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修真小说 > 红尘小仙 > 第七十二章初见元尊
    墨行子加紧念咒,朱裂刚身体四周的光芒越来越炙热,而他面上的表情也越来越痛苦了。云无痕在一旁看的心惊胆战。但是,墨行子并没有丝毫饶恕朱裂刚的意思了,他面色铁青,一改往日的心慈面善之态了。

    约莫又过了半柱香,朱裂刚不动弹了。就在云无痕以为朱裂刚已经死了,他又开始蠕动了,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朱裂刚不见了,地上躺着一头猪。

    云无痕大骇。

    就算给他一百次猜测的机会,他也不可能想到眼前的白衣青年竟然是一头猪。

    不过,话又说回来,当云无痕看到事实后,他又觉得一切都很正常了。不然,朱裂刚也不会让他去杀屠夫了。

    “现在,你知道他为什么要杀人的目的了吧。”墨行子说。

    “掌门人,怎么会是这样?”云无痕不解的问。

    “墨山是仙山,在这里修行的一些畜生也得到了些仙气,像这个猪,便是得了仙气后,幻化成人。”墨行子说,“你是凡人,不能分辨其中的真假。日后,没有你师尊的允许,不能下山。”

    “弟子遵命。”云无痕抱拳低头,眼睛看着地上的朱裂刚,不,一头猪。

    墨行子明白了云无痕的想法,他说:“我不会杀他,但也不可能就这样放他离开。你走吧,该怎么处理它,我心中的自有分明。”

    墨行子把话说到这种份上了,云无痕自然是无话可说了。在墨行子的注视中,云无痕回到了“思过崖”。当云无痕来到“思过崖”时,他看到了一个人,一个他最不想看到,也最怕看到的人,墨凌子。

    “师尊。”云无痕站在洞口处,云无痕虽然是低着头,看着地面,但他也用眼睛的余光看着墨行子。墨行子也正注视着他呢。从墨行子的眼神中,云无痕感觉到了不怒而威严。

    “告诉我,这是什么地方?”墨行子问。

    “思过崖。”云无痕小声的回答。

    “何谓思过?”墨行子接着问。

    云无痕想了想,他双膝跪地,诚挚的说:“掌门人,弟子错了。请掌门人责罚。”

    墨行子久久没有说话。云无痕也不敢抬头,约莫有半柱香的功夫,墨行子用手摸了摸云无痕的肩膀。说:“我知道,你是上仙派送到这里。你自认为自己是见过上仙的人了,自然是高人一等了。”

    “掌门人,弟子断无此念。”不等墨行子把话说完,云无痕忙辩驳说。

    “你告诉我,你师尊要你在这里老老实实的反思,你为何要下山?”墨行子问。

    “因为……”云无痕想到自己下山的理由只是因为饿了,要去寻找美味食物,若是说出来,会被墨行子耻笑。可是,云无痕转念又一想,自己来这里本就是要思过。现在若不说出实话,自己身上的罪孽就更重了。

    “弟子想到山下寻找食物了。”云无痕说。

    “你还算诚实。”墨行子说,“‘思过崖’是本派元尊所设置,来此思过之人,是要断念绝食。你刚到这里,便犯了规矩,今日,我若是不橙汁你,便是对不起元尊了。”

    话毕,云无痕只觉从墨行子手心中传来一股热流,热流顺着云无痕的头顶,慢慢的循环到身。起初,云无痕只觉得墨行子传过来的暖流让他身舒服。渐渐的,暖流变冷了,云无痕的脑袋像是被棍子重重的击了一下,有一种说不出的痛。

    随即,当疼痛消失后,云无痕的脑袋变得空灵了,打个比方,若把云无痕的大脑比作是天空,之前云无痕的脑海里是阴云不断,现在则是清空万里了。

    “你想到了什么?”

