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修真小说 > 红尘小仙 > 第六十一章老鬼
    云无痕张了张嘴巴,本想告诉老马,他是见过玉清仙。不过,在将要吐出话语时,云无痕改变的注意。因为他想到了就算是告诉了老马,除了能满足自己的小小虚荣心之外,并无半点的益处。

    “其实,我来这里并不是想成为神仙。”云无痕叹了口气说,“我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如果,她能够醒来,就算是他们逼着我要成为神仙,我也不会答应。”

    老马用手拍了拍云无痕的肩膀,说:“虽然我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不过我相信你的话。”

    说话间,两个人来到了房间。云无痕把草药放在地上。

    “你跟我来。”老马说。

    云无痕跟着老马来到里屋,里屋有好几个坛子。老马指着其中的一个坛子,让云无痕抱着坛子跟他走。

    “咱们是去见那个很厉害的人吗?”云无痕问。

    老马扭头,瞪了云无痕一眼,说:“从现在开始,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许开口说话。”

    云无痕点点头。

    两个人又是一阵子的翻山越岭,来到了一个荒崖旁。

    “就这里了。”老马说。

    云无痕四下张望。他目光所及,具是恍悟一片。除了两三棵干枯的小树,别无他物了。

    “我怎么没有看到那个人啊。”云无痕不解的问。

    老马瞪着云无痕一眼,云无痕才想起,刚才老马是警告自己不要说话。他一时疏忽,把老马警告他的话给忘记了。云无痕忙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示意不再说话了。

    “打开坛子。”老马说。

    云无痕弯下腰,打开坛子上的封口。随即,一股浓浓的酒香从坛子里飘出来。就连云无痕这种不会喝酒的人也知道,坛子里的酒定是难得的好酒了。

    时间不大,云无痕听到“碰”的一声,在距离他不远的地方,出现了一个坑。坑不算大,但足够深,因为云无痕伸头探望,并没有看到底。

    老马从身上拿出绳子,拴上坛子。说:“把酒送下去吧。”

    云无痕看着老马,问:“这下面……”

    云无痕的话说了一半,想到了老马的警告,便把后半句的话给咽了回去。老马不搭理云无痕,他自己把酒坛子送到坑里。然后,老马就盘腿坐在坑边,像一个老钟,静静的呆着。云无痕也只能学着老马的样子,盘腿坐着。

    约莫一炷香的功夫。

    “砰!!!”

    云无痕吃了一惊。然后,定睛一看,是酒坛子从洞里飞了出来。随即,从洞里飞出一个黑色的东西。等黑色的东西着地后,云无痕才看清楚,飞出的黑色东西是个人。当云无痕看清楚那人的面目时,他又吃了一惊。

    与其说他是个人,倒还真不如说他是个“东西”。云无痕觉得,自己让陈风折磨成“人蛇”,已经算是最残酷的折磨了。可比起此人,他所承受的那点折磨,可真的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站在云无痕面前的,是一个没有鼻子,没有嘴巴,没有耳朵的木桩子。他的两只手。只不过是木桩子上长着的干枯枝丫。

    看到此人的面容后,云无痕心里一阵翻腾,他是强忍着没让自己吐出来。

    “老马,我看你是老糊涂了。把自己发过的誓都给忘记了。”那人说话时,云无痕仔细的观察他的脸,如果说那个像平板一样的东西也能称之为脸。

    那人说话的声音是从一个小小的洞里传出来。云无痕知道了,那个小洞便是他的嘴巴了。而在小洞上面,还有两个小洞,云无痕知道是他的眼睛。

    虽然没有嘴巴,但一样的可以发声。虽然没有眼睛,但一样的可以看清东西。云无痕不知道对于他来说,是不是算是不幸中大幸了。

    可是,是怎样的遭遇会让一个人变成他这个样子啊?云无痕努力的想也想不到人生中最残忍的画面。

    “老鬼,你先别冲动。”老马说,“你先听我把话说清楚,你在动手,好不好。”

    听了老马的话,云无痕知道了,眼前的这个人叫老鬼。这个名字倒也符合他的形象。他现在的样子完完的就是一个鬼了。甚至于,连鬼都不定有他丑。

    “看在美酒放份上,我忍你半柱香。”老鬼说,“希望,在着半柱香里,你能说服我。不然,你可别怪我对你心狠手辣啊。”

