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修真小说 > 红尘小仙 > 第四十章通天塔
    在关键时刻,老祁顿住了。

    他端起茶碗,悠闲的喝起了茶叶水。阿狗越是着急,老祁越是得意。

    “祁叔,我求求你了。你快点告诉我吧。”阿狗央求说。

    “你小子,就不能多一点耐心啊?你以为我是故意那你开涮吗?”老祁放下茶碗,瞪了阿狗一眼,板着脸说,“我是在告诉你一个道理。精彩的一刻到来之前往往是寂寞的。越是精彩的事情,之前的等待越是寂寞。你小子若是受不了寂寞,便等不来精彩。”

    阿狗是个聪明人,他很快就领悟到了老祁的话确是很有道理里。他点点头,说:“祁叔,我记住你的话了。”

    看到阿狗虔诚的样子,老祁很满意。他点点头,说:“孺子可教也。刚才,我说到哪里了?”

    “白虎朝着牛二扑来了。”阿狗说。

    “哦,对。白虎朝牛二扑来了。你可知道,白虎是三天三夜没有吃食物了,它见到牛二,已经把牛二当成了它的美味佳肴了。怎么可能放过牛二了。”

    对于老祁的话,阿狗有些不解,老祁怎么就知道白虎是三天三夜没有吃食物了呢?尽管阿狗心里存疑,但他没有问老祁。他怕若是岔开老祁的话,恐怕老祁又要扯一阵子闲话了。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白虎扑倒牛二跟前,白虎的牙齿距离牛二也就一头发丝 的距离时,白虎忽然定住了。你知道定住是什么意思吗?”老祁问。

    “就像是在冬天,水结了冰。”阿狗说。

    老祁点点头,说:“你这个比喻虽然不妥当,但大致也是这么回事了。牛二本以为自己一定是活不成了,临死前,他闭上了眼睛。过了好一会,老虎并没有吃他。他又睁开眼睛,看到白虎变成了一个石头。”

    “牛二很是惊讶。他以为自己是在做梦,于是,牛二就用地上的一把镰刀在自己身上划了一道口子,很快他就看到了流出的鲜血,并且,牛二还感觉到了疼痛。牛二知道,他不是做梦了。可是,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

    “就在牛二百思不解的时候,他看到云端下来一个人,穿着白衣服,手里拿着浮尘,那人慢慢的降落在‘通天塔’的塔尖上,微笑着看着牛二。牛二虽然不识字,可他并不傻。随即,牛二觉得这个人便是神仙了。牛二跪在地上,一通的磕头。牛二也不知道磕了几个头,当他抬起头时,他看到神仙就站在他跟前了。”

    “那个人真的就是神仙吗?”阿狗问。

    “当然是神仙了?”对于阿狗的疑问,老祁很不高兴,他白了阿狗一眼,冷冷的说,“若不是神仙,谁能做到从天而降啊?”

    阿狗点点头,说:“祁叔,我知道了。”

    “神仙告诉牛二,他帮助牛二是因为牛二是个孝子。”老祁说,“神仙临走前,还给了阿狗一颗千年的灵草。牛二就是用神仙给他的灵草,把他母亲的腿给治好了。”

    “很快,‘通天塔’有神仙出没的事情就被人们知道了。渐渐的,一些想要见到神仙,祈祷神仙给他们带来福气的人便聚集在昆仑山。只是,自从牛二看到神仙后,就再也没有人能看到神仙了。”

    老祈言语间有些失望,似乎,他也是找过神仙,只不过是一场失望吧。

    在失望中,两人结束了这次对话。

    通过这次谈话,阿狗所得到的收获便是知道了“通天塔“是在昆仑西,并且昆仑西是一个极其凶险的地方。

    次日一早,阿狗就动身爬山了。

    走前,阿狗思索很久,最终,他还是决定不告诉老祁了。阿狗知道,若是告诉老祁,老祁一定会打破砂锅问到底,并且,老祁一定还会阻止阿狗去昆仑。

    阿狗本以为他起的足够早了,可路上他依然遇到了好多的外地人,那些人都衣衫褴褛,面容憔悴,看上去一个个的就像是乞丐。

    只是,这些乞丐眼睛里放着光,希望之光。他们是把对未来的改变都寄托在神仙身上了。

    因为去的人多了,便踩出一条道,顺着弯弯曲曲的小道,阿狗走了有两个多时辰,眼看着便是中午了,阿狗觉得饿了,他坐在路旁的一个大石头上,拿出馒头,正吃着馒头,猛然抬头,阿狗看到在侧面的一个山峰中隐隐有一个塔尖,阿狗觉得那个塔或许就是“通天塔”了。

