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修真小说 > 红尘小仙 > 第五十九章别院生存
    对于之前的失望,陈风并未放在心上。在为难阿狗的计划中,方才的言语侮辱只是前奏。接下来,陈风还有更“精彩”的行动。

    带着云无痕,陈风来到了“九宫峰”的后院。后院是在“九宫殿”的后面有三里路,距离“练功台”也有两里路。“后院”是墨山弟子们居住的地方。由于来墨山修行的人过于多,为了便于管理,他们把来此修行的弟子分做了三等,分别住在甲乙丙三等的房间里。

    甲等房间是有身份的公子哥,乙等房间是来这里有一段时间的弟子了,丙等房间是没有身份地位,孤身来此的凡人。

    因为云无痕是掌门人墨行子亲自的引荐,墨凌子告诉陈风,要把云无痕安排在甲等房间。陈风当然不希望云无痕住在甲等房间了。于是,陈风有意无意的把云无痕在没有入门之前,偷学本门武功的事情告诉了墨凌子。

    墨凌子虽然是墨山中心性修行最高的人,但他天生具有的嫉恶如仇的本性并未随着他的修行而有所减弱。当然,墨凌子也并未想过要消除自己嫉恶如仇的心性。

    是以,墨凌子最看不过那些犯过错误的人了。当他听到陈风说及云无痕在来墨山之前,偷学过本门的武功,墨凌子便对云无痕有了成见。陈风又在一旁添油加醋了一番,最后,墨凌子挥挥手,说:“这个人心性不正,不适合在墨山修行。不过,此人是掌门人送来,我不可能薄了掌门人的面子。”

    墨凌子思索了片刻,说:“这样吧。这个人我就交给你了。至于怎么处置他,你看着办吧。”

    陈风在墨凌子面前拐弯抹角,为的就是墨凌子的这句话。有了墨凌子的这句话,在云无痕面前,他便有了生杀大权了。

    在带着云无痕去后院的路上,陈风就打定主意了,他要把云无痕安排在最次的地方。

    两人来到了后院,云无痕看着后院里一排排的房间,问:“陈师兄,我的房间在哪了啊?”

    陈风扭头对着云无痕笑了笑,然后摇头说:“你的房间不在这里。”

    云无痕吃了一惊,忙问:“我的房间不在这里?”

    “你可是掌门人介绍来的人。师尊说了,像你这样有身份的人,怎么可能和这些的凡人挤住在一起呢。按照师尊的意思,我已经另为你安排了房间。云师弟,你就跟我来吧。”陈风说。

    云无痕还以为陈风是真的要把他安排在一个好房间呢。云无痕忙摇手拒绝说:“陈师兄,和这里的师兄们比起来,无论从那个方面来说,我都差的多。我觉得,我还是和众师兄们住在一起吧。大伙儿在一起,我也好跟着他们多学点本领。”

    “不行,不行。”陈风收起笑容,很严肃的说,“这可是师尊的意思,我可不敢违背。你要是觉得不妥,他日,你见到师尊后,你亲自说吧。云师弟,快点跟我走吧,你辛苦了一天了。也该早点回去休息了。”

    陈风都把话说明了,云无痕也就不再拒绝了。他跟在陈风后面,两人穿过后院,行了有半柱香的功夫,两人经过了厨房。但是,陈风并没有在这里停留。闻着厨房里飘出来的饭菜香味,云无痕的肚子“咕咕”直叫了。

    “你饿了?”陈风扭头,看着云无痕问。

    云无痕本想说自己不饿,可是,他又是那种不善于撒谎的人。在陈风问话后,他犹豫了片刻。陈风随即明白了。他笑了笑,说:“以后,会有人专门为师弟做饭菜,师弟也就用不着和其他人挤在一起吃大锅饭了。”

    陈风的话让云无痕听着心里越来越没有底。难道,就因为是掌门人领着自己来到了“九宫峰”,师尊就要对自己另眼相待了吗?

