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修真小说 > 红尘小仙 > 第九十八章魂妖
    魂妖,介于鬼魂和妖孽之间。

    人死魄散但魂不消。活着时大善之人,魂飞九天;活着时作恶的人,魂坠地狱。而那些横死,冤死之人,执念太深,魂牵魄体。便为鬼。

    之前,云无痕遇到的青儿,是女鬼。青儿为救云无痕,其魄被“四方鬼魅”所碾碎,魄归于虚空,而青儿的魂并没有升空,也没有下地狱。所以,只能留恋于世间,是为魂妖。

    魂妖看似吓人,但因无形无体,无识无念,说白了,魂妖就是一层薄雾,看着吓人,但无任何行凶的本领。只能随风游荡于天地之间。

    法兰绒曾听墨山的长辈们说起魂妖之事,但她从未见过,是以,并不确信。

    “你当真是魂妖?”法兰绒问,“你能不能靠近,让我看看你。”

    “道姑有法术,我不敢靠近。”青儿说。

    “青儿,怎么会这样啊。”云无痕说,“当时,你不是说魂飞魄散了吗?我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你了。你怎么又变成魂妖了?”

    “阿狗哥,我没有骗你。当日,‘四方鬼魅’是打得我魂飞魄散了。可此处是茅山,聚集天地之灵气。我的魂在飞散之际,遇到了一股清风。把要散开的魂给聚在一起。然后,我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青儿姑娘,我能为你做点什么吗?”云无痕问。

    “我魂在此游荡,不得逃脱,非常的苦恼。阿狗哥,你能否去茅山,为我求一道符咒,让我解脱啊。不管是魂飞,还是云游他方,都好于困在此处。”

    云无痕点点头,说:“青儿姑娘,我明白了。等我救出白灵,我就帮你求道符。”

    “白灵?可是当日跟着你的那个可爱的小狐狸吗?它怎么了?”青儿问。

    “事情是这样,当日,我打败‘四方鬼魅’后,遇到了茅山的一个臭道士。臭道士把白灵关在了‘玲珑塔’下,我这次来,便是找那个臭道士,救出白灵呢。”云无痕说。

    “怎么会这样啊?阿狗哥,你确定没有听错?”青儿问。

    从青儿的语气中,云无痕知道了青儿的诧异。由此,云无痕想到自己寻找了多日,并没有找到“玲珑塔”,莫非这里真的没有“玲珑塔”?

    “青儿姑娘,这里没有‘玲珑塔’吗?”云无痕问。

    “这里有一个‘玲珑塔’。可是,‘玲珑塔’是茅山派的镇派之塔,里面放的都是茅山派的经卷和仙物,法器。白灵是一个狐妖,那个道士怎么可能把白灵压在‘玲珑塔’啊。”

    “青儿的话有道理。”法兰绒说,“师弟,你一定被那个道士骗了。仙物法器,都是要靠天地之钟灵之气的滋养,最怕的便是妖气了。道士是茅山人,如你所说,他也会结界之术,应该是个伏魔师,亦或是宗师。他怎么会不知道这个道理啊。”

    “他为什么要骗我啊?”云无痕问。

    “他会不会是故意引你去‘玲珑塔’,而达到不可告诉的目的啊?”青儿问。

    云无痕摇摇头。

    法兰绒寻思片刻,说:“要不这样,咱们明日就去见清风掌门,告诉他这件事情。我觉得,那个茅山道士有意破坏茅山的法器。或许,那个人是茅山的叛徒,清风掌门会帮助你呢。”

    “道姑的话有道理。”青儿说,“我在此地多年了。听闻清风掌门是个德高之人,待人接物,很是慈善,你们去找他,他定会出手相助。”

    “好吧,青儿。我和师姐明日便去见清风掌门。你是不是一直在这里啊?”云无痕问。

    “我等你拿来茅山符,放我出去。”青儿说,“阿狗哥,摆脱你了。”

    在青儿的带领下,云无痕和法兰绒走出了密林。两人返回后院时,天已经大亮了。于管事正站在门口,手里拿着棍子,气势汹汹的等着他们呢。

    “坏了。”法兰绒小声说,“师弟,看着架势,咱们免不了要挨一顿皮肉之苦了。”

    “师姐放心,有我呢。你看我怎么说服于管事。”云无痕得意的说。

    说话间,两人来到了门口。于管事用棍子指着两人,怒道:“你们两个,给我跪下。”

    云无痕看着于管事,问:“师兄,你是说我吗?”