    一想到快到了“通天塔”,阿狗的身体便来了力量,他也不觉得累了,吃了一个馒头,便继续赶路。

    老话说,望山跑死马,此话一点不假。阿狗虽然是早早的看到了“通天塔”,他走了足足一个下午,眼看着天色将晚了,阿狗却还没有走到“通天塔”。

    阿狗只是探着赶路了,没有留意四周的状况。看着太阳摇摇欲坠,阿狗觉得自己是该休息一晚上,扥明日一早,继续赶路时,他才留意四下的环境。

    不知不觉间,他已经进入一个奇怪的世界。

    倒不是说四周的精致有多么的古怪。用一句现代的观点来说,阿狗是从一个彩色的世界进入了一个黑白的世界。他所看到了花草树木,部都是非黑即白,包括他自己的衣服。阿狗本是穿着一件天蓝色的长袍,此刻也变成了黑色了。

    阿狗很惊讶,但没有过多的在意。从老祁哪里,阿狗已经知道了昆仑山的古怪了。所以,对于现在的状况,阿狗已经有心理准备了。

    反之,若是他攀登昆仑山时,没有遇到古怪的事情,他才会惊讶呢。

    阿狗选择了一处相比我还算平坦的地方,他找了一些干草,铺在地上,然后,他又把自己的长袍脱下来,铺在干草了。走了一天的路,他的脚早就很痛了,躺下后,阿狗感觉到了意想不到的舒服。

    甜甜的一觉,次日醒来,太阳已经老高了。阿狗忙穿上衣服,朝着“通天塔”的方向行进。这一路,倒是很顺畅,中途没有遇到妖魔鬼怪,也没有遇到巨头老虎。

    中午时分,阿狗来到“通天塔”旁。

    当阿狗注视着眼前的“通天塔”时,他有一种被骗的感觉。传说中可以通天的宝塔,竟然是荒草迷漫,苔藓覆盖,破烂不堪的一个破塔。由于好久没有人来过了,踏上是各种各样的鸟儿。鸟粪也是到处都是,阿狗站在距离“通天塔”三丈开外的地方,依然闻到了鸟粪味。

    虽然是极尽的失望,可既然来了,总不能就此返回吧。

    阿狗绕着“通天塔”转了一圈,他只是在“通天塔”的西南方向,看到有一个巨大的香炉,香炉里还有没有燃烧完的香烛。

    看来,附近的一些善男信女们是把“通天塔”当成通灵的宝地了。

    “就这儿了,开挖吧,老大。”

    阿狗听到一个浑厚的声音从树林里传来,他下意识的隐身在香炉后面,稍稍的把脑袋探出来,朝外张望。

    随即,来了两个人,长得都是五大三粗。两人不同之处在于一个人只有一只眼睛,另一个人只有一个耳朵。只有一只眼睛的人扛着一个铁锹,而另一个人手里拿着一个袋子。

    两人先是偷偷摸摸的四下观望,阿狗苏日安不认识他们,但就他们的行径,阿狗可以确定,这两个人定然不是好人。因为这两个人让阿狗想到绑架他的大龅牙和三角眼。这两个人,和那两个人看着像是一路的货色。

    为了不让两个人发现,阿狗缩了缩身子,让自己完隐藏在香炉后面。

    “老大,没有人,咱们可以动手吗?”

    “不行。”那个被称之为老大的人说,“这可是咱们最后的机会了,咱们要是再失手,老黑肯定不会在给咱们时间了。所以,这次行动,咱们只需成功,不能失败。”

    “老大,你放心。咱们来的时候,我找张麻子算过了,几日是咱们的吉日,定能马到成功。”

    “啪!!”

    阿狗听到一声清脆的耳光,随即他又听到另一个人的痛苦哀嚎声。

    “老大,你为什么要打我?”那人很委屈的说。

    “你把咱们的行动告诉张麻子了?”老大问。

    “没有,我谁都没告诉。”

    “你找张麻子算卦,你怎么说的?”

    “我就说我要出门做大事情了,我问张麻子能不能发财,张麻子掐指算了算,说能发财。”

    “我告诉你,这件事情,要是有第三个人知道。看我不扒了你的皮。”老大狠狠的说。

    忍不住,阿狗又悄悄的把头探出来,他看到那个手里拿着袋子的人正揉着脑袋,阿狗知道,他就是被挨打的一个。而其中的另一人,自不必说就是老大了。

    老大放下铁锹,看了看天空,说:“天色还早。你先睡一觉吧。等天黑了,我喊你。”

    另一个人躺下后,很快就打起了呼噜。“老大”一直不睡,阿狗也不敢妄动,他就藏着香炉后面,呆呆的等着了天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