?可老是一个姿势睡觉却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阿狗是很有体会。因为阿狗曾有一次睡觉时,一直保持着一个姿势,竟然把自己的胳膊给压麻了。

    带着疑问,阿狗缓缓的绕到女人对面。

    之前,造梦人是不止一次的提醒阿狗,“小姐”的相貌很丑,阿狗也已经有了很足的心里准备,可是,当阿狗真的看到“小姐 ”的相貌时,他还是被女人的相貌所吓到了。

    丑,对于大多数都人来说只是一个形容词,并不是一个量化的词。但对于女人来说,丑是一个极限的词了。如果人的丑态可分为十级,青儿在变成青鬼后的丑为五级的话,女人的丑则是八级了。

    看到女人的那一刻,阿狗忍不住想呕吐。阿狗知道,当着一个人的面呕吐是对别人最大的不尊重,他只有咬紧牙关,努力的忍着。

    “你的表现让我很是意外。”女人说。阿狗看到女人像兔子一样的嘴巴在蠕动,并且他看到女人的乌黑的稀疏的牙齿,阿狗心里又是一阵的翻江倒海。

    阿狗弯下腰,用力的压着自己的肚子,好一会,他肚子才平静了。

    “对不起。”阿狗忙道歉说,“我不是故意要这样。”

    “我没有怪罪你。”女人说,“我为什么要怪罪你啊?你的表现可好了,我很高兴。你知道吗?你是第一个见到我的面后没有被我吓跑的人,并且还是个男人。”

    女人的话是带着玩笑的意味,可阿狗听出了其中的忧伤。没有一个人不喜欢美丽,尤其是女人。阿狗心想,女人这个样子,一定也是承受了很多的苦难了。

    对于饱经苦难的人,阿狗都有一种天然的同情。

    怀着同情的心态,阿狗又重新的审视女人,他努力的从女人那张丑陋的脸上寻找一点点的美丽。最终,阿狗发现女人的眼睛很明亮,也很干净,就像,就像木蓉的眼睛。

    阿狗是一直在警告自己,不让自己想木蓉,可是,他忍不住还是想到了木蓉。

    “你又想那个女人了。”女人淡淡的说。

    阿狗心里一震,他以为女人又要生气了,阿狗忙解释说:“对不起,我……”

    “你不用解释了。”女人依旧用淡淡的语气说,“我知道,一个人,是很难管住自己的心。你能时常的想起一个不存在的人,可见你是一个多情的人。你马上就要成为我的丈夫了,我应该为自己感动高兴,不是吗?”

    阿狗很想告诉女人,木蓉没有死,也没有不存在。可当他张开嘴巴,立马把要说的话给咽了回去。阿狗怕自己的解释激怒了女人,到时候吃苦的还是自己了。

    “咱们相识了不到一炷香的时间,你为什么非要我嫁给你啊?”阿狗不解的问。

    “我要嫁的人并非是你,只不过你巧合到来罢了。”女人说,“我在这里等了五百年了,等来了三百六十个男人,有一半多的男人是被我的容貌吓死了,令一半的男人是吓跑了。只有你,一直看着我,我觉得,我应该嫁给你。”

    “结婚是两个人的事情。你不能光考虑到自己的感受,而不能不顾及我的心情啊。”和女人相识的短短时间,阿狗觉得女人并不是不讲理的人,他也可以慢慢的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女人了。

    “你除了娶我难道还有别的选择吗?”女人说,“你来昆仑,是要见仙人。只有我才能帮呢实现愿望。”

    女人的话很真实,阿狗无法反驳。现在,他唯一要做似乎就只有答应娶女人了。

    “结婚是人这辈子都大事情,我不能够强迫了。”女人说,“所以,我可以给你一点时间思考。你想要多久的时间啊?是三五年,还是十年八年?我已经在这里等了五百年了,也不在乎这点时间了。”

    阿狗心想:“你是不在乎这点时间,可木蓉不能不在乎。黑袍道人给了木昇五个药丸,我要是五年之内回不去,木蓉便没救了。”

    所以,时间对于阿狗来说是最宝贵的事情。

    “好,我答应你。”阿狗大声的说,“咱们现在就结婚吧。”

    阿狗的直爽倒是让女人有些拿捏不定了。她或许是想到了阿狗能同意,但她没有料到阿狗会毫不犹豫的同意了。女人稍稍有些错愕。

    当然,女人的惊讶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随即,女人便恢复了正常的情绪了。

    “现在开始,你就喊我娘子吧。”女人说,“我喊你相公,可以吗?”

    “娘,娘子。”

    阿狗努力的让自己说出这两个字,对于他来说,这两个字是有千金的重量。这两个字是属于木蓉,阿狗也曾不止一次的幻想着,在那个月色蒙蒙的夜晚,木蓉依偎在他身旁,他深情的喊娘子时美好的画面。

    “哎,相公。”女人答应的很恬静,也很干脆,只是,阿狗感觉不到她的甜蜜。

    一声娘子,一声相公,两个人便算是结为夫妻了。接下来该怎么做,两个人都没有经验。

    相互对视了眼,女人说:“咱们两个是不是要亲嘴了?”

    女人说完,阿狗下意识的看了眼母女人的嘴,灰色的嘴唇,黑色的牙齿,两人离得足够远,阿狗还能闻到女人的口臭。

    “真的是要和她接吻吗?”但就是想想,阿狗就觉得恶心了。

    “怎么?你不愿意吗?”女人有些生气,四周的桃花刹那间败落了,接着,便是鹅毛的雪花纷纷而降。阿狗知道,女人是生气了。他不敢想象,万一女人动怒了,自己是不是又要掉进地狱。

    一想到地狱中的那一口口的大锅,和锅里翻腾的热油,阿狗就头皮发麻。

    “当然不是了。”阿狗边说着话,边把身子靠近女人。

    两人相距的并不远,可这段距离对阿狗来说,是如此艰难。他甚至希望这段路程能遥远的无期,永远的不能到达。

    接吻本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情,可对于此刻的阿狗来说,是如此的难受。

    如果有选择,他甚至愿意被人捅一刀子,他也不想接吻。

    当然,他是没得选择,所以,他必须要和女人接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