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 > 修真小说 > 红尘小仙 > 第九十九章一个金锁
    虽然,云无痕心中非常的兴奋,但他表面并没有透露出太多的得意。相反,他还要表现的非常的恐慌呢。云无痕虽然没有听过“以退为进”这个成语,但这种手段他是知道。

    “我说于管事,不就是一个金锁嘛。至于带着我们去见掌门人吗?”云无痕不以为然的说,“我和道童师弟是在后山捡的。不偷不抢,能犯多大的法?”

    “你别拉上我。”小道童忙说,“金锁是你自己捡的。我不要,你非得给我。”

    “好,好。一切都是我的错,和你没有任何关系,这样总可以了吧。”云无痕说,“于管事,你若是喜欢这个金锁,你就收着吧。这件事情就这么结束了,我这就去挑水劈柴,你看可以吗?”

    “不可以。”于管事怒道,“你把我的话当耳旁风了是吗?我说要带你去掌门人,就必须去见掌门人。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你跟着我走。”

    于管事拉着云无痕,两个人拉拉扯扯,去了前面的“天地观”。云无痕好于管事来到“天地观”时,他看到众多茅山弟子在练功呢。

    “仙道渺渺,人道茫茫。鬼道乐兮,当人生门。仙道贵生,鬼道贵终。……”

    “师兄,他们都念什么呢?”云无痕小声的问于管事。

    “‘降妖除魔咒’。”于管事看着练习的茅山弟子,一脸羡慕的说,“这些弟子都是法师级别了。他们下山,可以单独的降妖伏魔了。我要是能成为他们中的一员,该多好啊。拿着长剑,下山行走,耀武扬威。呵呵!”

    “我听说,修仙派的子弟从入门分为武师,降妖师,附魔师,最终是宗师。怎么这里又多了一个法师?”云无痕不解的问。

    于管事拿眼睛上下打量着云无痕,说:“没看出来啊,你知道的还不少啊。是谁告诉你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玄机师祖告诉我呢。他要我用心修习,希望我能成为一个附魔师。”云无痕笑着说。

    “玄机师祖说的也没错。但一般来说,这里人称降妖师为法师,附魔师为巫师。”于管事说,“在这里,你不需要修习武术。成为茅山弟子后,念三年的经文,然后就可以从法师修炼了,依次是巫师,最后是宗师。哎,我和你说这些干什么?快点走,我带你来是让你接受惩罚呢。我差点把这事给忘了。”

    说话间,两人来到了“天地观”门口,于管事双膝跪地,双手合十。云无痕在一碰愣愣的站着。于管事眼睛的余光看到了云无痕没有下跪,他使劲的拉了云无痕一把。云无痕这次跪下。

    “师兄,咱们不进去吗?”云无痕问。

    “你给我闭嘴。”于管事怒道。

    云无痕不知于管事老是在这里跪着等什么。但于管事不起来,他也不能起来。两个人跪倒茅山弟子门修习完毕,都散去了。整个大殿的门口,只有他们两个人了。

    云无痕的膝盖发麻,想起身,活动活动身子。眼前的地上出现了一双脚,穿着草鞋,白色的布袜。云无痕正要抬头观看,于管事大呼:“参见掌门师尊。”

    云无痕也跟着磕了个头。

    “起来吧。”

    一个洪亮的声音传入云无痕的耳朵。云无痕起身,用眼睛偷偷的瞄了清风掌门一眼。他发现,清风掌门伸出相当的高。他自己少说也有一米七八了。但他在清风掌门面前,却像个小孩子。

    “掌门师尊,此人违规。弟子带此人来,请掌门师尊处罚此人。”于管事说。

    “你是后院的管事?”清风问。

    “是。”于管事没想到清风道长竟然能说出自己 的名字,他非常高兴,抬起头,脸上带着笑容。像是受到表扬的小孩子。

    “哦!你身边的这个人是你的手下?”

    “是。”于管事说,“这个人不服管教,屡次违反茅山法规。弟子对他是无心管教了。这才把此人带来,请掌门师尊惩罚此人。”

    “后院的弟子。尚未结束三年的考察,还不算茅山弟子。不算违规,他若是做了出格的事情,你可以决定他的去留。”

    “掌门师尊,我是冤枉的。”云无痕抬起头,看着清风说,“我什么都没有做,他凭什么要撵我走啊?”

