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修真小说 > 红尘小仙 > 第四十七章上墨山
    “错!”玉清仙的话音刚落,长流生便毫不留情面的否决道,“这孩子若是死了,三界生灵才不得安生。”

    听了长流生的话,玉清又重新审视阿狗。在他眼中,阿狗依然是平淡无奇。

    长流生看出玉清心中的疑惑。他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说:“上仙,请随我进去吧。”

    玉清仙移步进了里屋,长流生在玉清身后,大手一挥,一道厚重的铁门缓缓开启。

    铁门内是一个长长的通道,玉清仙扭头看着长流生。长流生大步的向前,玉清仙心中狐疑,但也只有跟在长流生身后。通道尽头,又是一个大铁门。长流生打开铁门,又是一个很大的房间,

    房间里挂满了不同的眼睛,有三角眼,有丹凤眼。还有的眼睛其眼珠子是天蓝色。

    玉清仙活了数千年,好歹也算是见过世面了。可当他看到满屋子的眼睛时,他依然被面前的景象给惊住了。长流生像是预料到玉清仙的惊讶表现,他淡淡的说:“除了我之外,上仙可是第一个来此房间的人。”

    “你为什么领我来这里?”玉清仙问。

    “我怕上仙不相信我的话。”长流生说,“上仙的仙力虽超出我许多,但对于三界中的事情,我知道的比上仙多。”

    玉清仙扭头看着阿狗。阿狗一脸的平静,对于房间里的这些东西,阿狗并不吃惊。玉清仙看着长流生,问:“他看不到?”

    “他能看到,但他看到的不是眼睛。”长流生说,“阿狗是凡人,他的眼睛只能看到事物的现象,而不能看清事物的本质。”

    玉清仙用手拍了怕阿狗的肩膀,问:“小伙子,你看到了什么?”

    “圆球。”阿狗说,“上仙,这里好多圆球啊?一个挨着一个,房间里是圆球。”

    阿狗不只是看到了圆球,他还看到了圆球发出的光芒。圆球的大小虽然差不多,但所发出的光不一样。阿狗想到了造梦者让他看到了装着梦的各式各样的瓶子。难道,自己看到也是长流生收集的梦吗?

    当然,如果长流生告诉阿狗,他眼前发光的圆球是一个个的人的眼睛,阿狗肯定会吓得昏过去。

    “凡人有凡人的好处,看不到事物的本质,便会少了很多的烦恼。”长流生说。

    玉清仙倒是同意长流生的这句话。凡间的人,争先恐后要修仙。他们认为,修仙后,便可以了却红尘中的烦恼。实则不然,成仙后,因为看问题更透彻了,烦恼也就更多了。

    若是把凡人比作是洞穴里只能看到影子的人,仙人则是能够看到光源的人。

    长流生从众多的眼睛中,取下一个闪着红光的眼睛。他把眼睛托在手上,用另一只手从眼睛上抚过去,玉清仙便看到眼睛里闪现了一幕幕关于阿狗的场景。

    约莫一炷香的功夫,长流生收起眼睛,说:“上仙,你现在明白我的话了吧。”

    玉清仙看着长流生手中的眼睛,问:“这是谁的眼睛?”

    “一个女人的眼睛。”长流生说,“这个问题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小子是拥有‘先天之怨’的人。他不能死。”

    玉清仙点头,说:“我明白屠寮为什么要把‘蚩尤元灵’放在他身上了。如果,‘蚩尤元灵’吸收了他身上的‘先天之怨’,恐怕整个三界中都不会有人能控制住屠寮了。”

    “屠寮利用的便是他身上的怨气。若是,上仙想办法化解了他身上的怨气。屠寮的计谋便落空了,不是吗?”长流生说。

    长流生说完,玉清仙摸着胡须沉吟片刻,说:“我倒是想到了一个去处。或许,那个人可以帮助这小子去处他身上的怨气。”

    长流生寻思了片刻,说:“你要送这小子去墨山?”

    玉清仙点头,说:“墨山派处事宗旨是要兼爱非攻,天下大同。我是要用墨山派的兼爱的精神感化这小子。”

    “墨山派确实是一个很理想的去处。墨行子这个人,在凡间的诸多修仙的门派中,他为人正直,让他跟在墨行子身边,应该可以化解他身上的戾气。”

    辞别长流生,玉清仙便带着阿狗去墨山了。

    长流生和玉清仙的谈话他都听到了。阿狗并不想去墨山,因为他来昆仑的目的就是要拜玉清仙为师,让玉清仙传授他“混元真气”,然后,他好去救木蓉。至于修习法术,并非阿狗的本意。

    是以,在去墨山的路上,阿狗的情绪很是低落。

    “你先去墨山,若是三两年,你身上的戾气消除了,我自然招你回‘玉虚宫’。”玉清仙说,“你身上的戾气太重。现在不适合修习‘混元真气’。”