    “放肆,这里只有你们两个人。我不是说你,难道是说鬼吗?”于管事怒道。

    “师兄厉害。”云无痕冲于管事抱拳,脸上带着一副敬佩的神情说,“师兄怎么知道我和师姐下山收复恶鬼呢。”

    “胡言乱语。”于管事怒道,“你们两个,刚进茅山。经文都还不会呢。凭什么降妖除鬼?我看你小子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

    于管事举起手中的棍子,就要落下来,云无痕向前一步,夹住于管事的棍子说:“师兄莫急,我两个就在你面前,又跑不了。你就听我把话说完,若是我说的没有道理,你再打我,我无话可说。”

    “你说,你说。”于管事狠狠的说。

    “师兄,你也看到了。我和凤师弟我们两个是玄机老道送来的。”

    “闭嘴。”于管事怒道,“选择道长是我们的师祖,你竟敢直呼其名,该打,该打。”

    “好,好。这次是我错了。该打。”云无痕扬起巴掌,却轻轻的落在自己脸上。他嬉笑着说,“师兄,你这也不能怪我啊。我认识师祖的时候,他就说了,我可以直呼他的名字。对了,师兄,你还不知道我和师祖的关系吧。今儿,我就详细的告诉你。”

    于管事举起手,说:“你不用说了。我不想听。你就告诉我,你两个昨晚干什么去了?”

    “昨晚,我两个真的是捉鬼去了。”云无痕说,“只不过,真正捉鬼的人不是我们两个人。是师祖,我和凤师弟就在一旁看着。师兄若是不相信,我现在就带师兄去见师祖,咱们几个可以当面对质。”

    于管事来茅山多年了,他早就听说玄机是个古怪之人。他可没有那个胆子去见玄机。所以,对于云无痕所说的话,于管事只能将信将疑了。

    “这件事情算过去了。若是我知道你撒谎,我定饶不了你。”于管事说。

    “谢谢师兄。”云无痕说,“我们可以进去了吧。”

    于管事把棍子横在门口,用另一只手指着法兰绒说:“她可以进去。你不可以。”

    “为什么啊?”云无痕怒道,“师兄,你不能因为他比我长得漂亮,你就欺负我吧。”

    “这件事情是完了。还有一件事情,你没给我交代清楚呢。”于管事冲里面招手,说,“你给我出来吧。”

    于管事话音刚落地,小道士便从柴房里磨磨唧唧的走出来,他低着头,一步一步的挪到于管事跟前。云无痕看着小道童,不解的问:“师兄,他犯事了?”

    “对,他犯事了。”

    “你这可就不公平了。”云无痕说,“师兄,师弟犯事,你不能连我也跟着受罚吧。咱们这里也没有连坐的规定啊。”

    于管事用棍子指着法兰绒,怒道:“我让你走呢,你怎么还不走。你是不是想跟着一块受罚啊?”

    法兰绒哪里受过这样的气啊,她凤眼怒睁,就要发作。云无痕忙伸手拉住了法兰绒,说:“师弟,师兄让你回去呢。你辛苦一晚上了,就回去吧。”

    法兰绒还不想动,云无痕冲法兰绒眨了眨眼睛,法兰绒看出云无痕是告诉他,当前的局面,他一个人就能应付。

    法兰绒这才低着头离开了。

    “你们两个都给我跪下。”于管事把棍子放在云无痕的肩膀上,使劲的往下压。云无痕则使劲的往上顶。于管事用了身的力道,也没能让云无痕屈服。最后,他把怒火撒在小道童身上。

    “你给我跪下。”

    小道士顺从的跪下,于管事举起棍子,照着小道士的后背砸下。云无痕吃了一惊。他寻思,这一棍子落在小道士身上,小道士不死也得丢了半条命。

    打定主意,云无痕抢先一步,在棍子下落时,他伸出了胳膊,棍子硬生生的砸在云无痕的胳膊上。棍子断成两节。

    于管事吃了一惊。

    他看着自己手中的半截棍子,又看了看云无痕,好一会,于管事才回过神。

    “好啊,你小子会两下子功夫,怪不得你不把我放在眼里了。”于管事左右寻找后,他又拿来了一根棍子,怒道,“你不是挺厉害吗。今日,我就让你看看,是你厉害,还是我手中的棍子厉害。”

    于管事又举起了棍子,云无痕向前一步,抓住于管事手中 的棍子。

    “师兄,你这样就不对了。”云无痕说,“你要打人,总得给我们一个理由嘛。你为什么要打我好小师弟啊?”

    “你不知道?”

    “我什么都不知道。”云无痕说,“你告诉我,我到底犯了什么错误了?”

    于管事从身上拿出金锁,在云无痕眼前晃了晃,说:“这个东西,你认识吗?”

    云无痕看了看于管事,又看了看还在地上跪着的小道童。云无痕踢了小道童一脚,问:“师弟,我不是告诉你,不告诉任何人嘛。你怎么让师兄知道了?”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于管事说,“茅山戒律第三十六条,茅山弟子不得贪财,不得收不明之物。你们两个,这是犯了戒了。我不但要惩罚你们。我还要带着你们去见清风掌门呢。”

    云无痕听于管事要带着他见清风道士,心里一动,这可是他求之不得的事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