    一个声音在云无痕耳边飘荡,像是来自遥远的天边,很缥缈,但很清楚。

    云无痕的心中本是没有任何的想想,可他听到了这个声音后,脑海里立刻浮现衣服画面,红色的河流,漂浮着一个个的圆形的东西,等云无痕看清楚后,他认出那些圆形的东西竟然是头颅。

    “我看到了人头。”云无痕的声音很平静,他的心也无波澜。

    “然后呢……”那个声音继续追问。

    “然后,然后……”

    然后,云无痕感觉到的不是害怕,而是愤怒。像是,那些漂浮的头颅就是他自己的头,他有一种想要杀人的冲动。

    “我要杀人,我要杀人。”云无痕大声的喊。

    他自己并不知道,他所喊出的声音,是无比的撕裂,无比的哀怨。

    没有人回答云无痕的话,他听到心跳,像房檐下滴落的雨声,一滴一滴……

    随着滴答声,他想杀人的愿望越来越强烈了。心中忽然生出一股热浪,云无痕真个人跳了起来,他眼前浮现一个身影,他看不清那个人的面容,但云无痕知道,自己是要杀了那个人。于是,他使出身的力气,朝着那个黑影冲过去。

    云无痕并没有撞倒那个黑影,因为在云无痕将要接触到黑影的一刹那,有一只手拉住了他。

    拉住云无痕的人是墨行子。

    墨行子拉住云无痕后,朝着云无痕的头顶狠狠的来了一巴掌,云无痕眼睛眨了眨,那个黑影不见了,眼前是一睹石墙,他距离石墙也就一丢丢的距离。若不是墨行子伸出手,云无痕的头就撞在石墙上了。

    云无痕缓缓的转过身,怔怔的看着墨行子。

    墨行子松开云无痕,一脸严肃的说:“你的心魔很重啊。”

    “掌门人,刚才发生什么了?”云无痕不解的问。

    “这正是我要问你的话,你都看到了什么?”墨行子问。

    云无痕把自己看到的情景告诉了墨行子。墨行子听后,说:“你所看到的那个黑影便是你的心魔。上仙让你来这里,便是要打破你的心魔。你师尊把你困在这里,也是为了消除心魔。你只要消除了心魔,‘蚩尤元灵’才不会缠着你。而你,到时候也就解脱了。”

    “掌门人,我为什么会有心魔?”云无痕问,“还有,我不知一次看到了那个骷髅头,那些骷髅头是何人的?”

    “这个?”墨行子沉默不语。

    云无痕知道墨行子知道真相,他忙跪下,祈求说:“掌门人,求你告诉弟子吧。”

    “并非我不告诉你。只是时机未到。”墨行子说,“你现在要做的便是消除心魔。至于那些骷髅头,等到你知道的时候,自然会有人告诉你。”

    墨行子从怀里拿出一个小本子,递给云无痕,道:“这是本派的大爱心法,在未来的半个月里,你要潜心的钻研。半个月后,我回来看你。到时候,你若是能战胜了心魔,我就让你师尊教授你降妖的法术。”

    说完,墨行子飘然而去。等看不到墨行子的身影,云无痕捡起地上的书,没有书皮,他翻开里面的内容。

    “圣人以治天下为事者也,必知乱之所自起,焉能治之;不知乱之所自起,则不能治。譬之如医之攻人之疾者然:必知疾之所自起,焉能攻之;不知疾之所自起,则弗能攻。治乱者何独不然?必知乱之所自起,焉能治之;不知乱之斯自起,则弗能治。圣人以治天下为事者也,不可不察乱之所自起。……”

    云无痕看到了一半,便觉得脑袋发昏,他忙合上书,闭上眼睛,闭目间,云无痕觉察到自己的身子轻飘飘的起飞了。当他再次睁开眼睛,他看到自己已经在半空中了。

    “怎么会是这样?”云无痕诧异间,他看到从远处飘来一个人,一个身着白衣的白胡子老道。此人虽然头发胡须白了,但脸上却是散发着红光。用一个词语说,此人是鹤发童颜了。

    想到这里,云无痕知道来人定是神仙了。

    白胡子老道在云无痕身旁顶住了,他用手粘着胡须,用眼睛上下的打量着云无痕,并且连连的点头,嘴里啧啧称赞。

    “敢问上仙尊享大名?”云无痕抱拳施礼。

    “见了元尊,还不磕头?”白胡子老道说。

    “元尊?”云无痕有些纳罕了。他是刚听墨行子说了墨山派中地位最高的人便是元尊了。难道,这个白胡子老道就是元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