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修真小说 > 红尘小仙 > 第四十六章天道变
    郭淮怔怔的看着玉清仙,像是从未见过此人。

    就郭淮对玉清仙的了解,玉清仙可是嗜酒如命。尤其是遇到如此难得的好酒。

    “你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玉清仙说,“我还是那个嗜酒如命的仙人。不过,此事真的太过重要。若是不能及时的处理,恐怕会引起三界的骚乱。到时候,尤其是凡间,将会成为炼狱了。”

    郭淮虽喜欢开玩笑,但他并非是不知轻重之人。见玉清仙一再的说的如此之严肃。郭淮也就把酒坛子放在一旁。

    此刻,郭淮看到玉清身旁的阿狗。郭淮拿眼镜上下打量着阿狗,眼睛里放着光。

    “真人,这小子看着有那么一点眼熟啊?我是不是在什么地方见过他啊?”郭淮绕着阿狗转了一圈。

    玉清仙摇摇头,说:“你没有见过他。不过,你见过他父亲。”

    听到玉清仙谈起父亲,阿狗抬头看着玉清仙,不解的问:“上仙,我爹只是个铁匠,从未离开过‘桃源村’,你们怎么见过我父亲啊?”

    玉清仙和郭淮对视一眼,玉清仙用两人才能听懂的语言说:“天机未到,不可泄露。”

    听了玉清仙的话,郭淮也立刻走到阿狗身旁,提 拉着阿狗的手,绕着阿狗转了一圈,惊喜的说:“像,实在是太像了。”

    “你让我见见那个人。”玉清仙说。

    郭淮知道玉清仙是要见谁。他忽然面有难色了。

    郭淮犹豫了片刻,说:“恐怕你要白来一趟了。昨日,也也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一伙妖魔,把我的‘枉生殿‘给砸了。里面的信息档案都丢失了。你别看我在喝酒,我是借酒浇愁呢。我真不知道该如何向阎王交差呢。”

    玉清仙知道,定是屠寥先他他一步,把“枉生殿”给毁了。为的便是不让他查到阿狗的身世。屠寥如此大费周章,便更能说明阿狗的身世异样了。

    离开“枉生殿”,玉清仙便带着阿狗去了“三生阁”。

    “三生阁”的阁主长流生号称是三界中最无所不知之人。当然,见长流生是要付出一些代价,绕是玉清仙这样的大仙,长流生也不会买他面子。

    “你的这个问题我也解释不了。”长流生摸着玉清仙送给他的玉带,说,“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一些你关于‘混沌钟‘你所不知道的事情。”

    “混沌钟可是我‘玉虚宫‘的法宝,我会有不知道的事情?”玉清仙问。

    长流生瞟了玉清仙一眼,躺在我卧榻上,懒洋洋的说:“我是好心要帮你。好吧,既然你这么自负,我就什么都不说了。好走,不送。”

    “长流生,你为了一些营营小利,为一些妖魔提供了不少的信息。你别以为,你的‘三生阁‘脱离了三界,天条就不能惩治你了。”玉清仙摇摇头,叹了口气说,“我走了,你可别后悔啊。”

    长流生是个买卖人,更是个实在人。玉清仙的话让他知道了事情的利害得失。他忙拉住玉清仙,陪笑道:“真人,你可是九天上仙,哪能和我一个不入三界的小人一般见识啊。好吧,我现在就告诉你‘混沌钟‘的隐秘。”

    长流生朝着一个凳子指了指,那凳子移到跟前。他扶着玉清仙坐下,阿狗则立在玉清仙的身边。长流生用手捻着头发,寻思了片刻,说:“‘混沌钟‘诞生于盘古开天之时,是一件地地道道的上古神器。先是,盘古用‘混沌钟‘清理三界浊物。盘古羽化后,‘混沌钟‘被你们‘玉虚宫‘所得。”

    顿了顿,长流生问:“上仙你可知道‘混沌钟‘名字的来历吗?”

    “‘混沌钟‘诞生于天地混沌之时,自然是以此命名了。”玉清说。

    长流生摇摇头,说:“上仙,这便是我所说的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了。混沌钟之所以取名为混沌,在于它所取到的作用化混沌,正清明。”

    对于长流生的这番话,玉清仙很是认同。因为他所知道的混沌钟便是如此。这也是玉清仙为何要用“混沌钟”收服“蚩尤元灵”呢。

    “你说的这些我也都知道。”玉清仙说,“长流生,你的‘三生阁’也是徒有虚名啊。”

    玉清讽刺的话并未激怒长流生。长流生笑了笑说:“上仙若是认为我的本领有限,‘三生阁’的大门敞开,上仙现在就可以离开。上仙若是想知道‘混沌钟’湮灭的原因,便安心的坐下来,听我慢慢的讲述,可否?”

