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修真小说 > 红尘小仙 > 第三十九章神仙故事
    “老话说,日有所想,夜有所梦。控制梦的主要难点在于当你入梦时,你能否继续保持清醒时的自我意识。”

    “夫人,你能不能再说的详细些,我有些听不太明白了。”阿狗直视着无双,用恳求的语气说。

    “咱们已经把话说开了。咱们之间便没有了关系。所以,你不用喊我夫人了。”无双说,“我比你年龄大, 是一定的了。你要是不嫌弃,你就喊我无双姐吧。”

    阿狗早就不想喊无双夫人了。从一开始他就拒绝这个称谓,因为在他心里,夫人的尊称只能是属于木蓉。现在,无双让他改口,阿狗可是求之不得呢。

    “当然不会嫌弃了。”阿狗怕无双反悔,忙说,“以后,我便喊你无双姐姐了。我脑袋笨,你能不能详细解释解释。”

    “举个例子。”无双寻思了片刻说,“你很想念你的木蓉,所以,你想在梦里看到木蓉。当你在入睡的时候,使劲的想木蓉,你便会能到木蓉。”

    阿狗点点头,说:“我有过这样的经验。”

    “但是,如果你不能控制你的梦,你只能是梦到木蓉这个人,你不能确定你哥她在梦里所做的事情。”无双顿了顿说,“接下来,我要教给你的是让你在梦里能够控制你的行为。”

    阿狗觉得无双的很是有趣,他打起精神,聆听无双的讲述。

    无双从身上拿出一个陀螺,递给阿狗。阿狗翻来覆去的观察陀螺,虽然陀螺制作精美,但对于阿狗来说,这就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陀螺了。

    “在你进入梦境时,你旋转陀螺。然后,带着你的陀螺一同进入梦境。当你忘记了自己入梦的初衷时,你便转动陀螺,它会让你的脑袋保持清醒。”

    无双的阿狗听着有些玄乎,阿狗脸上表现出质疑的神情。

    “怎么?你不相信?”无双问。

    阿狗确实是不怎么信,但除了他现在除了让自己努力相信无双的话,似乎也并无其他的选择了。所以,阿狗只能努力让自己相信了。

    无双看出了阿狗的疑惑,她拍了拍阿狗的肩膀,说:“我是不会骗你。相信我,大胆的去做吧。”

    “谢谢你,无双姐。”阿狗诚挚的说。

    “你不也帮我了嘛。咱们是相互帮助。谁也都别说谢谢了。”无双送阿狗走出了那个奇怪的房子。阿狗知道,分别的时候到了。

    一想到离别后,他和无双就要天地相隔了,阿狗心里还很不是滋味呢。

    毕竟,无双是第一个让阿狗喊她夫人的女人,尽管他们两个的结合更多的是儿戏,阿狗却认为,他和无双交往的这段时间,也算是一段奇特的缘分吧。

    “无双姐,我要走了。”阿狗有些不舍。

    “你不是早就想离开吗?无双说,“你现在是不是特高兴啊?”

    “不是你说的这样。”阿狗见无双误会他了,急得脸都红了

    无双莞尔一笑,说:“看把你气的我和你开玩笑呢。我知道,你不是那种人。”

    阿狗伸手抱住无双,无双也抱住阿狗。两个人紧紧的拥抱了好一会。无双推开了阿狗。

    “快点走吧。”无双说,“记住我的话,要想着我啊。”

    未等阿狗回复,无双消失了。联同消失的,还有那个奇怪的房子。

    阿狗抬头仰望,看到满天的繁星,他觉得身子有点湿,忙站起身。随后,阿狗发现自己竟然是躺在了山谷的一个草地上,他身上的衣服都被露水打湿了,可见,他在这里睡了有多久了。

    之前的经历,难道都是南柯一梦?

    阿狗揉了揉眼睛,觉得很是不可思议。因为他所梦到的那些人都还清晰的浮现在他眼前,造梦者,无双,难道他们都只是自己梦中存在的吗?

    阿狗有些失落,他本以为自己找到了找寻神仙的方式,结果却是大梦一场。

    天渐渐的亮了,阿狗肚子“咕咕”作响,他这才想起,自己已经好几天没有吃饭了。他动身正要找寻食物时,发现地上有一个东西,很是眼熟。

    阿狗弯腰捡起,当他看到手中的东西竟然是个陀螺时,阿狗顿时来了精神。

    有陀螺,便可证明之前的经历并不是做梦。

    可他为什么又会在荒山野岭啊?阿狗用手拍打着脑袋,他极力的回想自己来到西昆仑的经历:先是遇到了老者,然后老者是要他跟着回家。阿狗这才发现,问题出现在了这里,老者是要他跟着回家,但阿狗并没有跟他回家。

