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修真小说 > 红尘小仙 > 第八十一章又生一计
    接着,云无痕想到了“黑袍道人”屠寮。随即,云无痕心底又涌现出一股热浪。热浪很强烈,刹那间就贯穿了云无痕的整个身子。

    “我不行了,我要爆炸了。”云无痕大声的喊。

    话音未落,云无痕整个人就飞了起来。老鬼吃了一惊,因为在前一秒,云无痕还是一个病猫,有气无力的在地上躺着呢。眨眼间,云无痕不仅恢复了力气,并且变得力大无穷了。

    “你小子要干什么去?”老鬼抬头,看着云无痕大声的喊。

    云无痕没有搭理老鬼,他的身子直直的往上冲,像是一个离弦的箭,只是,他的这个箭没有尽头。也不知飞了多久,当云无痕体内的热气慢慢的消散后,云无痕放缓缓的落地了。

    他这么一飞,便冲出了墨凡子的结界。

    云无痕身子落地时,后背着地,重重的摔了一下。云无痕痛的晕了过去,等云无痕苏醒过来,已经是晚上了。

    云无痕站起身,他环视四周,一片漆黑。云无痕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哪里了。他寻思,大晚上的到处跑并不是最佳的选择。是以,云无痕很快就打定主意,他要在这个陌生的地方住宿一晚,明日再返回墨山。

    夜越来越深,天越来越冷。

    云无痕找了一些干树枝,好在他身上还有火镰。他点着树枝,坐在篝火旁,眼睛巴巴的看着火苗,心里一阵酸。

    离家这么久了,他只是想着要救木蓉,并没有时间想自己。此刻回想自己走过的路,也算是一路坎坷了,他竟然有些同情自己了。

    不知不觉,云无痕睡着了。等他醒来后,火已经熄灭了。不过,太阳已经升起了很高。云无痕找了一个树枝,嘴里念咒,树枝漂浮起来,他站在树枝上,树枝载着他,晃晃悠悠漂浮起来。

    站在高处,云无痕发觉自己所在的位置是墨山的后山。之前,他跟着老马割马草时,是来过这里的。

    知道了路,云无痕就很快回到了“九宫峰”。

    陈风正在他房间的门口等着他呢。

    “师弟,你这一晚上都没有回来,你干什么去了?”陈风看到云无痕,走向前,一把拉住陈风,问。

    云无痕瞟了陈风一眼,有气无力的说:“我也不知道。”

    “师弟,你把我当傻子吗?”陈风说,“你一晚上没有回来。你却不知道自己干什么去了?你可知道,师姐把你教给我了,让我教授你法术,你外出一夜未归,难道,我就不该知道吗?”

    “师兄,我有些累了。你能不能让我喘口气啊。”云无痕用哀求的眼光看着陈风。

    陈风摇摇头,说:“师弟,你还真的不能休息呢。”

    “师兄,你又想到新的花样要折磨我了吗?”云无痕讽刺道。

    “师弟,你误会了。”陈风说,“昨日,你学会了‘御剑飞行’,我已经在第一时间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师尊。师尊很是为你高兴。并且,师尊说了,你可以继续学习下一项法术了,我现在就教你。”

    不由云无痕拒绝,陈风拉着云无痕来到“九宫峰”后空地。陈风从身上拿出一把剑,交给云无痕,说:‘这是师尊让我给你的剑。以后,你就拿着这把剑降妖便是了。’

    虽然,陈风一意孤行的行为让云无痕很不高兴。但,当云无痕看到陈风送给他的剑时,云无痕立刻把心中的不悦给扫去了。他来墨山这些日子,所期待便是能够学到降妖的法术。现在,梦想就要实现了,云无痕没理由不高兴了。

    “师兄,我的这把剑可有名字?”云无痕问。

    “还没有,你可以给他取个名字,只要你自己喜欢。”陈风说,“这并不是重点。现在,我要教给你‘引雷决’。”

    边说着,陈风边用手中的剑指着天空。云无痕看着陈风,嘴里念着他听不懂的口诀,忽然,晴朗的天空阴云密布了,随即,便狂风大作,电审雷鸣了。

    “师弟,让开。”陈风说。

    云无痕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就见一道闪电,从天而降,击中了云无痕身旁的一颗大树。看着地上被闪电击中的坑,云无痕吓得脸色煞白。

    “师弟,我教给你口诀,你来操作。”陈风说。

    云无痕用心记忆陈风传授给他的口诀。陈风念了三遍,云无痕才算是记住了。

    “师弟,你自己在这里练习了。”陈风说,“师尊说了,你什么时候能够把闪电引下来,什么时候可以离开。”

