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修真小说 > 红尘小仙 > 第八十九章公子人如玉
    两人一路飞奔,行了一个时辰,凤绫儿感觉青州城的人不会追上来了。他们才放慢了脚步,在一颗老榆树下,稍稍的休息。

    云无痕一边擦着脸上的汗,一边四下张望。不远处,是一个丘陵,虽不甚高,但上面草木茂盛。他们所处的位置,是丘陵的山脚。

    “师姐,这是什么地方啊?”云无痕问。

    “你不知道,我怎么知道啊。”凤绫儿把手中的手帕递给云无痕,云无痕没有接,因为他看到凤绫儿的手帕很干净,怕自己擦完汗,手帕脏了。

    “我不需要。”云无痕用袖子擦了把脸上的汗。

    “切,你以为我很乐意给你用吗?”凤绫儿收起手帕,站起身,伸了个懒腰,不悦的说,“师弟,咱们下一步准备去哪里啊?”

    “你不是答应师尊了。收服了蛇妖,就要回墨山。”云无痕说。

    “好不容易下山了,我才不想这么快回去呢。”凤绫儿拉着云无痕的胳膊,像个小女孩,撒娇道,“师弟,咱们就别急着回去了。你就陪我四处走走吧。老是呆在山上,都闷死我了。”

    云无痕想了想,看着凤绫儿,笑着说:“师姐,我若是没有记错。咱们下山时,你还答应我一件事情呢。”

    凤绫儿用手拍着自己的脑门,惊呼道:“你要是不说,我差点就忘记了。走,咱们现在就去茅山,帮你要回白灵。”

    “白灵被臭道士压在‘玲珑塔’下这么久,不知道怎么样了。”云无痕说,“事不宜迟,师姐,咱们现在就走吧。”

    凤绫儿取下长剑,放在地上,她和云无痕站在上面,凤绫儿念御剑诀,二人腾云驾雾,太阳还没有下山,两人就来到了江宁。

    在人烟稀少的地方,两人从云端下来,凤绫儿收起长剑。天黑之际,两人进了江宁城。

    一天没有吃饭了,两人都饿了。凤绫儿找了一家名为“南来北往”的客栈。进了客栈,凤绫儿才想到,自己并没有带银子。

    掌柜的可是见多识广,凤绫儿把手伸进怀里,久久没有拿出来,掌柜的便知道,凤绫儿没有银子。

    “客官,要不你们出去找找,等找到了银子再来住宿,如何?”掌柜的面带笑容,但他的话却是非常的伤人。

    凤绫儿正要发作,云无痕拉住了她。

    “老板,你这么说话就有点过了。”云无痕说,“我们的银子是丢了,这是谁都不愿意发生的事情。你不说同情的话也就罢了,怎么还要讥讽我们啊?”

    “你别生气。或许是你没有听明白我的意思。”掌柜的说,“我们这客栈,是先交钱在住宿。你们这身上没有钱,我不能违反店里的规定,让你们住下不成。我呢,让你们出去找找,是因为后面还要客人呢,你们老是在这里站着,耽误后面的客人办理住店手续。两位,我拖家带口的开一个小小的客栈不容易,你们就通融通融吧。”

    “呵,说了半天。你还是讽刺我们没钱呗。”凤绫儿怒道,“我说老板,每个人都有落魄的时候,你可不能因为我们一时的落魄而就落井下石啊。”

    掌柜的摊开手,做出一个很无辜的手势。

    “老板,他们两人的住宿费就算在我什么吧。”身后有人说话,凤绫儿和云无痕齐刷刷的回头,他们面前站着一个书生,身着浅蓝色的长袍,背着一个包袱,手里拿着一把折扇,头上戴着三角帽。身材修长,面容和善。

    “方才说话的人是你吗?”凤绫儿用手指着云无痕用手指着蓝衣书生,大声的问。

    “小声姓白,名执礼,字守望。你们叫我白公子便是了。”白执礼说。

    “我管你姓白还是姓黑呢。”云无痕说,“我问你,刚才是你开口说要替我们出住宿钱?”

    “我看两位确实没钱。天将要黑了,两位总不能在街头露宿吧。我这里还有多余的银子呢。不妨替两位拿出吧。”白执礼说。

    “我们素不相识,为什么要你替我们拿银子啊?”凤绫儿问。

    “四海之内皆兄弟嘛。你我在这里相逢,也是缘分一场啊。”白执礼说。

    凤绫儿还想同白执礼争论,云无痕一把拉住了凤绫儿,抢先说:“好啊,好啊。既然白公子有这份心意了。我们遵命便是了。”

    “尊什么命啊!”不等凤绫儿把话说完,云无痕便把凤绫儿给拉开了。凤绫儿看着云无痕,说:“师弟,你怎么变成贪图便宜的小人了。这还是我认识的师弟吗?”

