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修真小说 > 红尘小仙 > 第六十三章悲伤的故事
    监狱?

    云无痕很难相信,老鬼和女人的初次见面会是在那种不堪的地方。一般来说,男女的相会总是伴随着风花雪月。监狱!但就想想,云无痕就觉得那种场面很是不可思议。

    “老鬼说,在他很小的时候,他父亲被村子里的一个恶霸给打死了。他永远记得父亲死去的那个夜晚,白花花的肠子流了一地。苍蝇成群结队的前赴后继,他就坐在父亲身边,他一边赶着那些前赴后继而来的苍蝇,一边看着父亲的肠子由白色变成了黑色,然后由黑色变成了黄色,最后和尘土融为一体。”老马说话的语气很平淡,平淡的像是在讲述一个久远的故事。

    直到说出“仇恨”二字时,老马的语气才有些悲戚按理。

    “没有人知道当时他心中的仇恨。”

    “他自己也不知道吗?”云无痕忙插口问。

    老马正讲的有兴致,云无痕忽然打断了他的话,老马很不高兴。从老马悲伤转为愤怒的脸色中,云无痕能感觉到老马的愤怒。

    “对不起,我是不是不该问?”云无痕说。

    老马沉默了片刻,然后摇摇头说:“不,你问的很好,我心中也一直有这么一个疑问。可是,老鬼他当时就是这么告诉我的。这么多年,我一直在想,老鬼自己为什么都不知道当时的心情呢。”

    “你想明白了吗?”云无痕问。

    “你父亲死了吗?”老马并没有回答云无痕的话,而是反问云无痕。

    云无痕以为老马是同他开玩笑呢。因为他觉得,没有人会问这种问题。可是,当云无痕看到老马一脸任真的样子时,他知道老马不是同他开玩笑,云无痕就更纳闷了。

    “我父亲死了。但我没有赶上,所以,我并不能体会到父亲在自己面前慢慢的死去是什么滋味。不过,这么多年的阅历,让我有些感悟了。一个人,心中的悲痛达到顶峰后,他便没有了悲痛。”

    “没有了悲痛?”云无痕咀嚼着老马的话,随即,他明白老马话了。“化悲痛为力量。”

    老马瞟了云无痕一眼,点点头,表示赞许。

    “力量就像一颗种子,仇恨就是它的土壤。在仇恨的滋养下,力量会慢慢的变大,当大到心中无法承受时,力量就会爆发了。”老马说话的语速放慢了,但变得坚定了,坚定的像一个永恒的石头。

    “力量爆发的那一天,便是老鬼复仇的那一天。看着仇人的肠子也流了一地,老鬼是满心的欢愉。”

    “苍蝇自然成群结队的而来,看着仇人的肠子被黑压压的苍蝇包围了,老鬼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

    “在老鬼最高兴的时候,衙役来了。老鬼并没有反抗,大仇得报,他觉得,在活下去也没有了意义。”

    老马的话让云无痕想到了自己,每个人活着都是有自己的意义。那么,自己活着的意义便是救木蓉了。可是,木蓉现在还昏迷不醒,自己却被困在墨山,却不知道何时才能学到“混元真气”,让木蓉醒过来,云无痕的心就像是被针扎了,莫名的疼了。

    “老鬼的事迹在当地传开了。知府千金是通过一个丫鬟得知了老鬼的事情。哦,忘了告诉你了,知府的千金叫飘云。”

    “飘云?”云无痕默默的念着。老马说:“你是不是觉得这不像是一个女人的名字啊?”

    云无痕点点头。

    “老鬼自己说当他听到飘云的时候,他也很惊讶,一个女人怎么可以取这么一个名字。飘云,给人的感觉就是漂不不定,喜欢浪迹天涯的感觉。”

    “所以,她喜欢流浪吗?”云无痕问。

    “她不喜欢 流浪,不过,她喜欢流浪的侠客还有那些仗义的英雄。这就是她为什么在听到老鬼的事迹后,她会决定要去监狱里见一见这个隐忍多年,为父报仇的人。”

    顿了顿,老马换了一种语气。与刚才认真严肃的语气不同,老马随后说话的语气有些云淡风轻了。云无痕当时并不知道,所有的爱情故事,都是要用云淡风轻的语气讲述。

    爱情,不管是对于什么样的人,都是美好的,值得向往的事情。

    “那是一个落下漫天的傍晚,飘云梳妆打扮了一番,带着丫鬟偷偷的跑出了家。一个女人,梳妆打扮只有两个原因,一是要去回见自己的情郎,其次是见对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老马所说的两个原因,其实是一个原因。云无痕能听得出来,可云无痕并不理解,老马为什么 要说这么一句废话。而老马这么 说的目的只是用来强调,飘云见老鬼,对于飘云来说,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人世间,并不存在太多的一见钟情。尤其是那女双方在见面时一眼就看中了对方,这种几率还是很小的。

    飘云是有目的而去,所以,当她看到身在监狱里的老鬼时,她并没有感觉到那个狼狈不堪,浑身伤痕,衣衫不整的男人是多么的丑陋。相反,飘云有些觉得这样的男人 更有魅力了。

    “当老鬼看到趴在铁栏杆上的飘云时,他的心忽然动了。然后,他不想死了。孩子,你能明白那种感觉吗?”