    这时,一个小道童走过来。他双手合十,说:“师尊,山下有一个姓白的公子要见掌门师尊。”

    “贫道今日要打坐,不见俗人。你撵他走吧。”清风说。

    “师尊,此人非比寻常。”小道童靠近清风道长,小声的嘀咕了两句,云无痕看到清风的脸色由平静变得严肃了。

    清风道长寻思了片刻,说:“即使如此,你带来来吧。贫道在这里等他。”

    “是。”

    小道童答应着下去了。

    “你们两个也下去吧。”清风道长说。

    云无痕好不容易才见到清风掌门,自然不可能就这样的离开。在于管事拉着云无痕要走时,云无痕忽然匍匐在清风道长脚边,双手抱着清风道长的脚,大哭道:“掌门师尊,你要帮我,白灵是无辜的,你要救救白灵啊。”

    云无痕的一通喊叫把清风道长给弄糊涂了。他用手中浮尘点了云无痕,云无痕不由自主的松开手,清风后撤一步,说:“你先站起来,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方才下去的小道童领着一个白衣公子来了。云无痕看到白衣人,吃了一惊。因为此人不是别人,却是白执礼。云无痕低着头,不让白执礼看到自己的脸。他怕白执礼认出自己。云无痕身着茅山道袍,白执礼自然想不到身旁的这个小道童就是云无痕了。

    “小生白执礼拜见掌门。”白执礼弯腰施礼。

    清风忙向前一步,搀扶住白执礼。笑道:“白大人来茅山,是我茅山的荣幸。白大人,里面请。”

    “茅山是道家清修之地,我一个俗人,就不进去玷污圣地了。”白执礼说,“小主来此,掌门一定要确保小主的安。”

    “白大人恐怕搞错了。”清风道长说,“茅山弟子都是男人,并无女子进入。更无白大人所说的那个人。对了,凡来茅山之人。先要到小院做苦力三个月,作为考察。这位于管事,管理后院。你问他便知了。”

    “掌门的话我自然相信了。”白执礼说,“既然掌门说没有了,小生也不便打扰,告辞了。”

    白执礼转身要走,云无痕忙后撤一步,给白执礼让路。不想,云无痕后撤时,踩了于管事的脚。于管事作为对云无痕的报复,他狠狠的踹了云无痕一脚。

    “当啷!!”

    金锁从于管事身上掉了下来。于管事想弯腰捡起来。白执礼先一步,弯腰捡起了金锁。于管事没有捡到,他看了白执礼,尴尬的笑了笑,伸出双手,说:“多谢大人。”

    “这是你的?”白执礼问。

    “嗯。”于管事本想承认是自己的东西,当他看到白执礼冷酷的眼神,于管事立马改变了注意。他打了个哈哈说,“啊,不,这东西是他的。”

    于管事用手指着身后的云无痕。

    白执礼走到云无痕跟前,云无痕知道无法隐瞒自己的身份了。他抬头,冲白执礼笑了笑。

    “这位道兄,这把金锁是你的吗?”白执礼问。

    云无痕摸了摸脑袋,有些糊涂了。他以为,白执礼看到他后,定会喊出他的名字呢。不想,白执礼就像是第一次见到他,从语言到神情,都很平静。丝毫没有因为在这里看到云无痕而感到惊讶。

    云无痕不知道白执礼葫芦里卖什么药。但,既然白执礼没有说出她的身份。他自己就更不会主动坦白了。

    “说来,这个金锁也不是我的。”云无痕说,“昨日,弟子去后山砍柴,捡到了这个金锁。怎么,是公子的东西吗?”

    “道兄说笑了。”白执礼说,“这么精致的东西,一看就是女孩子的物件。我怎么会有啊。”

    随即,白执礼把金锁递给云无痕,说:“如此精致的物件,想来拥有它的主人非常的珍惜了。道兄,你先拿着吧。等遇到物件的主人,一定要还给她啊。”

    “弟子知道了。”云无痕伸手想从白执礼手中拿回金锁。于管事先下手,夺过了金锁。

    “东西是他捡的,他怎么知道东西的主人。”于管事说,“我看这小子贼眉鼠眼,不像是好人。他就算是知道了,也不能保证他就会还给丢失的人。倒不如让我保存着物件吧。”

    白执礼扭头看着清风掌门。虽然,白执礼没有说话,可清风从白执礼的眼神中,看出白执礼的愤怒和他对茅山弟子的厌恶。

    在外人面前,清风当然是不允许自家的弟子放肆了。

    “于管事,拿来吧。”清风伸出手。

    于管事乖乖的把金锁交给清风掌门。清风把金锁递给白执礼跟前,说:“还是白大人拿着比较合理。我茅山弟子平时并不下山。很少会遇到丢失之人。还是白大人代劳吧。”

    “好吧。既然掌门吩咐了,小生不敢不从。”白执礼从清风手中接过金锁,扬长而去。

    方才,于管事的行为确实有损茅山的颜面,作为掌门人的清风,当着白执礼的面是不能训斥于管事。现在,白执礼走了,清风怒道:“你们还愣着干嘛,等着受罚吗?”

    见清风发怒了,于管事转身飞速的离开。

    云无痕则站在原地没有动。

    “你怎么还不走?”清风掌门问。

    “掌门师尊,你答应了帮我。”云无痕说,“白灵被关在了‘玲珑塔’,弟子恳请你把它放出来吧。我给你磕头了。”

    云无痕趴下,给清风磕了三个头。