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修真小说 > 红尘小仙 > 第九十三章打打骂骂
    凤绫儿的话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老妇人扛着云无痕,就要从凤绫儿的视线中消失了。凤绫儿随手掷出金刚圈。

    金刚圈朝着老妇人的后背着飞去去。

    老妇人听风辩位,反掌把金刚圈击落。但并没有影响她前行的速度。也就是说,凤绫儿的方才的袭击,对于老妇人来说,便是挡车的螳螂臂。

    “臭妖婆,快点放我下来。”云无痕怒道,“你要是不放我下来,我要开骂了。”

    老妇人一松手,云无痕摔在地上,摔得云无痕是龇牙咧嘴。凤绫儿跑过去,帮云无痕解开穴道,扶着云无痕站起来。

    “师弟,你没事吧。”凤绫儿关切的问。

    云无痕推开凤绫儿,向前用手指着老妇人,说:“我说,你……”

    “你给我闭嘴。”老妇人打断了云无痕的话。她手里拿着凤绫儿的金刚圈,走到凤绫儿跟前,问,“你师傅是墨凌子?”

    凤绫儿挺起胸脯,仰着头说:“是。怎么?你是不是害怕了?”

    老妇人没有说话。她把金刚圈还给凤绫儿。幽幽的说:“我老太婆不想为难你们。小伙子,你只要是告诉我玄机逃走的方向,我就放了你。”

    “老前辈,我们刚才确是见了一个胡先生子老道,但我不能确定他就是你要找的玄机。”凤绫儿知道老妇人的功力很高,他们两人根本不是对手。所以,凤绫儿语气缓和些许。

    “你说的那个人就是玄机。”老妇人边用手擦着眼泪,边说,“我追了他二十年,他就是不肯见我。你说,我的命多苦啊?”

    “前辈,我陪你去找玄机。”云无痕说,“这次,我一定帮你把他逮住,再也跑不了了。”

    “你有办法?”听了云无痕的话,老妇人喜出望外,不过,当她看到云无痕只是一个毛头小子,刚来的兴奋瞬间消失了。“他可是宗师,你怎么能逮到他啊。”

    “动粗当然是不行了。”云无痕用手指了指脑袋,说,“咱们明着不行,给他来暗的嘛。”

    凤绫儿来到云无痕身旁,悄悄的拉着云无痕的衣角,说:“师弟,你为什么要帮她啊?咱们不是要山上救白灵吗?”

    “你们两个,说话能不能小点声音啊。可别让我老婆子听到啊。”老妇人说。

    “师姐,我想过了。咱们要不帮老前辈把臭道士抓住,咱们就不能上去。”云无痕说,“所以,咱们这么做不是帮老妇人,而是合作共赢。”

    “你们两个,说完话了吗?”老妇人不悦的问。

    “说完了。”云无痕摩拳擦掌的说,“前辈,我记得,玄机朝那个方向去了。”

    云无痕手指着东方。老妇人看着云无痕,问:“你确定?”

    “我发誓。”

    “不对啊。”老妇人自语道,“这里的地形我是知道。东面不远便是断崖了,没有道路了。他没有道理往那个方向跑啊。”

    “更好啊,前面没路了。臭道士更是无可藏身了。”云无痕一马当先,边走边说,“前辈,你跟着我走便是,我绝对没有看错。”

    果不出老妇人所言,三人行了三里,便是断崖了。断崖很陡峭,云无痕站在断崖边上,伸头往下探望,下面光秃秃的,寸草不生,并且还深不见底。

    “他人呢?”老妇人问。

    “你别着急。咱们慢慢的找。”云无痕四处张望,凤绫儿也跟着寻找。三个人找了一炷香的功夫,没有找到任何的蛛丝马迹。

    “小子,我看你就是骗我呢。”老妇人抓住云无痕,一使劲举起来,作势就要丢下去。云无痕忙喊,“前辈,你冷静。我知道怎么回事了。”

    “老身不会相信你了。”老妇人的手探出去,云无痕整个人就在悬崖上凌空。他闻到,从谷底府上来一股怪怪的味道。有点甜,有点咸,有点腥,还有点涩。很快,云无痕便上头了。他内脏在翻腾,一股热气冲上脑门。

    “啊!!!”

    云无痕大叫一声,从他口中喷出一股热流,扑向老妇人。老妇人吃了一惊,手不自觉的松开了。云无痕身子追了下去。

    “师弟!!”凤绫儿扑在断崖边。

    老妇人抢在风陵渡之前,跳入了断崖。她加速坠落,很快就赶上云无痕了。老妇人一手拖起云无痕,使了一招“化气为牛”,一团白云聚集在她脚下,老妇人踩着云层,缓缓升了上来。

    “小子,算你命大,遇到老身了。”老妇人说。

    “师弟,你没事吧?”凤绫儿声音颤抖,她都要哭出来了。

    云无痕用手刮了风陵渡的鼻子,笑道:“方才,你吓我一次。现在,我吓你一次。咱们两个扯平。”

    凤绫儿推了云无痕一把,板着脸说:“都啥时候了,还说笑。”

    “小子,挺有骨气吧。”老妇人说,“老身倒是小瞧你了。就冲你这泰山崩于前不变色的勇气,将来定成大事。”