    长流生的话触动了玉清。玉清的心立刻沉了下来。

    作为上仙,首先是要心底清明。以为,玉清都是遇事不急,处乱不惊。只是,“混沌钟”是“玉虚宫”镇宫之宝,玉清觉得,“混沌钟”不能在自己手中无缘无故的毁掉。否则,他也无法向他师傅交代。

    “你接着说。”玉清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长流生把目光转向了阿狗。他款步来到阿狗跟前,绕着阿狗走了一圈。又把目光转向了玉清仙。说:“上仙难道就没有发现这小子的不同之处?”

    玉清仙说:“我是知道他和常人很是不同。不然,屠寮也不会把‘蚩尤元灵’放在他身上了。只是,我并未看出他身上不同因何而生。实不相瞒,我师兄用‘风月宝鉴’也未能观察到此人的怪异之处。”

    “上仙是在只顾得在九天之上,逍遥快乐了,而不关心人间的疾苦了。”长流生说。

    对于一个仙人,首要的职责是维护凡间的安稳。所以,长流生的这番话对于玉清来说,很难听。可玉清并没有反驳,因为长流生说的都是事实。玉清听了长流生的话,反而自我反省了,他觉得,自己最近真的是贪恋杯中之物,而无暇凡间俗事了。

    “对于你的指责,我接受。”玉清说。

    “上仙误会,我并非指责上仙。我只是陈述凡间实情。”长流生说,“上仙可知凡间所处何年何代吗?”

    玉清掐指算了算,说:“凡间此刻正是黑齿国宣正十三年。”

    “十三年前,黑齿国发生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情。上仙可知?”长流生接着问。

    玉清想了想,十三年前,他正和郭淮在东海之东饮酒呢。他哪里知道凡间的事情啊。

    “十三年前,黑齿国的老国王去世,老国王把王位传给了他的孙子,是为道明帝。只是,老国王的第四个儿子齐王,也就是道明帝的叔叔公然起兵谋反,还美其名曰‘靖难’。道明帝只是一个孩童,哪里是他叔叔的对手齐王举兵三年,攻克了京师,杀死了道明帝,自立为皇帝,是为宣帝。”

    顿了顿,长流生接着说:“天下之事,讲究一个理,更讲究一个正。是以,凡人才会相信邪不胜正,才会说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可现在的时代,却是邪胜正了。一个逆贼,做了皇帝。天下的百姓都要臣服这个暴君。如此,凡间能有清明?”

    “天地本是阴阳二气交织而成。”玉清仙接着说,“有时候,阳气胜于阴气,凡间便会出现清明之君,比如汉之文帝景,唐之太宗,宋之仁宗。有时候,阴气胜于阳气,凡间便会出现暴戾之君。比如商之纣王,周之幽王,隋之杨广。天地之道,在于一个变字。虽然我很希望凡间都是清明的君主统治,但我不能因为自己的喜好二用手中的仙术改变天之道。因为天之道改了,天地便不复存在了。”

    “你说的那个道我明白。但是,你还没有明白我的意思。”长流生说,“你说的纣王,幽王,以及杨广,他们是暴君,他们是坏人。但他们的坏是天道变动中必然产生的坏人。可是,宣帝和他们不同。老国王用了十年的时间,推翻残酷统治,建立了黑齿国。按照天道,黑齿国是有五十年的清明。现在,老国王刚死,宣帝继位了,天道所定的清明忽然终止了?上仙不觉得奇怪啊?”

    玉清仙寻思片刻,说,“如此听你说来,倒真是有些奇怪了。”

    “屠寮统帅魔界已经上千年了。为什么会在此刻想要攻打天庭?”长流生说,“这当然不是屠寮的心血来潮。而是屠寮意识到当前的凡间,正是开天辟地以来,最为至暗的时期。至暗将至,万劫不复。”

    “至暗将至,万劫不复。”

    听了长流生的这番话,玉清仙惊起了一身的冷汗。他忙站起身,冲长流生行礼,说:“惭愧,惭愧。我身为上仙,却不知凡间疾苦,更不知道凡间的至暗之期。我愧对三界众生。”

    “天道已变,上仙也无能为力了。”长流生用眼睛盯着阿狗,说,“现在,能控制凡间群魔乱舞,避免让凡间变成炼狱之人恐怕就是这个孩子了。”

    玉清仙摇摇头,说:“屠寮在这孩子体内放置了‘蚩尤元灵’。若是让‘蚩尤元灵’复活,三界真的就成炼狱了。我正想着要不要处死这个孩子呢。”

    “上仙,你的‘混沌钟’都被这个孩子给震碎了。你觉得,你还能处死这个孩子吗?”长流生反问。

    长流生的话让玉清觉得很是惭愧。不过,他现在也顾不得难堪了。忙说:“这孩子不死,三界不安生啊。”

    鬼吹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