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修真小说 > 红尘小仙 > 第九十二章玄机道人
    白胡子老道打了个哈欠,伸了伸懒腰,说:“我说,两个小娃,你们快点下山吧。贫道困了,要去睡觉呢。”

    “师姐,咱们回去吧。不打扰前辈睡觉了。”云无痕拉着凤绫儿往山下走。

    “师弟,你不想……”云无痕使劲的冲凤绫儿挤眼睛。凤绫儿有点明白云无痕的意思了,后面的话没说出来。

    两人行了十多丈,离开了白胡子老道的视线。云无痕拉着凤绫儿隐身一块大石后面。

    “你是想等他睡着了,咱们悄悄的溜进去。”凤绫儿问。

    云无痕点点头,说:“你也看到了。他就是一个老顽固,不可能让咱们进去。想来想去,也只有这一种办法了。”

    过了一炷香功夫,云无痕探出头,没发现老道的身影。他小声的说:“师姐,你在这里等着,我过去看看情况。”

    “你要小心呢。”凤绫儿说。

    “我知道了。”

    云无痕回答着,站起身来,小心的来到借呗前,云无痕左右观看,一个人影都没有。他慢慢的提起脚,很小心,很小心的放下,努力不发出一丝的声响。眼看就要跨过界碑了。云无痕张开双臂,正要庆祝计划得逞时,他的双手忽然无法动弹了。接着,这个身子都无法动弹了,在他跟前,仿佛是有一个蜘蛛网,他就是网上的那个昆虫了。

    凤绫儿看到云无痕在哪里不动弹了,便知道计划失败了。

    凤绫儿疾步过去,她双手交叉,聚集真气,然后,伸出左手中指,大喊:“破!!”

    指尖射出一道红光。

    云无痕依然无法动弹。

    “师姐,你行不行啊?”云无痕问。

    “我再试试。”凤绫儿用同样手法,嘴里轻叱,“破!”

    指尖又射出一道红光。

    云无痕还是无法动弹。

    “师弟,我法力不够啊。”凤绫儿说。

    “我到底是被什么东西粘住了?”云无痕说,“我眼睛怎么什么都看不到啊?”

    “前辈一定知道咱们还会返回来。他就在入口处做了一个结界。”凤绫儿说,“前辈是宗师,我才是个小小的降妖师。他做的结界,我解不开。”

    “那怎么办啊?”云无痕哭丧着脸说,“难不成,我就被粘在这里吗?”

    “你别着急,我在想想办法。”凤绫儿说。

    “臭道士,死道士,你给我出来。出来。”云无痕扬天大喊,整个山林里是回声,树上的鸟儿被云无痕的声音给惊飞了。

    “谁在哪里嚷嚷了,影响贫道清修啊。”白胡子老道打着哈欠走出来。他看到云无痕,快步走到云无痕身旁,绕着云无痕转了一圈,歪着头,说,“小娃娃,你这个姿势好奇怪啊?干什么呢?在练功吗?”

    “臭道士,你快把我放下来。”云无痕怒道。

    “你是骂我吗?”白胡子道士问。

    “我警告你啊,你把我惹恼了。你不会有好果子吃。”云无痕狠狠的瞪了白胡子老道一眼。

    白胡子老道后退了两步,一脸很惊恐的样子,说:“你的话好可怕啊。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随即,白胡子老道大笑道:“你个小娃娃,都成为贫道的阶下囚了,你说话还这么大的口气。也不怕风大闪了你的舌头。”

    “前辈,我们知错了。你就把我师弟放下来吧。”凤绫儿说。

    “你师弟不是很厉害嘛。让他自己想办法解决啊。”白胡子老道跳上界碑,坐在上面,一脸幸灾乐祸。

    “玄机,你给我出来。玄机,你不要以为,躲着不见我,我就找不到你了。玄机,你给我出来……”

    一个女子的声音从山下飘上来。白胡子老道从界碑上跳下来,用极其惊慌的语气说:“我告诉你们,我先走一步了。等一下,那个老妖婆问起你们,你们就说没见过我。千万不能说漏嘴啊。”

    还没等云无痕明白怎么回事,白胡子老道消失了。

    很快,凤绫儿看到一个老妇人走上山来。三两步,老妇人就来到了凤绫儿跟前。虽然,岁月之刀在老妇人的脸上划下了很多的皱纹,但并不能掩盖老妇人的美丽。单就那一双灵动的眼睛,就已经让人羡慕了。凤绫儿心里寻思,年轻时候,老妇人定是大美人了。

    “小娃娃,你可看到玄机了?”老妇人问。

    “没有。”凤绫儿摇摇头说。

    “看到了。”云无痕大声的说。

    老妇人看看凤绫儿,又看看云无痕。他们两个一个说有,一个说没有,把她给搞糊涂了。

    云无痕和凤绫儿也很尴尬。凤绫儿讪讪的笑了笑,不敢看老妇人的眼睛。

    老妇人走到云无痕跟前,说:“小伙子,你说有看到玄机,他去哪里了?”

    “老婆婆,你能不能先把我放下来啊。”云无痕说,“你看看我,这个样子和你说话多不方便啊。”

    老妇人绕着云无痕转了一圈,说:“你小子得罪茅山的那些臭道士了?”