    对于这种待遇,云无痕并不得意。他从小吃苦习惯了,并且,他也习惯了自己凡人的身份。一旦把他抬举的高了,他会觉得自己脚底无根,心里没底。他随时都会从云端掉下来。

    “师兄,我觉得,你还是带着我和师尊说说吧,我还是想和众师兄们住在一起。”云无痕很认真的说。

    陈风用一种似笑非笑的眼神看着云无痕,说:“马上就到了。你先看看你居住的地方,然后在决定要不要去见师尊。我料等,等你看到自己的住所时,你一定会改变主意。”

    说话间,两人又行了半柱香的功夫,云无痕听到一阵嘶叫之声,还没等云无痕明白怎么回事,陈风带着云无痕尽到了“别院”。

    “别院”,顾名思义,便是不再“九宫峰”包容范围之内,因为在“别院”住着的,不是人,而是畜生。是的,说别院住着的是“畜生”,丝毫不是骂人的话,因为“别院”是饲养马匹,猪,鸡鸭等家禽的地方。

    云无痕刚踏进“别院”的大门,便闻到了屎味。不由得,云无痕用衣袖捂住了鼻子。

    “陈师兄,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云无痕问。

    “以后,你便住在这里了。”陈风忍着笑,板着脸,一本正经的说,“这里的房间很多,你可以随便的选择自己喜欢的房间。如果,你上半夜喜欢和马在一起睡,下半夜喜欢和猪在一起睡,也不会有人管你。师弟,在这里住,是不是很自在啊?”

    云无痕明白,彻底的明白了。陈风这是要他和畜生睡在一起啊。

    云无痕想过陈风不会放过他,但他没有想到陈风会如此的迫不及待的就要折磨他了。云无痕抬头看着陈风,现在的云无痕也已不那么的软弱了。当一个人经历过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折磨后,他若是还能继续的软弱下去,便不是人了。

    “师兄这么对我,难道就不怕师尊知道吗?”云无痕问。

    陈风点点头,说:“没看出来,你倒是挺聪明。来了还没有一天的时间,你就知道我的软肋了。不错,我最怕的人便是师尊了。不过,你还不知道吧,让你住在这里,便是师尊的注意。”

    “我不信,一定是你在师尊面前说了我的坏话,误导了师尊。”云无痕怒道,“我一定要见师尊,揭穿你的虚伪面具。”

    “你可以不信。我也没有必要让你相信。”对于云无痕威胁的话,陈风并不紧张,他依然用很坦然的语气说,“即便是你问师尊,答案也不会改变。”

    顿了顿,陈风接着说,“当然,我觉得你这辈子是不可能见到师尊了。我要是你,就应该在这里好好的呆着,把这么畜生给饲养好。只有这样,你才有可能活下去。当然,如果你不打算活了。又另当别论了。”

    两人说话间,从猪圈里走出来一个人,一个老者,脸上满是皱纹,身子都快弯曲成一个句号了。并且,老者在走来时,每走一步,便咳嗽一会,等不咳嗽了,在走下一步。因而,短短的一段路程,老者愣是走了半个时辰。

    陈风倒是有耐性,他就在哪里站着,等着老者走到了自己跟前,陈风大声的说:“老马,我今日给你带了一个帮手,你可愿意。”

    “帮手?啥帮手?”老马耳背,听人说话都是要把手放在耳朵上,并尽量的让自己的身子向前倾。饶是这样,老马对于陈风的话,也是听到了后面的帮手两个字。

    陈风用手指着身旁的阿狗,对老马说:“他就是你的帮手了。以后,这里有脏活,累活就让他做就是了。还有,你可要看好啊,别让他跑出了“别院””。

    “你放心好了。来这里 人,没有我的允许,没有人能跑得了。”老马说。

    临走前,陈风拍了拍老马的肩膀,依旧大声的说:“我走了。你可要给我看好他,过两天我还来呢。到那时,我要是看不到他,你可就有麻烦了。”

    再三叮嘱后,陈风走了。

    等看不到陈风的身影了,老马扭头看着云无痕,说:“刚才,他说的话你听到了吗?你来到这里就别想着走了。你要是走了,我的这把老骨头就会被人给打断了。”

    “这里的环境不错,我才不想走呢。”云无痕说。

    “你说啥?我听不到,你再说一遍。”老马把手放在耳朵上,大声的说。

    云无痕又把刚才说的话,原原本本的告诉了老马。老马觉得云无痕的话有些不可理解,他摇摇头,说:“还是年轻啊,没有遭过罪。现在你觉得很好玩,等一会你就不会觉得好玩了。”

    “你跟我来。”老马大声的说。然后,老马转身在前面走着,云无痕紧紧的跟着老马身后。因为四周的光线并不好,云无痕怕自己若是不跟紧了,一不小心,会走丢呢。

    光线越来越暗。老马让云无痕点着了火把。火把的光也只是照亮巴掌大小的地方,在远一些,云无痕又看不到四周的景象了。

    因为老马行动不利索,云无痕跟在老马身后,感觉走了有半天的功夫,云无痕闻到前面的味道越来越反胃了。在云无痕将要呕吐时,老马停住了。他用手指着前面的房间,说:“以后,你就住在这里了。”

    鬼吹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