    “三年后,上仙真的要传授我‘混元真气’吗?”阿狗看着玉清仙,认真的问。

    玉清仙用手摸了摸阿狗的小脑袋,说:“上天皆有好生之德。若是能救木蓉,我自然不会袖手旁观。”

    玉清仙的话让阿狗的心暂时的放下了。他跟着玉清仙,半天的时间,便到了墨山山脚。

    “你自己上去吧。我就不去了。”玉清仙说。

    “为什么?”阿狗问。

    “我是上仙。上仙有上仙的处事准则,便是不能干涉凡人的生活。不能随便的现身在凡人面前。”玉清仙说,“我已经在墨行子梦里托话给他了,让他收你为弟子。”

    “上仙,三年后,你一定来找我啊。”阿狗怕玉清仙忘记了,说。

    “你要跟着墨行子好好的修炼。三年内,争取把你身上的戾气化解了。到时候,我自然就来找你了。”

    阿狗点点头。然后,他就看着玉清仙的身子缓缓的生气,玉清仙向阿狗挥手作别后,瞬间就消失了。对着玉清仙离去方向磕了一个头。

    整理好心情,阿狗便动身上墨山了。

    和昆仑相比,墨山算不上高大,也算不上崇峻。墨山的唯一的不同,便是它的灵秀。阿狗觉得,墨山的每一棵树,每一个干竹子都是带有灵气。

    行不到半山腰,绕过一个山峰,阿狗忽然进入了云海。他身旁都是漂浮着白云,尽管阿狗跟着玉清仙去“玉虚宫”,他是见过了白云,可阿狗依然被这里的仙气所吸引了。

    在阿狗流连忘记赶路之际,他忽然听到一个呵斥之声。

    “什么人?在这里干什么?”话音未落,从云海走出一少年,年龄和阿狗相仿,个头也和阿狗相仿。少年身着青衫,手里拿着一把长剑,脚踏白云,疾步而来。

    阿狗忙冲少年抱拳说:“敢问你是墨山弟子吗?”

    少年用眼睛打量着阿狗后,傲然的说:“我是墨山弟子张风。你是谁?来这里按什么?”

    “我叫阿狗。”阿狗说,“我来这里是找墨行子。”

    阿狗没有任何的江湖经历,既然不知道像他这样的年轻人,是不能随便呼喊别人的姓名。尤其是在墨山弟子面前,阿狗直呼墨行子的名字,对于墨山弟子来说,阿狗的行为可是挑衅墨山派。

    “混账东西,你竟敢直呼掌门人的名字?我看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张风说,“我看你贼眉鼠眼,来这里定然没有好事情。正好被我遇到,也算是你时运不济了。今日,我就替掌门人教训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

    话毕,张风拔出长剑,他用剑指着阿狗,嘴里默默念着咒语。随即,张风的剑尖射出一道火光。火舌染着了阿狗的衣服。阿狗忙躺在地上打滚,好一会,他才把身上的火给弄灭。

    看着阿狗狼狈的样子,张风在一旁早就笑的是前仰后合了。

    “哈哈!!就你这幅熊样,还敢来墨山滋事?我看你就是个傻子?”张风用手指着阿狗,大笑说。

    “张师弟,我让你巡山呢。你在这些笑什么啊?”有一个墨山弟子从云海总走了过来。

    “陈师兄,有个傻子来咱们墨山,我正捉弄他呢。”张风说。

    “张师弟,不是师兄又要训斥你了。这事你做的太不对了。”那人说,“师傅平时都是怎么教导我们?我们是墨山门人,我们的职责是维护世界的和平。我们要有一个爱天下人的心。傻子也是人,你不说爱他们,你怎么可以羞辱他们啊?”那人边说话便来到了张风跟前。

    而阿狗也已经从地上爬起来。他的衣服已经被烧的到处是洞。他刚才在地上打滚,有些你把粘在了他的脸上,很是狼狈。

    阿狗本想向张风解释自己来墨山的目的。他一抬头,看到张风身边还站着一个人,并且,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陈风。

    看到陈风,阿狗是吃了一惊。

    陈风看到阿狗,同样是吃了一惊。

    吃惊后,阿狗心里乐开了花,他觉得,见到熟人了,便好说话了。

    陈风在吃惊后,很快就变得高兴了。他高兴,当然是因为是在阿狗最狼狈的时候看到了阿狗。一个人,能在自己的讨厌的人狼狈是看到其狼狈的状态,也算是人生中的一大乐事了。

    阿狗看到陈风冲着他笑,他以为是两个要好的人久别重逢的喜悦。殊不知,陈风的笑里满满的嘲讽和落井下石。

    阿狗并不知道,陈风早就把他当成最讨厌的人了。

    陈风和凤绫儿回到墨山后,凤绫儿对陈风的态度就越来越淡了。陈风觉得,他和凤绫儿之间,横着一个人,那个人便是阿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