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修真小说 > 红尘小仙 > 第九十四章巧解恩怨
    云无痕的反应很快就影响到了老妇人。老妇人像个小孩子,“哇”地声又哭了。云无痕忙安慰说:“前辈,你先别哭,听我把话说完。”

    “你说。”老妇人看着云无痕,一下子便收住了眼泪。她的表情变化之快,让云无痕有些措手不及。云无痕愣愣的看着老妇人,好一会没有说话。

    “你看着我干什么?快点说话啊。”老妇人催促说。

    “哦,是这样。方才,我按照你告诉我的那些话,我是一字不差的告诉了老伯。老伯听了后,他犹豫了片刻,然后,他说,他说……”

    “他说什么,你快点告诉我啊。”老妇人用手攥着云无痕的胳膊,由于她太用力了,疼的云无痕叫了起来。

    “老婆婆,你能松开手吗?你这样攥着我。让我怎么说话啊。”云无痕皱着眉头说。

    老妇人忙松手。云无痕揉了揉被老妇人抓疼的地方。

    “老伯说了,他接受了你的道歉。不过呢,老伯面子薄,一时还能和你见面。他要你在老地方等着他。三天后,他去那个地方找你。”云无痕说。

    “他真的这么说?”老妇人惊喜的问。

    “骗你是小狗。”云无痕毫不犹豫的说。他心里想着,反正自己的小名字就叫阿狗。自己是不是小狗,无所谓了。

    “不,我还是不相信你的话。”老妇人说,“我追了他这么多年,他都没松口。怎么,你一说话,他就同意了?那万一到时候他反悔了怎么办?”

    云无痕想了想,说:“你在这里等着我。我去给你要一样东西。”

    云无痕转身来到玄机身边。玄机拉住云无痕,紧张的问:“她怎么还不走啊?”

    “我说前辈,你这也太不地道了吧。”云无痕说,“老婆婆千里迢迢的追来,你就一句话把她打发走了?”

    “那你让我怎么做?”玄机问。

    云无痕想了想,说:“要不这样吧。你身上可以贵重的东西?”

    玄机立马用手捂住自己的腰包,警惕的看着云无痕,问:“你想干什么?”

    “你别紧张,我不会要你的东西。是这样,你看看啊,老婆婆为了追你,从很远的地方来到这里。她身上的银两都用完了。你让她怎么回去啊?我是这么想的。要不你给她一件值钱的东西,也算是给她的补偿了,如何?”

    “你早说嘛。”玄机道人说,“只要能把她撵走,我把身子的身子都给你也行。”

    玄机拿出一锭银子,递给云无痕,说:“这些够不够啊?”

    云无痕没有接玄机的银子。

    “前辈,你还没有明白我的意思。”云无痕说,“我是说,你不应该她银子。你给她一些除了银子外,比较值钱的东西。”

    “她不是没有钱买东西吃吗?我给她银子不正和她意吗?”玄机问。

    “你从另一方面考虑。”云无痕用手摸着下巴,边寻思边说,“老婆婆追了你这么久,她对你稍稍的有点意思。你若是给她一些除了银子之外的东西,也算是弥补了她内心的失落。这样,不就是一举两得吗?你想想,我的话有没有道理?”

    玄机想了大半天,也没有想出来云无痕的话到底哪里有道理了。

    “我身上有一个翡翠扳指,是我先人留给我。我可以送给她,但你必须保证,她以后不能跟着我了。”玄机说。

    “你放心好了。我一定帮你把事情解决好。”云无痕拍了拍胸脯,打包票说。

    玄机拿出扳指,犹豫了再三,最后,他依依不舍的把扳指交给云无痕。云无痕拿着绊住,回到了老妇人身旁。

    “老婆婆,这个东西可以吗?”云无痕把扳指递给老妇人。

    老妇人拿着扳指,审量了半天,说:“这是他父亲临死前留给他的物件,对他来说,的确是个宝贝了。他真的要把这东西给我吗?”

    “你若是不信,可以亲自问问他。”云无痕说,“现在,你放心了吧。三日后,他回去老地方找你。老婆婆,你就先走吧。”

    “小伙子,谢谢你。”老妇人收起扳指,离开了。

    凤绫儿看着老妇人离去的身影,一直没有说话。

    “师姐,你怎么了?”云无痕看出凤绫儿有心事,忙问。

    “你是不是骗她了?”凤绫儿问。

    “师姐,你怎么会有这种古怪的想法啊。”云无痕说。

    “他们两个的恩怨都纠缠了二十多年了。不可能因为你的三言两语就解决。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撒谎了?”凤绫儿说。

    云无痕用手捂住凤绫儿的嘴。凤绫儿瞬间明白云无痕的意思了。她推开云无痕的手,瞪了云无痕一眼,然后,又踢了一脚。

    “你……”

    云无痕双手合十,小声说:‘师姐,拜托了。’

    “玄机前辈若是发现了,有你好受的?”凤绫儿说。

    “你们两个小娃娃,在哪里嘀咕什么呢?”玄机大声的问。

    云无痕跑到玄机跟前,得意的说:“前辈,我帮你把那个老巫婆撵走了,你怎么感谢我啊?”

