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修真小说 > 红尘小仙 > 第三十七章无双
    第三十七章

    阿狗的动作尽量的放慢,好让整个过程更长一些。

    但再长的过程始终是有终结。女人的脸越来越清晰了,阿狗很清晰的看到女人脸上的每一个麻子和蝇子屎。

    阿狗的心也越来越慌乱了。

    同样,阿狗也能感觉的女人的心很慌乱。因为他看到四周的景象正飞速的变化,一会儿是百花齐放的春天,一会儿是炎炎夏日,一会儿又是落叶飘零的秋日。

    对于接吻,阿狗是有些经验。他和木蓉在一起的时候,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他们是有两次都亲吻。每次的亲吻都给他留下美好都回忆。

    这次,阿狗觉得和女人亲吻后,那些美好都回忆都要消失了。

    快要接近女人 嘴唇时,阿狗闭上了眼睛,他不再去想任何糟糕的事情。甚至于,他把自己摘出去。此刻,和女人亲吻的人不是他,而是一个和他并不相干的人。

    这样想着,阿狗的心情还稍稍的平复了。

    阿狗的嘴唇碰到了一样东西,很是湿润,也很有温度。

    他知道这定是女人的嘴唇。

    当两个嘴唇接触后,阿狗感觉到女人的嘴唇开始蠕动。先是一点点,想蜗牛。继而动作大了,带着些许的强迫性。

    穆然,阿狗闻到了丝丝的香味。

    阿狗很意外,他本以为,女人的相貌如此的丑陋,并且还有一嘴的黑牙,女人的嘴巴一定很臭呢。甚至于,阿狗都做好了承受最臭之物的准备了。

    阿狗说不比出来是何种香味,有茉莉的清新,菊花都淡雅,还有玫瑰的芬芳。阿狗有些很享受这些味道了。

    约莫有半柱香的时间,阿狗缓缓的睁开眼睛,他看到一个明亮的眸子,也正看着他呢。

    阿狗忙抬起头两个人又拉开的距离。阿狗很失望,因为眼前的女人依然的丑陋。

    “对不起,咱们继续吧。”阿狗怕女人嫌弃他半途而废,便要主动亲嘴。

    女人伸手拦住阿狗,说:“已经够了。”

    阿狗疑惑的看着女人,他虽然听懂了女人的讲话,但他并不明白话语里的意思。

    “你知道吗?你刚才的一个吻,破解了缠绕我千年的诅咒。”女人从床上站起来,她似乎有好久没有走路了,刚有第一步时有些站立不稳。她像个学走路的孩子,每踏出一步,便是满心的欢喜和自信。

    女人越走越快,也越走越远,一眨眼的功夫,女人便消失在桃林中不见了。

    阿狗有些不知所措了。从一开始,他就是跟随着别人,按照别人的指引,一步步的往下走。现在,他身旁没有人了,阿狗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等了好一会,女人依旧没有回来。阿狗随便选了一个方向,漫无目的的走。他当真是漫无目的的前行,因为他并不知道前方会有什么在等着他,他也不知道自己所要期待什么。

    行了有半个时辰,阿狗又回到了出发点。看着自己走过的脚印,阿狗明白了,自己是迷路了。

    如果女人在不出来,他可能要永久的被困于此了。

    “有人吗?来人啊?救命啊!!”阿狗大声的喊。

    他的呼叫声带来了微微的清风。

    微风轻拂,落红阵阵。

    阿狗茫然四顾,看着飘落的桃花,他的心里莫名的生出一丝丝的悲伤。

    如实的说,他并不是一个容易伤感的人。纵使在面对极端的困境时,他也会说服自己,让自己相信任何事情都会朝好的方面发展。

    正因为阿狗对未来是乐观的心态,在木蓉昏迷时,阿狗才那么短的时间里从痛苦中恢复。冯铁匠曾说:“你小子,骨子硬,就这一点随我。”

    只是现在,坚强的阿狗看到落红时,他的心好像是被针扎了一下,眼泪不由得流了出来。

    “你哭了,是因为我吗?”阿狗听到背后有人说话,依旧是那个熟悉的声音。

    他转过身,看到女人站在他身后站着,正温柔的看着阿狗。

    阿狗忙擦去眼角的泪珠,低头说:“你别胡说,我才没有哭呢。”

    阿狗的囧态女人觉得很好玩,女人笑了笑,不再纠缠这个问题。

    她张开双臂,在桃树下翩翩起舞。

    一袭白衣,身材婀娜,一头的秀发随风飘扬。阿狗在一旁看的有些发呆了。

    如实的说,除去相貌,无论是从身材还是气度,都算是美女了。

    舞了一会,女人累了。

    她依靠着一棵桃树坐下。刚好有一朵桃花飘落在她的头上,给她的秀发增加了几分的秀丽。

    “有些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阿狗摩擦着手,小心的问。

    “说吧。我现在心情很好,你说什么我都不会生气。”女人用手帕擦了擦额头渗出的汗珠。

    “我一直有一种感觉,你的相貌不应该是这样。”阿狗说,“我虽然见过的女人并不多。可我总是觉得,就你的气质,你应该是那种世上无双的女人。”

    “你倒是说对了。”女人站起身,瞟了阿狗一眼,她回头掐了一朵花,放在鼻子上,边闻着花香边说,“我的名字叫无双。只是,一千多年了,还从没有人叫过我这个名字了。要不是你说起,我差点就忘记了。”

    “一千年了?”阿狗睁大眼睛,看着无双,问,“难不成你就躺在床上一千年没有动了吗?”