    “没有啊。”云无痕说。

    “不可能。”老妇人摇头说,“你要是没得罪他们。你怎么被结界缠住了。”

    “每个门派,都可以做结界。老婆婆你为何非说这个结界是茅山的道长结的啊?”凤绫儿问。

    老妇人扭头,拿眼睛上下打量凤绫儿,说:“你这个小女娃倒是不简单啊。小小的年龄竟然是个降妖师了。这个男娃嘛,就一般了。”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凤绫儿说。

    “你说的很对。不管是茅山,墨山,还是蜀山,都会结界。从表面看,所以的结界都是一样。但是,每个门派在结界时,使用的手法不同。这其中细小的差别,你们这小小娃娃自然是不懂了。”

    听了老妇人的话,云无痕心想,她既然知道的这么清楚,想必一定也会解结界了。云无痕眼珠子转动,立刻有了主意。

    “老婆婆,你找的人是不是一脸的白胡子,手里拿着一个浮尘啊?”云无痕问。

    老妇人本是冲着凤绫儿说话。她听了云无痕的话,立刻来到云无痕跟前,她瞪大眼睛,看着云无痕说:“你看到他了?”

    “看到了。”云无痕说,“我不但看到了,我还和他说话了呢。”

    “为什么?为什么?”老妇人忽然蹲下,抱头痛哭,边哭边说:“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追了你几十年,只求你和我说说话。你一再的拒绝我,伤我的心。我以为,你不喜欢说话,可是你为什么和一个陌生人说话也不和我说话啊?我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啊!呜,呜,呜……”

    老妇人的这番话,让云无痕和凤绫儿很是尴尬。他们看到老妇人痛哭流涕,以为是受了天大的委屈。没想到,原因竟然是玄机没有和她说话。

    老小孩,这两个人当真是老小孩了。

    “老婆婆,你能不能先别哭了。”云无痕说,“你再哭一会,玄机真的就跑远了。”

    老妇人立刻不哭了,她站起身,抬头看着云无痕,说:“玄机去哪里了?”

    “你先把我放下了,我再告诉你。”云无痕说。

    “不,你告诉了我,我再把你放下了。”

    “你看我这个样子怎么说话啊?”云无痕说,“我这个姿势站了大半天了,我脑袋都缺氧了,你把我放下了,我想想你的玄机去哪里了。”

    老妇人寻思,云无痕的话有些道理。她伸出手指,念:“破!”

    云无痕身子能动弹了。他一个姿势站的太久了,腿都酸了,云无痕坐在地上,一边揉脚,一边说,“臭道士,害得我好苦。等我抓到他,一定给他一点颜色。”

    休息一会,云无痕缓过劲来。凤绫儿扶着他站起来。

    “师姐,趁着臭道士没在,咱们快点走吧。”云无痕说。

    “你往哪里跑。”老妇人一把拉住云无痕,说,“你还没有告诉我玄机在哪里呢?”

    “老婆婆,你把我当什么人了?我也是行走江湖多年了,自然知道一诺千金的道理。我答应过你。怎么可能不告诉你啊。”云无痕嘴巴巴巴的说了一通。

    老妇人瞪了云无痕一眼,说:“你少说废话。快点告诉我,玄机去哪里了?你要是敢骗我。我就杀了你。”

    “老婆婆,你和玄机前辈什么关系啊?”云无痕问。

    “你问这个干什么?”老妇人问。这不仅是老妇人的疑问,也是凤绫儿的疑问。所以,老妇人提出这个问题后,凤绫儿也睁大眼睛,等待云无痕的回答。

    “老婆婆,恐怕你还不知道吧,我和玄机前辈可是忘年之交。忘年之交?你明白吗?”云无痕说,“说白了,我和玄机前辈是朋友。你若是玄机前辈的朋友,我就带你去见他。你若是他的敌人,你就算杀了我,我也不会出卖朋友。”

    通过对老妇人的观察,云无痕断定,老妇人应该是玄机的情人,亦或是老婆。老妇人对玄机是一往情深,但玄机并不感冒。

    因而,云无痕说自己是玄机的朋友,是想获得老妇人的好感。

    出乎云无痕的意料,听了他的话,老妇人点住了云无痕的穴道,扛着云无痕就走。

    凤绫儿忙挡住老妇人的路。

    “臭丫头,给我让开。”老妇人怒道,“小心我把你也抓走啊!”

    “老婆婆,你是不是疯了?你抓我干什么?我又不是玄机。”老妇人虽然点住云无痕的穴道,但没有点他的哑穴,云无痕不能动弹,但可以说话。

    “你是他的朋友。我抓了你,他自然会来救你。到时候,我们便能见面了。”

    老妇人的话让云无痕哑然了。他本想投机取巧,没想到抓鸡不成失把米了。

    “你把我师弟放下,不然,我就对你不客气了。”凤绫儿拿出金刚圈,指着老妇人,恐吓道。

    “不知天高地厚的黄毛丫头,给我滚一边去。”老妇人甩动衣袖,一阵劲风,吹了凤绫儿一个跟头。

    等凤绫儿爬起来,老妇人已经走远了。

    凤绫儿在后面大声喊:“你给我站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