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修真小说 > 红尘小仙 > 第五十五章报复
    店家笑了笑,阿狗的胡言乱语 ,让他更加确定阿狗是喝醉了。

    凭借店家多年的经验,只有真正喝醉的人才会说自己没有喝醉。对于一个醉鬼的话,店家并不以为然。当然,依照店家多年的经验,发现喝醉的人,应该远远的躲开。可店家看到阿狗还是个十三四岁的孩子,一个孩子出门在外,甚是可怜。店家过意不去,便多说了一句。

    “客官,这里虽然靠着墨山,可大晚上的,外面并不太平。你一个人外出,并不安。”

    “胡说。”阿狗怒道,“我怕谁?我现在谁都不怕了。我还就告诉你了,我现在就出去。要是有鬼,我就杀个鬼给你看看。”

    阿狗推开店家,摇摇晃晃的走出了客栈。

    到了外面。冷风一吹,阿狗有了几分的清醒。他发现小城的夜晚和白日截然不同。白日人来人往,甚是喧嚣,也显得很祥和。到了晚上,街道上鲜有行人,冷冷清清。接着微弱的星光,阿狗看到街道尽头有淡淡的青烟。不由得,阿狗想起了自己在荒村见到“四方鬼魅”时的场景。

    不过,想到了“四方鬼魅”,阿狗又来了胆量。自己连“四方鬼魅”都见过了,还怕什么啊?

    于是,阿狗大摇大摆,朝着街道尽头走去。在他作为“人蛇”时,他知道乞丐住所靠近一个石桥。阿狗寻找了大半个晚上,才找了那个石桥。

    石桥旁,有着一排低矮的房子。阿狗并不知道,这里是小城的“贫民窟”了。那些来自小城四周的穷苦人,有的想在小城里找了一份的工作,但主家并不管住。他们便花上几文的银子,在这里租一个房间。算是临时的住所了。

    乞丐行乞是住在石桥下。阿狗之前给乞丐赚了一些钱,乞丐便咬了咬牙,租了一个房间。阿狗凭着记忆,找到了第五个房间。

    门关着,阿狗推了推,没有推动,应该是从里面反插了。但阿狗知道房间里的人并没有入睡。因为透过门缝,他看到了灯光。

    “砰砰砰!!”

    阿狗敲打着房门。

    “谁啊!”

    房间里传来一个粗狂的极其不耐烦的声音。虽没有见到乞丐,阿狗单就听到这个声音,就已经怒不可遏了。他左右观看,旁边有一个棍子,阿狗弯腰捡起棍子。

    门开了,乞丐把头露出来,他看到门外的阿狗了。但因为现在的阿狗和之前的阿狗已经是天壤之别了,乞丐并没有认出阿狗就是“人蛇”?

    “你谁啊?大半夜的敲我的房门,想干啥?”乞丐怔怔的看着阿狗,不耐烦的说。

    阿狗也不搭话,抡起棍子,朝着乞丐砸来。乞丐见阿狗拎着棍子来了,他头一缩,回到了房间里。阿狗紧跟一步,也到了房间里。

    房间很小,放了一张床和一个圆桌便没有多少空间了。阿狗站在门口,乞丐则躲在墙角,看着阿狗,瑟瑟发抖。

    “大爷,咱们无冤无仇,你为何要对我下死手啊?”乞丐瑟瑟的说。

    “睁开你的狗眼,你看看我是谁。”阿狗怒道。

    乞丐努力的把自己的眼睛挣得足够大,他审量了好半天,依稀看到阿狗身上有“人蛇”的影子。只是,他还不敢十分的确认。便小声的问:“咱们认识吗?”

    “认识吗?”阿狗缓缓的朝乞丐走去。阿狗每靠近乞丐一步,乞丐便能感觉到阿狗身上的杀气多了一分。“前几天,你不把我当人看,现在,我像一个人站在你的面前,你当然不认识我了。”

    听了阿狗的话,乞丐算是明白了。他忙双膝跪地,求饶道:“大爷饶命,大爷饶命。”

    阿狗经过圆桌时,他看到圆桌上有一把匕首,阿狗拎起匕首,眼睛直直的看着乞丐。此刻,阿狗的眼睛里充满了血,乞丐看着阿狗的眼睛,他忽然感觉到了无比的戾气。乞丐自然并不知道阿狗眼神中放射出的是戾气。他只不过是为阿狗的眼神给吓住了。

    此刻,乞丐也忘记了给自己求情。他像一个失去了魂魄的人,呆呆的看着阿狗。

    阿狗已经来到了乞丐的跟前。他缓缓的举起手中的匕首。乞丐看着阿狗手中的匕首,眼神中透露出临死前的绝望。

    当阿狗看到乞丐眼神中绝望时,他的心不由得动了动。

    阿狗的心里有两个声音在不停的争吵。一个声音建议阿狗杀了乞丐,因为乞丐折磨的让他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乞丐死有余辜。

