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修真小说 > 红尘小仙 > 第四十二章玉清仙
    阿狗被白虎吃了。但没有死。

    同样没死的还有来“通天塔”寻宝的“老大”和黑牛。

    当阿狗睁开眼睛时,看到“老大”和黑牛就在他身边躺着。阿狗轻轻的晃了晃脑袋,当他确定自己还没死后,他又想自己应该是在梦里。因为他亲眼看到白虎把“老大”和黑牛吃了。

    阿狗忙拿出无双给他的陀螺,好在,陀螺并没有丢。

    阿狗让陀螺转动,陀螺转的很是平稳。约莫半柱香,陀螺停止了转动。并且倒在地上。无双曾经告诉过阿狗,只有在梦里,陀螺才可以在不动的时候站立。

    阿狗知道,此刻自己并没有做梦。

    “可是,怎么会是这样啊?”阿狗用手拍打着脑袋,有些捉摸不透了,难道,来到昆仑后,一切都变了?

    “小伙子,你醒啦。”有个人的声音从阿狗的身后传来,对于阿狗来说,这个声音有说不出的缥缈和温柔。虽然阿狗并未看到这个人,但从缥缈的声音中,阿狗觉得此人定是一个神仙般的人物。

    这样思想着,阿狗转过头,在他身后果真站着一个仙风道骨的老者老者,一身的白袍衣袂飘飘,银白色的胡须一丝不乱,红润的脸挂着慈祥的微笑。

    老者手里拿着一个浮尘,身旁则握着白虎。

    看到老者身旁的白虎,阿狗不能的后退了两步。老者捋着胡须,笑道:“小伙子,不要怕,没有我的命令,小花不会杀人。”

    小花?如此一个吃人不眨眼睛的老虎竟然叫小花。阿狗听着有些滑稽,不过,在白虎面前,阿狗却是笑不出来。

    “老伯,这个老虎是你养的吗?”阿狗问。

    “你是说小花吗?”老者扭头看着白虎一眼,说,“我收养它的时候,它才这么大。”老者用手比划了一下,阿狗觉得,也只有一个小羊羔的大小。

    一个人竟然驯服一只老虎,阿狗觉得老者定不是凡人。

    “老伯,你是神仙吗?”阿狗问。

    老者笑了笑,说:“你这话我就不好回答了。”

    “为什么?”阿狗接着问。

    “神和仙并非一回事。神是天生的伟人,而仙则是靠修炼而能达到一定境界的凡人。”老者说,“所以,我是仙人,而非神仙。”

    “老伯,你认识玉清仙吗?”阿狗又问。

    老者笑了笑,说:“你倒是问着了,我就是玉清仙。”

    听了玉清仙的话,阿狗大喜过望,他没想到,自己要见的玉清仙就这么出现在自己面前了。不过,他觉得有哪些地方不对头,因为阿狗记得无双说,他是凡人之躯,是不可以见仙人。

    玉清仙猜中了阿狗的心思,笑了笑,说:“你的那个朋友没有骗你。你是凡人之躯,是不能见我。但我是仙人,我是可以主动见你。”

    顿了顿,玉清仙说:“‘小花从’玉虚宫刚里跑出来,我来寻找小花时,看到你为了保护‘通天塔’和坏人做斗争。像你这样的好人,怎么能死啊。我就现身,让白虎把你吐了出来。至于这两个人,我是要小小的惩戒他们,让他们睡几天。”

    听玉清仙这么一说,阿狗便放心。

    “这两个人并没有杀人只是贪财,无需取他们的性命。”阿狗说。

    “你如何知道他们并未杀人?”玉清仙反问。

    阿狗一时被玉清仙问住了,不知该如何回答。

    “小伙子昆仑凶险,此地不宜久留,你还是快点回去吧。”话毕,玉清仙摆动浮尘,阿狗只觉眼睛一花,当他恢复意识时,他已经是躺在客栈的床上。

    阿狗摸了摸脑袋,心里拿捏不准,刚才的经历,难道是自己做的梦?

    阿狗推开房门,老祈正凶神恶煞的站在门口。

    “祈叔,你来了。”阿狗心虚不敢看老祈的眼睛。

    老祈向前一步,伸手拧着阿狗的耳朵,恶狠狠的说:“你小子,胆子越来越大了。你经过我的允许,你就擅自外出?老实交代,你小子刚才出去干什么去了?”

    “我可以不说吗?”阿狗小声的问。

    老祈加重的手劲,阿狗呲牙咧嘴的大喊大叫。老祈又稍稍的松开手,怒道:“你要是不说,我把你的耳朵拧下来。”

    阿狗知道,老祈不会当真把他的耳朵拧下来,他同样知道,自己若是不告诉老祈去哪里了,老祈同样是不会轻易的放过他。

    寻思片刻,阿狗决定要对老祈撒谎。尽管他知道木蓉很不喜欢他撒谎。可为了自己的计划,阿狗觉得,木蓉会原谅他。

    “祈叔,我昆仑山了。”阿狗说。

    老祁似乎是想到了阿狗是去昆仑山了,所以,他听了阿狗的话,并没有多么的惊讶。老祁只是淡淡的问:“你去昆仑干什么?也想见神仙?”