    “老鬼,你还记得咱们初次见面时的情形吗?”老马问。

    听了老马的话,老鬼不做声了,他低下头,尽管平板的脸上依然平板,可云无痕能感觉到他内心的波动。只是,云无痕想不通,老马平淡的一句话怎么会给老鬼带来如此大的冲击。

    “你想说什么?”老鬼问。声音中有些许的不悦,云无痕还是可以听出来的。

    “我想帮你。”老马说。

    “我说过了,我的事情除了你之外,不许第二个人知道。莫非,你把我的事情告诉他了?”老鬼用手指着云无痕。

    “我没有告诉他。”老马说,“不过,就算他知道了,他也不会说出去,因为他是一个哑巴。”

    至此,云无痕明白老马为什么不让他说话了。到头来,老马是要他扮演一个哑巴。云无痕灵机一动,“哇哇”的大喊大叫。

    老鬼并不相信云无痕是个哑巴。他期近到云无痕身旁,一只手抓着云无痕的胳膊,另一只手捏着云无痕的嘴巴,云无痕无法挣脱,只能大张着嘴巴。老鬼看了看云无痕的舌头,松开云无痕。

    “你骗我,他的舌头完好,怎么会是哑巴。”老鬼说。

    “他天生的哑巴。”老马叹了口气说,“实不相瞒。他是我远房的一个表侄。他母亲是我的表姐。这几天,我并没有来此看你,我是下了一趟山,到了家里。因为饥荒,他的父母,也就是我的表姐都饿死了。我看他一个哑巴,在家里也是饿死。于是,我就把他带到了墨山。”

    “他一个哑巴,在墨山跟着你平安的过一辈就是了。你又为何要带他来见我?”老鬼接着问。

    “只因这小子不老实。有一次,趁我不注意,他跑到了‘九宫山’,偷看墨山弟子练功。结果 ,被墨凌子发现,一阵毒打,要不是我为他求情,便是要打死了。”

    “你把他带来见我是什么意思?”老鬼问。

    “你别着急,听我慢慢的把话说完。”老马说,“他偷看墨山弟练功被抓,当然不是好事情。可是,透过这件事情,我发现,他的根基不错,是个习武的苗子。我想,你若是能指点他……”

    不等老马把话说完,老鬼大手一挥,说:“你想让我收这个哑巴做徒弟,门都没有。”

    “难道,你就忍心你满身的武功无法施展,慢慢的在这里枯萎消亡吗?难道,你就看着那泼天的仇恨得不到报,那些天杀的恶人依旧在外面逍遥吗?”老马走向前,抓着老鬼的胳膊,说,“他是你唯一的机会,也是你唯一的希望了。你不要在期待他们会放你出去了。你已经在这里等了二十年了。你是个凡人,你不会长生不老。你已经没有下一个二十年了。”

    老马的话很刺耳,但他说的句句都是实话。即便老马不说出这些话,老鬼每日也都会想起这些事情。他虽然被禁锢在山洞里不能出来,他可是能看到山洞外面树叶的飘零和春去冬来。

    每一片飘零的树叶便是提醒他,距离死亡又近了一步。他并不害死亡。他只是害怕在死亡来临时,那些残害 他的仇人还在外面逍遥法外。

    老马看着老鬼慢慢的蹲下,双手抱着头,身子不停的颤抖着。凭借老马多年的经验,他知道,老鬼的心里正在做激烈的斗争呢。

    老马轻轻的拍打着老鬼的肩膀,说:“咱们相识了这么多年,我怎么会骗你呢。我说了,他是你唯一的机会了。你只有把身的武功传授给他,让他帮你实现你的愿望吧。”

    好一会,老鬼缓缓的抬起头。眼睛直直的盯着云无痕。云无痕觉得他的眼光犹如一道炙热的火,让他身都不自在。云无痕不由得低下头,躲避着老鬼的眼光。

    “他一个哑巴,能听到我讲话吗?”老鬼问。

    “能听到。”老马说,“他只是嘴巴不会说话。耳朵很好使。阿狗,我说话你是不是能听到啊?”老马说。

    云无痕连连的点头。

    “阿狗?他叫阿狗?”老鬼问。

    “是啊。他是穷人家的孩子,自然取一个贱的名字。贱名字好养活。”老马笑着说。

    “小子,以后他便是你的师傅了。快给你师傅磕头。”老马用手指着老鬼,对云无痕说。

    云无痕虽然很想同老鬼学武,但他并不想拜老鬼为师。因为云无痕已经拜墨凌子为师了,再者,未来云无痕还要拜玉清仙为师。因而,云无痕听老马要他拜老鬼为师,云无痕心里是拒绝的。 他觉得,自己这样随便拜人为师是对玉清仙的不尊重。

    再者,他现在已经是墨山弟子。若是让墨凌子知道了此事,恐怕墨凌子也会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