    另一个声音警告阿狗要理智。乞丐是有罪,但不至于死。自己并不是审判官,并没有权利杀人。

    两个声音相互的争吵,吵得阿狗的脑袋都要炸掉了。

    犹豫了一炷香的功夫,最终,那个决定要杀人的声音还是占据了上风。

    阿狗重新举起了匕首。他并非第一次杀人了,可他的手依然颤抖。就像他心底的那个声音所说,他不是审判官,没有权利断定别人生死。可是,乞丐对他的折磨对于他来说,太过刻骨铭心。如果不杀了乞丐,心中的那团火无法熄灭。

    阿狗咬了咬牙,使出身的力气,拿着匕首朝乞丐刺去。

    阿狗的匕首并没有刺进乞丐的身子。因为匕首的另一端被墨行子攥住了。

    阿狗睁开眼睛,看到眼前的墨行子,他的脑袋立刻清醒了。阿狗忙松开匕首,惊讶的说:“掌门师尊,你怎么来了?”

    “我若是不来,你不就犯下了大错了。”墨行子把匕首放在桌山说,“走吧,小子,跟我回墨山。”

    “掌门师尊,你是要收我做弟子吗?”阿狗问。

    墨行子摇摇头,说:“我从不收弟子。不过,从现在开始,你便是墨山弟子了。你师傅是‘九宫峰’的墨凌子。”

    阿狗大喜,他忙趴在地上给墨行子磕头。墨行子让阿狗磕了三个头,然后让阿狗站起身。墨行子用“御剑术”,带着阿狗回到了墨山的“大同峰”。

    两人来到了“大同宝殿”。宝殿内坐着一个道人,衣着和墨凌子差不多,只不过那人腰间的束腰带上是绣着浅白色的莲花。而墨行子的束腰带用正白色的线绣着莲花。

    “掌门师兄, 大晚上你让我在这里等你。你又不说找我来所谓何事?你是不是有意耍我啊?”那人大声的说。

    “我让你来自然是有事情了。”墨行子随即用手指了指身旁的阿狗说,“我送给你一个徒弟,你可给我教管好啊。”

    “什么?你又要送给我弟子?”那人忙连连摇摇手,说,“掌门师兄,不是我不给你面子啊。上次,你送给我的那个女娃,就是风铃儿,到现在我都还头痛呢。这收徒弟的事情,你就别找我了。”

    “这个人你是非收不可了。”墨行子说,“你可知道,引荐他来墨山可是玉清上仙。”

    “玉清上仙?”墨凌子睁大眼睛,说,“师兄,你和我说笑吧。玉清上仙可是‘九重天’的仙人。你怎么可能见到他啊?”

    “我当然是不能见到上仙。是上仙托梦告诉我,会有一个男娃来墨山求学。他告诉我务必让我收留此人。”墨行子说。

    墨凌子想了想,说:“不对啊,师兄,就算是上仙告诉你要收一个男娃,但那个男娃也不定就是此人啊。”

    墨凌子绕着阿狗转了一圈,说:“我可这小子资质平庸。不像是可以修仙的人。师兄,莫非你搞错了?此事非同寻常,你可不能马虎啊。”

    “我墨行子是那种大马哈的人吗?”墨行子说,“我之所以这个孩子就是上仙引荐的人,自然是有证据。上仙说,此人身上带着一个玉佩,上面写着一个云字。孩子,你把你身上的玉佩拿出来,让我看看。”

    听了墨行子和墨凌子两人的谈话,阿狗知道墨凌子是不想收自己为徒。墨行子是要证明自己的身份。可他再也想不到,自己随身所带的那个玉佩竟然还有一些用处呢。阿狗看到墨行子已经伸出了手,等着自己呢。他忙从身上拿出那个玉佩,交给墨行子。

    墨行子看了看玉佩,又把玉佩转交给墨凌子。墨凌子看到玉佩上的“云”字,知道师兄所言不虚。只是,他想不出吗墨行子为什么会把这么一个孩子交给自己。

    “好了。这里没有你的事情了。你先回去吧。”墨行子说,“我今晚让你来,是让你提前有个心理准备。以免我明日带着次子去你的‘九宫峰’,你反应过激。”

    墨凌子心理是有很多的疑问,可他感觉到墨行子并不想说。他叹了口气,把心中的那些疑虑藏在了心底。

    墨凌子临走前,墨行子对阿狗说:“以后,这位道长便是你的师傅。你现在给他磕三个头吧。明日,我再让你行拜师之礼。”

    阿狗本想着是要白墨行子为师,但墨行子不收弟子。现在,墨行子要自己拜墨凌子为师,虽然阿狗心里是有一点点的不乐意,但他转念想到以后自己可以留在墨山了,也算是一件好事了。

    于是,阿狗给墨凌子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目送着墨凌子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