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修真小说 > 红尘小仙 > 第六十六章万恶之源
    当云无痕听到墨凌子同意陈风提议,要陈风调教自己时,云无痕的心一下子就凉了。他向前一步,正要向墨凌子倾诉自己的想法时,云无痕看到凤绫儿使劲 冲他摇头。云无痕随改变主意,默默了接受了墨凌子的安排。

    “云无痕留下,其余的人可以离开了。”墨凌子说。

    墨凌子发话后,众弟子次第的离开了。陈风最后一个离开,他犹豫了再三,还是说出了自己的疑问。“师尊,弟子现在可以把云师弟带走吗?”

    墨凌子瞟了陈风一眼,冷冷的说:“你先退下,我会让他去找你。”

    墨凌子身后跟着的萧雨听到墨凌子训斥陈风,便随口附和说:“陈师兄,师尊让你离开呢,怎么,你现在连师尊的话都不听了吗?”

    萧雨和陈风两个人是相互的看不顺眼。陈风仗着自己是大师兄,事事想要高人一等,而萧雨则仗着墨凌子对他的喜爱,不怎么把陈风放在眼里。尤其是当着墨凌子的面,因为有了墨凌子的撑腰,萧雨便会做一些让陈风难堪的事情。

    陈风善于见风使舵,当着墨凌子的面,他对萧雨总是毕恭毕敬,可萧雨心里知道陈风并不怎么佩服他。这让萧雨很不舒服。

    比如此刻,对于萧雨的呵斥,陈风丝毫的不生气。

    “师弟说的是,是我太心急了。我现在就走。”陈风跪下,给墨凌子磕了个头,转身离开。

    陈风临走前,又回首片刻萧雨一眼,萧雨能感觉到陈风的狡黠。等陈风离开后,萧雨嘟着嘴巴说:“师尊,你都看到了,陈师弟向我示威呢。”

    “他是师兄,你理性给他应有的尊重。”墨凌子说,“要想获得别人的尊重,首先自己要有实力。你每日跟着我,可你的武功就怎么老是没有长进?”

    墨凌子虽然是责备萧雨,可说话的语气却是温柔极了。一旁的云无痕能听出墨凌子对萧雨的关切。隐隐的,云无痕有些嫉妒萧雨了,因为他长这么大,还从未有人如此的关切过他。

    “云无痕,你可知罪?”

    在云无痕感伤之际,墨凌子的话在他耳边响起了。相比于方才的语气,此刻的墨凌子像是变了一个人。不过,云无痕已经习惯了别人对他的责难了。

    “弟子知罪。”云无痕跪下,诚恳的说,“弟子不该对蒋师弟动死手。”

    “同门之间,切磋武功,你确实不该那么多。不过,我现在说的是另外一件事情。你这一身的武功是跟谁学来?”

    到底还是来了。云无痕早有准备了,所以,他听到墨凌子的责难,并不慌张。

    “弟子已经是墨山人了,弟子会墨山武功是很正常的事情。师尊为何有此疑问?”云无痕反问。

    墨凌子起身,向前走了两步,萧雨跟在墨凌子身后,也向前走了两步。

    “你不要狡辩。”墨凌子瞪了陈风一眼,威严的说,“这一个月来,你的行踪本尊都知道了。你被陈风送往后山,跟随一个叫老马的人喂马去了。”

    “师尊,弟子心中有一个疑团,希望师尊给与弟子解答。”不等墨凌子的话说完,云无痕便打断了墨凌子的话。

    云无痕之所以会有如此的胆量,是他看清了墨凌子的个性。外表上,墨凌子给人的感觉很是强悍,其实他是一个优柔寡断的人。从他处理萧雨和陈风的争执,云无痕就看出来了。

    其实,对于他的这两个弟子,墨凌子都不想得罪。相比于陈风,墨凌子只是在情感上对他有些偏爱,但还没有达到为了萧雨,不惜得罪陈风的程度。

    还有,云无痕很是纳闷,作为一个长辈,墨凌子为什么会如此的忍让弟子?