    “我本来就是这样的人啊。”云无痕说,“我没进过学堂。我父亲只告诉我怎么打铁了,没有告诉我诸多做人的道理。不过呢,我记住了父亲的一句话,做人要手脚干净,不偷不抢。但是,师姐,你也看到了。不是咱们朝他要钱,是他主动的给咱们钱。咱们若是不要,多伤和气啊。”

    话毕,云无痕冲凤绫儿眨了眨眼睛。

    两人说话间,白执礼已经把钱付上了。掌柜的在前面带路,三人上了二楼。在二楼的最里面,有三间空房,云无痕和凤绫儿的房间并排挨着,白执礼的房间和凤绫儿的房间正对门。

    安排好房间后,白执礼又喊他们两人下去吃饭。

    “白公子,你刚给我们拿了房费,现在又要你请我们吃饭,真是让你破费了。”云无痕抱拳说。

    “我说了嘛。四海之内皆兄弟。我看两位也是久走江湖之人了。应该有江湖人的那股豪气和阔达的胸襟。些许小事情,两位就不要放在心上了。”

    三人下楼。

    “老板,给我们三人找一个安静的桌子。”白执礼说。

    “三位客官,随我来。”掌柜的带着三人,去了左边靠窗的一个桌子。他用手上的抹布把桌椅擦拭干净,三人落座。

    “三位,哪一位随我去厨房点菜啊?”掌柜的问。

    白执礼让凤绫儿去。凤绫儿自然是不去了。白执礼又让云无痕,云无痕本想去,看到凤绫儿冲他瞪眼睛,云无痕也不去了。最后,还是白执礼亲自去点菜。

    “师弟,我总觉得这个人怪怪的。”凤绫儿说。

    云无痕看着白执礼的身影,说:“我怎么没有觉察到。师姐,是不是你太过小心了啊。白公子这人挺大方啊。”

    “我是知道了。你说白公子人好,是因为他请你住宿,请你吃饭了。”凤绫儿说,“天上没有掉馅饼的。这个白执礼为什么平白无故的请咱们?难道真如他所说,四海之内皆兄弟?可是,他也不是江湖人啊。”

    “管他呢。”云无痕说,“就算他要打咱们的注意。你看看就他那身子骨,不要你动手,就我自己也能摆平他。”

    云无痕说的是实话,凤绫儿早就看出白执礼不会武功了。这也是她虽然觉得白执礼行为反常,但没有戳穿他的原因。

    凤绫儿的目光落在了桌子上,她看到桌上的折扇,方才,白执礼跟着掌柜的去后厨,把折扇落在桌上。

    凤绫儿随手拿起折扇,打开扇子,上面是写着李白的《将进酒》。云无痕豆大的字不认识一箩筐,对于折扇上的字,他是完的看不懂。

    但是,凤绫儿拿着折扇,看的非常的认真,云无痕不解的问:“师姐,这把扇子有问题吗?”

    “没有问题。可是,我总觉得哪里有点古怪。可到底哪里出了问题,我自己又说出上来。”凤绫儿摇头说。

    “一定是咱们在青州降服大黑蛇时,你消耗了太多的精力,以至于让你神情恍惚了。”云无痕说,“依我之见,今晚你就好好的睡一觉,明日一早,你精力恢复了,一切都好了。”

    凤绫儿没有回答云无痕的话,他他托着下巴,若有所思。

    很快白执礼回来了。

    “抱歉,他们这里也没有特别有特色的菜,我就简单的点了几个,两位多多担待啊。”白执礼说。

    “白公子,你也太客气了。”云无痕说,“你不说了,咱们都是朋友嘛。朋友之间,怎么可以这么客气呢?”

    白执礼点点头,说:“云公子这话有道理。”

    “白公子,我是江湖人吗?”凤绫儿问。

    “我不像江湖人吗?”白执礼反问。

    “我若是没有看走眼,白公子不会武功吧?”凤绫儿眼睛盯着白执礼,白执礼的一举一动,她都是尽收眼底。

    白执礼笑了笑,拿起桌上的折扇,打开,微微一停,又合上。

    “也没有人规定说必须是会武功的人才是江湖人啊?”白执礼说,“江湖很大,可以说是处处不在。实不相瞒,我是一个书生,这次出门,也是上京赶考呢。”

    “白公子的话有道理。”云无痕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嘛。”

    这时,店小二端着酒菜来了。

    虽然,白执礼谦虚的说他没点多少菜,但依然上了满满一桌子的菜。菜越丰富,凤绫儿的疑心越重,吃到一半,凤绫儿借故离席了。

    “云无痕,凤姑娘对我是不是有意见啊?”白执礼问。

    “白公子多想了。”云无痕说,“我师姐走了一天的路,累了。回屋休息,所以,不能陪白公子了。白公子不要介意啊。”

    “哦,原来如此。是我多想了。”白执礼举起酒杯,朗声说道,“云公子,咱们两个喝酒。天地之大,咱们能在这里相识,也是一场缘分。今晚咱们就不醉不归。”

    云无痕心中挂念着凤绫儿,自然不能放开了和白执礼不醉不归。两人喝了半个时辰,云无痕装醉,回自己房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