    “切。老人家,你太抬举他了吧。他现在只是个武师。能做什么大事情?”凤绫儿说。

    “本领不足,可以学习。骨气则是天生。有些人,天生骨气不足,即便修习再高深的道术,能力终归有限。”老妇人说,“你小子骗了我。老身本该惩罚你。现看你有些骨气,还算个人才。老身我这次就饶恕你。你们两个走吧。”

    “多谢前辈。”凤绫儿拱手道谢,然后,拉着云无痕要走。

    云无痕却站着不动。

    “师弟,你怎么不走啊?”凤绫儿问。

    “还没找到玄机呢,怎么可以走啊!”云无痕用手拍了自己的脑门,说,“我想起来了。老前辈,麻烦你再带我下去一次吧。”

    “怎么着?你还想死吗?”老妇人问。

    “方才,前辈托我上来时,我看到峭壁处有一洞。我寻思,你要找的人不定就住在洞里呢。”云无痕说。

    “可能吗?”凤绫儿质疑道。

    “走,下去看看。”老妇人拎着云无痕,脚踩虚空,缓缓而下。凤绫儿不甘落后,她取下长剑,掷出去,“御剑飞行”,跟随着也下去了。

    下行了十丈左右。云无痕手指前方,兴奋的说:“前辈,就是哪里了。”

    “过!”

    老妇人轻声说。

    两人飘到洞口处,云无痕先踏进去,老妇人紧随其后。很快,凤绫儿也跟过来了。

    洞内漆黑一片,老妇人手指在空中画了一个圈,随即,一个发光的圆圈出现,照亮了洞穴。

    “在里面呢!”

    云无痕用手指着洞内,凤绫儿顺着云无痕手指方向,看到白胡子老道躺在光滑的石头上喝酒呢。

    老妇人忽然害羞了,她扭过头,不敢过去了。

    云无痕用手碰了老妇人的胳膊,说:“前辈,人就在里面呢。你怎么不过去啊!”

    老妇人推了云无痕一把,小声的说:“你不要和我说话,我心乱着呢。我要静静。”

    “哦,我知道了。”云无痕用手指点着老妇人说,“你是不是害羞了。”

    老妇人的心事被云无痕说中了,她的头低的更低了。

    “哈哈!好玩!”云无痕扭头对风陵渡说,“师姐,你看看前辈,她还真的害羞了呢。”

    凤绫儿了打了云无痕一巴掌,板着脸说:“师弟,不要取笑前辈。”

    云无痕忙用手捂住嘴巴,憋住不笑。

    云无痕等人进来时,玄机老道正躺在光滑的石头上,悠哉悠哉的喝酒。以至于云无痕他们进来说了好一会话,玄机老道才发现。

    玄机跳下石床,收起酒葫芦,大步来到洞口。他先看到了云无痕和风陵渡。玄机立刻怒了。

    “你们两个小鬼,贫道不招惹你们,你们打上门来了。怎么地,你们还真当我怕了不成?”

    “你当然不会怕我们了。”云无痕走到玄机跟前,绕着玄机转了一圈,然后,云无痕乐呵呵的说,“不过,我现在找到你的软肋了。”

    “胡说八道,贫道有什么软肋。哎,不对。你小子被我做的结界困住了,你怎么解脱了?”玄机老道问。

    “是我!”老妇人说。

    听了老妇人的声音,玄机像是遇到了鬼。不,他的反应比白天见鬼还要夸张。玄机双手抱头,如兔子一般,跑到洞内,躲在石床下面,身子瑟瑟发抖。

    云无痕惊呆了。他是知道玄机怕老妇人,但云无痕不知道玄机会怕成这个样子。玄机见了老妇人的反应,完是见了猫的老鼠。

    云无痕开心了。现在,他手里握着一个降服玄机的武器,云无痕便不害怕玄机了。

    “师姐,你在这里等我。”云无痕说。

    “师弟,你小心啊!”凤绫儿说。

    “我知道。”云无痕答应着,正要过去,老妇人一把拉住了云无痕,说:“小伙子,你过去告诉玄机,过去的事情,我不追究了。你别让他跑了。”

    “前辈,你放心吧。我一定帮你办到。”云无痕信誓旦旦的说。

    云无痕来到玄机老道跟前,玄机双手抱头,蹲在地上,身子瑟瑟发抖。

    云无痕伸手拍了玄机的肩膀。玄机扑腾给云无痕跪下了。

    “小翠,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我该死。可我把命交给你了,让你杀我。你没有动手,我以为你宽恕我了。你是不是还要杀我?今日,咱们就做个了断吧。我就跪在这里,你杀了我吧。”

    云无痕本是想和玄机开个玩笑,做一个恶作剧。现在,看到玄机痛心疾首的样子,云无痕便无取笑的心思了。他忙弯腰,拉着玄机的肩膀,说:“前辈,我不是老婆婆。你起来吧。”

    玄机缓缓的抬起头,云无痕看到他的老脸上一道道的泪痕,心一下子软了。

    “前辈,你需要让我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我一定会竭尽力的帮助你。”云无痕说。

    “你小子有本事,就把小翠给我撵走。”玄机说,“你若是能做到,我就放你进茅山。”

    “一言为定,我现在就去把老婆婆撵走。”云无痕说。

    “你快点去吧。我一刻都不想看到她了。”玄机说。

    云无痕拍了拍玄机的肩膀,来到老妇人跟前。老妇人忙问:“你把我的话都告诉他了?”

    云无痕点点头。

    “他怎么回答?”老妇人接着问。

    云无痕摇摇头,一脸的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