    不理解并不代表云无痕对事实的认识。虽然年龄不大,但人生阅历不可谓不多。所以,当看看到墨凌子性格的软弱时,他决定先发制人了。

    “你说,本尊听着呢。”墨凌子说。

    “师尊,是不是每一个来墨山的弟子都要去后山喂马,历练一番呢?”云无痕看着墨凌子,他是用眼神给墨凌子的压力,让墨凌子不能回避他的这个问题。

    “陈风对你做的事情本尊都知道了。”墨凌子说,“你陈师兄本意是对你好。他是要考验你。一个想要成功的人,是要经历一番的苦难。”

    墨凌子嘴上说的好听,其实,他真实的想法是借着陈风的手把云无痕撵走。

    掌门人亲自带来一个弟子,从看到云无痕的那一刻,墨凌子就觉得云无痕定有不同与常人的来历。于是,随后墨凌子对云无痕做了一番的调查,当他得知云无痕身上有蚩尤的元灵后,墨凌子随动了杀念。

    在修仙界,“蚩尤元灵”是魔一样的存在。墨凌子第一次听说“蚩尤元灵”还是八十年前,他刚到墨山,便听的他的师尊告诉他,世上有一个万恶之源,便是“蚩尤元灵”。作为他们这些修仙除恶之人,都是把打败“蚩尤元灵”为毕生的事业。

    当然,在墨凌子见到云无痕之前,一切关于“蚩尤元灵”的话都是他的听说,他从未见过,他也从未相信世上会有万恶之源这个东西。毕竟,关于人之初,性本善和性本恶还在讨论之中呢。

    直到墨凌子打听到云无痕的身体确实是有“蚩尤元灵”后,墨凌子便找到了墨行子,墨凌子的态度非常的坚决,他要立刻马上处死云无痕。

    “师兄,你也知道,蚩尤元灵是万恶之源,若是现在不解决掉云无痕,怕他体内的‘蚩尤元灵’会复活,到时候,整个人间便成为炼狱了你我也将成为世人的罪人了。”墨凌子厉声说。

    “你的这些担忧上仙们早就考虑到了。不然,他们也不会把云无痕送来咱们墨山,”墨行子说,“蚩尤元灵沉寂千年,并不是一时三刻所能复苏。”

    顿了顿,墨行子接着说:“上仙说,化解他此子体内的’先天怨气’,元灵便不能复活了。”

    “这只是你的假设。”不等墨行子把话说完,墨凌子抢话道,“连上仙都没有把握做到的事情咱们能做到?现在,云无痕是墨山弟子。万一他被元灵吞噬,成了魔,同道中人还不得把责任推到咱们身上?”

    墨凌子的话虽然刺耳,但他说的都是实话,也是墨行子所考虑的。凡间修仙的门派众多,表面上,彼此很是客套,实则每个门派都在暗中较劲,要成为江湖第一大修仙门派。

    当下江湖,墨山派无疑是其中的佼佼者。墨山人在享受着同行的仰视和奉承时,作为掌门人,墨行子也要时时的提防同行对他们的中伤。

    诚如墨凌子所说,云无痕的事情的确是他接手的炸弹。之前,他是听到玉清上仙吩咐,没有考虑那么多,当他静下心来,才知道云无痕的事情远远超出了他的想想。

    “师兄,事不宜迟,你就不要犹豫了。”墨凌子在一旁催促道,“趁着元灵现在还不成气候,你就下令,让我处理了它吧。”

    “我已经答应了上仙。现在若是反悔,恐怕会让上仙不悦。你也知道,咱们修行的目的在于接近上仙。所以……”

    墨行子叹了口气,后面的话他没有说出来,不过,墨凌子明白他没有说出的话。

    作为一派的掌门人,最重要的是脸面。墨行子已经答应了玉清仙,便不能反悔了,即便是有十足的理由,他也不能言而无信。

    “诚然,本门的荣誉是很重要。可相比于天下的生灵,师兄,你应该知道怎样取舍。”墨凌子顿了顿,说,“要不这样吧。师兄,你把云无痕交给我,我帮你处理了他。我保证不会有人知道。”

    “我相信你的话,不会有人知道。可是,玉清仙可是上仙,他能不知道?上仙要咱们用墨山的大爱化解云无痕心中的怨恨,从另一方面来说,这是上仙对咱们的信任。”墨行子说,“是我答应了上仙,本由我教育云无痕。我不该把他推给你。你若是有难处,就直接说出来。”

    “没有,没有。”墨凌子忙摇手说,“师兄,你是知道我的法力不怎样,但我的执念强。你给我一段时间,让我去感化云无痕。”

    墨凌子之所以要极力的应承,他是怕云无痕跟在墨行子身边,会变得更危险。

    和墨行子分手后,墨凌子把自己关在一个僻静之处,他苦苦思索了三天,终于想到一个解决云无痕的办法了。

    方才,云无痕和蒋文龙比试时,墨凌子虽是呵斥了云无痕,但他内心里并不希望云无痕住手。只有云无痕动手杀了蒋文龙,墨凌子便有充足的理由处理云无痕了。

    只是,计划没有变化快,后来,云无痕住手了。墨凌子有些失望。不过,他还并未绝望,因为他还有一个杀手锏。现在,是时候使出他的杀手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