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修真小说 > 红尘小仙 > 第四十九章触犯门规
    张风和陈风两个人,抬着阿狗,走走停停,山势越来越陡峭了。

    阿狗在两个人的背上,只觉得两个人是向山下走。但是,他们走的方向并不是上山来时的方向。看来,上墨山的路并不止一条,阿狗心想。

    四周的景象渐渐稀疏了,阿狗闻到了淡淡的腥味,像是被放臭了的鱼。随着时间的推移,腥臭味也越来越重了。

    张风似乎也受不了腥臭的气味。他停下来,用手捂着鼻子,说:“师兄,咱们真的要去那个地方吗?”

    陈风瞟了张风一眼,冷冷的说:“怎么?你反悔了?”

    张风忙摇头说:“师兄,你误会了。我只是觉得,那个地方太邪气了,就凭咱们两个修为,去了那个地方,万一遇到意外,咱们恐怕无以应对。”

    陈风本是拖着阿狗呢。他见张风有些犹豫,便放下阿狗,伸手拍拍张风的肩膀,鼓励道:“我问你,你来墨山是为了什么?”

    “修仙啊。”张风毫不犹豫的说。因为来墨山的弟子大都是为了修仙,所以,陈风这个问题,对于张风来说,便不算是什么问题了。

    “这便是了。”陈风说,“我问你,单就你的资质,你觉得用多长时间能修仙成功?”

    张风很认真的思索片刻,底气不足的说:“我不知道。师傅说了,资质最好的弟子,潜心的修行,也要上百年的时间。”

    “资质好的弟子,还要上百年的时间,就你这资质,没有五百年你能修成神仙?”陈风又拍了拍张风的肩膀说,“我这是给你提供了一个近路。你想想,万一‘无底洞’可以通天,咱们就可以直接上天了,又何来辛辛苦苦的在这里修仙啊?”

    陈风给张风画的饼足够大,也足够的诱人 。只是,张风想到那些去了“无底洞”都没有回来的人,还有空气中漂浮的恶臭味,成仙的欲望到底还是没有抵过他对“无底洞”的恐惧。

    “可是,去了那么多的人都没有回来。咱们会有好下场?”张风胆怯的说。

    “他们只是没回来而已。”陈风说,“谁知道他们去哪里了?说不定那些去‘无底洞’的人都升天了呢。至于那些下地狱或者被妖魔抓走的传闻,我觉得都是掌门人散布出来谣言,有意恐吓我们。不然,我们都去了‘无底洞’,墨山早就没有弟子了。”

    张风想了想,觉得陈风的话虽然有些牵强,但也不无道理。

    陈风见张风低下了,便知道的张风的心被他说动了。陈风接着说:“师弟,咱们只是把这个小子丢进了‘无底洞’,咱们两个就在外面远远的看着,不会有危险。”

    张风看了阿狗一眼,说:“‘无底洞’附近都是有本门的弟子把守,万一这小子叫起来,咱们不就暴露了。”

    陈风点点头,说:“你的担忧不无道理。你说,咱们该怎么办?”

    “先把他打昏,再把他丢进去。”张风说。

    “好,师弟。我听你的话。”陈风扭头左右张望,他看到不远处有一个木棍。他过去捡起木棍,托着木棍朝阿狗走来。

    阿狗虽然在地上躺着不能动弹,可他的眼睛可以看,他的脑袋也不糊涂。当他看到陈风手里的棍子时,阿狗的心都快要凉了。

    这么粗的棍子,一棍子下去。自己的命就真的没了。阿狗痛恨陈风对他的狠毒,但他也无可奈何。自己身不能动弹,嘴巴又被破布塞住了,不能叫喊。他现在只能受死了。

    陈风一步步的靠近阿狗。阿狗的心一点点的慌乱。

    陈风走到了阿狗跟前,他用冰冷的眼睛盯着阿狗,缓缓的举起手中的棍子。

    陈风手中的棍子就要落下来了。

    阿狗的心慌乱到了极点。

    就在陈风手中的棍子下落的同时,阿狗心里升起了一股热浪。热浪发自阿狗的内心,然后向四周扩散。很快,阿狗的手脚就可以活动了。

    不待陈风的棍子从落下,阿狗从地上爬起来。在陈风的惊愕中,阿狗撒腿就跑。

    陈风可是用了墨山派的“定身符”把阿狗定住了。他可以用“定身符”降服了一个黑熊怪。在他眼中,阿狗只是一个不会武功的废人。是以,当阿狗在中了他的“定身符”后,竟然可以站起来,并且从他眼皮底下跑了,陈风确实吃了一惊。

    不过,陈风很快就醒悟过来了。

    随后,他便招呼张风,两个人朝着阿狗追去。

    阿狗虽然比他们早行一会,但阿狗不会法术,很快就要被陈风给追上了。危机中,阿狗不自觉的用上了凤绫儿教授他的“踏雪无痕”的轻功。

    “师兄,是本门的轻功。”张风惊呼,“这小子怎么会本门的武功?”