    现在,阿狗有些明白了。他是被造梦者引入了梦中,然后见到了无双。

    人生如梦,相比于自己所知道梦都是虚假的存在,这次,自己做的梦是真实的存在。

    所以,阿狗认为,梦中的无双所说的那些话,也都是真实的存在。阿狗不仅看了眼手中的陀螺,他觉得,自己应该按照无双的建议做一次尝试。

    山下不远有一个集市,很是热闹。来往的有很多江湖人。阿狗觉得,这些人或许都是来寻找神仙呢。集市上客栈挺多,但价格并不便宜,阿狗询问了好多家,他身上的钱都不足以让他让他住好几月呢。

    因为三月三神仙才下凡呢,现在才是入冬时节,阿狗还需要呆好几个月。

    后来,阿狗找到一个客栈,老板需要一个打杂的伙计。阿狗毛遂自荐,做了酒肆的伙计,阿狗的不要工钱,只是要老板管吃管住。

    阿狗很勤快,并不打铁锻炼出他一身的力气。对于这样一个不要钱的好伙计,老板当然是很满意了。

    时光荏苒,转眼便到了三月。

    春寒料峭,集市上的外地人越来越多了。酒肆的生意也越来越红火,每天从早晨开门,一直忙活的晚上,客人是接连不断。

    “祈叔,最近怎么来了这么多的外地人啊?”

    老板姓祈,是个很随和的人。阿狗本是喊他祈老板,后来,祈老板说喊他老板太过见外了,他就让阿狗喊他祈叔。

    “马上就是三月三了,天上的神仙要从通天塔下凡了。这些人,千里迢迢来到这里,就是想要见神仙,求一个风调雨顺,升官发财。”老祈说。

    “祈叔,你见过神仙吗?”阿狗很认真的问。

    老祈放下手中的算盘,说:“要是人人都能见到神仙,神仙还算是神仙吗?”

    “可是,这些人来这里不就是为了见神仙。要是没有神仙,他们为什么还来啊?”阿狗追问。

    “昆仑有神仙下凡,其实是源于一个遥远的传说。”老祈从又拿起了算盘,说,“你先把活干完。我在详细的告诉你那个传说故事。”

    每个人都有好奇之心,阿狗也不例外,他听祈叔有故事讲给他听,便来了兴致。本来要一个时辰才能干完的活,阿狗用了半个时辰便做完了。

    “祈叔,活我都做完了。”阿狗用手帕擦了擦手上的水。

    老祈抬起头,看着阿狗,阿狗一脸的汗水,正满怀兴致的看着老祈。老祈本是还有一笔账目没有算清楚。他看到阿狗期待的目光,也就合上账本,清了清嗓子,说:“去,给我端一杯水来。”

    “哎!”

    阿狗答应着,很快就端来了一碗茶水。老祈喝了口水,润了润嗓子,说:“从前,昆仑山下有一个放牛娃,叫牛二。牛二从小没了父亲,和一个瞎眼的母亲相依为命。随着年龄的变老,他母亲的腿脚还不好使了。每天只能卧病在床了。”

    “牛二这小子虽然没有读过书,但知道一些孝道的故事。古时候,那二十四个孝子的故事牛二都是知道每每,牛二也会感慨,自己也要像古人们学习,做一个十足的孝子。”

    “也不知听谁说了一句,昆仑西有一株千年的灵草,服用后可以治好牛二母亲的腿脚。在一个天朗气清的早晨,牛二辞别的老母亲,他带着一个箩筐,便去了昆仑西。”

    “要知道,昆仑西是昆仑山最为凶险的地方了不但虫蛇横行,还有瘴气。对了,还有人说哪里还有妖魔鬼怪呢。阿狗为了救她母亲,看来真的是连命都不要了。”

    老祁说的很严重,尤其是在他说鬼怪时,还加深了语气。他本以为,阿狗听到鬼怪后会大吃一惊呢。老祁并不知道,阿狗早就见到了昆仑的鬼怪了。

    “以后的事情便是牛二回来后亲自讲述。牛二是个老实的人,一辈子从来不会撒谎。所以,牛二的话没有人怀疑其真实性。”

    顿了顿,老祁接着讲述,但他的语气已经变得憨厚了,脸上的神态也像是另外一个人。阿狗寻思片刻,明白老祁是用牛二的身份讲述故事,这样从,才会让故事显得更为的真实,至少老祁是这么认为。

    “我扛着竹篓,一路艰辛,来到了昆仑西。常年的没人行走,哪里已经是荒草连天了,根本找不到登山的路径。我啊费了好大的力气,才从一个不是小道的小道上攀援上山。走到半山腰,我感受到一股很强劲的风,那股风是平日而起,并且风中还有腥味。还没等我明白怎么回事。便窜出一个巨头白虎。”

    虽然是听故事,可阿狗听到有白虎出现时,他还是本能的替牛二捏了一把汗。

    “白虎应该是好几天没有吃东西了。它看到我,低吼一声,前腿弓,后腿弓,接着便是一个饿虎扑食,朝我扑了过来。”

    “在我啊看到白虎的时候,我已经吓麻爪了。当白虎朝我扑来时,我根本没有任何的反应。我就像是个泥偶,怔怔的看着白虎朝我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