    阿狗的话让无双想起了一些伤心的事情,她的脸上摸过一丝痛苦。阿狗又感觉到冷了,他知道,无双又不高兴了。

    “对不起,我不该提那些让你不开心的事情。”阿狗说。

    “没关系。”无双调整了心态,四周又是春暖花开了。她冲阿狗莞尔一笑,说,“你是我的相公,我理应让你知道我的过去,不是吗?”

    阿狗点点头。

    “其实,我是被别人诅咒了。”无双说,“一千多年来,我一直等着有人能够破解诅咒。我等来了一个又一个的男人,每次都是满怀着希望,每次又都是很是失望。在遇到你之前,我几乎都不抱有希望了。”

    无双顿了顿,接着说:“我觉得命运对我来说,还算公正。它最终没有抛弃我,在我最失望的时候,你来了,帮我破解的诅咒。”

    “你能告诉我你说的诅咒是什么吗?”阿狗好奇的问。

    无双转身,用手扶着桃树枝,喃喃的说:“我有个姐姐,她叫钟无艳,但她更喜欢别人叫她无盐,她的名字你或许知道的。”

    “无盐?你姐姐就是嫁给齐宣王的无盐皇后吗?”阿狗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在“桃源村”,有个叫智叟的人,他可是上知天文地理的。阿狗偶尔去智叟哪里知道一些古代的名人。无双所说的无盐,可是历史上最有名的奇女子。无盐是相貌丑陋,但才华出众,可谓是一代贤良的女人。

    “你竟然是无盐的妹妹。”阿狗用质疑的眼神看着无双。

    “我是无盐的妹妹。”无双说,“每个人都知道我姐姐,每个人都觉得她很厉害,我也觉得她很厉害。所以,我发誓我成为像他一样的人。只是,为了所谓的誓言,我被禁锢了一千年。”

    无双缓缓的转过身,她用手里的桃花挡住自己的脸。阿狗知道,无双是不让他看到她的悲伤。

    “据我所知,她是一个厉害的女人。”阿狗说。

    无双淡淡的说:“一个厉害的人并不见得是一个好人,不是吗?”

    美的人不应该只是脸蛋的漂亮,更应该是心底的善良。作为一个女人,她被禁锢了一千年,可她的心里却没有仇恨,但就这份从容的心态,就已经值得每一个人去尊敬了。

    阿狗有些同情无双了。他缓缓的朝无双走去,他拉起无双的手,很认真的看着无双,由衷的说:“真是难为你了。”

    “你不嫌弃我了?”无双眨着眼睛,问。

    “我能为你做些什么吗?”阿狗问。

    “你已经帮了我很大的忙了。”无双说,“你可知道,就你刚才的吻,让我重获了自由之身。”

    “你一直说诅咒,到底是谁给你下的咒语?”阿狗问。

    无双的脸色渐渐有些怒色,但她天生的不会动怒,所以她脸上的愤怒在她低头时便已经消失了。等她抬起头,她脸上又洋溢了笑容。

    “其实,我天生并不丑。”无双说,“说来你不相信,我的容貌,在齐国可谓是绝世无双。”

    阿狗相信无双的话,因为他觉得,无双的名字便是因此而来。

    “我姐姐长得很丑,她就嫉妒我。说出来恐怕没有人会相信,因为我长得漂亮,我姐姐险些杀了我。”无双看着天空中飘荡的白云,幽幽的说,“有一次,我和姐姐去外婆家的路上,我们路过一个很深的水坑。姐姐骗我到水坑边,然后趁我不备,把我推到水坑里。”

    “或许是我命不该死。刚好有一个老者路过,他救了我。回到家里,我告诉父母姐姐要害我,他们都不相信我的话。在炖的眼中,姐姐可是善良贤惠,走路都不肯踩死一只蚂蚁的人,怎么会害我啊?所以,父母认为我诬赖姐姐,在他们的眼中,我变成了一个坏孩子。”

    “随着岁月的流逝。姐姐贤良的美名传遍了整个齐国。而我,随着年龄的增大,我只是从一个坏小孩变成一个坏女人。终于,姐姐贤良的美名被齐宣王得知了。齐宣王娶了姐姐,并立她为无盐皇后。”

    “都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这句话用在我家很准确。但用在我身上很不准确。姐姐的高升为我家人带来了好运,但我除开。”

    无双的语气越来越沉重了。阿狗想着,或许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了他很想提醒无双不要说了可当阿狗看到无双坚定的眼神,他知道,自己的提醒不会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