    “我娘病了,我来昆仑就是祈求神仙能保佑我娘病能好。”毕竟是第一次撒谎,阿狗心里发虚,她不敢看老祁,低着头,眼睛注视着地面。

    “哦。”老祁点点头说,“你这奔波一天了,好好的休息吧。”

    老祁这辈子,最看重的人就是孝子了。

    看着老祁离开,阿狗才反身回到房间。他躺在床上,一直懊恼,自己明明就见到玉清仙了,为什么就没有求他收自己为徒啊?

    阿狗回忆见到玉清仙的情况,当时,他脑袋里是一片的空白,刹那间就忘记了他要来昆仑山的目的了。

    思来想去,阿狗想着要想再见到玉清仙,只能按照无双的方法了。

    阿狗把陀螺拿出来,放在桌上,他转动了陀螺,自己趴在桌上,很认真的看着陀螺,不多时,他就觉得眼皮发沉,迷迷糊糊,阿狗的身子就便轻了。

    飘飘忽忽,他也不知道飘了有多远的路,就看到前方有一个白衣老道。阿狗一眼就认出是玉清仙了,他忙追了过去。由于速度太快,阿狗没来得及减速,他的身子径直从玉清仙的身子里穿了过去。

    阿狗忙转身,冲玉清仙喊话。玉清仙好一会才发现了阿狗。他略微惊讶的问:“小伙子,你怎么追来了?”

    随即,玉清仙又说:“不对啊,你一个人凡人,怎么能上九重天啊?”

    “我人没有来,我是做梦呢。”阿狗说。

    玉清仙恍悟道:“听说,人间有一个造梦者,可以掌控自己的梦,去到自己想去的地方。我一直认为这只是个传说,不想你真的遇到了。”

    阿狗点点头,说:“也是机缘巧合,我刚来昆仑就遇到了造梦者,他又带我去见了无双。”

    “无双?无双又是谁啊?”玉清仙接着问。

    “无双是一个被诅咒的女人。”阿狗又把无双的事情告诉了玉清仙。对于阿狗的讲述,玉清仙表现的极为积极。他不停的插话,和阿狗讨论无双的事情。说着说着,阿狗便被玉清仙带偏了,阿狗忘记了自己来见玉清仙的目的了。

    玉清仙并非那种善于打听别人是非的闲人。在阿狗来见他时,玉清仙就算出阿狗的目的了。玉清仙之所以要表现的很配合阿狗,引到阿狗说些无双的事情,就要要阿狗不提拜他为师的事情。

    眼看时机快成熟了,玉清仙说:“小伙子,前面便是天界了,你一个凡人,是不能进去。咱们就此作别吧。”

    阿狗点点头。

    玉清仙冲阿狗笑了笑,转身要走。阿狗身上的陀螺掉落了,看着地上旋转的陀螺,阿狗想起了自己来这里的目的。是以,不等玉清仙离开,阿狗忙喊:“上仙留步。”

    玉清仙摇摇头,暗道:“该来的还是要来了。”

    阿狗走到玉清仙身前,双膝跪地,苦苦哀求说:“上仙,我求求你,你就收我为徒吧。”

    “该来的还是来了。”玉清仙用手点了阿狗的脑袋,说,“小伙子,你起来,跟我走吧。”

    玉清仙带着阿狗,回到了昆仑山脚的集市,落地后,玉清仙变成了一个樵夫模样的普通人。

    “上仙,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阿狗问。

    “你的原身还在客栈。我若是带着你的梦里开,三天后回不来,你的原身便腐烂了。”玉清仙说,“走吧,带上 你的原身,跟我去‘玉虚宫’。”

    阿狗在前,带着玉清仙到了客栈。老祁正站在柜台前,他看到阿狗后,立刻怒道:“小子,你又到处跑了,看我不打死你。”

    老祁随手拿出一个棍子,就要打阿狗。阿狗忙闪身躲在玉清仙身后。老祁抬头,看到眼前的这个陌生的樵夫,问:“你谁啊?我教训我的伙计,你不要插手啊。”

    “我是他的邻居,你自然是不认识我了。他母亲病重了,要我喊他回家呢。”玉清仙说。

    老祁用眼睛打量着玉清仙身后的阿狗,问:“你母亲真的快不行了?”

    阿狗点点头,说:“我也是刚听邻居带来的消息。祁叔,对不起,我要回家了。”

    老祁用手摸了摸下巴,说:“你小子孝心可嘉。我不能留你,让你做一个不孝子。”

    说话间,老祁从身上摸出一些银子,递给阿狗说:“银子不多,你拿着,路上做些盘缠。你快去房间收拾收拾,回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