    “师兄,我……”

    云无痕本是想说,若是自己一个月不能把闪电引下来,他就一个月不能离开吗?不过,当云无痕把想说话将要说出来时,云无痕转念想到,即便是自己说了,陈风也不会对自己心声怜悯。而自己也会自找不快。

    这样想着,云无痕便把没有说出来的话给咽了回去。

    陈风离开后,云无痕开始练习“引雷术”,一次又一次,很快,一天过去了,云无痕筋疲力尽,他依然不能把闪电给引下来。

    云无痕看到一旁有一个石头,他走过去,屁股刚接触到石头,他就像是被针扎了一下,整个人立刻跳了起来。云无痕正纳罕间,他听到天空中飘来了一个声音。

    “不能休息。修习法术切记懒惰。你必须继续练习,直到大功告成。”

    从声音中,云无痕判断出是师尊墨凌子。他想不明白墨凌子为什么会时时的监视他,不过,他也顾不得想这些事情了。陈风的话他可以不听从,但墨凌子的话,他就不能不遵从了。

    云无痕一遍又一遍的练习,天黑了又亮了。练到最后,他已经不知道疲惫了。他所用的动作部是机械性的操作,包括念“引雷决”,他也是没有经过意念,而是随口而出。

    天将近中午了,凤绫儿来了。她看到云无痕奄奄一息时,芳心被刺了。“师弟,你这是怎么了?”凤绫儿走到云无痕跟前,大声的询问。

    “师姐,我真的不行了。”云无痕是提着一口气没有倒下,当他说完这句话,心里的那口气也卸了,他整个人瘫痪在地了。

    凤绫儿抱起云无痕,去找陈风了。

    陈风正躺在床上,算计着云无痕此刻快要一命呜呼了。只是,他忘记了还有一个凤绫儿。当凤绫儿抱着云无痕来见陈风时,陈风得意的脸一下子无光了。

    陈风像是被针扎了一下,忙从床上弹起来。

    “师姐,你怎么来了,也不打个招呼。”陈风赔笑道。

    凤绫儿没有搭理陈风。她把云无痕放在陈风的床上。陈风看了眼奄奄一息的云无痕,故作不知的样子问:“师姐,师弟这是怎么了?”

    “你不知道吗?”凤绫儿扭头,瞪了陈风一眼,怒道,“我是让你教给他降妖的法术,没让你折磨他。”

    “师姐,你冤枉我了。”陈风说,“我是一心一意教给云师弟法术。只是,我不知道云师弟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凤绫儿一把推开陈风,她跑去“藏宝阁”,那个一瓶“回魂丹”,给云无痕吃了“回魂丹”。约莫过了一炷香的功夫,云无痕恢复了理智。

    “师弟,你可算醒了。不然,我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冤屈了。”陈风说,“你告诉师姐,是不是师尊他老人家让你修习法术啊?”

    “陈师兄对我很好,师姐,你不要怪罪师兄。”云无痕说。

    “师姐,你听听,你是不是冤枉我了。”陈风一脸委屈的说。

    “你给我出去,我现在不想看到你。”凤绫儿瞪了陈风一眼,怒道。

    陈风心里满是委屈,可是,凤绫儿的话他是不敢不听了。陈风撅着嘴巴一脸不情愿的离开了房间。当他走到房门口,才意识到,这是自己的房间,自己怎么离开了。要走的人也是云无痕啊。他回过头,看到凤绫儿还愤怒的看着他,陈风摇了摇头,乖乖的离开了。

    在云无痕面前从,陈风是凶神恶煞的存在,在凤绫儿面前,陈风便是一只温顺的羔羊了。

    “师弟,才两天不见,你怎么会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等陈风走远了,凤绫儿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我也不知道。”云无痕如实的说,“在陈师兄的督促之下,我学会了‘御剑飞行’,然后,陈师兄又让我练习‘引雷决’。”

    “陈风教你‘引雷决’?”凤绫儿睁大了眼睛,一脸狐疑的看着云无痕说,“师弟,你搞错了。陈风他自己都不会‘引雷决’,他怎么能教你‘引雷决’啊?”

    “陈师兄不会吗?”云无痕反问。

    “他当然不会了。”凤绫儿说,“‘引雷决’是伏魔心法。陈风现在只是降妖师,他还没有修炼成伏魔师,自然是不会‘引雷决’了。”

    “可是,我明明看到了陈师兄把闪电给引了下来啊?”云无痕挠了挠脑袋,很不解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