    老马用期待的眼神看着云无痕,云无痕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飘云姑娘是老鬼活下去的勇气了。”云无痕说。

    老马点点头,说:“不是勇气,是希望。为了飘云,老鬼也希望自己能活下去。两个人初次见面时,只是一个眼神的交流,双方都没有说话,一个字都没有说,可是,双方都明白彼此的心意了。尤其是 在飘云离开时的那一回头,老鬼从中读出了千言万语。”

    “为了飘云姑娘,老鬼在监狱里努力的活着。虽然老鬼杀人了,可他杀的是个恶人,当知府要处死老鬼时,飘云组织老百姓给老鬼情愿,看着衙门口黑压压的情愿的人,知府改变主意,终于顺应民意了。知府判了老鬼三年的监禁。”

    “三年的时光对于老鬼来说,说长不长,但说短也不短。尤其是当心里想着一个人时,时间就会更加的漫长了。在苦苦的相思煎熬中,老鬼终于等到被释放的那一天。当他走出监狱后,他所想做的第一件事情,便是去找飘云。”

    云无痕的心情随着老鬼的讲述而起伏不定。当老马讲到老鬼被释放后,云无痕打心底里为老鬼高兴。他觉得,老鬼一定是苦尽甘来,以后的日子会很幸福。所以,云无痕抬起头,眼睛放着光,用期待的眼神看着老马,等待下面的故事。

    老马却停止不讲了。他叹了口气,低下头,眼睛看着地面。好一会,老马又缓缓的抬起头,幽幽的说:“老话说,福不双至,祸不单行。被释放对于老鬼来说,是一件幸福的事情,但是,相比于失去飘云,释放的幸福对于老鬼来说,已经不算是幸福了。”

    “飘云不见了?怎么不见了?难道,她死了吗?”云无痕本是期待有一个美好的结局。现在,当老马说到飘云不见后,云无痕有一种身临其境的着急。

    “她没有死。她只是嫁人了。”老马说,“老鬼去找飘云,他没有看到飘云,但他看到了飘云的丫鬟。丫鬟卷缩在门口,像一个乞丐,或者说,老鬼看到丫鬟的样子时,丫鬟就是一个乞丐了。是丫鬟先喊了老鬼,若不是丫鬟先喊了他,老鬼还真就认不出是丫鬟了。”

    “通过丫鬟的讲述,云无痕知道了。两年前,来了一伙强盗。他们冲进了知府衙门,并带走了知府。是飘云用自己的性命换取了知府的性命。可是,知府丝毫不感念女儿对他的救命之恩。他甚至于觉得,女儿跟了强盗,是他家的耻辱。”

    “听了丫鬟这番话,老鬼当然是怒火冲天了。他让丫鬟带着自己,去找强盗,并决定要和强盗拼命了。”

    “他杀了强盗?”云无痕担心的问。

    “他若是杀了强盗,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了。”老马说,“在没有来墨山之前,老鬼只是空有一身的蛮力,并不会武功。他杀死那个杀父仇人也是趁着那个人不注意,先用铁锤敲击了那人的头颅,把那个人打晕后,又用匕首划破了那个人的肚子。”

    “而老鬼现在所要 面对的是一伙强盗,一伙会武功的强盗啊。他空有一身的蛮力,在强盗面前,是无济于事。所以,接下来就很明了了,老鬼不仅没有救出飘云,他自己还被强盗打残了。”

    “老鬼是用了半年的时间养伤,等伤好了之后,他便决定去墨山了。只怪他报仇心情,采用了极端方式,才会造成现在的后果。”

    “什么极端的方式?”云无痕问。

    “他偷偷的潜入墨山,偷学武功。也不知道他当时是怎么做到,他竟然在墨山潜伏了一年,才有人发现了他。你也知道,偷学武功是江湖人的大忌。所以,他被人发现后,就拼命的逃跑。在逃跑中,他没有辨别方向,或许也是死神的捉弄吧。他竟然掉进了‘无底洞‘。”

    “无底洞”?

    老马提到“无底洞”,云无痕很快就想到了陈风和张风的谈话。进入“无底洞”的人都是有来无回,老鬼又是怎么活了下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