    “臭小子,不准比说小翠是老巫婆。”玄机举手,作势要打云无痕,云无痕后撤了两步。

    “小翠真的走了?”玄机不怎么相信云无痕的话,他小心的来到洞口,四下张望,没有发现小翠的身影,玄机这才长长的舒了口气,提着心的放了下来。

    “前辈,老婆婆并不那种不讲道理的人。你为何如此怕她?”凤绫儿不解的问。

    玄机瞪了凤绫儿一眼,狠狠的说:“你一个小娃娃懂什么啊。我和小翠啊,哎,不说了,不说了。”

    玄机转向云无痕,问:“你们两个去茅山做什么啊?”

    “你不告诉我们你和小翠的事情,我们为什么要告诉你啊?”云无痕走到玄机跟前,伸手摸了摸玄机的白胡须,说,“你可是答应我了,要放我们进去。”

    “臭小子,还用得着你提醒?我玄机说过的话怎么会反悔。”玄机笑了笑说,“就算你们两个进去,也是白去。虽然,茅山的势力不如你们墨山了。但别忘了,这里可是茅山的地盘。就算是墨行子来了,也要规规矩矩。”

    玄机的这番话倒是提醒了云无痕。

    之前,他只是一心想着要进去。进去后怎么办?直接找那人索要白灵?可自己根本知道那人的名字。就算是知道了,那人能给吗?若是不给,又该如何?

    寻思半天,云无痕发现,就算他和凤绫儿进了茅山,他们走的也是一条绝路。

    “天下事,打不过一个理。我们来茅山,见到清风掌门,同他讲道理。我就不信,清风掌门会为难我们两个晚辈。”凤绫儿说。

    “你们要见清风?哈哈!!”玄机大笑说,“清风若是你们说见就能见的,他这个掌门也就别做了。贫道好心提醒你们,见不到清风没有关系,千万别碰到清明了。清明师侄脾气火爆,你们若是遇到他,可就算倒霉了。”

    “听前辈这么一说,茅山人除了清风掌门还算明事理,讲道义外,其余的人都不讲道义了?”云无痕问。

    “也可以这么说。”玄机说,“茅山的那些臭道士,贫道早就看不过了。哎,不对啊。你小子的话是不是把贫道也算进去了?好歹,贫道也是茅山人嘛。”

    “我怎么可能说前辈啊。前辈的侠义之名。晚辈是早有耳闻了。”云无痕说,“晚辈还听说,前辈不光行侠仗义,嫉恶如仇。前辈还眼睛里揉不得沙子。他人对前辈的滴水之恩,前辈定当涌泉相报。”

    云无痕的一番话,说的玄机都要飘起来了。玄机拿起酒葫芦,喝了口酒,然后摇摇手,说:“哎,都是些虚名,贫道早就不放在心上了。”

    “前辈,方才我帮你撵走了小翠。你该如何感谢我啊?”云无痕问。

    玄机愣了。

    至此,他才明白,云无痕给他戴高帽的目的是为了要他出手帮忙。

    “贫道不是说了,你们进山,贫道不拦着你们了。你们先在就可以走了。”玄机往外推云无痕和凤绫儿。

    “不及,不及。”云无痕笑着说,“前辈,咱们两个账还没有算清楚呢。我怎么能急着走呢。”

    玄机看了云无痕眼,警惕的问:“臭小子,咱们的账一笔勾销了啊。”

    “我帮前辈的可是大忙。你想想,小翠都追了你二十年,被我三两句话,说走了。而你,为我做的事情只是举手之劳。不对,甚至于连举手之劳都算不上。你一个前辈,怎么可以让晚辈吃亏啊。前辈,我说的有道理吗?”

    “狗屁不通,狗屁不通。”玄机虽然嘴上说着狗屁不通,可她并没有撵云无痕离开,云无痕便知道,事情有点眉目了。

    “要不这样吧。我和师姐千里迢迢的来到这里了。前辈就帮我们引荐,让我们住在茅山,哪怕是做个小道童,扫扫地也可以。”云无痕说。

    “师弟,你说什么呢。”凤绫儿惊讶的问,“咱们可是墨山的弟子。怎么可能加入茅山啊?你这么做,是欺师灭祖的。”

    “师姐,我没有说加入茅山。我是说,让前辈给咱们找两身茅山道士的衣服,只要前辈能给咱们安排一个可以住宿的地方,咱们就在这里住几天。然后离开。”

    玄机绕着云无痕转了两圈,云无痕被玄机看的心里发毛。

    “前辈,同不同意你倒是说句话啊?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云无痕问。

    “贫道还想问你呢。”玄机说,“你费劲心机的来茅山,到底是为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