    “抓到他,便能问个明白了。”陈风说。

    两个人对于墨山的地形都是非常的熟悉,很快,两个人就把阿狗给合围住了。按照陈风的意思,抓到阿狗后,是要直接处死了。可是,当他和张风抓到阿狗时,无意惊到了墨山派的另外几名弟子。

    “你们两个,在这里干什么呢?”伴随着说话声,从山上走下了几个人。陈风认识为首的那个人,是伏魔峰墨贤子的徒弟柳雾。

    墨山有五个主峰,每个主峰上住着一个峰主,掌管一门修行。陈风和张风还有凤绫儿,他们都是是九宫峰墨同子的弟子,而来的这几个人是伏魔峰墨贤子的弟子。

    进入墨山的弟子,是要按照云天雾雪,风雨雷天来取名字。柳雾是雾字的弟子,辈分自然是要比风字辈的陈风高。他见了陈风后,说话边趾高气扬。

    陈风碍于自己的辈分。 虽然对柳雾的行为很不满,但他也不敢当着柳雾的面发作。

    “柳师兄。”陈风抱拳恭恭敬敬的站立一旁。

    张风站在陈风身后,也是恭恭敬敬的,大气都不敢喘。

    柳雾并不搭理陈风,他的眼睛上下打量着阿狗,好一会,柳雾用手指着阿狗,问陈风:“他是谁?你们为什么抓他?”

    “师兄,他偷学本门的武功,被我和张师弟抓住了,我们正要压着他去‘戒律堂’呢。”陈风说。

    偷学武功,可是要命的大罪。柳雾不相信阿狗会有这么大的胆子,做送命的事情。对于陈风的为人,柳雾多少也是知道些。他怕冤枉了阿狗,便拉着阿狗,走到一边,用最和善的语气说:“你不用害怕,你老实的告诉我,你有没有偷学本门的武功?”

    阿狗当然是没有偷学了。可是,他若是把风绫儿教他武功的事情告诉了柳雾,风绫儿就会被他牵连。风绫儿是好意帮自己,自己当然是不能害她了。

    是以,阿狗毫不犹豫的说:“我不知道那是偷学武功,我没想着要学。这位道长,你听我慢慢的给你解释。”

    “你不是本门的弟子,但你会本门的武功。你还有什么可解释的?”柳雾转身,冲一块跟他来的两个道士招手,说,“你们两个,压着他。咱们去‘戒律堂’,让‘戒律堂’的师叔惩罚他。”

    那两个道士押解着阿狗,众人则在后面跟着,一伙人逶迤着到了“戒律堂”。戒律堂在通往墨山正峰“大同殿”的路上,也算是处在半山腰了。因为此处三面是断崖,“戒律堂”设在此处,可以从心里上给犯人以威吓。

    当前,掌管‘戒律堂’的人是墨凡子。墨凡子是墨行子的师兄,本来,墨山派的掌门人该由墨凡子,只因墨凡子下山降妖时,误杀了一个坏人。墨凡子认为那个人欺师灭祖,该死。所以,他杀了那个坏人后并不觉得后悔。

    而墨行子则认为,墨山道士的宗旨是降妖爱人。即便那个人是个十恶不赦之人。只要他不是妖魔,就不能取他性命。

    正因为两个人的执念有此差别。墨行子做了墨山的掌门人。而墨凡子做了‘戒律堂’的堂主。对于这个堂主,墨凡子觉得是对他的侮辱。因此,自从他来到“戒律堂”后,天天的喝酒,并不把自己的任务放在心上。

    好在,凡是来墨山的弟子,都要经过层层选拔。每个弟子的修行都不会差到哪里去。由于没有弟子违反门规。墨凡子这个“戒律堂”的堂主也就每天乐得清闲了。

    “戒律堂”不在五峰后的另一个比较矮小的山峰。

    此刻,当柳雾带着阿狗来到“戒律堂”时,墨凡子已经喝了三坛子的酒,正要回房间睡觉呢。柳雾在墨凡子去房间的路上,拦住了墨凡子的去路。

    “师伯,我们抓到一个坏人。需要交给你处置。”柳雾说。

    “坏人?在哪里?”墨凡子用微醺的眼睛斜视着柳雾,问。

    柳雾把阿狗推到墨凡子跟前,说:“就是他。”

    墨凡子用醉眼上下打量了阿狗,摇摇头,说:“这小子笨头笨脑,会是坏人?”

    “师伯,他不是本门弟子,偷学本门的武功。正好被我们抓住了,我们就把他带来了。”陈风在一旁忙说。

    墨凡子把眼光移向陈风,说:“你小子又来了。上次,若不是你师傅给我求情,你现在还应该在床上躺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